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六十一章 临行前的交代
    龙阳本来极其苦闷,有了兄弟的陪伴,好了许多。当他听完朱宏远的一番话后,另样的情绪替代了以前的心情。原来不只他察觉出李阳的异样,朱宏远更早的觉察出来。

    朱宏远的情绪自始至终很稳定,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波动。他在说他的徒弟,他在怀疑他的徒弟,但他一直很客观的分析,没有带着任何的偏爱与私情。

    龙阳记得,朱宏远每次提起自己徒弟的时候,都是充满赞赏与骄傲。自李阳参加行动以来,就有过两次,于飞和天天还争抢着表明他们也是徒弟的身份。

    “你怎么知道我被绑在东南树林?”

    “一个乞丐告诉我的?”

    “为什么会告诉你?”

    心急,误解了其中的意思,还是被他人利用了?

    当时看李阳的装扮,确实还是一个乞丐的样子,龙阳知道他的身份才请他吃的饭,但为何另外一个乞丐会无缘无故的告诉他朱宏远的去向?

    难道真是乞丐间的情分吗?

    还是那个乞丐早已知道他和朱宏远装扮成父子的关系,而故意设套?

    龙阳只在神仙巷露过面,之前并没有在郑府之内出现过,那个乞丐怎会知道他和朱宏远扮演着父子关系?

    想通其中的来源去脉,一切都已经透明。李阳有问题!但他有什么问题?他怎么会与黑袍人相识与接触,龙阳难以理解。

    “龙阳,我一直信任李阳,可他身上的疑点太多,由不得我不怀疑。哎!”朱宏远终于说出心里话,也不由得他不叹气。

    “他到底是为什么?”龙阳想不通,想不透,想不明白。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朱宏远显得很累,半躺在座位上。看来李阳身上的疑点对他打击很大,此时才完全表现出来。

    “这次我真想请假的,我想回靳村街看看。看来又走不成了,我要留下来搞清楚这一切。”龙阳对着朱宏远说着,这话也是对着自己说的。

    原本苦闷的心情已经让他无法忍受,近乎放弃眼前的一切工作,要不是身上的使命,真想一走了之。可形势逆转,龙阳不得不改变自己的主意,决定继续留下来工作。

    “龙阳!”朱宏远突然端坐起来,表情严肃。

    “到!”龙阳没有任何迟疑,从桌边站立,保持立正的姿势。

    这个场景是单位分配任务时的情形,朱宏远没有做作,龙阳非常认真。

    “你接下来的任务非常繁重与特殊,必须谨慎小心。领导决定:彻底查清黑袍人的目的与底细;彻查李阳的情况;彻查天天的情况!咳咳。”朱宏远宣布完,心虚的咳嗽两声。

    “老哥,你是不是假传圣旨啊?”听到朱宏远说到天天,龙阳凑过去问道。

    “啊?最后一条是我的命令,你执不执行?”朱宏远打着马虎眼。他担心天天的近况,又顾虑龙阳的情绪,故意有此一说。

    “保证完成任务!”龙阳立正敬礼,朗声答道。

    “这才是好同志,这才是我的兄弟。”朱宏远拍了桌子,显得很高兴。他一改刚才的模样,像是忘记了心痛与辛酸。

    “但有一条,我有也许不能全部完成你的任务。”龙阳为难的提出意见。

    “哪一条?!你不是刚刚保证过要完成任务吗?!”

    “第三条!我,我,要我完成也可以,需要组织上的帮助!”

    “无论哪一条,组织上都会尽全力帮助你,明白吗?”。

    “明白!”

    小屋内传来两人爽朗的笑声,持续很久,中和了清冷的寒风,融化了初冬的残阳。

    朱宏远离开龙阳的住所,但他离开前又再次嘱咐龙阳,让他小心李阳。

    龙阳问为什么?

    朱宏远只说了一个字,那就是“毒!”

    龙阳明白了,为什么朱宏远中毒,李阳没有,为什么于飞中毒,李阳没有。

    事情没有那么凑巧的,如果李阳不与黑袍人相识或者有联系,为什么三人同行,单单他没有中毒?

    第二天,龙阳回到方寸镇派出所,他没有看见天天。

    “于飞,天天呢?”龙阳叫住于飞,询问天天昨日的状况。

    “一直呆在屋内,没有出来过,来饭都没吃。”于飞无奈的说道。他喊天天出来吃饭,被天天拒绝了。“你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天天的事情,让她如此气愤?”

    “我没有啊?我还想知道为什么呢!”龙阳一脸无辜的表情。他不知道他做过什么,如果知道,他想死的心都有。

    “那天天为什么会这样?”于飞纳闷的问。

    “你问我,我问谁去!”龙阳说完,没有理睬于飞,径自走向天天的宿舍。

    “天天,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但我向你道歉。不管什么情况,身体要紧,能不能出来吃点饭?”龙阳敲响天天的房门,诚恳的向天天说道。

    屋内没有传来天天回答的声音,但龙阳听到里面有人走动。

    “你再不开门,我要将门踢开了哦。”龙阳不是因为朱宏远交代的任务,而是确实担心天天的状况。龙阳不能让天天一直呆在屋内,只有让她出来,才可以搞清其中的原因。况且已经一天一夜了,天天米水未进。

    “你知道的,我一般说到做到的,我踢门了!”龙阳在门外装腔作势,向屋内的天天喊道。

    此时于飞正躲在一旁,看着龙阳有何办法能让天天开门。如此暴力可以吗?于飞偷笑着。

    “你敢!”屋内传来天天的声音。接着,宿舍的门啪的一声被打开,天天走了出来。

    龙阳刚要张嘴问话,却突然停住。眼前的天天像是变了一个人,眼睛红肿,面容憔悴。

    “天天,你?”龙阳不知如何开口询问,如果天天是因为自己而生气,因为自己而伤心,那他到底做了什么会让她如此折磨自己?

    “坏蛋!”天天扔下两个字,走出了宿舍,将龙阳晾在一旁。

    “终于出来了!”于飞在从拐角处走出来,高兴的说道。

    “你准备的饭菜呢,我饿了!”天天向于飞喊道。

    “有,有,有!有请!”于飞被天天使唤惯了,屁颠屁颠的头前带路,将天天带到食堂。

    “我靠,怎么回事?”龙阳愣住了,不停的挠脑袋。算了,我还有其他的任务呢,先找到李阳再说。

    太尴尬了!龙阳在众人的目光中离开了天天的宿舍门口。

    “张所,朱队呢?”龙阳找到张东方,他进入派出所后一直没有看见朱宏远,不似以前。

    “哦,他回市里去了,昨晚没和你说吗?”。张东方知道朱宏远昨天去了龙阳那里,故有此一问。

    “没啊?他为什么突然回去?”龙阳很惊讶。

    “说到底他是市里的刑警队长,不能总窝在我们这个小镇吧!他有他的工作,市里来了电话,这不,天刚亮就赶着回去了。”张东方一边忙着手头的工作,一边向龙阳解释。

    我去!怪不得昨晚一二三三二一的交代个没完,原来知道自己要离开这里才这么啰嗦。舍不得咋的,不就是做我思想工作嘛!还一本正经的布置任务,哥哥啊,兄弟是那种让你不放心的人吗?龙阳虽然如此想,但心里还是暖暖的。

    朱宏远不能一直呆在方寸镇,他有他的工作,有他的职责。但他在离开之前找到龙阳,已经考虑周全了。该布置的任务已经布置,有顾虑的事情已经交代,应关心的人没有遗漏。

    “朱队走了,那李哥呢?”朱宏远已经离开,但龙阳该做的工作需要继续下去。

    “哦,他没走。李阳已经申请留在方寸镇派出所工作,市里也同意了。”

    “他自己申请的?”

    “嗯,难道你不高兴吗?”。张东方问龙阳话的时候已经笑的合不拢嘴。方寸镇派出所的工作千头百绪,正是缺人的时候。此时有一个有经验同志来支援,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高兴!高兴!”龙阳笑着回答。

    李阳竟会自己申请留在派出所工作,让龙阳始料未及。如果他随着朱宏远一起撤离,那才让龙阳无处着手。

    细想,李阳申请留下,肯定有自己的目的。市里能同意他留下,定有朱宏远的用意。

    “那他人呢?”

    “说是出去转转,了解了解方寸镇的具体情况,方便以后的工作。”张东方没有多想,更没有怀疑李阳的举动。

    了解方寸镇?这么多天过去,李阳比谁都熟悉方寸镇,还用特意出去了解?

    他到底要干什么?

    龙阳决定出去找找,不能让自己两眼一抹黑。

    派出所的食堂就在大门左侧,当龙阳走到大门处时,遇到刚吃完饭的天天。

    “吃完了?”龙阳关心的问道。

    “关你什么事!”天天对着龙阳翻着白眼,恼怒的说道。

    “我?你?”龙阳无言以对,抬腿准备离开。

    “站住!”天天喊道。“你去哪儿!”

    “我出去有点事。”龙阳心中有些气,口气变得生硬。他毕竟不知道天天为何生气,几次三番的道歉得不到谅解,心中憋屈。

    “坏蛋!”天天说完,再也不理睬龙阳,自顾的离开。

    “老大,你怎么回事!我刚把她哄好,你又让她生气!”于飞跟在后面,双手背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滚犊子!”龙阳抬脚作势要踢,于飞习惯性的躲去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