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六十八章 自投罗网
    龙阳和朱宏远、张东方一起计划的这次行动,既缜密又带着危险性,并且死死的瞒住了其他人。若不是看到朱宏远的到来,于飞和天天还不知道具体的行动内容。

    在郑府的园林之内,朱宏远为了查清黑袍人的目的,不惜以身涉险,毫无反抗的被抓走。若非龙阳提前安排狗娃贴身跟随保护,不知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

    此次,龙阳向朱宏远提出的计划,就是以自己再为诱饵,彻底摸清黑袍人的老底,一举击溃这伙残害村民的黑袍人。

    当然,李阳是个意外,他们一直在怀疑李阳,但没有想到他会变成现在的样子。而恰恰是这种状态,差点让龙阳吃了大亏。龙阳直到送他回市里的路上才发现疑点,发现他后颈上的血红色丝线。

    朱宏远不是一个人来,他身边还有十个侦查员,一看就是特别挑选出来的精兵干将。再加上张东方带来的方村镇派出所成员,形成一股不小的队伍。

    两人对接完之后,将所有人分为两队,朱宏远带一队,张东方带一队。朱宏远将天天和于飞分到自己这一组,亲自带他们行动。

    “朱队,龙阳现在怎么样了?”于飞向朱宏远问道。他看见天天一直想询问,自己就先问出来,防止她太过尴尬。天天和龙阳闹别扭,这是众所周知的,此时她拉不下脸来关心龙阳,情有可原。

    “按照计划,他现在应该已经被人抓住了。”朱宏远说道。此时已经没有必要再瞒着他们,朱宏远实话实说。

    “什么?龙阳被抓了!他有没有危险?我们快去救他!”天天听到朱宏远的话,立刻紧张的说道。她的话暴露出她的心思,她虽然在生气,但记挂着龙阳的心始终没变。

    “哈哈!”朱宏远看着天天着急的样子,笑了起来。

    听到朱宏远的笑声,再看见大家的眼神,天天的脸立刻变成了红布,转身跑了出去。

    “哎,你别走,我们这就去救龙阳!”朱宏远收住笑声。

    天天停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特别难为情。

    “朱队,我们怎么才能找到龙阳的位置?”于飞替天天解围,继续向朱宏远问道。

    “时间不等人,我们马上行动,这个以后再解释。”朱宏远率先前行,两支队伍迅速向前搜索前进。

    封闭的空间,妖异的火光,两行身穿黑袍的人静立分列两边。中间的座位上,端坐着的同样是一个黑袍人,他就是上次在村庄的那个主上。圣主交给他的任务,就是抓住龙阳。不只是报复,还有要找到龙阳发出白光的秘密。

    这里还有三个人,他们并没有身穿黑袍。其中两个站在黑袍人的末端,正是李阳和那个司机。还有一个,正躺在地上,全身缠满血红色的丝线,生死不明,他是龙阳。

    “不错,正是这个小子!哈哈哈哈!”座位上的主上显得很高兴。圣主下了死命令,再抓不到龙阳,他的脑袋可就真要搬家了。从圣主的命令上可以看出,他抓了龙阳的决心,也可以看出龙阳的重要性。

    “主上威武!”两旁的黑袍人一齐弓腰说道。

    站在末尾的李阳和司机并没有动作以及言语,他们犹如丧失意识的人,对周围的动静没有反应。他们都应该是被控制的人,因为血红色丝线布满他们的头部,侵入他们的灵魂。

    “来人,将这个小子押到圣主那里。等圣主问话之后,我要将他碎尸万段,方能解我心头之恨。”主上沉声吩咐道。

    “主上,那这两个人呢?”座下黑袍人请示说。

    “他们已经完成使命,让他们献身圣主吧!”主上手一挥,立刻有黑袍人上来架住李阳与司机,即将带离此地。献身圣主,无非是要将他们杀掉。

    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炸响,尘土飞扬,冲入室内,气浪扑灭了内部的火光。靠近的黑袍人被冲击波击倒,滚出很远。

    “上!”外面传来朱宏远的声音。

    原来是朱宏远带人找到黑袍人的据点,炸开近乎封闭的空间,冲入内部,对黑袍人进行抓捕,营救龙阳。

    此时,躺在地上的龙阳突然站立起来,浑身的丝线纷纷爆断,转身对着主上冲去。

    “小子,原来你是装的!”这个主上吃过龙阳的亏,眼见龙阳并没有被控制住,立刻惊吓的从座位上站立起来。他不是惧怕武力上的对决,而是畏惧龙阳曾经发出的白光。他见过那种威力,那可是将所有的行尸一起消灭的。没有见过的人不知道行尸的力量,没有经历过的人好像不觉得什么。他见过,他经历过,那是来自于内心深处的恐惧。

    所有的黑袍人聚集到主上身前,挡住所有人攻击的步伐。

    “这里已经被包围了,你们只有投降一条路可走。”朱宏远指着主上,厉声喝道。

    “是吗?到了我的地盘,你们会那么轻易得逞。上!”所有的黑袍人立刻冲上,与朱宏远等人战斗在一起。

    朱宏远此次带来的人真不简单,与黑袍人战斗起来,居然占了上风。龙阳与黑袍人交过手,知道他们的实力不俗。朱宏远同样见识过黑袍人,他特意挑选了十名队员,都是战线上的佼佼者。

    “记住你们当初的誓言,圣主会引领你们前进!”主上站在上方,对着下面的黑袍人大声喊道。

    “少胡说!你自身难保,过来一战。”龙阳被两个黑袍人缠住,无法脱身。但他一直紧紧的盯住主上,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只要能够控制住主上,剩下的黑袍人就容易抓获。

    “哈哈!大不了同归于尽!”主上眼看着手下的黑袍人处于劣势,面临被抓的危险,他伸手拍向身边座椅的扶手。

    “不好!大家快撤!”龙阳摆脱缠斗,拼命的推着身边的同志。龙阳有过两次经历,两个据点都被黑袍人毫不犹豫的毁灭,他们不会吝惜眼前的这一个。

    此时,四处响起巨大的轰响声,脚下的地面开始抖动。

    “快撤!”朱宏远听到龙阳的提醒声,也开始解救身边的同志,让他们尽快撤离。

    龙阳等人迅速的向外撤退,而黑袍人却纷纷冲向主上。

    “轰!”当龙阳等人冲出后,他发现一座暗藏在土包内的水泥建筑物在轰然倒塌。

    龙阳被带来此地时,他的身体以及灵魂都被红丝线包裹住,并没有以意识探查,此时才看清自己刚才的身处之地。

    “人都出来了吗?”。朱宏远边问边清点着身边的人数。

    “朱队,我们出来了。我还把李阳带了出来,但是那个司机却没有出来。”其中一个侦查员汇报道。

    “这帮人真是疯子,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朱宏远气愤的说。

    “那是你不了解他们。不过这事很可疑,我去过他们的两处据点,每一处都设置了毁灭的机关,但是他们的人都预先撤退,没有损失。难道说他们此次就那么简单的放弃,还是有离开此处的办法?”龙阳走近,和朱宏远分析道。

    “快找找,附近是否有地道?”随着朱宏远的布置,大家四散开来,在附近仔细的搜索。

    随着水泥建筑的毁灭,土包已经塌陷,变得与其他地方持平。大家需要以这个地点为中心,向四周进行发散寻找。

    “朱队,这个是什么地方?”龙阳指向塌陷的位置。

    “哦,是废弃的碉堡,而且是一个大的碉堡。这些碉堡很隐蔽,不知他们是如何发现的,而且改成他们的据点。”朱宏远向龙阳解释。碉堡,是以前战争时期遗留下来的,基本都是遗弃的,没有人会利用它作为居住的地点。因为有种说法,那里面死过太多的人,鬼魂长久不散,阴森恐怖。

    “碉堡?那肯定有地道!”龙阳听完朱宏远的介绍,立刻说道。

    “是啊!他们太狡猾了。没想到我们准备那么长的时间,还是失败了,哎!”朱宏远有些丧气,这次的计划如此完美,却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

    “不是我们的计划有瑕疵,而是我们不像他们那样丧心病狂,我们不能拿我们同志的性命做赌注。朱队,你多想了。”龙阳劝慰道。

    “而且,我们很难抓到活口,你还记得上次在树林内的事情吗?”。龙阳提起的是朱宏远上次自投罗网,化身诱饵的事情。他们在树林内曾经抓到的一个黑袍人,却是死士,最后化为血水,没有得到一丝有用的线索。

    “去他的死士!”朱宏远气的不行不行的。他此次回到市里,就是特意汇报此次行动。市里听完汇报之后,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彻底打掉这伙黑袍人。谁料想,任务还是失败了。

    难道就没有办法对付黑袍人吗?难道就由着他们残害村民吗?难道就任由他们逍遥法外吗?

    不会的!龙阳心中这样想,所有参战的人都在这样想。

    因而他们没有放弃,还在周围紧张的搜素,不放弃任何线索,不给黑袍人留下任何一丝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