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五十二章 镇的秘密
    朱宏远一直拿龙阳当兄弟,龙阳一直把朱宏远当大哥。∷,有人在的时候,龙阳叫朱宏远为朱队,朱宏远直呼龙阳的姓名。没人的时候,龙阳叫老朱,朱宏远叫老弟。龙阳感谢朱宏远不惧生死的支持,朱宏远感谢龙阳默默的帮助。

    而此时此地,龙阳向朱宏远介绍自己的另一个兄弟,一个朱宏远无法见到的鬼魂,无法相信的存在。龙阳和朱宏远说过,他派出了他的人,一直监视着郑府的后园。那时朱宏远已经有所猜测,但未敢言明。如今,龙阳派出的人,龙阳的兄弟就在他的身边,他敬了酒,却无法相信,无法看见。

    远在平县的凌峰知道狗娃的存在,因为他被狗娃上过身,见识过狗娃的能耐,而且和狗娃一起战斗过。但朱宏远是第一次听说,第一次和一个鬼魂坐在一起喝酒,而且之前尤不自知。

    “老弟,介绍一下。”朱宏远尴尬的放下酒碗,对龙阳说道。

    “他叫狗娃,和我是一个山村的。他已经失去了肉身,成为了一个鬼魂,但是他一直在我的身边,是我最亲的亲人和最好的兄弟。”龙阳看向狗娃,看向熟悉的面孔和一直没有变化过的模样。

    “狗娃兄弟和你是一个村的?”朱宏远茫然问道。他一直没听龙阳讲过他的出身,更不知道龙阳的身世。

    “是!我和狗娃都出生在平县一个偏远的山村,一个已经不再存在的山村。”龙阳说完,低下了头。他的靳村,所有人的靳村被五指山峰覆灭,再不会重现。那里,只有祖坟依然存在,只有那个“明”字的阵法存在,只有无限的思念留在那里。

    “我只在老凌那里听到一些,只能理解一点。但我知道你是我最好的兄弟,和老凌、老天一样!”朱宏远伸手在龙阳的肩头拍了一下。他这一下代表了他的心情,代表了他对龙阳的兄弟感情,代表他对龙阳的信任。

    “不说了,兄弟三个,干一个。”龙阳举起了身前的酒碗。

    “哦,对,是三个。”朱宏远还不太适应。毕竟是两个活生生的人,非要说是兄弟三人。

    “朱哥,说实话,连天天和于飞都不知道狗娃的存在,所以你要保密。”他和朱宏远说出心中的秘密,觉得和他的感情又进了一步,不再叫老朱,而是叫朱哥。

    龙阳没觉得自己说的是废话,这毕竟不是寻常的事情,不是一般的秘密。“到目前为止,只有你和凌峰知道。”龙阳补充了一句。

    “你是说连天都都不知道?”朱宏远惊讶的问道。

    “嗯。”龙阳点头承认。

    “哈哈,看来我比天都强多了!”朱宏远没由头的一阵高兴,像是比别人强了很多。“到底是兄弟,看得起我。来!再干一个!”

    “朱哥,等等,我想知道狗娃跟踪的结果。”龙阳没有和朱宏远继续喝酒,他和狗娃沟通起来。朱宏远冒着生命危险去侦查黑袍人,为的就是龙阳。龙阳不允许自己有任何松懈,更不容得有任何懈怠。

    “我跟丢了。”狗娃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会吧?狗娃可是鬼魂,无声无息的跟踪,竟然会跟丢?!龙阳没有想通其中的原因,疑惑的看着狗娃。

    “这个镇子有古怪,不是那么简单。”狗娃沉吟片刻,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和龙阳说道。

    “方寸镇?”

    “对!当我在树林跟踪黑袍人的时候,我被一块石碑挡住了去路。”狗娃现在提起,还心有余悸。

    石碑?树林内竟然还有石碑?这是龙阳始料未及的,他之前根本不知道有什么石碑。龙阳和狗娃的对话仅限于两人之间,朱宏远根本听不到谈话的内容,在一旁非常着急,但又不好打断龙阳与狗娃的联系。

    “什么石碑?”龙阳难以理解,继续向狗娃询问。

    “方寸镇的石碑,一块青色的石头,高三米,宽半米,上刻方寸地三个字。”狗娃伸手比划着大小。他和龙阳一起经过许多地方,从没看过如此大的地标。他和龙阳经历过许多的事件,从没见过如此邪门的石碑。

    “方寸地?”龙阳突然想起,他自进入方寸镇,还没见过一个村牌,没见过镇名石碑。

    “对!那些黑袍人越过石碑之后,我再也无法追踪。而且那个石碑不容我接近,如果我强行靠近,势必魂飞魄散。”狗娃接着说道。

    “还有什么?”

    “石碑上还写了两句话,是什么方寸之地必争,不争方寸之功的话。”狗娃仔细的回忆着,回忆现实之中还有让他止步的界限。他被石碑惊的不轻,他是鬼魂,如果真的被打散魂魄,就会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了无痕迹。

    “我知道了。”说完之后,龙阳默不作声,思索着其中的隐秘。

    “龙阳,龙阳!”朱宏远发现龙阳突然没有动静,赶紧连声喊着。

    “哦,朱哥。”龙阳回过神,赶忙答应着。

    “你怎么了?”朱宏远关切的问道。

    “朱哥,这个方寸镇不简单,看来我们要从镇子的历史查起。”龙阳还在思考狗娃的话,想不透其中的缘由。

    “方寸镇?”朱宏远有点莫名其妙,刚刚好好的,怎会又扯到方寸镇上面。死士的问题还没有回答,又来新的问题,朱宏远感觉自己的头脑跟不上龙阳的思路。“你还没和我解释死士的事,怎么又问起方寸镇?”

    “死士的事情先放一放,我要方寸镇的资料。”龙阳不容置否,希望立刻得到资料。

    “好,明日张东方会把资料收集到。”朱宏远一口答应。

    “朱哥,我们现在就回派出所,马上查!”龙阳等不到天明,想立马知道原因。

    “好,不愧是我的兄弟,合我胃口,走!”朱宏远立刻起身,和龙阳一起返回派出所。他本想让龙阳放松紧张的心情,没想到龙阳和自己一个脾气,有线索从不过夜。

    张东方被叫了起来,刘卫国被喊了起来,还有小李、于飞、天天,一个不缺,全被朱宏远喊起来。“查县志,查历史,一定要找出方寸镇的由来。”朱宏远下了死命令。他知道,龙阳不会没由来的重视此事,定是有重大发现。

    每个人的面前都摞满一堆书,每个人都在仔细的翻找,只要涉及方寸二字的书籍都会归总到龙阳桌前。好多书籍都是近代的,方寸镇也是近期的标注,一直没有发现任何古怪之处。天色渐亮,枯燥的文字让大家提不起兴趣,而龙阳却一直翻找着,不知疲倦。

    于飞把桌上的书籍都堆在天天的面前,他还要接班,看守货郎那一批人,没时间在这里多呆。“一夜啦!龙阳,你到底要找什么?”天天翻开一本书,察看过后扔到远处。

    “方寸!只要涉及方寸镇、方寸村、方寸地都可以,不要放过。”龙阳没抬头,一直翻找着可疑的书籍。

    “哦!”天天不会反驳龙阳的话,继续查找着。可她太过困乏了,一本书籍拿来,一边看一边模糊的读着。“方寸之地,方寸之功,争得方寸,未建寸功。”天天嘴里嘟囔着,读完后将书又扔了出去。

    “天天!”龙阳听见天天无意中读到的句子,大声的喊道。

    “啊,哦,怎么了?”天天被龙阳的喊叫声惊醒,迷惑的回答道。

    “你刚才说什么?”龙阳赶紧追问。

    “我说什么了?”天天不知所以,四下看了看,她发现大家都在看着她。

    “你刚才读的句子是从哪本书上看见的?”于飞立刻提醒天天。

    “哪本书?天天翻翻面前的书,寻找着。哦,在那!”天天指向被她扔出的书籍,墙角里的那一堆。

    龙阳、于飞和小李立刻跑了过去,翻找着天天所说的书籍。

    “《明史杂记》!”于飞从书堆上找到一本书,快速的翻找其中的句子,终于找到天天说的一段话。“龙阳,是这本!”

    龙阳急忙从于飞手中接过那本书,确切的说应该是一本手册,一本发黄的线装手抄本。从页面上就可以看出是一本过气的书,一本本该销毁的书。

    龙阳急切的翻开手册,其中多为无稽之谈,并不受看。直到龙阳翻到最后,才看到天天读到的内容。天天看的粗略,估计她是从后面翻开的,不然她不会看到这最后的内容。

    明朱棣自起兵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披靡。而竟遇一地久攻不下,十分恼火。守地之将坚守城池,不屈不挠,固守不降。后城破,人惨被处死,却未得功勋。史书留言,方寸之地必争,不争方寸之功。野史记载“方寸之地,方寸之功,争得方寸,未建寸功。”

    小小方寸镇竟然有那么深的历史渊源,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难怪它处于三市的交界之处,难怪它的地理位置那么特殊,难怪它那么难以治理。

    龙阳郑重的合上手册,他好像明悟了一些,又好像困惑更多。如果野史记载真实,那这方寸地的石碑就在狗娃所说之地,就在方寸镇东南的树林内。

    那黑袍人为何会选择此处的树林为他们的聚集地,他们又为何在石碑处消失,狗娃为何被阻止在石碑之外?

    还有,黑袍人为何选择方寸镇?为何选择此地进行献祭?为何屠杀此地的村民?为何选中此地的村民?

    太多的疑问充斥着龙阳的头脑,让他一时想不明白。龙阳就这样坐着,一动不动,眼睛牢牢的盯着那本杂记,没再转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