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三十九章 等着
    朱宏远、于飞、天天三人赶到龙阳所在的村落,他们在村后的坟墓处再次发现了成为活死人的村民。另外,他们还在现场发现了血迹,以及战斗的痕迹。但是,除了这些外没有发现其他的线索。

    朱宏远推测战斗过去的时间不是很长,也有可能是龙阳留下的血迹。他的话吓住了于飞和天天,他们的心揪在了一起。三人分别在附近继续搜索,希望找到龙阳的下落。

    “快看!”天天看到些痕迹,自己分辨不清是什么,立刻招呼其他人。

    朱宏远和于飞闻声跑了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朱宏远问道。

    “不过是一堆堆的泥土,有什么好奇怪的!”于飞顺着天天的指向看去,他看到十几堆不多的泥土,散落在四处。坟地是埋葬死人的地方,有几堆土很正常。

    “是吗?”。朱宏远走近后,一阵恶臭扑鼻而来。“怎么那么臭?!”

    “是啊!怎么那么臭?”于飞紧跟其后。

    “查看其他的土堆!”朱宏远说完,立刻向其他的地方走去。

    他们在其他的土堆内分别发现了破旧的衣衫,但谁也无法解释这是如何形成的。从表面上看,仿佛是衣服内包裹着泥土,在这里被别人打散,形成了一座座散落在各处的土堆。

    “一共是十六个。”天天点完土堆的数目后,自言自语的说道。

    “十六,代表什么意思吗?”。于飞看向朱宏远,询问着。

    “不知道,难道是十六个人?或者是一个阵法?”朱宏远看着眼前的土堆,猜疑的说道。

    龙阳不在现场,他们不可能知道具体的原因,只有各种猜测而已。

    三人通过仔细的搜寻,再也没有发现其他的痕迹,只有悻悻的留在原地,等待后期队伍的支援。

    “朱队,你说龙阳去了哪里?”于飞问道。

    “从现场的痕迹来看,必是有过生死搏斗。无论龙阳有没有受伤,他应该没有生命危险。”现场虽有血迹,但人员全无踪迹,龙阳应该没事。

    “他在哪里?”天天着急的看向四周,真希望龙阳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天后,他们终于等来了支援的同志,迅速的转移走村民,集中送往医院救治。经过几次这样的事件,他们心里清楚,所谓救治只是无用功,只有龙阳才能真正的救活村民。但龙阳又在何处?

    “朱队,加上这里的三十二个村民,一共有八十一个!”经过统计后,刘卫国传递来一个确切的数据。

    “八十一个!那么多!”朱宏远听到这个数字后,不由的震惊的站起来。他一路上遇见三次成为活死人的村民,内心虽有准备,但还是无法接受。

    “村民安置在哪个医院?”震惊过后,朱宏远问道。

    “都集中在县里的一个医院里。医院已经全面戒严,正抽调各地的医生赶来集中会诊救治。另外,市局局长也在赶来的路上,需要你回去做一个详细的汇报。”刘卫国回答道。

    “其他的情况呢?”朱宏远继续问道。

    “按照之前的部署,行动取得可喜的成绩。抓获了一批逃犯,破获了为数不少的陈案积案,集中打击了几处治安问题突出的地点。”谈到这里,刘卫国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

    那么多村民不死不活的,成为压在参战人员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让人透不过气来。就算行动取得重大成果,也只有勉强的笑容了。

    “这次行动好汇报,可我对村民的状况一无所知,让我如何汇报?哎!”朱宏远叹了口气,开始返回方寸镇。

    朱宏远是提前行动的,即使如此,他们还是来晚了。他们一路看到的不是活死人就是古怪的土堆,没有一丝能够说明问题的线索。汇报?怎么汇报?汇报什么?朱宏远心里没底。

    当龙阳眉心处一道白光出现之后,十六具行尸纷纷爆碎,化为一堆堆散落的泥土。黑袍人吓得连滚带爬,仓皇逃离坟地。此时,他正跪在一个人的面前,浑身瑟瑟发抖。那人半卧于宽大的座位之上,浑身同样罩着黑袍,不过他的黑袍不同于普通黑袍人,黑袍的边襟绣着装饰,不知是什么材料,发出血红色的光芒,显得既高贵又邪恶。

    “圣主,我失败了,请您责罚。”黑袍人颤抖着汇报,头不敢抬一下。

    “失败?你知道我等这次机会等了多长时间!”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四周响起,仿佛并不是座位上的人发出的。“你跟了我多长时间?”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

    “三十年!”黑袍人哆嗦的回答。

    “三十年,对,我等了三十年。你一句失败了就又让我再多等三十年。”苍老的声音很平和的响起,不似发怒。可听在黑袍人耳中,不异于惊雷在头脑中炸响。

    “圣主饶命!圣主饶命!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类似的事情。看在我三十年来忠心耿耿的份上,请圣主饶过我这一次!”黑袍人不住的哀求,头磕在地上,砰砰作响。

    “你说是一个少年破坏了我的大事?”圣主问道。

    “是,是一个少年!他破坏了我的献祭仪式,救了那些村民。”黑袍人听到圣主继续问话,仿佛看到生的希望,连忙回答。

    “他是一个人?”

    “就一个人!”

    “什么?真是废物!那么多的人打不过一个少年?”圣主的声音中露出一丝怒气。

    “圣主,您听我解释,那个少年有古怪!”黑袍人听出不对劲,事关自己的生死,他赶紧解释。

    “古怪?”

    “对!那个少年不知什么来历,竟然从眉心处发出一道白光,将我控制的祭品全部打碎,变成泥土。”黑袍人低着头讲述,他没有看到圣主此时异常的反应。

    当黑袍人讲到白光时,圣主竟出现一阵慌乱与恐惧,他虽然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身子竟然开始不住的发抖。

    “是眉心处出现白光?”圣主的声音不再像之前的那样平静。

    “是!”黑袍人确信自己没有听错,他能感受到圣主的心情发生了变化。他跟随圣主已经三十年,圣主从来没有如此过。

    “他们又出现了!他们又出现了!”得到黑袍人的确定回答,圣主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有些疯狂。但疯狂之中,并不能掩藏住无尽的恐惧。

    黑袍人偷偷抬头看向高高在上的圣主,他竟站在高台之上,大声的吼叫。他看到黑袍之下圣主的双眼,发出血红色的光芒。“你尊我为圣主,其他人尊你为主上,可你竟然逃回了这里!”

    “圣主,我的权力都是您赐予的,我一定将功赎罪。”黑袍人慌忙低下头,口中不停的求饶。

    “你手下的人多的是,我给你时间,一定要把那个少年给我抓来!我等着你的结果!”

    “是!是!”

    “退下!”

    黑袍人听到圣主的话,赶忙后退着出去,他的身上已经湿透,死里逃生。没想到此次的黑袍人竟然是主上一级的,龙阳以前接触的黑袍人不过是主上的手下,这次竟然是个主上。

    由此可以看出,神秘的组织真是庞大,而且等级严密、组织森严。此前只是冰山一角,直到现在,它才渐露水面。黑袍人上面有主上,主上以上有圣主,不知圣主还有没有上级?

    当黑袍主上离开之后,圣主握起一只拳头,咔咔作响。细看,他的拳头乌黑发亮,竟然是骨头,没有任何血肉。之后,他突然从座位前消失,不知去了何处。

    “朱宏远,快把村民的情况详细讲讲。”局长刚到方寸镇,就立刻要求朱宏远汇报详细情况。此时,他没有心情听行动的战果,最关心的是村民们的安危。

    “一共八十一人,他们全部和之前的三个侦查员一样。”

    “什么!八十一人!”局长听到具体的数字,同样震惊。

    “是,八十一人。”朱宏远如实的汇报,认真的确定,负责任的回答。他没有忘记自己之前的保证,他并没有兑现的承诺。

    当初市局的决定是立刻转移村民,防止再次出现意外。而朱宏远相信龙阳的判断,坚持等等再说,使转移计划流产,再次的行动滞后。

    “龙阳人呢?”局长厉声问道。

    “没有找到。但这次行动是我负责的,和龙阳没有关系。”朱宏远不后悔自己的决定,更不会把责任推到龙阳身上。

    “我不管!救不活村民,找不到龙阳,我拿你是问!”局长开始拍桌子了。他心里担心村民和龙阳的安全,不由得着急上火。

    “原因呢?”局长稳定情绪,再次问道。

    “不知道。”朱宏远老实的说。

    “我说老朱,你是一个老同志,又是领导,你今天怎么是一问三不知啊!”局长气的鼻孔冒烟,故意拿话说到朱宏远的脸上。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老朱是没有办法了。局长,找到龙阳就能解开一切的谜底,救村民的事情也只能龙阳能够做到,我是只有等着了。”朱宏远掏出一根烟,自顾点上,坐到局长旁边,任由领导收拾。

    “寻找龙阳的事情安排了吗?”。局长无奈的摇头,他深知其中的利害关系,无关朱宏远的事。

    “已经安排了。”

    “那我们就等着?”

    “只有等着。”

    “那就等着吧!”

    局长从朱宏远的兜里掏出烟,自己也点上一根。两个人把能安排的事情都安排完毕,只有等着龙阳的出现,为他们解惑,为村民的生命带来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