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五十九章 回来以后
    龙阳为了搭救朱宏远和于飞,竟然被从二人身体内抽离的尸毒感染,迷失中拉着天天的灵魂进入血界。血色的能量不断进入龙阳的身体,瓦解了他身上的剧毒。同时,因为过多的摄入血色能量,龙阳变得暴虐与疯狂,扑向身旁的天天。

    树林内,朱宏远和于飞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只是还没醒过来。

    天天的身体倒在另一旁,脸上突然出现惊恐的神情,像是遇见可怕的事情。紧接着,天天的眼睛处有眼泪不由自主的流出,湿了脸庞,湿了衣襟,湿了身下的地面。

    不知过去多久,血界内的龙阳缓缓睁开双眼,看见了身边的天天。天天正抱膝坐在龙阳的身旁,似在想什么事情,愣愣的出神。

    “天天,你怎么也到了这里?”龙阳没有注意到天天的脸色,只是惊讶天天进入血界的事情。

    “天天,你怎么了?”龙阳伸手去碰天天的身体。

    “不要过来!”天天惊慌的后撤,像是刚反应过来。

    “天天,是我,龙阳,你到底怎么了?”龙阳迷茫的看着对面的天天,对天天的反应十分不解。

    “我,我没什么。”天天看向龙阳,努力的保持平静。

    “哦,你是被这个世界吓着了吧?这是我的世界,我给它取名血界。你别害怕,我能带你来就能送你回去。你还记得吧,上次我就是在这里救的你和何惠。”龙阳以为天天恐惧眼前的世界,滔滔不绝的讲起血界的由来。

    “龙阳,带我回去吧!”天天低声的说,头深深的埋进怀里。

    “对不起。”龙阳看见天天的模样,歉意的说道。

    “对不起什么?”

    “我将你拉入血界,让你成为虚幻的灵魂。”龙阳对之前的事情茫然不知,误解了天天此时的心境。

    “我们走吧!”天天漠然的站起身来,转身走了。

    “天天,走是走不出这个世界的,我带你出去。”看着天天的背影,龙阳挠挠头,实在想不明白问题所在。他喊着天天,立刻追了上去。

    眼前一片漆黑,天天发觉自己正伏在一个人的背上,那人正气喘吁吁的走动。身边还有两个人,拿着手电筒照亮前方的道路。

    “朱队!”龙阳突然出现在身边,向背着天天的人喊道。

    “龙阳,你终于来啦!”旁边的于飞照亮龙阳的脸,惊声喊道。

    “嗯,你们这是?”龙阳看到三人满脸汗水,不禁问道。

    “我们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天晕了过去,就决定先将她送回镇里。此时李阳也摸了回来,我们三人就带着天天往回走。”朱宏远向龙阳解释着。

    “朱队,我来背吧。”龙阳走近朱宏远,准备将他背上的天天接过来。

    “不用,我自己走!”天天突然说了话,吓朱宏远一跳。她从朱宏远的背上下来,走到一旁。

    “你这丫头,是不是早醒了,累死我了。”朱宏远边反手捶着腰,边向天天问道。

    “朱队,你误会了,天天刚刚醒来。”此时,龙阳没有解释天天进入血界的事情,他只是单纯的替天天澄清。

    “那好,我们走吧。”人员再次聚齐,所有的事情回去再说,此地不宜久留。况且他和于飞刚刚解毒,天天身体虚弱,立刻离开为好。

    真是进来容易出来难,几人摸出林子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

    “啊!终于出来了!”于飞大叫一声,向着镇子的方向张开双臂。

    此时的场景有些怪异,只有于飞显得很激动,其他人并没有显露出十分高兴的表情。朱宏远微笑着,天天冷漠着,李阳平静着,龙阳尴尬着。

    这一路,龙阳试着和天天交流,天天却一直不理睬他。朱宏远等人也暗自纳闷,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如此陌生与冷漠。他们不明白,龙阳也不清楚。当被问起时,龙阳只有无奈的摇头,无法给出答案。

    一行五人身心俱疲的回到方寸镇派出所,天天没有和其他人打招呼,直接回自己的宿舍。四人陆续来到办公室,汇总此次行动的情况。

    张东方打来几盆水,让众人洗去污泥和臭汗。龙阳坐着没动,他的身体被血红色的能量洗涤过,身体内外纯净无比。

    此时,他正暗自思考,寻思着天天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对他不理不睬。

    难道是因为自己无意中将她的灵魂带入血界,让她受到惊吓?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龙阳百思不得其解。

    “对了,天天到底怎么了?”正当龙阳在想此中原因的时候,朱宏远边洗脸边问。

    “我不知道。”龙阳十分无奈的回答。

    “那你要好好关心她,我看出来天天不那么对劲。我是看着她长大的,表面上看她很泼辣,内心很坚强,其实她也有柔弱细腻的一面。她现在的状况让我很担心,不是遇到特别的事情,她不会如此。”聊到了天天,朱宏远不由得多说了几句。如果天天是与龙阳发生矛盾,朱宏远又不想说的太多,都是年轻人,难免有点磕磕碰碰。

    “朱队,你们那天是怎么中毒的?”龙阳听出朱宏远话中的意思,他不愿意在人多的时候谈论这个问题,立刻转移话题。

    “我和于飞、李阳三人一同往树林内走去,我是最先中毒的,但是不知是何原因中的毒,也不知是何人下的毒。”朱宏远说道。

    “是啊,我们没有办法救治朱队,你不在身旁,我们也没敢动他。本来我们要撤回的,可李阳说我们既然都走到这里,不能轻易放弃,所以我和李阳就坚持着走下去。接着,我也不知不觉的中了毒,就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了。”于飞接着朱宏远的话说下去。

    “李哥,你呢?”龙阳转头问道。

    “我?哦,我又接着走下去,后来在树林里迷路了。”李阳虽然回答着,可言语之中似有犹豫。

    “你发没发现什么特殊的事情?”龙阳接着问道。

    “特殊的事?没有。”李阳脸上出现些紧张的神情,但一闪即逝。

    龙阳点点头,看了一眼朱宏远,发现朱宏远也看向他,李阳的神情没有逃过他和朱宏远的眼睛。两人都没有继续询问李阳,因为他们不知道原因,无法多问。

    “那块石碑消失了,我和天天接着就遇见朱队,再后来是于飞。”龙阳开始讲述他的遭遇,但他没有讲石碑消失的原因。“我也是先让天天照看着朱队,自己又深入树林。在深处,我发现了黑袍人的据点,遗憾的是被他们提前设下陷阱,如今踪迹全无。”

    “这帮人太狡猾了!龙阳你是怎么救的我们?”于飞一会就忘记树林内的凶险与劳累,笑嘻嘻的向龙阳询问。

    “哎!阴差阳错,救了你们,我自己倒中毒了,幸亏后来解决了。”龙阳简单带过,没有详细叙说。

    “那你现在没事吧?”朱宏远说完就感觉到自己多此一问。如果龙阳有事,又怎么可能和自己坐在一起呢。“好了,不用回答我的这个问题。你还是说说我们这次有什么收获吧。”

    “收获说有也有,说没有也没有,大家都累了,以后再说吧。”龙阳很有深意的说着,他知道朱宏远能够理解他说的话。

    “好了,大家一起吃点早饭,休息休息再工作。”朱宏远率先走出办公室,向食堂走去。张东方已经准备好了早饭,期间来催过,看大家谈兴正足,没有打断。

    龙阳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他没有去食堂,而是拐向了天天的宿舍。

    “天天,吃早饭了。”龙阳敲响天天的房门。

    “我不饿,已经睡了,你们吃吧!”屋内传来天天的声音,透出几分紧张与慌张。

    “你有什么事可以对我说嘛,为什么要躲着我?”龙阳站在门外,试着和天天沟通。

    “你个坏人,自己做了坏事还要我说给你听,你给我滚!”屋内传来天天发怒的吼叫声。

    龙阳直接傻掉了,他不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让天天如此恼怒。而且天天似乎非常生气,她从没有和龙阳发过火,并且是如此大的火气。

    “那我走了。”龙阳怀着别样的情绪离开了。他没有去食堂吃饭,而是直接回到以前居住的房子内。虽然上次的行动已经结束,但租来的房子一直没有退掉。朱宏远知晓龙阳喜欢独自居住,而且他的秘密较多,就交代张东方保留此处,让龙阳有个单独居住的环境。

    龙阳一进入屋内,就躺倒在床上,头脑里满是天天的话,越想越心烦,越想越乱。很长时间以后,在迷迷糊糊之间,龙阳睡着了。

    “砰砰砰!”临近中午时分,有人急促的打门。

    龙阳听到声音才醒来,自从来到方寸镇,他还没有如此的熟睡过。来人是朱宏远,怀里抱着酒菜,急匆匆的走进来。

    “咱哥俩喝一杯!”朱宏远笑着说道。

    “朱哥,你还有心思喝酒,我都烦死了。”龙阳从朱宏远怀中接过酒菜,拆放在桌上。

    龙阳虽然嘴里这样说,其实心里充满感激。看来还是兄弟比较了解自己,知道自己遇到难题,拿着酒菜来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