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六十七章 演戏
    张东方安排龙阳回市里,不但有朱宏远的意思,也有他的意思,是两人共同的意思。¤,

    不是人人都能像龙阳那样,冷静和仔细的梳理问题与疑点,因为他们了解的太少,根本无法继续侦查,无从下手。除了两个人,那就是朱宏远与张东方。

    这段时间,所内的同志都没有休息,没有放松警惕,每天处于过度的紧张之中。特别是经过一系列的战斗之后,更加疲乏,特别无奈。可他们却一直迎难而上,并没有停止手头的工作。

    刘卫国始终没有闲着,他在整理方寸镇的资料,特别是对东南树林的记载。天天一直在帮助采集信息,他们在寻找其中的牵连与线索,以求查找到黑袍人的踪迹。还有那青色的石碑,为何排斥龙阳,不能让龙阳接近。他们不知道古魂已经认主,龙阳没有告诉他们,他们一直在工作。

    这些工作不是刻意的隐瞒龙阳,而是龙阳没有闲着,他和于飞一直在侦查李阳的动向。龙阳一直没有问过所内的工作,虽然他不在意所里人在做什么工作,但大家的工作一直在围着他在转。

    方寸镇的治安容易治理,但神秘的黑袍人无法抓到,这是大家心中有数的事情。线索断了,无法继续查下去。李阳痴了,无法提供有效的情报。朱宏远和张东方沟通之后,决定让龙阳等三人撤回,休整之后再做决定。这貌似是他们二人的好意,也是一次大胆的冒险。

    龙阳盯着李阳脑后的那条血红色的丝线,他一直以为李阳被其他手段变成如今的模样,万万没有想到是魂丝造成的。还是老手段,控制人的老方法,龙阳只是没有想到,会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用在李阳的身上。以前他毫无觉察,此时他格外小心。

    从古魂处,龙阳已然了解魂丝的来历和作用,他见过多次,对它毫不陌生,这是黑袍人的手段。李阳被黑袍人已经视为弃子,也许因为自己,再次废物利用吧。

    起先是司机先回答自己的话,李阳重复了司机的话,好似鹦鹉学舌。司机的疑点上升,龙阳将注意力转移到司机身上。

    这时,司机一直开着车,再没有作声。

    “您是才来的吧?”龙阳率先打破沉默,向司机问道。

    “对。”司机顾着开车,只回答了一个字。

    “您是哪人?”龙阳接着问道。

    “找你的人!”随着司机的回答,车辆嘎然而止。

    “找我的人!”龙阳立刻提高警惕,只有黑袍人在寻找自己,那司机就可能是黑袍人中的一员,或者是被黑袍人操纵的一员,与李阳一样。

    此时,龙阳身边的李阳突然抬起了头,他后颈的丝线迅速缠过龙阳的肩部,立刻变化成无数条细小的血红色丝线,向着龙阳的全身蔓延。

    龙阳挣扎着,拼命的撕扯着身上的丝线,可那些丝线如蜘蛛网一般,粘在他的身上,越挣扎缠的越紧,越挣扎变的越多。

    那丝线不只是缠绕那么简单,竟然向着龙阳的身体内渗透,妄图冲破龙阳的皮肤,进入他的血肉与骨骼,继而进入他的内脏。

    幸亏龙阳的身体经过重铸,不然他的肉身会立刻失守,瞬间成为活死人。

    很快,丝线遍布龙阳的身体,它们无法进入龙阳的身体,向着他的头部缠绕。

    龙阳已经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任由丝线向自己的头部裹去。

    龙阳闭上了嘴巴,紧闭眼睛,红色丝线迅猛的漫过他的嘴角、眼睛,遍布他的全身。

    不只如此,龙阳头部被缠绕之后,红色丝线竟然可以向他的灵魂发动攻击,妄图控制他的灵魂,切割他的灵魂。

    之前,龙阳并非没有反抗之力,他只是要看司机与李阳要做什么,以谋后动。而现在,龙阳不得不重视起来,严防死守,阻挡住红丝线对灵魂的攻击。

    龙阳暗暗调动两件圣物的特殊能力,将自己的灵魂团团包住,断绝红丝线对自己灵魂的影响。

    龙阳的身体已经被红丝线完全包裹,犹如蜘蛛网上被捕获的昆虫,等待着死亡的来临。他的灵魂,亦被包围,若非黑白两种颜色光团的保护,已经失守。

    果然如古魂所说,血红色的丝线是邪恶的,是不同寻常的东西。若不是龙阳,换做其他人早已被控制,任人宰割。

    通往东岩市的路上,一辆老式的吉普车,停在路边,车内没有一个人。

    车外,有人,几个忧心忡忡的人。

    “张所,我们是不是太冒险了?”副所长刘卫国担心的说道。

    “兵行险招,这是老朱和我商量的结果,也是龙阳提议的。若非这样,我们无法找到黑袍人的踪迹。而且老朱相信龙阳的能力,他不会有事的,所有人跟上。”随着张东方的挥手,刘卫国、于飞、天天等人迅速的向一片野草丛中快速的前进。

    当他们越过草丛时,他们看到有人已然走在他们的前面,在远处等待。

    “老朱!”张东方率先奔行过去。

    “老张,你们来啦!”和张东方说话的正是朱宏远,不知何时,他竟然早已来到这里。

    于飞和天天无非是最为惊讶的人。特别是于飞,他是从龙阳口中刚得知的消息,三人准备调离方寸镇派出所,怎会迎来突然的行动。

    龙阳出发后,张东方立刻召集大家,尾随着离开的车辆,一直在跟踪,让他不明所以。天天没有说话,静候命令,难道她提前知道行动的内容?

    趁着张东方和朱宏远对接的时候,于飞悄悄的问天天“我们这是要干啥?”

    “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天天低声说着。

    “明白什么?”于飞疑惑的问道。

    “这是他们早已筹划好的行动计划,不晓得龙阳是不是提前知道?”天天看到朱宏远的那一刻起,就明白了许多。这次的行动是朱宏远与张东方密谋良久的,也许从朱宏远离开的那一刻起,计划已经启动。她在担心龙阳,不知龙阳是否提前知道,能够预先准备,减少危险。

    “我们调离方寸镇派出所是假消息?”于飞似乎开了窍,忙向天天问道。

    “是真的。”天天给出于飞肯定的回答,但这个答案又让于飞陷入迷茫之中。

    “真的?既然是真的,那为何?”于飞说着,眼光看向密谈中的朱宏远和张东方。

    “我们早晚会调离方寸镇,但离开之前要解决一些人。”天天说完,不再和于飞交谈,走向朱宏远。

    看着离开身边的天天,于飞联想起一些事情。

    天天知道的秘密比自己多,这应该是刘卫国提前透露的。

    龙阳告诉自己调离的消息,而且是偷偷的告诉自己,这没有任何的怀疑。难道龙阳故意这样做的?

    一切都是在演戏!从张东方召集大家开会,都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李阳本是怀疑的对象,虽然他不记得自己的身份,忘记大家是谁,但龙阳提醒过,小心为妙。张东方召集大家开会,竟然让李阳参加,这是一个套,让敌人主动钻入的套。

    还有那个司机,一个刚来的司机竟然也参加了所内的会议,于飞记得自己还提醒过张所,但张所不以为意。

    还有,当时张东方竟然否决大家的所有提议,坚持让龙阳送李阳回市里,这也是故意安排的。所有的借口都是假意的推辞,都是为接下来的行动做铺垫。

    他们为了让潜伏在所内的人相信,为了防止行动泄露,演了一场生动真实的戏。

    这一切,原来是这样,直到此时,于飞才想通所有的关键点。

    那龙阳是否知道这些?

    他现在是真正的诱饵,能否远离危险?

    于飞开始担心龙阳。

    想到这里,于飞也走近朱宏远,想从他那里知道更多有关行动的信息。

    “朱叔,你们瞒的好深,把我们都骗了。”当于飞走近时,刚好听到天天的问话。

    “瞒住你们,就是为了瞒住我们的敌人。不过,我相信龙阳会处理好一切的。”朱宏远自信的说道。

    朱宏远说完,想起临行前和龙阳的对话。

    他答应过龙阳,无论龙阳提的哪一条,组织上都会提供全力的帮助。眼下的行动,就是龙阳提出的,他怎会不同意,怎会不帮。

    李阳的留下,是由他自己提出的,这正和龙阳的心意,但促成事情的成功,是朱宏远在暗地操作。如果放李阳离开,就无法揭开此中的秘密,无法将李阳拯救出来。这是朱宏远提供的第一条帮助。

    朱宏远离开前,特意和张东方交代,对于李阳的问题,全凭龙阳处理。这就是他提供的第二条帮助。

    龙阳向张东方汇报之后,张东方就立即和朱宏远联系,两人决定让龙阳亲自送李阳。只有这样,才能引出黑袍人,这也是龙阳当时考量后心中的计较。

    此时,所有人全部到位,准备将此地的黑袍人一举抓获,彻底铲除残害方寸镇村民的毒瘤。

    这就是朱宏远离开前和龙阳商量的结果,是两人酒后筹划的行动,也是之后龙阳经过深思熟虑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他们哥俩一个先为诱饵,一个后为诱饵,不分彼此,只为消灭祸害方寸镇村民的黑袍人。

    当时,龙阳居住小屋内的笑声是畅快的笑,知心的笑,信任的笑,这笑声至今还在朱宏远脑海中回响。

    龙阳,你要小心了,我还要和你一起喝庆功酒呢!

    朱宏远不禁扬起嘴角,露出刹那间由心而发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