<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七十一章 雪夜
    雪没有停歇,夜早已到来。

    龙阳扒出的洞穴已经被大雪覆盖,他伸手掏出一个通气孔,以便内外空气的流通。这是龙阳已经重复了多次的动作,好像除了这个,他目前没有其他事情可做。

    外面只有雪花飘落的声音,里面只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龙阳虽然早已经习惯这种孤独的环境,但今夜他有些不太适应。这种封闭的环境不比其他,四周白茫茫一片,似无四壁,却更有压力。

    如果有壶酒就好了,菜不菜的无所谓。龙阳心里想着。

    龙阳的父亲龙少云自和靳山相遇之后,总找靳山喝酒,两个人经常聊天至天亮。之后,龙阳也找靳山喝酒,爷俩都和靳山喝出了感情。

    酒量是和靳山喝出来的,但酒品不是。靳山嗜酒,红白事喝遍,总还去靳仁处讨酒喝。龙阳不是如此,他自走出靳村后,不常喝酒,但酒让他想起了往事,想起了故人。

    龙阳伸手拿出一个布包,非常郑重的打开,一层一层,其中犹如包裹着珍宝。布包被打开至最后一层,里面竟然是两个月饼。

    这两个月饼已经被龙阳保存了好多年,龙阳一直没有丢掉。母亲突然失踪的时候,龙阳从学校回家,他没有找到母亲,只发现家里的桌子上放了三个月饼。

    一家三口,三个月饼。

    母亲离开前没有吃,父亲早已失踪,更没法吃。这叫什么团圆?!龙阳既生气又伤心,他吃了一个。他现在有些后悔,当初不该吃了个月饼,那样三个月饼就可以在一起,像一家三口一样,既团圆又温馨。

    哎!龙阳长叹一声,从无尽的思念中走出,回到现实。

    “主人!”古魂出现在龙阳身前,躬身向龙阳施礼。他自认主后,一直对龙阳很恭谨。

    “以后不用这样,你此时出来有事吗?”。龙阳抬手阻止,向古魂询问。

    “出来吧!”古魂莫名的说了一句。

    随着他的话声落下,一道小鬼魂豁然出现,脸上带着激动的笑容。

    “狗娃!”龙阳情不自禁的喊出他的名字。

    “龙阳!”狗娃张开双臂,扑向龙阳。狗娃因为帮助龙阳抵挡住青色石碑的攻击而受伤,如今看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看似毫无实际效果的拥抱,却充分展现出两人深深的情义。“狗娃,你怎么样了?”狗娃已经在自己面前,龙阳还是禁不住的问道。

    “差不多了!我们鬼魂如果受到伤害,只要有温养的地方就会很快恢复。但如果被伤到真魂,就麻烦了,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如初。”狗娃回答道。

    听到狗娃的话,龙阳不禁向古魂看去。古魂曾经抽出自己的一缕真魂魂丝交给龙阳,以示自己的真心。龙阳将这缕魂丝放入血界,没有过多的放在心上。从狗娃的话可以看出,古魂交出的真魂魂丝对他自己伤害挺大,足以表示出他的诚意。

    抽时间将魂丝交给他吧!龙阳暗自想道。

    “狗娃,你先回去休养吧!看到你完好,我终于放心了。”龙阳笑着对狗娃说道。

    “好的,我现在可以随时出来见你。晚上行动的时候,我就可以帮到你了。”狗娃不再客套,消失在雪洞内。

    当狗娃离开后,龙阳犹豫着问起了古魂。“我一直没有向你问起一件事情,也不知道你清不清楚当时的状况。”

    “主人,你但问无妨。”古魂略一欠身,回答道。

    “我中了尸毒之后,在血界内到底发生什么事情?”龙阳问道。

    “哦,这~”古魂迟疑着,没有直接给出答案。

    “怎么?到底发生了何事?”龙阳赶紧追问道。

    “这个事情你还是问那个女孩子吧!主人,容我先回去了。”古魂说完就立刻消失在龙阳面前,回到玉手杖的空间。他没给龙阳再继续追问的机会,直接逃避掉。

    这?怎么个情况?龙阳暗自纳闷。这件事情一直搁在他的心上,迟迟没有得到答案。天天为何对自己转变态度?为何生气?这些问题一直困惑着自己。

    龙阳无奈的挠着脑袋,这个古魂定然知道一些事情,却一直隐瞒着自己。既然古魂躲避不说,看来是不好的情况。到底有多不好,龙阳猜不出来,想不明白。

    外面的雪一直在下,好像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要下多久?难道要将整个冬天的雪都下光吗?

    龙阳又伸出手,扩大通气孔的宽度。这样,他可以从雪洞内观察外部的情况。

    正当龙阳趴在洞口向外张望的时候,突然,一个黑色的大鼻子出现在外部洞口。那个鼻子不停的嗅着,两个鼻孔喷出阵阵白气。

    这是什么野兽?!从鼻子能看出不是人类,从鼻子能够确认是一种大型野兽,从鼻子难以确定是何种野兽。

    龙阳往雪洞深处后撤,外面情况不明,他不想招惹突然出现的野兽。而且他难以确定是一只野兽还是一群野兽,再加上恶劣的环境,双方遭遇,避免不了一场恶战。

    事与愿违,龙阳不想招惹它,它却没放弃龙阳。外面传来沙沙的扒雪声,这只野兽顺着龙阳扒开的雪洞开始挖洞。

    也许它把龙阳当成隐藏在雪里的其他动物,抓住龙阳,就可以饱饱的美餐一顿。雪下得那么大,难以发现食物,所以这只野兽没有轻易放弃发现的食物线索。

    雪洞外传来“呼哧、呼哧”的声音,那是野兽发现食物时发出的兴奋呼吸声。通过它的鼻子和此时的声音,龙阳猜测这应该是一头熊,一头饥饿的熊!

    真倒霉!这里怎么会突然出现熊这种动物。说来也是,这么大的雪,也只有熊能抗住,也只有它还能坚持着出来觅食。也许是因为它要尽快吃饱,进入冬眠。

    本来想借雪洞来休息一夜,以便恢复白天消耗的体力,没想到竟然引起一头熊的特别关注。对了,都说熊是不吃死人的,我就装个死人看看,不知是否能够躲避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

    龙阳打定主意,立刻躺下,屏住了呼吸。

    很快,雪洞就被扒开。一头体型巨大肥硕的黑熊出现在龙阳的面前,它的体重大约有六七百斤,是一头成年的黑熊。

    它用后肢站立起来,兴奋的抖动着全身,将附着在身上的雪抖落而下。

    它已经发现它的猎物,反而不急着享用,围着龙阳的身体转了一圈。接着,它小心翼翼的嗅着龙阳的身体,直到龙阳的头部。

    当它发觉龙阳没有呼吸时,抬起它的头,眼中居然带有怀疑的神色。

    此时,它再次低下头,不住的嗅着。它对着龙阳低吼一声,刺耳的音频钻入龙阳的头脑,耳膜震动难受。它的低吼有着特有的音频和振幅,能让人难以忍受。

    都说人类是高级动物,它们是低等动物。就是这些低级动物,有着独特的生存技能与狩猎技巧,虽然有些是生存的本能,但是其中透出特别的智慧。

    这头熊采取的行动,都是为了防止眼前的食物是装死,骗它失去食用的欲望。

    黑熊看见龙阳没有反应,竟然伸出舌头,在龙阳的脸上舔。它的舌头构造特殊,犹如细刺刮在皮肤上,隐隐作痛。

    龙阳的身体经过重铸,不是平凡人的躯体。此时,若换成他人,脸部定会被舔破,造成毁容。同时,若忍受不住这种痛苦,必然会因疼痛而无法伪装下去,成为这头熊的食物。

    耍了几招后,熊有些不耐烦,不断的发出吼叫声,发表着自己的不满。

    装个死人真不容易!能离开了吧?龙阳心里默想着。

    正如龙阳所料,黑熊似乎不耐烦了,开始移动着肥硕的身体,缓慢的走开几步。别看它此时行动缓慢,行动笨拙,如果你相信了,那就等着吃亏吧!熊奔跑起来的速度并不慢,特别是发怒的熊,不但行动快速,而且暴躁凶残。

    这头黑熊停下了脚步,突然回头盯着龙阳看,事先没有一点征兆。它这是还不死心,居然还在试探。试探过后,见龙阳没有动静,再次转回头,又向前走了几步。

    “呼!”龙阳暗自长呼一口气。

    正当他要放松警惕的时候,那头黑熊居然突然调头,对着他扑去。哪怕它此时并不撕咬龙阳,就是它的体重就让人承受不住,非压扁不可。

    真太不是人了!

    对了,它本来就不是人!

    龙阳弹身而起,飞速远离这个飞扑而来的大家伙。

    真是不能小瞧这头黑熊,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龙阳,不只如此,它竟然在最后时刻发动野蛮攻击。你不是死物嘛!不是让我吃不成嘛!那好,我就让你成为彻彻底底的死物!

    熊在疑惑,本来已经死的食物竟然活了过来,它感觉自己受骗了。它在发怒,在不停的对着龙阳吼叫着。

    龙阳难以置信,这头熊居然这样聪明,不容小觑!

    一人一熊,相互盯着对方,在雪中对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