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六十六章 魂丝
    龙阳第一次听到魂丝,根本不理解魂丝为何物。↗,通过古魂的解释,他才明白一二。原来鬼魂竟有真魂,魂内又有魂丝。

    像古魂交给龙阳的魂丝,就是真魂的魂丝,怪不得是银白色,而且显得如此纯净。

    而血色的魂丝又有不同,是被人控制尸体的鬼魂的魂丝,被人操控的鬼魂的魂丝。据古魂所说,它是强制抽离的,是邪恶的,是少有人能够控制和利用的。

    村庄女人身上的红丝线,侦查员身上的红丝线,村庄村民身上的红丝线,全部都是血红色的魂丝。它们不是一般的魂丝,是可以控制人的魂丝。

    怪不得侦查员与村民成为活死人,怪不得村民都无意识的去献祭,原来是这个原因。

    “你知道血红色的魂丝有何作用?”龙阳对此稍有认知,但不全面,只有向古魂询问。

    “主人,血红色的魂丝非常邪恶,我不太了解具体的作用。但我可以肯定,它能控制人。”古魂在一旁解释着。

    “为什么这样说?”

    “灵魂是人的第二生命!人存活于世间,首先要有**,那是第一体现存活的标志。即便如此,他还需要灵魂,没有灵魂的人无非是行尸走肉。”

    龙阳听在耳里,惊在心中。是啊!他在村庄内见过行尸,他们是死人,无非就是行尸。但一个活生生的人,如果没有了灵魂,就不只是行尸那么简单,还要加上一个走肉。

    “魂丝可不可见?”龙阳接着问道。

    “基本无形无色,就算有形有色,也不是凡人可以看到。除非是你这样,才可以看到它的形状与颜色。”讲到这些,古魂仿佛记起许多。也许因为他是鬼魂,对此特别的敏感。

    “为什么?”

    “因为你连鬼魂都可以看见,连鬼魂都可以触碰,何况魂丝?”古魂的回答不置可否,说的是事实,是龙阳目前具有的能力。

    可以看到鬼魂,可以接触鬼魂?龙阳早已可以。但他知道古魂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而是他可以真真切切的和鬼魂接触,触碰到他们的身体。龙阳记起在血界的时候,他就触碰到天天的魂体,天天对他非常抵触。

    通过古魂的介绍,龙阳不但熟悉了魂丝,也对自己的身体以及能力有了更具体的了解。古魂认主之后,对龙阳毫无保留,把记忆中存留的知识统统告诉龙阳。

    “这青色石碑到底是何物?”龙阳转而询问古魂,因为他担心控制不住石碑,反而影响到自己的能力。

    “我的记忆里没有它的来历,也许是因为和它融合的原因,它掩盖了自己的记忆,我也被屏蔽。”古魂没有办法,他本就剩下一半的残魂,无法读取更多的记忆。

    “好吧,你进来,我们离开这里。”对古魂的怀疑基本解决,龙阳终于可以放心的离开,放手的进行接下来的工作。危险解除,龙阳心中豁然开朗。

    龙阳回到现实,当他打开大门时,他看到一个久违的人,一个思念的人。

    “天天,你怎么来了?”龙阳高兴不已,天天已经很久不理睬自己,此时竟然等在自己的门口处。

    “张所长派我来通知你,要你赶紧到所里去。”天天的话语依然冷漠,说完转身就走。“大白天栓个门,里面有人啊!”天天的身后留下低声的埋怨声。

    “我,哎!”龙阳摇摇头,关上门跟了上去。这肯定是张东方的安排,其他人不会让天天来到这里的。

    天天还是保持以前的态度,没有给龙阳一点好脸色看。看来她还没有消气,不知要持续到什么时候。龙阳一直没有搞清楚,天天为何与自己置气。他也没有询问过古魂,兴许他会知道点什么。

    “天天等等我。”龙阳在身后喊着。

    “自己找不到路吗!”天天听到龙阳的喊声,反而越走越快。

    魂体,是真正的身体吗?是,也不是。照目前天天的态度看,还真的是。

    龙阳侵犯了天天,虽然是魂体,但在血界与肉身无异。龙阳不知,天天历历在目,不堪回首。她不会轻易饶恕冒犯她的人,哪怕是龙阳。

    “龙阳,快来!”张东方招呼着走进来的龙阳。

    所内的人都在,李阳竟然也在场。

    “什么事?”龙阳坐在张东方身后,他没想到张东方将李阳安排在办公室内,让他感觉不安。龙阳说过,他是基本确认,但不是完全确认李阳没有问题,为何还让他参加此次的会议。

    “有一个事情,我们要把李阳送回市里,不知谁有时间送一下。”张东方清清嗓子,向大家说道。

    张东方的话让龙阳略微放心,毕竟他没有涉及到工作的机密。龙阳比以前更加小心,一连串的阴谋诡计让他应接不暇,差点无法自如应对。

    “让刘所送吧,这几天的工作我来替他。”没想到天天是第一个站起来提议的人,让大家把目光聚焦到她的身上。

    “刘所不行,他不能离开派出所。我们单位还在初建时期,他走了,我这边无法继续工作。”张东方直接否决了天天的提议。

    “我来吧!”龙阳站起身,从容说道。

    “不行!谁送都可以,就你不行!”还是天天,她再次站起来发言反对。

    “我觉得龙阳说的对,我决定就由龙阳送李阳回市里。”张东方就此决定,挡住其他人发言的机会。

    其实龙阳知道,今天让他来的目的就在于此,就是让他送李阳的。这是张东方的安排,下面马上就会知道具体行动的内容。

    果不其然,散会之后张东方将龙阳留下。“你懂的。”张东方就三个字,三个字代表他的意思。

    “我不懂?”龙阳没有表示出他的默契,这份默契只有和朱宏远在一起才有。

    “我哪里不如朱队了,这你还不懂?”

    “不懂。”龙阳直接回答,没有给张东方面子。

    “就是送个人,让你休息休息而已,而且避免和天天之间的尴尬,还不懂?”张东方对着龙阳眨着眼睛,示意龙阳应该懂得他的意思。

    “张所,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不应该此时离开这里,那是躲避责任的表现。”“还有,李阳并不简单,虽然他目前好似无用,你也不应该毫无防备。”龙阳不但不领情,反而教训起来张东方。

    “既然你这样说,我就不瞒着了,是老朱让你趁此机会回去的,行了吧!”张东方不得不掏出实话,否则肯定说服不了龙阳。

    “他让我回去,什么事?”龙阳歉意的向张东方问道。

    “果然不出老朱所料,不把他抬出来你是不会回去的。他有事找你,让你趁此机会回去。老朱,你赢了!”张东方丧气的坐下来,看来这次是两个人打赌,他输了。

    “那天天和于飞呢?”龙阳惦记着他俩,立刻问道。

    “别提了,三个人全走,不过他们两个人要晚点。”张东方越说越心痛,好不容易来了三个大学生,他当成宝贝。可高兴来得快,心痛来得更快,这才多长时间,又全部调走了。

    “你的意思是我们三个全部调离方寸镇派出所?”事情出乎龙阳的意料,他不禁问道。

    “是啊,怎么回事?!”张东方有些怨气,又不好发作。他不能和龙阳发作,又不能和领导发作,憋的他难受。他想问,怎么回事啊?!

    “那为何不一起走?”

    “你是独行侠,手里没有具体的工作。他们两个人不一样,不是要等新来的人进行交接吗?”张东方此时觉得无法和龙阳继续交谈下去,重重的放下茶杯,走出了办公室。

    太好了,三人又可以一起工作了。龙阳心里很高兴,不管是不是朱宏远帮忙,他都非常感谢他。不用多说,肯定有朱宏远的功劳。

    “于飞,我先走了。”龙阳即将离开,对于飞说道。

    “没事,我和天天回去时,你帮我们接风,再好好的喝一场。”龙阳已经偷偷的将调离消息告诉于飞,于飞心中有数。

    “天天呢?”龙阳向所内张望。

    “她啊,在宿舍里郁闷呢!”于飞笑着说。

    天天并不知道调离的消息,因为龙阳的离去,正对着床铺上的枕头发脾气呢。“坏蛋!竟然自己跑走了,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回去是坐车,单独的一辆车,老式的吉普车。车是派出所刚配备的,驾驶员也是刚来的。

    龙阳和李阳坐在后座,一路颠簸向着东岩市前进。

    李阳一路无话,只是低着头,仿佛所有的事情都与他无关。龙阳也没有和李阳说话,因为他知道问他什么都是无用功,问与不问都是一个效果。

    方寸镇,真是难忘的地方,这里还有许多的问题没有解决,还有多个谜团没有解开,我就这样离开了吗?龙阳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突然感觉舍不得离开。

    “大哥,开慢点,让我多看看。”龙阳对着司机说道。

    “没问题!”司机笑着回答。

    “没问题!”此时龙阳的身旁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龙阳汗毛竖起,他立刻做好防守姿势,继而转头看向身边的李阳。

    李阳依然低着头,好像没事人一样。

    但龙阳看到他的后颈,有一条血红色的丝线,隐藏在头发中间,垂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