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五十一章 兄弟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龙阳因为无心的举动,得到中年乞丐的认可,从而得知朱宏远被抓之地。他立刻带领人员赶到方寸镇东南树林,准备营救朱宏远。

    所有的工作都已经准备就绪,随着龙阳的手势,众人分成各组,立即冲入黑袍人的聚集地。龙阳单挑一个,其他人分为四组,两人攻击一人,打得五个黑袍人措手不及。他们隐藏在茂密的树林内,没有想到龙阳等人会如此准què的找到他们,更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多的人进行突然攻击。但他们训liàn有素,略有惊慌之后,立刻开始有序的反击。

    和龙阳交手的黑袍人还是在郑府的那个,他的招式刁钻狠辣,不时有阴招使出,招招对准龙阳的要害,让龙阳应付困难。其他人也在拼命攻击,但只能维持平手,若僵持下去,胜负难料。

    昨晚龙阳已经领教过黑袍人,他知道这批黑袍人不同以往,他们更加难缠,武功不只高上一个层次,一时无法拿下。

    “缠住他,我救朱队!”龙阳立即联系狗娃。只要朱宏远脱身,龙阳这方就会增加一个人,黑袍人会立马转为劣势。

    “没问题。”狗娃化作无形,来到黑袍人的身侧。他不能做出太有效和有形的的攻击,但缠住黑袍人的手脚却没有问题。

    “兄弟,你来啦!”被绑在树上的朱宏远早已等的着急。当龙阳没有到达之前,他还在演戏,身份还是算命先生,他要套出更多有价值的情报。龙阳到达之后,他立刻换了一个人,随时准备加入战斗。“我来了!”解开绳索之后,朱宏远大吼一声,立刻加入战团。

    当战力基本持平的情况下,不能忽视多一个人的力量,更不能小觑一个经验丰富、技能纯熟的人加入。朱宏远加入天天的一组,他简单实用的一个飞踹,立刻踢倒一个黑袍人。紧接着,他欺身上前,利索实用的擒拿,扣住黑袍人的双手,将黑袍人牢牢控制在身下。

    “撤!”黑袍人一声惊呼,柱形发光体砰砰爆裂,树林里陷入黑暗。

    “开灯!”四道手电筒的灯光同时大亮,照亮各处。

    四个黑袍人正在扑向朱宏远,营救他的同伴。“快!”龙阳腾身飞出,拦在朱宏远的身前。其他几人不用多说,齐聚对峙。

    四个黑袍人互相对视一眼,飞速后撤进入树林。小李等人立刻跟随而上,准备追踪上去。

    “停下!”龙阳大喊一声。他交代过,如果无法擒住他们,就不要勉强,安全第一,小心为上。他们是第二次接触到黑袍人,还不了解他们的手段,贸然跟进,必然吃亏。

    龙阳虽然没有让其他人追击黑袍人,但他已经让狗娃悄然跟上。只有狗娃能够胜任这项工作,而且危险甚少。

    “妈的!费了那么大的功夫,终于抓到一个。”此时朱宏远还骑在黑袍人的身上,时刻没有放松。小李从背后用手铐将黑袍人双手拷上,朱宏远才从地上起身。

    “让我看看到底有多丑,整天用个破黑袍罩着。”朱宏远将黑袍人翻过身来,伸手扯掉他的头罩。

    “啊!”天天捂上眼睛,不断的后退。她刚才听见朱宏远的话,立刻拿手电筒靠近,刚巧照在黑袍人的脸上,谁知看见一团烂肉,无法入目。

    “死了?”朱宏远惊yà的说道。他伸手试试黑袍人的鼻息,已经断气多时。“我没用多大的力气,怎会一脚踹死?”

    “他们的脸怎么烂成这样?”天天躲在龙阳的身后,恐惧的问道。

    “朱队,他们都是死士,不会让我们那么容易查到他的身份。当你抓住他的那一刻,他已经决定自己的生死,是不会给我们留活口的。”龙阳叹息着解释。

    “本来以为被绑了一天,怎么着也抓一个两个的,谁知抓个死的,晦气!”朱宏远转身走到小李身侧,从他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立刻点上。这一天一夜的,差点把他憋死。

    “朱队,我们先撤吧!”龙阳走到朱宏远身边,揽住他的肩头,用力的抱了一下。朱宏远为了龙阳,竟然会如此只身冒险,让他感动与感谢。两人相处多年,也许一个动作就代表了一切,一个眼神代表所有。

    “好吧!”朱宏远弹飞烟头,转身返回。“通知张所带人处理尸体,其他人全部回去休息。”

    当众人离开之后,那具黑袍人的尸体立刻开始腐烂,化为浓水,直到只剩下一身衣服,留在空寂的树林之内。

    “你们全部回所内,把情况和张所汇报一下,今晚我和龙阳睡!”等所有人到达派出所门口,朱宏远不管不顾的喊了一句,拉着龙阳就往龙阳的住处走去。

    “朱队,你们两个不会吧?!”天天在后面喊道。

    “我们就是!”朱宏远再次喊了一句。他连解释的机huì都没留给龙阳,拉着龙阳快步离开。

    “朱队秀逗了!”于飞和天天无可奈何的走进派出所的大门,留下小李和五个侦查员愣在当场。也只有于飞和天天敢这样背后说朱宏远的坏话,其他人想都不敢想。他们心中的偶像怎会如此,如此的不顾形象,自认好基友。

    “老朱,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怕嫂子知道不理你啊?”走出好远之后,龙阳再也控制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只是说说而已,难道你当真的?!”朱宏远故作惊yà。

    “你怎么知道,我当真了。”龙阳止住笑声,一本正经的看着朱宏远。

    “去你的!”这次轮到朱宏远憋不住了,畅快的大笑,扫去一天来的压力。“难道你不知道我的用意?”

    “怎会想不到,不就是死士的事情嘛!老哥,难道我们没有明天了吗,非要今晚问个明白?”龙阳真心记挂自己的老大哥,自己的兄弟。他为了自己的安全不惜自己做饵,自己涉险。好不容易把他救出,他还要继续追查案件,继续了解黑袍人的情况。

    “是了,非今晚不可。对了,你不该请我喝一杯压压惊?”一想到还能喝上一杯,朱宏远来了精神,快步向饭馆走去。

    半小时之后,龙阳怀抱着四坛酒,跟在朱宏远的身后往住处返回。朱宏远提着四个纸包,里面装了四个小菜,能直接下手抓着吃的,他就喜欢这种感觉。想当年,他和凌峰、天都三人就是这样,高兴也好,悲伤也罢,一壶老酒解千愁,一声高呼舒心意。

    自见到龙阳开始,朱宏远又找回以前的感觉,又可以无所顾忌的高谈畅饮。虽然龙阳比他小好多,但龙阳身上的那种气质,那种真诚深深的打动了他,让他忘记了自己的年纪,让他和龙阳成为了好兄弟。

    “今晚不偏不倚,每人两坛,怎样?”朱宏远把菜摊开,向龙阳挑战酒量。

    “没问题!”龙阳把酒坛放于桌上,自己面前一坛,空的位置一坛,朱宏远面前两坛。接着他从怀中掏出两只碗,是饭馆的碗。“原汁原味才好。”说完,龙阳挠着自己的脑袋。这是他第一次顺东西,而且是饭馆内的两只酒碗。当然,用过后是要还给饭馆的。

    “老弟,还是你懂我。我回去把你嫂子休了,咱俩过得了。”朱宏远说完,自己都笑喷了。

    “你不说也罢!你这么多天在方寸镇,嫂子和孩子不想你吗?”龙阳将酒打开,给朱宏远倒上。

    “哎!哪会不想,我也想他们。谁叫老子选zé了这个职业!有多少年没有与她们一起过年,有多少次说好又爽约,有多少回梦中相见!不提了,我习惯了,你嫂子和孩子也习惯了。”朱宏远说着,眼中泛出泪花。

    “你就不能抽时间回家看看?”

    “想啊,可每次想回去就有工作给耽误了。”

    “找借口!”

    “借口?也许吧!”朱宏远转过头去,趁机抹去流下的眼泪。“臭小子,你搞什么,煽情哪!”朱宏远笑着,心也许飞回了家中,但人不能回去。

    “喝着?”龙阳端起碗,示意着。

    “喝着!”朱宏远举碗相对。

    两人分别干下一坛才止住,期间他们只说了几句闲话,一直没有涉及到行动的内容。直到一坛酒下肚,朱宏远才点上一根烟,向龙阳问起死士的情况。

    “我不瞒你,我还有一个兄弟在这里,我先和他喝一碗。”龙阳没有直接回答朱宏远的问话,他端起碗,向空着的位置遥遥一敬。

    空着的位置是龙阳事先放好的一坛酒,随着龙阳的敬酒,坛中的酒急速减少。朱宏远刚开始不明白龙阳的话,当他看到酒坛的时候,他的酒醒了一多半。

    “龙阳,这?”朱宏远立刻坐直身体,惊异的问道。

    “老朱,他也是我兄弟。我既然告诉你,肯定是拿你当兄弟。这几天,我这个兄弟一直在你身边,我给他的任务就是保护你。”龙阳决定告诉朱宏远一些秘密,因为他拿朱宏远当自己的兄弟,没有必要全部隐瞒。当初,龙阳也是经过很长的时间才告诉凌峰,他不是不信任他们,而是原因特殊,情况特殊。

    “嗯!”朱宏远点点头,端起面前的酒碗,对着空着的位置,敬了满满的一碗酒。虽然他心里有准备,但还没预备好。幸亏一坛酒,让他有幸有胆认识了虚空中的兄弟。那是龙阳的兄弟,也是一直在保护自己的兄弟。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