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五十七章 两样情、两番意
    龙阳嘴里说着,心里无限歉意。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年不多情,哪怕龙阳是个榆木疙瘩,也能明白天天对自己的情意。而且这份情意一直持续着,不是一年两年的时间。

    有谁能放弃富裕的家庭和一个臭小子在一起,有谁能放弃轻松的工作而选择刑警,有谁能放弃优越的的职位而来到方寸镇,这一切,都是天天自己的选择,却有很大的原因是为了龙阳。天天没有说,龙阳装作不知情。

    世间的感情就是那么难以琢磨,难以明了,难以启齿,难以诉说。明明是心知肚明的事情,不捅透那层窗户纸,双方谁都不愿主动说出口。

    天天难过,龙阳难为。

    的心意。也许老话说得对,一旦有了感情,一旦陷入情感,都是高情商,低智商的人。

    “谢谢你一直支持我。”龙阳用简单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感情,可他的语言里只有一句谢谢,是同事之间,也是同志之间的常用语而已。感谢的话一直在说,感情的话一句没有。

    “好了,我们怎么帮朱队和于飞解毒啊?”看到龙阳面红耳赤,无法再深入诉说,天天主动转移了话题。况且,朱队和于飞正濒临危险,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

    “说实话,我没有办法。”龙阳坦诚交代。

    “刚刚你?”天天慌了,惊讶的问起龙阳。但当她问到一半的时候,就有些后悔。龙阳应该是为了稳住她、安慰她,才说自己有办法的,她不该在此时如此说。但天天真的担心朱队和于飞的情况,她该问的还要问,该说的还要说。

    “我试试吧?!”龙阳将朱宏远和于飞摆在一起,让他们尽量减少痛苦。他在试着联系狗娃,也许狗娃会有办法。尸毒,是死人身上产生的毒素,也许鬼魂会有办法。

    “我都近千年没有休息好了,怎么刚找到休息的地方就打扰我。”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

    “前辈?古魂?”龙阳听出应该是石碑内孤魂发出的声音,立刻问道。龙阳既不知道那道孤魂姓甚名谁,又不知道他怎会进入自己体内的空间,只好以前辈相称。而且孤魂存在的时间很久,叫古代的鬼魂有些麻烦,叫古魂正合适。

    “前辈?古魂?不错,你还是叫我古魂吧!”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古魂前辈,你在哪里?”因为孤魂进入自己的体内空间,不知有何用意,龙阳想确定一下。

    “龙小子,你运气真的不错,古时圣物你得两样,嘿嘿。”古魂莫名的笑了一下,话中充满羡慕和嫉妒。

    “你知道它们是什么吗?”。龙阳试探着问道。

    “当然,但所知不是太多。不过你放心,我要它们无用,你不用担心我的用意。”古魂似乎洞悉龙阳心中的想法,故意和龙阳这样说。

    “哦,我只是问问。”龙阳笑笑说道。龙阳自出生以后,得到不少的支持和帮助。但在他的心里一直保持警惕,这与他的身世有关,更与他的经历有关。他不敢相信陌生的人,不敢与人有过多的接触,为了自己好,也为了他人好。

    “别掩饰,就你那点小聪明能够瞒得住我?哈哈哈!”龙阳的体内传来戏谑的笑声。

    “我,我~”龙阳一时无法作答。对方既然能够从容的进入到自己的体内空间,就有办法伤害到自己。但就目前的情况看,古魂对自己没有恶意。

    “好了,别胡思乱想。告诉你吧,我现在正在你的左手空间,应该是玉手杖吧!”古魂笑着说道。

    “您知道玉手杖?”当龙阳听到玉手杖的时候,心中不由得一阵高兴。他这些年一直研究玉手杖,始终不得结果。父亲龙少云、母亲靳芹、义父靳山,他们的离开都应该与玉手杖有关,解开玉手杖的秘密,就你能找到他们无端消失的原因,哪能不让龙阳欣喜。高兴之余,他更多的是怀疑,一个莫名而来的鬼魂竟然知道靳村的圣物,不会那么巧合。

    “你别高兴,也别紧张,我只是知道它而已,并不了解它的作用。”古魂仿佛不在意龙阳表情的变化,只顾回答着龙阳的问题。

    “你?”古魂竟然能够察觉龙阳的心里变化,让龙阳不禁紧张与警惕。

    “孩子,你太过小心了。我住在你的身体内,哪能不知道你的心里变化。不过,也难为你了。”古魂竟然如实相告,而且他似乎知道其他的事情。

    “你到底是谁?”龙阳问道。

    “别激动,也别问我是谁,当你知道的时候,你会知道一切。”古魂答非所问。

    “什么难为我了?”

    “龙氏一脉能存活到现在,着实不易,以后再和你解释。”

    古魂竟然知道龙氏,这让龙阳更加难以明了。难道他真如野史所说,是明朝将领?“你还知道什么?”龙阳急切的想知道一些事情,但他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

    “我已经说过,到了你该知道的时候,你会知道的。我只想提醒你一句,与金氏相交,与李氏相离。”古魂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

    龙阳听到这句话,心中翻起滔天骇浪。有个事情一直埋在龙阳心里,难以理解。这是他在学习《探案纪要》下卷的时候看见的,是写在最后一页上,像是无意所书的句子。这个句子没有任何后续,没有任何解释,没有任何多余的记载。

    交于龙氏,离于李氏。当龙阳看见这句话时,十分不解,不清楚金氏老祖为何在《探案纪要》最后的书页上写下这句无头无尾的一句话。

    而当听到古魂所说后,他似乎明白了一些,疑问也逐渐增多。这古魂的意思很明显,让自己与金氏相交,金氏即靳氏,难道父亲龙少云被收留在靳村不是偶然?与李氏相离,难道古魂与李氏交恶?

    难道金氏老祖所留之话也非无意所留?难道是告诫自己的后人,与龙氏相交?与李氏相离?

    龙阳不禁感慨,冤家宜解不宜结,几百年过去了,谁还会记得世代的仇恨。况且,时间真的过去太久,怎会延续到现在。

    “你怎会进入玉手杖之内?”龙阳放弃心中的想法,毕竟想也想不明白,还不如不想。

    “你身上融合了两件圣物,都适合鬼魂居住。但我无法进入你的右手之内,说明你还不能自由掌控它。你还记得你与石碑相遇之时,你被排斥的情况吗?”。

    “记得,当我右手接触石碑时,石碑把我弹飞多次。”

    “你要小心它的反噬。”

    “它救了我多次,为什么这么说?”

    “你记得就好,实话实说,我也不太了解它,因为它比我活的时间要长。”

    听到古魂所说的话,让龙阳似乎明白了更多些。他连续两次进入奇怪的梦境,连续两次见到古装的男子,那个让自己感觉亲切的中年男子。龙阳记得,他破碎的时候,他的心脏化作黑色的石头,而后,黑石头碎成数块。

    “你还知道什么?”龙阳禁不住再次疑问道。

    “对于它,我只知道那么多。嘿嘿,小子,你在套我话?”古魂看透龙阳的目的,嘿嘿的笑着。

    “我是在诚恳的向你请教。”龙阳无比真诚,涉及到自己家族的秘密,不由得他不认真。

    “哎!我知道,但是我的记忆只剩下一半,只记得那么多。”古魂叹了口气,神情悲戚。

    “一半?”龙阳乍听此话,难以接受。

    “是,一半。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本孤魂,寄身石碑,数百年来,迷途未返。哎!要不是这石碑,我早已魂飞魄散。如今,我不只是古魂,也是碑魂。我忘记了太多的东西,要不是当初的执念,我~”古魂说到一半,不再接着说下去。

    “古魂前辈,对不起。”龙阳知道他说到伤心处,无法再继续下去。但龙阳心中又一次产生疑问,什么古魂、碑魂?“您难道?”

    “呵呵,没事,都过了几百年了。人伤心,眼无泪,事变迁,情已淡。”古魂如此说。他虽遗忘一半的记忆,但他心犹在,情未灭。

    古魂与龙阳陷入沉默中,古魂不再言语,龙阳不忍打扰。

    此时,一旁的天天再也忍受不住,龙阳自说想办法之后,就闭上双眼,不再言语。她担心龙阳出了问题,赶紧和龙阳说话。“龙阳,怎么样了?”

    天天的问话没有得到龙阳的回答,因为此时的龙阳正沉浸在和古魂的交流之中。因为有和古魂的交谈,龙阳对金氏和龙氏了解的更多,对玉手杖和黑石头认识的更具体。

    “龙阳!”天天嘴里叫着,不由得轻轻晃动着龙阳的身体。

    “哦,额!”龙阳回到现实,明白了一切。眼前还有两个身受尸毒的人需要救治,自己竟然差点忽视了他们。“我想了多长时间?”

    “有五分钟了!”

    “才五分钟?”

    “嗯!”天天点头。

    原来才过了五分钟,如果拖得时间长,岂不坏了大事?!看来古魂真的没有恶意。

    “你想到办法吗?”。

    “我,没有。”龙阳十分沮丧,因为他真的没有想到办法,而且根本没有去想,他一直在和古魂接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