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四十七章 山雨欲来
    nt_up();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黑袍人在全镇进行秘密查找算命人的行动,他们需要立刻找到算命人,通过算命人找到龙阳的踪迹。龙阳这边,也筹划了一次大的行动,他准备利用黑袍人分散的机huì,集中人力进行秘密抓捕。只要抓到一个,就有希望掌握他们的信息,了解他们的行动部署以及组织构造、人员构成等等。

    龙阳计划,由朱宏远继续乔装成算命人,他和天天扮成他的一儿一女,跟在身边,随时照应。于飞和其他五位侦查员在附近策应,随时准备抓捕接近朱宏远的人。

    两方人马都在紧张的准备着,一场恶战即将拉开序幕。最后的胜利,属于技高一筹的人。

    方寸镇,前段时间被拉网式的整顿了一遍,治安状况比以前好了很多,镇上的百姓人心稳定,街面较之前繁荣许多。各类商贩占据镇区的街道,兜售着各种日用百货、零用杂品。

    在镇区街道的东段,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小巷,那里聚集着附近几乎所有的算命人,小巷故名“神仙巷”。算命也分很多种,有算姻缘的,有起名的,有破灾的,有驱鬼邪的等等,没一种都有个小摊位。说是小摊位,其实就是一个人,一条马扎,一块红布,构成了所有的要件。人是主要的,必须要能说会道、能侃能聊、能掐会算、能察言观色、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马扎,休息和身份的用具。一天的时间,不能蹲着、不能坐在地上、不能站着,坐着最合适,不会失了身份而且携带方biàn;红布,工作的道具,写满了天干地支,上miàn或放置签文、或放置铜钱、或放置龟甲,各有各的用处。

    绝大多数流浪算命的来到一个地方,都会选zé这种方式,但也有例外。瞎子算命,一个瞎子带着圆形细腿的墨镜,肩上搭个褡裢。一只手里拿着一根细竹竿,竹竿的一头握在自己的手里,另一头握在一个小孩的手里,小孩头前领路。另一只手里通常会拿一个铜锣,走几步敲一下,大家听到声音就知道是瞎子算命来了。瞎子算命,俗称“瞎子蒙”。

    还有一种算命的,这种人算是比较大咖的一类人。他们在算命界已经出名,只需坐在家里,自有人会找到他,递上礼物,求大仙上身指点迷津。

    算命或起于先秦,当古埃及人用纸草记事、古巴比伦人以泥版为书时,中国的古人劈竹成篾,削薄打磨、火烤编连,将最鲜活的史实书于竹简,传遗后世。

    当然,算命只是狭义的,广义上还包括很多种。通常认为算命是糊弄人的,而真正的周易具有一定的科学依据,它分为易理和预测,人们热衷于研究易理,往wǎng忽略了预测。

    朱宏远选zé了坐街打卦算命的方式,他在巷内寻了一个较为偏僻的地头,摊开红布,坐上马扎,一副世外高人的模yàng。龙阳和天天蹲在对面当托,吸引路人围观。这只是行内的一个简单的小伎俩,蒙得了外人,瞒不住同行。

    一上午的时间,朱宏远这边没有一个生意上门,引得附近几个算命的低声嘲xiào。因为他选zé的地界较偏,有来人就被前头的截住,到不了他这来。其实这也是他们选zé此处的原因,如果真来了算命的主,怕兜不住会露馅。

    “咚咚咚咚!”一阵手摇鼓的声音传来。从巷子的南头走来一个人,他肩上扛着各种小玩意,左手里拿着拨浪鼓,边走边摇。朱宏远转头看去,原来是郑府里的那个货郎。

    朱宏远以眼神向龙阳做了暗示,自己装作没看见货郎,继续摆弄着面前的铜钱。龙阳故意离开,去巷口观察情况。他同时知会埋伏在附近的同志,没见到正主,绝不轻易动手。

    “算命的,原来你在这里,找的我好苦啊!”货郎见到朱宏远如获至宝,麻溜的跑到近前。到嘴的鸭子差点飞了,还被斥责了一通,他是满肚子的苦水。

    “哦,货郎兄弟,你找我何事?”朱宏远假装不知,问道。

    “你前几天晚上不是说知道启事上人的去处,如今怎又装糊涂?”货郎恼怒的说道。

    “我们算命的当然能算人的去处,这有什么奇怪的!”朱宏远继续忽悠。他说的无可厚非,挑不出毛病。是啊,算命的就是吃这行饭的,想知道人在哪里,当然能算。

    “你不是这样说的,你也不是说用算的,你!你!”货郎被朱宏远一句话堵的难受,一时不知怎么反驳。“你等着,会有人来收拾你的。”货郎撂下一句狠话,转头就走。

    我就等着你这句话!朱宏远心里想道。货郎只是小鱼,要想钓到大鱼,只能用他做饵。等货郎走远,龙阳立刻返回,大致了解下情况,立刻着手开始安排。

    “朱队,我担心一件事情。”安排完之后,龙阳蹲在朱宏远对面,低声说道。

    “你是不是怕他们白天不动手,而选zé在晚上?”朱宏远边摆弄着铜钱边说。

    “是。如果他们选zé在晚上,我们的危险会加大,你的危险更大。”

    “现在箭在弦上,我们还有什么选zé?”

    “我看不如先放qì这个计划,如何?”

    “不行,坚持到底!”

    龙阳为了朱宏远的安全考lǜ,想暂停这个行动。而朱宏远坚决反对,一定要将行动进行到底。山雨欲来,每个人心里充满着压力与紧张。

    意liào之中,货郎并没有再次出现。

    “怎么办?”眼看天色已黒,天天着急的问道。

    “鱼儿虽然狡猾,但逃不出好钓叟的鱼竿。走,咱们今晚就住郑府了!”朱宏远一拍大腿,起身收拾道具。

    “那于飞他们无法进入,我们人手不够。”龙阳提出目前最迫切的问题,就是人手问题。好不容易从市里抽调来五个人,一个也用不上。

    “他们在外面策应,里面开始行动时,外面的人再冲进来,就这样办!”说话间,朱宏远已经收拾完毕,抬腿向巷外走去。他没有任何迟疑,哪怕此次行动中他的危险最dà。

    于飞和另外五名侦查员已经提前赶去郑府附近,他们需要事先选zé好埋伏的地点,既要能隐藏好自己,又要能及时的支援朱宏远等人。

    今晚的气氛好像不对劲,郑府内显得阴森森的。也许是大战来临之前的压抑所致,三人感觉到今天晚上的郑府有点诡异。东面的丐帮内依然热闹,人们在分享着一天来的收获。相比之下,更显的西面格外的冷清。

    当朱宏远、龙阳、天天走进西面破旧的房间时,只有三五个人分散的坐在角落。西面的流浪人虽没有东面乞丐的人数多,可平常也有一二十个人,今天竟然那么少。既来之则安之,三人选zé一个还算干净的地方,拿出临来时顺手买来的酒肉,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

    货郎也在房间内,恶狠狠的盯着三人,嘴里不断的咕哝着什么。他看着三人吃着肉喝着酒,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窝头,气的用力扔到屋外。“他妈的!你们等着!”货郎低声骂道。

    其实不只朱宏远等人发现了异常,东面的小李早已发觉不对劲。他傍晚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西面回来的人非常少,只有三五个人。而且这三五个人还是生面孔,以前没有见过。小李始zhōng保持着警惕,此时他对西面更加上心,密切注yì对面的动jìng。

    “老朱,那几个人好像是一伙的。”龙阳低声说道。

    “是吗?我怎么看不出来?”天天悄悄的将几人看了一遍。

    “我认为他们不太正常,但看不出他们是一伙的。”朱宏远也低声说道。

    “哪里不正常?”天天继续问。

    “这些流浪人平日里虽感情淡薄,但总会交谈几句,互相也有些照顾。你看这几个人,互相不理不睬,好像从来就不认识,正常吗?”朱宏远接着说道。

    “嗯,是这么回事。但他们互相都不搭话,龙阳为什么说他们是一伙的?”天天边说边向龙阳看去。

    “呵呵,那就简单了。天天,你看他们的手里。”龙阳用眼神示意天天。

    “手里?”天天起身装作活动一下,打量了这些人。“他们手里拿着窝头啊。”

    在天天看的时候,朱宏远也观察了一下,当他看完,会意的笑了。

    “是窝头,他们既然不认识,为何统一吃窝头,而且是一个类型的窝头,却不是馒头呢。”龙阳说完,包起一块猪头肉,走到他们的对面。“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大家吃点肉。”

    龙阳说完,几个人纷纷抬头看向龙阳,之后又看向货郎,却没有一个人答话。见没人搭理自己,龙阳回到朱宏远的身边,好像不理解似的摇头叹气。其实龙阳是在试探他们,他们的眼神出卖了自己,验证了龙阳的猜测。

    这几个人和货郎是同伙,但他们不是黑袍人,也许是黑袍人雇来的帮手,和货郎一样的身份。朱宏远等人提高了警惕,他们现在是主dòng出击,来到了明处,既要提防对面的几个喽啰,又要防范暗处的黑袍人。幸亏他们也有后手,在外面埋伏了自己的同志。

    夜渐jiàn深了,东面的乞丐停止了喧嚣,进入睡眠。此时,朱宏远、龙阳和天天三人靠在一起,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