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三十四章 守候与等待
    狗娃的突然出现,让龙阳激动不已,他万万没想到在此时此处两人能再次见面。通过交谈,龙阳洞悉到未知世界更多的秘密,对自己右手内的空间更加了解。现在,他的左右两只手都可以吸纳和储存鬼魂,只是右手的数量太少,仅仅一个而已。

    那怎么办?再遇到那些行尸还能不能用这招了?龙阳心里没底,只能遇见时试试再。天色渐亮,狗娃已经回到玉手杖的空间,他只能在晚上出来帮助龙阳。白天,龙阳只有一个人在战斗。

    龙阳从树上跃下,直奔村庄而去。他刚接近村子,就嗅到特别的味道。村子内太寂静了!看不到任何人活动的迹象,如同死村一般,没有活力与生气。

    不知道那个女人怎么样了?龙阳决定还是去她家,看她有没有出现危险。女人家的大门紧闭,不像有人在家,难道她出了状况?对于龙阳来,白天的危险反而更少,所以他大胆的推开房门,进入屋内。

    咦?龙阳看见那个女人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如同睡着了一般。虽是白天,房间内却非常昏暗。龙阳靠近了些,仔细的向床上的人看去。龙阳看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那个女人浑身缠着红色的丝线,静静的躺在床上,她和那三个侦查员一样,变成了活死人!

    黑袍人!肯定是黑袍人所为!

    女人将龙阳带回家,击碎了她男人的肉身,吸取了附身的鬼魂。龙阳离开了村庄,女人受到了黑袍人的惩罚。

    女人变成这样,那村内的其他村民呢,他们为何不见身影?龙阳想到一个更加恐惧的问题。他转身出屋,向另外的农户走去。这一户人家也是房门紧闭,龙阳深吸一口气,缓慢的打开房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屋内简陋的陈设,只是桌椅条凳而已,没有看到人。龙阳进入屋内,他看到了人,不过是躺在床上的三个人,一个女人和两个不大的孩子。他们同样全身缠着红色的丝线,如同睡着一样,没有任何动静。龙阳试了鼻息,都有呼吸,也是活死人。

    龙阳再℉℉℉℉,m.●.co√m次出屋,向着其他的农户家中走去。他一边走一边思考其中的问题,他在担心,担心全村人的遭遇。这家也是这样,这里也是,龙阳快速的一家一户的查看,结果相同。有男有女、有老有幼,一夜之间全村的人都变成了活死人!

    他们都是正常的村民,并不是死而复生的人。那么那些东西呢?龙阳走遍全村,甚至村后的坟地都没有发现行尸的踪迹。他们只能夜晚行动,明是昨天晚上离开了村庄,转移到别处。

    龙阳想到昨天的击杀,肯定是黑袍人觉察到什么,带着这些人躲避到他处。龙阳有办法收拾他们,而且可以吸纳鬼魂,威胁到黑袍人的计划。如果他们还停留在这里,龙阳就可以在白天的时间里,在他们睡觉的时刻,挨个击杀。

    他们去了哪里?龙阳仔细找了几遍,并没有发现可疑之处。按照黑袍人的头脑,不会那么轻易让龙阳找到。

    龙阳决定到其他村庄看看,是不是和这里一样。如果一样,他就必须立刻返回方寸镇,通知人手赶快转移村民。如今未到十五月圆之夜,龙阳无法进入未知世界,有救人之心,无救人之法。

    龙阳赶到另外的村子,第一个侦查员出事的地方。这个村子同样静悄悄,看不到人烟。难道?难道被自己猜中了?不好的预感袭来。

    龙阳进入离自己最近的一户人家中,所料不差!同样是活死人!不只一家,全村都是,不只一村,两个村子都是。这是要屠村吗?

    有死人复生的村子是这样,如果没有呢?他们是否安全?龙阳转身离开这里,向着远处的村庄跑去。村民们已经成为活死人,如今没有任何办法救治,只能让他们先保持现状,查清楚问题再想辙。

    还好!当龙阳来到别处的村庄时,村民们一切正常,没有出现前两个村庄的状况。看来他们没有受到黑袍人的控制,没有被伤害到。

    目前的情况是,有的村庄被控制住,有的村庄安然无恙。摆在龙阳面前两条路,一是返回方寸镇,请求支援,转移村民;二是继续留在此处,查明一切再做定夺。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必须考虑村民们的安全,他们的安全是第一位的。现在他们成为了活死人,会不会有进一步的危险?

    一阵微风吹过,草木沙沙作响。风级变得越来越大,竟吹得龙阳身形晃动。月晕而风,还真是那么回事。

    车到山前必有路!留下来!留在这里继续侦查!如果市里决定行动,会等到他们到来的。况且,村民已然这样,就算运回去也无法救治,并且会造成大范围的恐慌。就让他们在村内睡一段时间,对身体并无伤害。

    龙阳理清思路,转身而行。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问题出在哪里就从哪里入手。至今为止,龙阳只发现一个黑袍人,只要找到他,所有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龙阳,这样也不是办法啊?我们都守了两夜,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龙阳身边的狗娃无聊的道,他有丧失信心了。

    龙阳回来后,一直潜藏在村庄的附近,观察村内的变化。他白天查找行尸的踪迹,夜晚等待黑袍人的行动,两夜一天,没有结果。

    “再等等,他们必然会有行动。”龙阳注意着四周的动静,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白天你找,晚上我找,这周边的地方基本被我们找遍了,硬是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你他们会不会飞天遁地?”狗娃是鬼魂,他在晚上方便行动,可以替龙阳在晚上的时候搜寻行尸的下落。

    “飞天遁地?”龙阳转头看向狗娃,若有所思。

    “对呀!不然他们怎么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了呢?”

    “兄弟,太好了!是你提醒了我。”龙阳高兴的悄声道。

    “难道那个东西真的能飞天?”狗娃不理解龙阳为何会如此高兴,会是被自己中了?

    “他们不会飞天。但是我想到一个问题,他们是从坟中爬出来的,既然能爬出,会不会再钻入呢?”龙阳边分析边,越越觉得这种解释比较合理。

    “那他们不成了老鼠?”听到龙阳的解释,狗娃惊讶的道。

    “他们就是老鼠,一群不敢见人,人人喊打的老鼠。”龙阳对这群人深恶痛绝,决心把他们消灭。

    “既然他们是老鼠,我们找到老鼠洞不就得了。”狗娃笑着,飞了出去。

    龙阳需要在这里守着,狗娃开始发挥自己的作用,飘飞于村庄的里里外外,穿行于荒野之中。他要找的老鼠洞,其实就是行尸们的躲藏之处。

    后半夜的时候,狗娃回来了。“我靠,老鼠洞太多了!”

    “你找到了?”龙阳问道。

    “找到了,但都是真正的老鼠洞,里面全是老鼠,没有人。哎!”狗娃垂头丧气的躺在龙阳身侧,此行无果。

    “别灰心,我们还有时间,就算找不到他们,也会等到他们的。”龙阳活动一下手脚,他趴了一夜,身体有些僵硬。

    “你睡会,这里有我盯着,一样!”看到龙阳如此劳累,狗娃不忍心。“平日里看到身穿制服的警察,心里羡慕的要死。看你工作累成这样,才清楚这份工作不易。”

    “是啊,看事情要分两面,看人也要看外在和内在。警察真是一份不容易的职业,我们十几个侦查员为了查清这个案件,已经化妆成各行各业的人,潜伏在这里侦查了许多天。他们白天要饭、打工、干体力活,晚上还要继续侦查,真的太辛苦。你记得凌峰和朱宏远,他们都是刑警出身,为了查明一个案件如此辛苦,只能苦中作乐。”龙阳双手垫在头下,仰望着夜色中的繁星。也许警察就是夜空中的星星,看着在夜色里是那么耀眼,其实他们只是千千万万中微的一颗,努力认真的散发着自己的光芒,缀夜空,照亮人间。

    “兄弟不一样了,你以前可没那么多的感慨。”听着龙阳抒发着情怀,谈着自己的感受,狗娃笑着道。

    “可能经历的多吧!”龙阳完话,闭上眼睛,享受着难得的休息时间。“对了,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找到你母亲的线索,你不怨我吧?”

    “怨,我怎么不怨!我怨我自己,怨我的父亲,可这有用吗?既然过去那么多年,怨有什么用,我怎么会怨你呢。”狗娃叹息着,他何尝不想找到母亲,哪怕见一眼也可以。

    两人再无交谈,但他们的心始终靠在一起。

    又是两天一夜,黑袍人与那些东西始终没有出现,龙阳与狗娃没有等来想要的结果。黑袍人到底有什么阴谋,难道在等什么人?或者在等待某一个时刻?

    而此时,方寸镇派出所内在紧张忙碌着,因为过了今夜,明天早上就是行动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