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五十六章 树洞
    龙阳将天天留下照看朱宏远,自己独自深入树林,寻找于飞和李阳。可他在路上再次遇见于飞中毒倒地,见于飞临时没有生命危险,将于飞安置后,他继续前行。

    龙阳看见了一个树洞,烛火通明,不见人影。树洞,犹如天然形成,从外观找不到一点人工雕琢的痕迹。

    桌椅陈设,全部取自树木本身而成,连正中间两米宽的座椅,也是深扎于地下,巧夺天工,无可挑剔。

    树洞内,木质坚硬光滑,在烛火的照映下,竟然泛出幽幽的光泽。烛火安放在树洞四周的凹槽内,那凹槽连着树身,仔细辨认,也是取自树木本身的自然构造。

    龙阳出生自山村,自小认识各种山上的树木,各类品种了然于胸。后来,靳山为了让他熟悉环境,锻炼本领,更是教给他许多的自然知识,其中包括了各种植物、动物的知识。

    面对此树,龙阳不禁挠头,因为在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见过或听过这个品种。

    而更让龙阳惊讶的是,他再次看到一个场景,在佘镇山洞内见过的画面。龙阳曾在佘镇附近的山洞内发现过四副壁画,每一副画都讲述着一个故事,最后这四副壁画因为油灯的原因,纷纷剥落,消失殆尽。

    前三幅倒还好,最让龙阳震惊的是第四副,一群人跪伏地面,手捧红色丝带,虔诚的进行一场祭祀活动。

    虽然壁画出现的时间短暂,但它牢牢的印刻在龙阳的脑海。那个壁画记载的内容,竟然与李村的祭祀请愿仪式大致相同。当时龙阳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这个消息,只是自己在暗暗调查。

    如今,龙阳再一次看到这个画面。它就刻在树洞里面,中间座椅的后面。

    它只有一副,却是最重要的一副,与山洞内的第四幅一模一样。

    黑袍人的据点为什么都出现这副壁画,它究竟有何意义?李村与这副画有何联系?李村又与黑袍人有联系吗?

    以往的经历再次出现在龙阳眼前,他一一对应,一一验证,而越想弄明白,问题却越多。

    龙阳行走在树洞之内,不放过任何一处地方,他想发现更多的线索,弄清更多的秘密。树洞虽然不小,但一目了然。

    树洞内的烛火突然纷纷闪动了几下,让树洞内显得十分怪异。

    不好!龙阳突然想到佘镇山洞曾经出现的情况,立刻撤出了树洞。

    就在龙阳飞身撤离树洞后,树洞发出噼啪的爆裂声,转眼间,树洞爆碎,整棵树木犹如山峰般坍塌,轰然倒地。

    爆碎产生的木屑,如锋利的刀片,向四周飞射,噗噗的钉入四周的树木上以及地面中。龙阳快速闪动着身形,躲避着这些木屑。幸亏是自己,换作别人,早已被射成马蜂窝。

    果然不出所料,黑袍人再次毁掉了自己的据点,而且设了一个陷阱,引人入瓮。

    看来黑袍人早已做了布置,在龙阳等人第一次进入树林后已经准备放弃自己的据点,从而设了陷阱。

    (本章未完,请翻页)

    接连两次,都是龙阳独自涉险,换了他人,必将损失惨重。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龙阳非常无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找到的线索,又断了。

    接下来,龙阳又要好好筹划了。

    李村,村民们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对着老槐树进行祭祀活动,老槐树上系满红色的布条。而当靳村四周的山峰崩塌后,李村人无故消失,连老槐树也无迹可寻。

    佘镇,黑袍人搜寻附近的小孩,他们要的人有标准和要求,不是随便的小孩就能符合他们的心意。他们有据点,在山洞,山洞内有壁画,壁画中有祭祀的场面。

    方寸镇,黑袍人利用村民献祭,把无数村民的生命视如草芥,利用村民达到祭祀的目的。在这里,他们依然有据点,树洞内也有祭祀的画面。

    这三个相距如此之远的地方,竟然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那就是祭祀和祭祀的场面。

    龙阳记得靳山说过,李村的祭祀是表达心愿的一种方式。举行祭祀的时候,全村人无论男女老幼全部参加。如果谁有心愿,就会在老槐树上系一块红布条,让自己的心愿直达心中的神,期冀实现自己的愿望。

    龙阳还记得靳山解释过,李村之所以选择槐树为祭祀的对象,是因为槐树为鬼木,树龄越是久远的槐树越能通灵。

    佘镇山洞和方寸镇树洞发现的壁画中,那些古时的人都是在拜祭树木,难道他们拜的也是槐树?龙阳无法从图画中辨认出树木的种类,他只能猜测。

    本来只有一处山洞可以验证,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树洞,此事绝非偶然。龙阳虽然没有想通其中许多的问题,但是他认证了一个事情,此树洞、佘镇山洞与李村必然有着某种联系。

    黑袍人对自己在树洞上设置的陷阱过于自信,对到达此地的人过于低估,让龙阳能够再一次发现其中的端倪。

    对了,李阳呢?

    被树洞的异常状况所吸引,龙阳这才想起李阳,他到达此地至今还没有发现李阳的踪迹。他不会也遭了毒手?

    龙阳立刻开始寻找,在树洞四周寻觅。但因为树洞的爆裂以及巨树的倒塌,破坏了周围原有的环境,再无法找到任何遗留的痕迹。

    龙阳不得不放弃寻找,来的路上还有两个中了尸毒的人,容不得他在此耽搁更多的时间。时间就是生命,在此有了现实的体现。

    龙阳中过毒,那是在和黑袍老大战斗的时候,他因中毒差点丢掉性命。当时还遇到狼群,若非因为黑石头和玉手杖,龙阳无法坚持回到学校。

    《探案纪要》内记载过尸毒,也对尸毒有过解释,但并没有留下解毒的方法。龙阳边往回走,边思考解毒的办法。

    “于飞,于飞!你怎么样了?”龙阳找到于飞,轻声的呼唤他的名字。

    于飞脸色铁青,双目紧闭,嘴唇青紫,已经陷入深度昏迷,无法回答龙阳的问话。龙阳背起于飞,迅速向天天所在的地方奔去。

    “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天天用手电筒照向飞奔而来的人。

    “我,龙阳!”

    “你终于来了,朱队的呼吸微弱,快不行了。”天天的声音带着哭腔。“这是谁?”天天看到龙阳轻轻放下背上的人,赶紧用灯光照去。“于飞?”

    “他也中了尸毒。”龙阳点头答道。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天天终于哭了出来。当龙阳离开时,她独自一人照看朱宏远,没有哭。当她一人面对黑暗和恐惧时,她没有哭。而此时她看到龙阳归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哭出声来。

    “别怕,我来想办法。”龙阳安慰着天天。

    龙阳能够解除一般的中毒,但面对尸毒,他也无计可施。为了安慰天天,龙阳强装镇定。

    “李阳呢?”天天听到龙阳的回答,止住了哭声。她没有发现李阳一同回来,赶紧问道。

    “没有找到。我在前方发现一个树洞,是神秘人的据点,那里空无一人,没有发现李阳的踪迹。”龙阳简单的和天天解释着,并没有告诉她树洞处发生的一切。

    “他不会被抓走了吧?”天天担心的说。

    “应该不会。看那里的情形,神秘人应该逃走了,不知李阳是不是在树林内迷了路。”龙阳没有在树洞处发现异常的痕迹,他不清楚李阳的去处。而且,黑袍人既然设了陷阱,应该提前撤离了树洞。

    “嗯,但愿他能找到回来的路。”天天对龙阳的话深信不疑,龙阳说的应该没错。“还有,朱队他们,他们不会死吧?”天天此时的话,充分显示出女孩的性格。天天不是一个弱女子,她在学校的表现充分的显示出她的能力,但有龙阳在场,她有了依靠,有可以信赖的人。

    “不会,我死,也不会让他们死。”龙阳说的是实话。朱宏远是他的兄弟,于飞也是。他宁愿自己死,也不会让自己的兄弟去死。

    “我不愿意让你死,也不愿意让朱队和于飞死,你们都要好好的活着。”天天低着头,自顾着说着话。但她把龙阳放在前面,不是她自私,而是她现在爱在心里口难开。

    “好的。”龙阳回答着,心里不是一般的滋味。

    天天之所以毫不犹豫的选择刑警的职业,之所以远离父母,之所以来到方寸镇,都是因为龙阳。龙阳不是傻子,不是不解情意,他有难言之隐。

    天天很优秀,不是一般的优秀,无论容貌还是个人的能力,都是佼佼者。三年的学校生活,有无数的人在追求着天天,可天天视为陌路。她的心里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龙阳。

    可龙阳,并没有对天天有过多的表示。换句话说,他还没有于飞对天天好,没有于飞陪天天的时间多,没有于飞那样的照顾天天。

    龙阳心里有一道坎,他独立独行惯了,他遇到的危险多了,他不想伤害到身边的人,更不愿伤害到天天。

    “天天,谢谢你,我们都不会有事的。”龙阳嘴里说着,心里无限歉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