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四十三章 郑府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方寸镇镇北,郑府所在,与镇相距不远,却显得格外荒凉。坍塌的院墙,残破的房屋,人高的荒草,再看不到往日的尊荣和高贵,只有从斑驳的门楼上才能依稀辨认出“郑府”二字。

    能配得上此等门庭,不只是有钱人那么简单,最起码是官宦人家,庙堂之人居住的地方。而如今,断壁残垣,无法和之前相比。来自各地的乞丐和流浪人聚集此地,将它作为他们临时遮风挡雨的地方。古人不会想到自己的家族会如此败落,不会想到豪华的庄园会如此败落,不会想到穷人会住在自己的地方,更不会想到财不能带走,人没有来生吧。

    十几个蓬头污面的乞丐聚在一起,他们在附近捡来枯枝,燃起篝火,驱除秋末冬初的寒冷。他们有的来自附近的市县,有的来自更远的地方,他们没有特意的走在了一起。乞丐们没有特殊的目的,如果说有,那就是填饱肚子,养活家人。方寸镇处于三市的交界之地,这个特殊的地方让他们来到一处。

    他们把一天来讨要到的食物全部放在一起,平分着饭菜,分享着讨来的食物,享shòu一天来难得的快乐。有老人喝酒咂嘴的声音,有男人爽朗的笑声,有女人喳喳的聊天声,有孩子嬉笑的打闹声。他们的生活是那么的凄苦,而眼前的他们是那么的幸福与满足。这一切都与这庄园、这府邸的以前与现在格格不入。

    假如是一个高官府邸,他会不会与人分享,会不会邀几好友,对月当歌,人生几何?

    他会不会怀抱儿女,与妻同乐?

    他会不会心怜天xià,叹世间不公,人世不平?

    他会不会施舍穷人,接济左邻右居,与他人和平相处?

    他会不会有现在这帮乞丐一样的快乐,简单的相聚,真正的幸福呢?

    时间能带走繁华,带走富guì,带走名利,带走生命,但它带不走快乐与幸福,带不走人世间的真情。它带不走自己,即使带走了,也是历史的痕迹。

    乞丐们住在东面,因为他们来的早,他们一直都存在于这个社会与世间。流浪的人或者暂居的人住在西面,他们这里没有乞丐那边的热闹气氛,因为这里只是他们临时靠脚的地方,没有什么值得他们付出感情。

    此时,小李就在乞丐住的地方,他早已经潜入进来。小李刚到方寸镇来侦查的时候,他就化妆成乞丐,已经和附近的乞丐很熟悉,他的到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乞丐嘛!经常走家串户,几天不回住的地方很正常。

    而且小李比较有人缘,他常cháng把自己应得的食物分给大家,特别受大家的欢迎。小李利用自己得天独厚的身份,不断探查着情报,收集不少难得的情报。而对于流浪人居住的西面,他还没有机huì接触,他需要一个时机,一个机huì。

    在朱宏远和龙阳交谈的第二天,小李就早早的来到方寸镇派出所。当眼睛通红的朱宏远和他交代任务的时候,小李一脸茫然。

    “师父,村民们获救了,龙阳回来了,到底什么事那么紧急?”小李因为任务结束,已经收拾行装准备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谁知朱宏远一个电huà,市里再次紧急的抽调他回方寸镇。

    “任务没有结束,你只是第一个报到的人,接下来还会有人来到这里。”朱宏远对于自己的这个徒弟非常满意,工作那是没说的,而且还特别认真负责。

    “是。请师父交代任务。”小李没有二话没说,主dòng请战。

    朱宏远就满意他这一点,接受工作不找理由,服从命令不留余地。况且,自己懂得变通,懂得随机应变,懂得讨师父喜欢是最主要的。

    “小李,此次行动说没有危险也没有危险,因为你只负责外围的侦查。说没有危险可危险很大,因为目前只有你一个人进入侦查,只要掌握到可靠情报,立刻撤出。”交代任务的时候,朱宏远神情严肃,与小李认识的师父迥然不同。

    “师父,我什么危险没有遇过。我们这些化妆侦查、深入敌后的人随时都面临危险,没事!”小李为了让朱宏远放心,笑着说道。

    “我知道你的工作和为人性格,所以我才抽调你先过来。任务紧急,你务必保证圆满完成。”

    为人有性格,工作也有性格?朱宏远没有说错,每个人的工作都有性格,那是每个人的工作方式和工作方法,就如人一样,都有性格。那种性格不可描述,是一种无形的灵魂,是一种气质,是别人无法模仿和挪用的。“你这次要侦查的就是镇北的郑府,找出谁是龙阳的敌人。”

    “还有其他线索吗?”

    “他们和我们一样贴出了寻人启事,查找龙阳。如果其他人到郑府通报消息,就会有人出来接头。而且,他们很可能是身穿黑袍的人,但也可能不是。”

    “师父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小李敬重的敬了一礼,转身往外走。

    “等一下!我说的危险是从龙阳口中说出的。还有,如果你遇见龙阳,你要听龙阳的安排。还有!你两天回来汇报一次!”朱宏远一再的交代。他昨晚考lǜ了一夜,整整一夜没有睡觉。他把能考lǜ到的地方仔仔细细的想了很多遍,不允许自己出现任何错误。

    小李走了,消失在方寸镇派出所的门口。当他离开的那一刻,他已经成了原来的那个脏兮兮的老乞丐。

    龙阳看着小李离开,直到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龙阳昨晚同样没有休息,他和狗娃谈了一夜,交代给狗娃很多任务,其中的一项就是要保护小李,保护自己同志的安全。小李此次来,一是工作任务,二是为了龙阳的安全。无论哪条原因,龙阳都要保证他的安全。

    “老朱,李哥走啦!”龙阳走进朱宏远的宿shè,在他的桌边坐下。

    “走了。”朱宏远随手点了一根烟,猛吸了一口。他的神经刚松懈下来,如今再次绷紧,不由得他有任何松懈的地方。桌前的烟灰缸早已经塞满了烟屁股,可见昨晚他抽了多少。

    “少抽点,对身体不好。”龙阳伸手从朱宏远的手中夺下烟,扔到门外。

    “我也想,可能吗?”朱宏远再次掏出一根烟,点上。

    龙阳知道朱宏远心中的压力,无奈的摇摇头。“还是因为我,要不是我,你就不用那么担心小李。”

    “去!你以为我担心小李?我是担心你和他!自从我昨天晚上听到你说的话,我到现在还没完全接受!我工作那么多年,什么案子没接过、没破过?!自从遇到你,我的脑袋里装满了鬼神,没一刻消停过。”朱宏远说的是实话。以他的工作经lì,大大小小的案件不知经lì多少,几乎包括了警察工作的全部。但是他以前没有接触过那么离奇的案件,那么奇异的事件。一直到村民们完全复活,龙阳归来,他以为全部结束了,谁知还有更加难以置信的事情,还有更大的危险即将降临。

    “朱老哥,我知道,谢谢!”龙阳没有过多的解释,他知道朱宏远对于自己的感情,无与伦比。

    “你们两个大男人在屋里干嘛呢?”屋外出来天天的声音。她到龙阳宿shè去,没有找到龙阳,猜想龙阳应该在朱宏远这里。刚到门外,就听见龙阳的声音。

    “我来看看朱队。”龙阳打开门,笑着和天天说道。

    “龙阳,我们今天出去走走?”天天好不容易放松下来,又在所内呆不住了。

    “你和于飞去吧,朱队命令我不许出门。”龙阳找个理由搪塞,他还有事情和朱宏远商量,没有时间外出闲逛。

    “去就去,你以为除了你就没人陪我了!”天天生qì的离开了。

    “呵,天天就是这个脾气。”龙阳关上门,再次坐到朱宏远的旁边。

    “天天和于飞不会有危险吧?”朱宏远突然想到这个情况,立刻和龙阳说道。

    “不会!当时只有我在场,他们只认得我一个人,其他人没有危险。但是如果被他们知道我在派出所内,迟早会有危险发生的。”龙阳冷静的分析道。

    “你是说?”

    “对,如果李哥没有侦查到什么,我就要离开这里,还住原来的地方,你懂的。”

    “不行,我决不允许你单独住在外面,绝对不行!”朱宏远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坚决不同意龙阳搬出去。

    “哦,不急,我们等李哥的消息,以后再说。”听到朱宏远的话,龙阳暂缓自己的计划。

    郑府内已经安静下来,人们靠拢在一起,依偎着取暖。明天还要出去找吃食,乞讨也是工作,没有工作就没有饭吃,和其他平凡的人一样。

    乞丐们基本都睡着了,除了一个人,那就是小李。他一个人蜷缩在墙角,眼光从每一个人身上掠过,他是在过滤每一个人。既然要侦查,就从身边开始,从熟悉的人开始,一个也不放过。

    小李综合所有的因素,逐一的排除眼前的人员,排除可能性与偶然性,保留下来的人就是需要再次甄别的。既然目前没有去郑府的西面,就从东面这些人开始侦查。

    夜里的郑府更显凄凉,夜风吹过,枯枝与荒草一齐作响。在漆黑的夜里,几个黑色的身影闪动,他们离郑府的东西两处很远,但一直紧紧盯住两处的动jìng。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