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三十七章 无惧与无畏
    龙阳利用自己的智慧让黑袍人被动停止献祭的仪式,打断他的计划,暂时挽救村民们的性命。可目前,他自己将面对黑袍人疯狂的报复。

    十六个行尸,十六个被黑袍人控制下的死人,团团的围住龙阳。他们怒吼着,双手挥舞,全身散发出常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本来就是死人,就是死亡替身,他们的身躯几乎腐烂,因为入驻的鬼魂而存在于人世间。当龙阳击杀第一个时,已经臭味难闻。又是几日过去,即便他们埋身于坟墓内,并不能减少身上的气味,让人更加难以忍受。

    死人就是死人,哪怕他是冤死的人,避免不了死去的结局,浑身的腐烂气息无法掩盖。死人就应该死去,不该再停留在人世间,有冤就有头,有冤有人报!

    这些人是冤死的,他们并没有错!他们是黑袍人的第一个计划而已!

    有了他们,就可以控制村庄内的村民,让村民成为祭祀的牺牲品,这是黑袍人的第二个计划!

    下弦月,月食!是黑袍人献祭选择的时辰!

    被控制的村民才是真正的祭品!

    在被十六个行尸包围的时刻,龙阳把这一切想通。他破坏献祭的仪式,无疑是最正确的决定。而他自己却无法脱离行尸的包围。

    村庄的村民已经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他们无意识,无知觉,更不可能帮助到龙阳。他们差点被抽尽生机,丧失生命。应该还有许多的村民,其他村庄被控制住的人,他们还在赶来的路上吧,不知怎么样了。

    抽尽生机!佘镇的时候,龙阳遇到黑袍人,他遇到迷魂阵,接收能够抽取人生机的黑石头,难道这其中有联系?龙阳再次想到一个可能。

    龙阳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他还在顾虑着村民们的安全。

    “龙阳!龙阳!”狗娃漂浮在龙阳的身边,和龙阳一起在包围圈内。他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可他要顾及自己的兄弟。

    龙阳回过神来,盯着眼前的行尸们。他的头脑在快速运转,考量着胜算。“狗娃,我喊一二三的时候,你快些进入我的左手玉手杖,切记!”

    “不行,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单独战斗!”狗娃搞不清龙阳的计划,但他知道龙阳是在做一个冒险的举动。这个举动,会让龙阳丢掉自己的性命,这是狗娃的预感。

    “听我的,没错!”龙阳坚定的说。

    “那你说说你的计划。”狗娃不肯当缩头乌龟,更不能放弃自己的兄弟,他要理由。

    “你能打几个?”龙阳还有时间调侃。

    “我最多能拖住三个。”

    “那我就要干掉十三个,你觉得胜算大吗?”。龙阳没有看向身边的狗娃,只是将现场的状况分析给他听。

    “那你说啊!反正你不走,我不走!”狗娃虚幻的脸庞流露出无比的担心,他清楚目前的危险,清楚龙阳心中的想法。

    “我们先打打看,但是你听到我说走,你就必须跟我走!”龙阳再次强调,此刻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考虑。

    “好,我答应你!”狗娃点头,虚幻的灵魂暴涨,他冲向三个靠在一起的行尸。

    此时,三个行尸的头上冒出另外的三个虚幻的头颅,和狗娃战斗到一起。

    还有十三个,十三个不知疼痛的行尸,眼睛紧盯着龙阳的行尸。他们接到的指令就是消灭眼前的人,消灭龙阳。

    右手!黑石头!靠你了!

    不待行尸们靠近,龙阳率先行动,他飞身靠近离自己最近的行尸,右手对他的头部按去。行尸晃身躲过,他们的速度真的太快,身法不弱龙阳。

    还不待龙阳躲避,附近的行尸立刻进行攻击。

    怎么办!龙阳的头脑飞速的运转着。“干一个,算一个!”龙阳一边躲避着攻击,一边下定主意。他要看准机会,伤十指不如断一指,伤十个不如杀一个。

    “啊!”一个躲避不及的行尸被龙阳拍中额头,身体立刻化为泥土。

    “有门!”龙阳心中一阵窃喜。他游走于行尸中间,躲避他们的攻击,连续斩获三个行尸。此时不容他细想,本来能容一个鬼魂的右手,竟然又吸纳三个。龙阳不知道原因,更无时间多想。

    “还有十个!”龙阳不断的大口喘息着。

    和这帮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东西战斗,太消耗身体的能量。龙阳抽空看向狗娃,狗娃只能缠住三个行尸,但他没有能力消灭他们。这不是鬼魂间的战斗,狗娃无计可施。

    体力耗费太大了,不知自己能不能支撑下去!龙阳利用所有间隙的时间来恢复自己身体,以求击杀更多的行尸。

    黑袍人似乎看出龙阳的用意,他口中的咒语念的越来越急,行尸们的速度越来越快,龙阳再没有一刻恢复的时间。

    “啊!”龙阳的背部遭受到严重的打击,身体如沙包一样飞了出去。

    没等到他起身,四五个行尸已经来到他的身前,展开更凌厉的攻击。

    “噗!”龙阳凌空飞起的时候,嘴中吐出一大口鲜血。

    他为了打断献祭仪式,为了打破祭祀阵法,本就身受重伤。再接受不间断的攻击,他的身体吃不消,一不注意,就遭受到重击。

    龙阳跌落在远处,双手艰难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眼睛紧盯着前方的黑袍人,一刻也没有放松。盯住他,就可以找到村庄村民冤死的原因;抓到他,就可以直接挽救村民们的性命!

    可在黑袍人与龙阳之间,还有十个行尸的阻拦。狗娃那边的三个,只是暂时的拖住,狗娃虚幻的灵魂根本伤害不了有形的躯体。如果不是现场的形势太乱,黑袍人丧失理智,他会很快明白这一点。

    不能有一丝的停歇,不能有一丝的懈怠,不能给黑袍人任何的喘息机会!

    “狗娃,那三个也交给我,你对付黑人!”龙阳顾不及太多,连黑袍都略过,直接让狗娃攻击黑人。

    “啊?哦!”狗娃初听龙阳的呼叫,没反应过来。听到黑人的时候,他还四处查找,直到看到黑袍人,才知道龙阳喊拉下一个字。

    此时形势立下,狗娃对付黑袍人,龙阳对付十三个行尸。龙阳的决策是对的,黑袍人控制行尸,打乱他的咒语,龙阳这里的压力就会变小。况且,按照狗娃的能力,杀人不能,捣乱绰绰有余。

    事情没有龙阳想象那么简单,他这边又增加了三个行尸,应对的越来越困难。龙阳已经使出他的全部所学,无论是大山上学习的能力,还是学校学习的技巧,可他已经难以支撑。

    “我靠!来啊!”龙阳被一记重拳打出一口老血,还不忘调笑一句。

    “老大,你还有多少血吐?”狗娃看的揪心,不时向龙阳喊道。

    “多了。哎呦!”在龙阳回答狗娃话的时候,一记重脚踢在他的肋部,传来咔嚓一声。

    狗娃的心揪了一下,知道龙阳的肋骨断了,他说的笑话不是笑话,是他自己在独自支撑。龙阳在遭受打击,威胁到生命。

    自小兄弟两人基本生活在一起,那时的龙阳虽然坚强,虽然不凡,但他从没像现在一样,那么让人钦佩,让人由衷的佩服。龙阳经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他一直在坚持,一直对自己的兄弟笑着。

    “龙阳,我带你走!”狗娃忍受不了现状,他放弃眼前的黑袍人,向龙阳飞来。

    “狗娃,不行!噗!”当龙阳阻止狗娃的时候,再次被重击,口出的鲜血止不住的喷出,湿了衣襟,湿了全身。

    “龙阳!”狗娃顾不得太多,他不受有形的限制,迅速的向龙阳靠近。

    黑袍人不再遭受狗娃的缠扰,再次端坐地上,缓缓将双手合十,嘴里快速的念着无解的咒语。他在念咒语的时候,嘴角不断流出血迹,血红血红的,他也是拼了。

    “吼!”只剩下十三具的行尸,完全变了样,身上竟然再次发出血红色的光芒,争相着向龙阳扑去。

    “狗娃,进来!”龙阳眼见行尸们变了样,大喊一声,伸出了自己的左手。两人早前有约定,一但龙阳让狗娃离开,狗娃必须执行。狗娃满含热泪,一头钻入龙阳的左手玉手杖空间,他不知道龙阳接下来会如何。狗娃担心龙阳,但他不得不听从龙阳,只为信任吧!

    眼见狗娃安全之后,龙阳同样双手拍击,左手与右手合在一起。霎时,龙阳的眉心处出现一道耀眼的白光。白光如此纯净,仿佛要净化世间的一切邪恶与灵魂。

    白光以龙阳为中心,一层一层的叠射出去,照亮村庄遥远的四周。黑夜变成白昼,白光驱散血红色的行尸。他们竟然恐惧白光,惊恐的后撤,但他们的速度不及白色的光芒,纷纷消散。一道道无主的灵魂同时被净化,消失在世间。

    躺在地上的村民,身上缠绕的红丝线受到白光的冲击,纷纷崩断,继而消融。人还是活死人,控制他们的血红色丝线已不在。

    当白光充斥着现场时,黑袍人仿佛受到巨大的反噬,吐出一大口黑血,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慌忙着逃离。他消失在黑色的夜里,再无踪迹。

    龙阳站立原处,直到黑袍人离开,他才瘫倒在地。

    紧接着,他的身体渐渐虚幻,消失在原地,不知去了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