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六十四章 考量
    龙阳和于飞一起回到方寸镇派出所,将昨夜的情况和张东方做了汇报。根据龙阳的外围侦查和于飞的内部观察,基本可以确定李阳的状况。李阳身上确实有疑点,不只是以前,还有现在,但目前毫无办法去证实。

    龙阳告诉张东方,今天可以将李阳接回所内,尽快送回市里救治吧!

    交代完之后,龙阳独自回到住处。有些问题需要重新考虑,有些线索需要重新梳理,有些人需要重新考量。

    龙阳躺在床上,放松身体,卸下思想包袱,让身体的每一根神经舒缓下来,以便可以细致全面的思考问题。自从来到方寸镇,就仓促的接触到黑袍人的计划,几乎是忙于应对,没有时间进行全面系统的梳理,没有机会理顺其中的关系。

    黑袍人是幕后的黑手,是问题的关键。好吧,就从你们开始!

    ?第二,他们到底还有多少人,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第三,他们为何选择方寸镇东南的树林作为据点,难道仅仅是容易藏身吗?他们在佘镇的据点,又有什么特殊的用意?第四,他们据点内的壁画到底代表着什么,预示着什么?与李村有关系吗?第五,各地的黑袍人是否为同一个组织,他们到底听命于谁?第六,他们苦苦寻找黑石头到底有何目的?

    龙阳结合自己的经历,把接触到黑袍人之后的事情从头到尾的理了一遍,发现很多问题。以前总感觉离谜底越来越近,现在看来,他只是接触到皮毛而已。

    之前,龙阳通过自己发现的线索,确实想了很多,也做了很多的推断。当他要抓到什么时,却突然失去至关重要的线索,让他无从下手。

    现在问题来了,仅仅简单的思考一下,就出现许多没有答案的谜团,难以解释的疑问。

    黑袍人两次的行动,都被龙阳所破坏,无疾而终。因而龙阳受到两次报复,一次是到校前的追杀,还有这次的查寻与攻击。

    既然黑袍人一而再的进行秘密行动,那他们定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会轻易放弃他们的计划。既然连续两次破坏他们的计划,他们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还会再对自己进行报复。既然我找不到他们,那只好等着他们来找我。龙阳想过之后,心中有了计较。

    看目前的情况,李阳已经成为弃子,黑袍人不会再在他身上做文章了。郑府内的误导、园林内的埋伏、树林中的下毒,李阳已经物尽其用,以后势必暴露。为了自身安全起见,黑袍人让他变成现在的样子。没杀他灭口,也是为了防止事态扩大而已,毕竟是一个警察,杀了他,会引起重视。

    狗娃,自从在树林里跟踪黑袍人之后,再没有出现过,他到底去了哪里?为何至今没有和自己联系,他遇到危险了吗?

    古魂,是他教给了自己祛除尸毒的办法,救了朱宏远和于飞二人。但他的方法却使自己中了尸毒,无端的将天天拉入血界,致使天天至今没有理睬自己。

    想到这里,龙阳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因为他想到了几个事情,惊出一身冷汗。

    一是青色的石碑。狗娃是鬼魂,他不敢靠近石碑,一旦接近就有魂飞魄散的危险。古魂同为鬼魂,为何他能寄存于石碑,而且能控制石碑呢?

    二是古魂。他怎会突然进入自己的左手之中?左手?左手是玉手杖的空间,右手是黑石头的空间!

    对了,龙阳记起初遇青色石碑时,自己是用右手接触到石碑而被弹飞,而非左手。而古魂进入的恰是左手,而非右手。想到这里,龙阳加重了对古魂的怀疑。

    三是中毒。古魂当时只是暗示自己身具圣物,并没有教给自己具体的解毒办法,难道他是为了让自己误解,从而使自己中毒?

    这三条,足以有理由让龙阳怀疑古魂的身份和用意。龙阳身负重任,不但要寻找到父母和师父的下落,而且要找出靳村屡屡遭难的原因。还有,寻找狗娃的母亲,靳仁以及周兰老师的死因都落在自己的身上,他不允许自己大意,不能让危险寄存在自己的身边,何况是身体之中。

    从小的经历,让龙阳变得成熟稳重,同时一直保持谨慎小心。他决定先与古魂接触,解决掉这个潜在的危险再说。

    白天,鬼魂无法出现,即使强逼现身,也会魂飞魄散。在没有弄清事情之前,龙阳无意伤其根本。但龙阳有一个绝好的去处,在那里他就是主宰,可以放手收拾威胁到自己的鬼魂。

    “古魂前辈,可否出来一叙?”龙阳静立血界之中,沟通到古魂。

    “小子,别打扰我,让我休息休息。”古魂改变以往的态度,不太愿意理睬龙阳。

    “如果你不愿意出来,别怪我不客气了!”此时不是讲情面的时候,也不是论交情的时候,龙阳厉声说道。

    古魂虽然说他认识龙氏与金氏,那毕竟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如今没有任何证据。虽然说他无意于两件圣物,却为何突然进入玉手杖的空间之中。

    “怎么,你还有办法让我出来吗?哈哈哈!”空间内出来古魂肆意的笑声。他的笑声正好暴露了他的野心,也让龙阳决定下狠心。

    既然你与我的右手相斥,那就让你见识见识黑石头的厉害。龙阳双手相对于胸前,猛然拍击。“啪!”随着一声脆响,古魂突然从空间内跌落出来,竟然连青色石碑都未带出。

    古魂像是受到伤害,双手捂住头部。头部!他竟然长出了头部!

    龙阳惊讶的看着古魂,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才几天时间过去,古魂从一个无头鬼变成一个完整的鬼魂。眼前的情形更加证实龙阳的想法,这个古魂对自己存有特别的心思。

    “这是哪里?这?”抬起头的古魂震惊的看着血界,眼中充满恐慌。“我来到冥界了!我要进入十八层地狱了!啊!啊!”古魂惊声大叫着,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别装了,说!你到底要干什么!”龙阳无视古魂的言行,以为他又在演戏。

    “这,这到底是哪里?你为什么能够进入冥界?”看到龙阳活生生的站在血界,古魂脸上充满恐惧与疑惑的神情。

    “什么冥界,这是我的血界!”龙阳只想知道他的目的,不想和他过分解释。

    “血界?你的血界?”古魂重复着龙阳的话,眼睛紧紧的盯着龙阳,他还是不相信。

    “对,这就是我的世界,在这里,我就是主宰!”为了让古魂死心,龙阳再次解释了一遍。“老实说,你到底存何居心?!”

    “哎!”古魂接受了眼前的现实,长叹一声。“老夫的魂魄侥幸存于世间几百年,没想到刚刚看到希望又让我如此失望!”古魂说完,黯然神伤。

    “希望?失望?”龙阳被古魂突如其来的话搞懵了。

    “你听我说完就能明了。”古魂认真的说道。

    “别和我玩花样,我要知道你的目的!”龙阳不会轻易上当,他不会在同一个人身上吃亏。

    “那好,我就实话实说吧!”古魂走近龙阳,但走到一定的距离后停下。“我确实知晓金氏与龙氏,他们同为明成祖的外辅和内参,一明一暗,为明成祖立下汗马功劳。说我和他们有冤仇也算有,说没有冤仇也没有,毕竟我不是死于他们之手。”

    “那你还说是昔日旧友?”龙阳接口问道。

    “都过去几百年了,还有什么冤仇在,难道不是昔日旧友?”古魂说出心中隐秘,便不再有所隐瞒。

    “你为何能寄身于石碑?”既然古魂愿意说实话,龙阳决定逐个问清心中的疑问。

    “我没有骗你,我只剩一半残魂,是与碑魂相融才可以苟存于其内。”

    “你为何进入我的左手而不是右手,石碑为何排斥我的右手接触?”

    “这个问题嘛,我告诉过你,你尚未完全控制黑色圣物,我进去不是自找不痛快嘛!而且此石碑不是凡物,相斥很正常。”

    “你为何让我引尸毒入身?”

    “这个,哎!我们两人都有错!”古魂此时表情怪异,竟说有龙阳的错误在内。

    “我错在何处?”

    “我当时的话只说了一半,你就急忙断了和我的联系。”

    古魂说的是事实,龙阳记得当时救人心切,刚知道身上的圣物能祛毒,就中断了和古魂的沟通,着手救人。

    难道我怀疑错了吗?龙阳不禁自问。

    “那你错在哪里?”

    “老夫贪心了!你看我如今才算是完整的鬼魂,这都是你体内玉手杖空间的功劳。它可以温养魂魄,补充魂力,因而我生出占有之心。几百年了,我一直是以残魂的状态存在世间,不得转世重生。眼见有助我之物,怎能不会心生贪念。况且我与碑魂相融,受其影响较大,迷失部分心智。我问过自己,我还是我吗?”。古魂因心生贪念,才未告知其中的利害关系,让龙阳中了尸毒。若非龙阳拥有血界,此时生死尚不可知。

    “你差点让我丢了性命!”龙阳意识到,就算自己中断了和古魂的联系,他也是可以再次提醒自己的,但他选择了无视。

    “是,你死了,我就可以占据你的身体,占有两大圣物!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说到最后,古魂不再有所顾忌,表明了自己当时的心态。

    话已至此,古魂不再言语,他在等龙阳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