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四十六章 计划没有变化快
    朱宏远和货郎接头之时,天天突然出现在郑府之内,她乔装成朱宏远的女儿,不断暗示朱宏远离开此地。有天天搅局,朱宏远只有放弃自己的计划,匆匆离开郑府,赶去和龙阳汇合。

    其实当朱宏远宣布自己要离开方寸镇之时,龙阳就开始怀疑他的用意,再加上临行前的交代,龙阳更加确定心中的猜测。朱宏远有行动计划,他很可能去郑府侦查!龙阳被张东方看在身边,身侧还有于飞和天天监视着,他没有机会出去阻拦朱宏远,阻止他的行动计划。

    直到上厕所的时候,龙阳才逮到一个和于飞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他赶紧将事情和于飞简单扼要的说了一遍。这还了得,朱队要亲自前去侦查,万一出现什么危险,如何是好。于飞听完后,立刻将天天悄悄拉到一边,告诉了天天。

    龙阳不愿意和天天纠缠,反正说也说不过她,他担心朱宏远有危险。“时间不早了,要及时的阻止朱队的行动。”

    “我去找张所。”于飞说完就向办公室内走去。

    “不要告诉张所朱队的事!”龙阳一把拉住于飞。

    “我去找他请假,帮你脱身,不告诉他实情。”于飞狡猾的一笑。

    于飞的理由很简单,有他和天天看着,龙阳跑不了,三个人在外逛逛而已。张东方同意了,年轻人嘛!一直关在所内不是个办法。三人紧急离开了派出所,来到龙阳的住处商量对策。

    “我暂时不能露面,谁去郑府拦住朱队?”到达之后,龙阳对于飞和天天说道。

    “我去,我是女的,不容易让人怀疑。”天天主动要求前往郑府,阻止朱宏远的行动。

    “嗯,好,就让天天去。不过你必须乔装改扮一下,尽量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龙阳特别交代天天。郑府是重要线索,不能被接头人发现异常。

    龙阳亲自给天天装扮了一下,他对于这个并不外行。当初靳山教过他伪装、藏匿与追踪,现在轻车熟路,稍微动动手脚,天天就像变了一个人。天天离开了,她的目的地就是郑府。

    “龙阳,你怎么会派天天去执行任务?还有,你确定朱队在郑府里面?”等天天走后,于飞不解的问道。

    “天天去比你去强,你能让朱队轻易改变主意吗?只有天天的刁蛮性子能治得了朱队的脾气,让他立刻放弃他的计划。而且我确定朱队去了郑府,你等着瞧好吧!”龙阳笑着回答,显得心有成竹。

    天天进入郑府之后,他先看到小李坐在东面和乞丐们聊天,里面并没有朱宏远的身影。当她看向西面时,他看到一个算命的和一个货郎在外面交谈,而且他们马上就要离开的样子。天天没有立刻辨认出朱宏远,但她从身形上猜出那个算命的就是自己要找的朱队。天天眼睛一眨,立刻有了主意,因而在郑府内上演了女儿寻父的一幕。随时临时搭戏,两人发挥的不错,没有让货郎看出缺点,产生怀疑。

    朱宏远与天天确认后面没有尾巴,立刻闪身进入龙阳的居住之处。

    “臭小子,你坏了我的大事!”朱宏远刚进去,立刻对龙阳嚷嚷起来。

    “朱队,你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及时的让天天阻止你,你今晚就危险了。”龙阳有他自己足够的理由,把朱宏远的安全摆在第一位。

    “我被天天这丫头吓了一跳,差点没认出她来,这是谁的手艺?”朱宏远问道。

    “龙阳啊!”天天抢着回答。

    “我猜也是。主意是龙阳出的,手段定然也是他使的呗!”朱宏远无奈的坐了下来,喝点水润润嗓子。

    “我打断你的计划是有理由的,因为郑府内已经发生了变化。”龙阳坐在朱宏远的身边,认真的说。

    “变化?有什么变化?”大家听见龙阳的话,立刻好奇的围了过来。

    “朱队今天遇见的人只是一个中间接头人,而在郑府后面园子内的人才是正主。”龙阳通过天天的叙述,他知道有一个货郎和朱宏远接触过,而这个货郎只应该是一个中间人。“园子内有接头人,而且不只一个!”龙阳继续说。

    “不只一个?你怎么知道?”朱宏远疑惑的问道。

    “你派出小李进行外围侦查,我也派人进入开展内部侦查,有了些结果。”龙阳笑着说。

    “你派人侦查?你骗谁呢!你有人可派吗?”。天天接口说道。“难道是于飞?”

    “不是我!”于飞赶忙摆手否认。

    “哦,你们误会了,我是无人可派,可我能派出其他的帮我侦查。”龙阳说完,看向朱宏远。

    “好了,大家别打岔,让龙阳说完。”朱宏远突然想到一种可能,立刻制止住大家的问话。龙阳既然没派人,那他派什么出去侦查?不用再深想,朱宏远觉得自己汗毛直竖。

    “如果你和那个货郎进入园子,你们就不会再有机会出来。我知道他们的行事方式,他们是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而让一个人保密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永远闭嘴。”龙阳停顿了一下,他与朱宏远对视了一眼,示意自己说的是真的。“刚开始时园子内只有一人,后来竟然增派了人手,我知道他们的计划有了新的变化。所以一猜到朱队进入郑府,我就立刻想办法阻止他的行动。如果再晚去一会,危险就大了。”

    “他们是什么人?”于飞问道。于飞和天天并不知道黑袍人,朱宏远和龙阳没有向他们透露黑袍人的情况,他们还蒙在鼓里。

    听到于飞的问话,朱宏远看向龙阳,意思是要不要告诉他们实情。龙阳明白朱宏远的意思,他点点头。“他们是一个神秘的组织,上次村庄发生异变就是他们策划的。”朱宏远只说了两句话,这两句话充分代表了所有的意思。

    一层意思是目前还不了解这个组织以及人员,现在的工作就是对他们展开侦查;第二层意思就是他们屠戮了十七个村民,进而策划更大的阴谋,差点再次要了八十一条村民的性命;第三层的意思是神秘组织此次的目标是龙阳,是他们利用寻人启事来寻找龙阳,报复龙阳。

    “他们这么残暴,龙阳不是有危险吗?”。天天想清楚其中的利害,担心的说道。

    “暂时没事。白天有小李在时刻观察,夜里有我安排的盯着动静,现在是我在暗处,他们在明处了。”以前是黑袍人在暗处,龙阳在明处。自从知道郑府里有猫腻之后,形势逆转,龙阳转入暗处,黑袍人被摆到台面上来。

    “那现在不能直接与之接触,外围侦查又没有用,我们该怎么办?”朱宏远向龙阳问道

    “既然计划没有变化快,那我们就静观其变吧!”龙阳建议大家不要有多余的动作,以免误入黑袍人的圈套,并且惊动他们。

    “小李要不要撤回来?”既然龙阳没有危险,这边又按兵不动,把小李晾在那边好像意义不大。况且乞丐群里没有可疑人员,呆在那里浪费时间。

    “让李哥继续呆在那里,他在东面监视西面,既安全又便利。”西面毕竟还有个货郎,有他在一天,这边就会多一天的准备时间。“还有,朱队,你明天真的必须赶回市里,把这里的情况向市里详细的汇报一下。再抽出些人手过来,不要人多。”

    “好的。但是我不会回去的,我通过电话进行汇报。”朱宏远心里清楚,如果真的动起手来,这边无法与之对抗。此时必须和市里说明一切,紧急调集人手,人不在于多,而在于精。

    由此看来,龙阳之前估计的不错,朱宏远是不会在这个时刻回市里的,难怪他认定朱宏远去了郑府。人处的久了,相交的深了,互相都有个了解,特别从性格和性情上可以看出各自的行事风格。龙阳以回老家为借口行动的那次,朱宏远立刻猜出龙阳没有回家,而是单独去村庄了。后来朱宏远提前行动,前往村庄支援龙阳,虽然还是去晚了,但是方向没有错。

    朱宏远离开龙阳居住的地方,他要和上级汇报,顺带将情况通报给张东方,同时让他做好准备,打一场恶战的准备。

    两日过去了,市里再次紧急派来五名侦查员前来支援,他们暂居于所内,随时听候朱宏远的调动和命令。其余的时间,他们只需留在派出所内,不会安排他们别的工作。

    到第三日夜里,郑府西面的货郎等不下去了,偷偷的进入后面的园林。他将见过算命人的情况向黑袍人进行秘密汇报,不但没得到奖赏反而被呵斥一顿。从他出来时的神情,就可以看出他没得到好脸色。

    通过他的报信,黑袍人终于有了目标,开始秘密的在方寸镇区查找算命的人。黑袍人开始行动了,龙阳等人没有闲着,准备集中打击,各个击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