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三十八章 古怪的现场
    “快!再快!”朱宏远不住的催促着侦查员。乘坐的破吉普车已经达到最大的速度,噗噗的表达着心中的不满。

    “朱队,这破车我已经将油门踩到底了,要么我飞给你看!”侦查员发表着心中的不满。你心里着急,他心里着急,但车辆已经承受不了那么多人的心情。

    “你子,还学会犟嘴了!”朱宏远给侦查员一个盖帽。他心里着急,担心着龙阳的安全。

    “我,我。”侦查员委屈着,不再话,尽可能的选择通畅的道路,以求减少时间,接近目的地。他心里清楚,朱队平时不是这样的人,此次行动,朱队是冒着被领导批评责罚而擅自行动的。况且,支援龙阳不只朱宏远一个人着急,所有人同样着急。

    “嗤!”车轮与泥土发出厚重的摩擦声,是侦查员紧急刹住了车。

    “怎么回事?”朱宏远已经几天几夜没有睡觉,刚抽空打个盹,就被刹车的声音惊醒。

    “朱队,你看!”侦查员紧张的指着车前。

    前方已经没有道路,而在荒草中间,数十个人躺在草丛中,不知生死。

    “快下车!”朱宏远完,第一个从车上跳了下来。“坏了!”朱宏远快速的到达第一个人身边,翻开伏在草丛上的村民,惊声道。

    “朱队,怎么了?”此时众人从车上下来,快速跑到他的身边。

    朱宏远没有回答他们的话,继续掀开第二个人,伸手试试他的呼吸。这几十个人全部趴在草丛中,只有掀开身子才能看到他们的真实容貌,才能检查他们的生死。

    刘卫国、于飞、天天、侦查员重复着朱宏远的动作,一个一个的检查,一个一个确认。当他们全部检查完之后,全部呆立在现场。因为他们检查过的,都是和以前三个侦查员一样的状况,一样的让人难以解释。

    朱宏远不理解,其他人更不理解,他们都不敢相信眼前的状况。几十个村民,全部有呼吸,但他们全部是活死人。只有呼吸,只有生命体征而已,而无△√△√△√△√,m.≧.co@m意识。一次,两次,他们接二连三的遇到这种情形,已经无法相信自己,相信眼前的事实。

    “去他妈的!”侦查员愤怒的骂道。

    “快,你立刻回到镇派出所,让张所长抽调人手支援这里。放弃没有死人的村庄,把人员全部调集过来!”朱宏远没有因为眼前的特殊状况而乱了方寸,他立马做出决断。

    “是!”侦查员立刻发动车子,向方寸镇返回。

    “刘所长,你和天天留守原地,等待支援。”朱宏远接着安排工作。

    “是!”刘卫国应声答道。

    “不行!”是天天的声音。

    “算了,事不宜迟,我带于飞和天天立刻赶到村庄,你们随后支援!”朱宏远知道天天不会呆在原地等候,劝没用,干脆带上,时间要紧。

    前方的道路已经无法驱车赶往,救村民要紧,朱宏远安排侦查员紧急回去召集人手,三个人迅速的赶往龙阳的位置。

    村庄真的太偏远,道路崎岖,泥路难行,但天天一直跟随在朱宏远的身后。自发现村民们群体成为活死人之后,天天的心一直吊着,担心着龙阳的人身安全。

    朱宏远担心、于飞担心、天天更担心,他们已经提前行动了,难道还来不及吗?

    “朱队,快看!”前方开道的于飞回头喊道。

    “怎么了?”朱宏远立刻赶到前面。他的面前竟然又出现十个村民。他们如之前的一样,面朝下,趴在地上。

    “他们不会也是?”天天气喘吁吁的赶了上来,当她看到眼前的一切时,愣在当场。

    朱宏远和于飞走过去,迅速的检查着。当他们检查完之后,无奈的摇头,再无言语。

    “我留在这里,你们快去!”此时,天天突然道。

    “你?”于飞抬头看向天天,带着疑问的神情问道。

    “嗯!”天天头。

    天天这是要放弃去寻找龙阳,留下来照顾这些村民,直到救援的同志到来。天天不是一味的刁蛮,不是不讲理,她只是发发自己的脾气。大是大非面前,她是十分明智的。况且,她和朱宏远、于飞一起行动,只会拖累他们,耽误行动的时间。支援龙阳,时间最重要,天天心里明白。

    “大侄女,不错,长大了!”朱宏远完,立刻和于飞离开此地。十个村民都是活死人,他们留在此地一用处都没有,最主要的是要找到龙阳,只有龙阳才能救活他们。朱宏远心里清楚,于飞也不例外。

    “他妈的,太古怪了!”奔跑中的朱宏远口中骂道。他心里是急疯了,遇到的情形完全出乎他的预料。本来是一次大行动,结果活人没见到,都见到些半死不活的人。

    “朱队,是古怪,不知龙阳是否遇到更古怪的事情?”于飞跟在朱宏远身后,不停的道。

    “还用你,肯定更他妈的古怪!”朱宏远嘴里着,步子一没有减速。

    “乖乖,终于到了。”朱宏远看到不远处的村庄,大口的喘息着。这一路他一刻都没有歇息,四五十岁的人还和年轻人一样强壮,除了需要于飞带路的时候,他一直冲在前面。特别遇到危险的路段,朱宏远屡屡冲锋在前,以身涉险,把于飞护在身后。

    “到了吗?”天天满脸乌黑,像个乡下丫头似的从后面露出头来。

    “你怎么又跟来了?!”朱宏远看到身后突然出现的天天,惊讶的问道。

    “这些村民和死人一样,怎么都不能让他们清醒,我呆在那里,我心里不踏实。”天天为自己找理由。他刚才主动要求自己留下,现在反而跟上朱宏远和于飞。从天天的话语中可以看出,她有些害怕和恐惧。毕竟是刚工作的人,毕竟是女孩子,没见过那么恐怖的现场,难免心里难以接受。况且,她留在原地,一作用也没有,无法救治村民,更无法运送他们。

    “如果是伤员呢?你也可以置他们于不顾?!”朱宏远有些气愤,话不留余地,不在乎什么女孩不女孩的。

    “我已经在现场留下记号,是我们之前商量好的。我~我~”天天的眼泪已经流出来,她知道自己错了,而且是一个大错误。她不应该把生死不知的村民留在原地,不该擅离职守。

    “到了,前面应该就是龙阳所处的位置。”于飞长呼一口气,这一路,他累的也不轻。此时天天已经跟来,他只能把话题转移开来,让朱宏远不再怪罪天天。

    “进村!”朱宏远做了一个前进的手势。既然天天已经跟来了,他不可能再让她回去,只能一起行动,回去再批评吧。这个孩子,太自以为是了。话回来,让她一个女孩子留在原地,确实不妥。跟来也不错,最起码能保证她的安全。朱宏远心里想过,立刻过滤自己的脾气,继续开始自己的指令。

    三人悄悄的潜入村内,而村内的情况让他们瞠目结舌。村内没有发现村民,无论是哪一家,哪一户,哪一个角落。

    “朱队,村后的墓地!”天天和龙阳来过这里,她还参与到救出侦查员的行动,她想起村后的坟墓,立马提醒道。天天来还是有用处的,关键的时刻,还是她的心思缜密。

    “对,村后的墓地!我们就是在那里救出侦查员的,而且被神秘的人追击!”于飞也想到了,转身和朱宏远道。

    “快!”时间就是生命,朱宏远不容龙阳出现危险,率先向村后跑去。

    三个人相继来到村后,而眼前是更多的村民,更多躺在地上的不知死活的人。三人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时无话可,无法表达此时的心情。

    “这,这!”天天手指着地上的村民,一时难以接受。

    “朱队,他们不会也是?”于飞同样无法接受,他心里出现同一个想法。

    “快检查!”还是朱宏远第一个奔向村民躺倒的地方,他要确认一个事情,必须检查完村民的状况,看完现场再。

    “都是!哎!”朱宏远叹了气,一路到这里,他遇到三次村民躺倒在地上,遇见三次难以解释的现象,遇见三次让他不能平静的事情。朱宏远完话,立刻在四周观察,不放过任何的痕迹。

    这些,于飞和天天在学校学过,痕迹学嘛!他们和朱宏远一起围着四周开始勘察,寻找嫌疑人留下的蛛丝马迹。

    这个现场很古怪!这是朱宏远最后的结论。

    “朱队,你为什么这样?”于飞和天天来到朱宏远面前,等待他的解释。其实他们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等待龙阳的消息。

    “现场有搏斗的痕迹,有血迹,但是没有伤员,没有死人。”朱宏远看着四周,冷静的分析。

    “他们?”天天刚出两个字,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他们就是村民,但是他们不是死人,他们只是暂时失去了魂,成为一具具活死人而已。

    “那这血?”于飞不禁问道。

    “我不知道,可能是别人,也可能是龙阳!”朱宏远后悔出这句话,但已经收不回来。

    “什么!”于飞转头愣住。

    “你什么!”天天惊的呆在当场,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相信这句话从朱宏远口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