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六十九章 下雪了
    事情的结局完全出乎意料,接二连三的行动基本没有成效,又让黑袍人逃脱了。目前,虽说摧毁了他们的两个据点,可谁知道他们还有多少个据点存在?两个据点对于黑袍来说又算什么?对于行动的成果又算什么?

    黑袍的成员阴险狡诈、诡计多端,要想成功击溃他们,必须使用特殊手段。像这样的常规行动,已经失去效果,更别说抓捕成员,铲除他们了。

    “下雪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一片晶莹的雪花落在脸颊,一丝冰凉迅速融入皮肤,继而消失。紧接着,越来越多的雪花飘落而下,落在众人的头上、身上。它变得越来越大,颜色更加雪白,形状更加直观,鹅毛与棉絮已经无法比拟。不一会,这里就变成雪的天下。

    “这天气!”朱宏远没有心思欣赏雪景,他之前一直在搜索黑袍人的下落,直到下雪才停止。

    “朱队,我们现在怎么办?”所有人都聚集到一起,征求朱宏远的意见。

    “龙阳,你看?”朱宏远在询问龙阳。这次的行动是龙阳事先计划的,他想问龙阳还有没有后续的办法与措施。

    “你们先撤吧!”那么大的雪,已经无法继续追查黑袍人的踪迹。那么多的人,不能都留在此地进行毫无线索的查寻。

    “那你?”朱宏远从龙阳的话中听出了另外的意思。

    “这样,你带他们先撤回方寸镇派出所。等我三天,如果我三天后还没有回去,你就先回市里。有消息我会联络你的,放心。”龙阳不愿意让失败的行动重演,更不愿因为他耽误那么多的警力。此地还隶属于方村镇的辖区,回派出所的路程最近。况且他们是步行追踪到这里,哪怕还有车停在远处,也无法在这样的天气条件下驾驶,先回派出所最合适。

    “我等你三天,小心!”朱宏远拍拍龙阳的肩膀,用力捏了一下,示意龙阳自己多保重。他不担心龙阳的实力与能力,但他还是要嘱咐一下。

    “我们走!”朱宏远向四周的众人说道。

    “保重!”

    “保重!”、、、、、、

    与龙阳相识的人在经过龙阳身边时,不约而同的在他的肩膀处用力的拍了一下。龙阳的每一次单独行动都充满着危险,他们心知肚明。

    只有一个人例外,她在经过龙阳的身边时没有任何的言语和动作,她就是天天。但当她远离龙阳之后,转回了头,望向龙阳的站立之处,眼中充满牵挂与担心。“坏蛋,你要安全的回来,我等你!”

    龙阳仿佛看懂天天的意思,对着远处的天天点点头。却不知天天是否理解龙阳的意思,她转身随众人离开。

    四周没有一丝风,只有雪花不停的落下。龙阳还在注视着众人离开的方向,看向一串串深深的足迹延伸至远处,由深变浅。

    大雪能够遮掩住一切,但它也可以留下印记,记住痕迹。

    龙阳自小就受过靳山严格的训练,再加上学校的学习,这种环境还不至于难倒他。那时,龙阳和靳山一起前往东南山峰调查周兰的死因,他们冒着风雪前行,在雪地里查找可疑的痕迹。虽然没有找到周兰的具体死因,但是龙阳已经开始学习应对恶劣环境的方法,以及在雪中搜寻痕迹的技巧。

    特定的环境下采取特殊的办法,这是靳山教导他的话。

    当然,此时的状况与当时不同,龙阳不知道黑袍人往哪个方向逃窜,躲在何处。附近的区域已经搜索过,并没有找到地道出口或者黑袍人留下的踪迹。再加上大雪的掩护,龙阳单独一人更加没有办法进行搜寻。

    此时,龙阳摊开手掌,他手里的东西在白色的世界里显得特别醒目。

    几股血红色的丝线!

    魂丝!

    而且是跳动的魂丝,在龙阳手中自主跳动的魂丝!

    龙阳在碉堡内挣断魂丝的控制时,他的手上抓住了几股,一直没有松开。当众人离开之后,龙阳将他们释放了出来。

    龙阳在车上时被突然袭击,被血红色的魂丝缠住全身,而且它们妄图渗入他的皮肤,控制他的身体以及灵魂。龙阳原本以为魂丝是受黑袍人控制的,谁料到它们居然可以自主的活动。

    这几股魂丝在龙阳的手掌内跳跃着,犹如几条血红色的丝虫,不停的攻击着龙阳手掌上的皮肤,妄图能够钻入其内。

    龙阳的两只手是融入两件圣物的,坚硬无比,防御极高,几小股魂丝岂会得逞。况且,在碉堡内也是靠这一双手掌撕断魂丝的。

    看着手中活蹦乱跳的魂丝,龙阳似有所想。他立即闭上双目,陷入沉静之中。

    找到了!龙阳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紧蹙的眉梢渐渐展开。

    果然不出所料!

    既然可以与灵魂进行沟通,又何愁不能与魂丝建立联系!

    灵魂是人的精神产物,它可以具化为可视的精神体。魂丝也是从人的身体中抽离而出,它和灵魂有共性。也可以这样说,它是灵魂的丝线,是灵魂凝聚的产物。

    初步成功,龙阳非常高兴。既然能够和魂丝建立联系,又何愁找不到黑袍人的下落?

    龙阳索性坐了下来,握紧手掌,继续和魂丝进行联系,以求得到沟通。

    雪下的更大了,不一会,龙阳就被雪花覆盖,变成一个雪人。

    可此时的龙阳正在紧张的与魂丝进行沟通,对外界的变化毫无察觉。

    古魂曾经说过,血红色的魂丝是邪恶的,难以控制的。当龙阳正式与之沟通时,才真正体会到古魂所说的话。

    “你是谁!竟然和我进行联系!”一个畸形的鬼魂向龙阳咆哮着,一股嗜血的、邪恶的情绪对着龙阳扑去。

    “我是谁?哈哈,我是拯救你的人!”龙阳轻松的笑着说。

    “你为何控制住我?”鬼魂听到龙阳的回答,抑制住吞噬龙阳的冲动,竟然再次向龙阳问话。

    “如果我放手,你还会存在吗?”。当龙阳挣断魂丝后,除了他手中的几股,其他的魂丝全部消散,没能存留在世间。

    听到龙阳的话,原本恐怖、阴森的鬼魂竟然露出惧怕的神情。

    “告诉我黑袍人的下落,我也许有办法让你继续存在,说不定还能恢复完整。”龙阳继续说道。

    “真的?”鬼魂再次变换了神情,既有希望又有怀疑,向龙阳靠近了些,又退出些许。

    “我既然能够和你建立联系,又怎会没有办法救你。”龙阳见鬼魂动摇,立刻对自己所说的话加以肯定。

    “我的大部分魂体已经消失,我只有片段的记忆。在这段记忆里,我被可恶的人类抽离身体,变成他们的工具,而你也是人类!”鬼魂神情愤怒,目光中充满无尽的恨意。它恶狠狠的盯着龙阳,却不敢动手。

    因为他知道龙阳刚才说的是实情,没有龙阳的控制,他早已消散。因为心中有恨,他要报复,他还要存留在世间。他有理由让自己继续存在,他要弄清一切,这是他的执念。“你所说的黑袍人,我并没有记忆。但我和一些人有着联系,我可以帮你找到他们,这样算不算交换的条件?”鬼魂考虑之后,向龙阳提出了条件。

    “算!”鬼魂所说的一些人肯定就是黑袍人,龙阳确信无疑。

    “但是你必须让我知道你的能力,让我恢复能力!否则我宁愿消散也不会带你去找他们。”在鬼魂残存的记忆中,他就是因为受骗而丢掉性命,变成如今的样子。他不会在轻易相信他人,除非他亲身感受到。

    “好,我就让你感受一下。”龙阳满怀信心,带着鬼魂来到一个地方,属于他的世界。

    “这?!、、、”鬼魂畸形的脸上充满激动,近乎裂开的嘴张大着。他惊讶于这个地方,竟然可以让他感到非常舒适。他激动,这里的能量能够让他的身体得到恢复,而且是立时见效的。血红色的能量那么充足,如云层般飘荡在周围,让鬼魂忘乎所以。

    血红色的魂丝、血红色的能量,龙阳当时就想到了他的血界肯定能够帮助到这个鬼魂。况且之前,狗娃和古魂都说过,这里适合鬼魂居住,可以不断的壮大他们的魂体。既然这样,魂丝也不会例外。

    “好了,只要你能带我找到他们,我不会食言。”龙阳看着鬼魂,表示自己不会欺骗他的。

    “我信你!”鬼魂来到龙阳的身前,低下了头,以示服从龙阳的命令。

    “轰!”空旷的白色世界里传出声响,一个白色的雪堆突然崩开,一道身影从中跃出。

    雪好大!

    在和魂丝沟通的这段时间里,龙阳竟然被深深的埋在雪堆之下。四周的树、草、土堆等等等等,再也看不到以前的模样,四周一片雪白。

    龙阳再次摊开手掌,那几股魂丝竟然在互相的缠绕,渐渐的拧成一股。这是它得到血色能量的好处,它会慢慢壮大,鬼魂会得到恢复。

    龙阳等到它完全变成一股时,向着一个方向前行,那就是鬼魂所感应的方向。

    雪一直下!

    在这白色的世界里,有一个人在坚定的行走着,向着他的目标,向着他的理想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