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三十三章 一处战场,一鬼相伴
    龙阳在树上休息,这里是暂时安全的,他不用担心那类东西找到这里。零点看书对于他来,最大的危险来自于黑袍人。成为行尸走肉的人,头脑并不灵活,但他们受命于黑袍人,听他指挥,龙阳不能不提防。

    龙阳从树上看向村庄的方向,那里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的状况。但愿那个女人不要出现危险,否则龙阳心里过不去。此时敌众我寡,待天亮之时,就是龙阳开始行动的时候。

    这黑袍人控制那么多死人,定是有目的。他又受命于神秘组织,还有那个什么圣主的,他们的圣主又要做什么。龙阳没有睡着,他无法在这种环境下坦然入睡,一边考虑着,一边做下一步的打算。

    天上的月亮微微发红,出现常日难见的颜色。在月亮的周围,出现一道清晰的光圈,散发出淡淡的光晕。“天现异象,事必反常。”龙阳记起《探案纪要》中的一句话。老话常“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这是农谚,也是龙阳知道的常识。意思就是,晚上看到月晕,第二天一般会刮风。

    但是月亮发红,是怎么回事?龙阳从怀中掏出《探案纪要》,他记得其中有过记录。“天狗食月,人间大祸,月呈暗红色。”寥寥几语的记载,表明月食的出现是不详的预兆。龙阳不是迷信的人,因为他学过知识,知道这是天体自然发生的现象。

    当太阳、地球、月亮三者运行到接近一条直线而且地球位居中间时,月亮进入地球的本影中,就发生了月食。当全部进入时,就是月全食。同时,太阳光是由红、橙、黄、绿、蓝、靛、紫各种颜色的光线混合而成。当太阳光经过地球上的大气层被折射到地球背后影子里去的时候,他们被散射和吸收。而红色可以通过大气层穿透出去,折射到月亮上面。月亮因而变成暗红色的,形成“红月亮”。

    龙阳记起老师教的知识,心中不禁放松。“哎,原来是这么回事!”

    “不对!”龙阳心中不由一惊,他突然想到一个地方,那里没有什么月食,没有什么光线的折射与投射,为何它〖︽〖︽〖︽〖︽,m.∷.c⊙om是一片红色的世界。

    是啊,自己去过的未知世界,那个世界为何有黑色的世界和血红色的世界,那里没有什么太阳月月亮,它们怎会出现如此的现象?

    按老师所,世间本无鬼神,又何来鬼神之?而龙阳不但看见过鬼魂,而且和他们交谈过,战斗过,这又怎么解释?世间的事千奇百怪,又怎能用科学的知识解释的了。龙阳唯一确定的是,今晚月亮的异象,必与黑袍人的计划有关,必与村内复活人有关。

    村内的村民没有受到威胁,没有遭遇过危险。正常来,不会这样。为什么?

    村内的死人复活,成为行尸走肉,只是夜间在村后坟地集合,他们为何有这种怪异的行为,为什么?

    黑袍人控制住他们,并没有为祸村庄,并没有残杀无辜,为什么?

    他们把侦查员的魂魄击出身体,并将肉身埋入坟墓,为什么?埋入坟中,击出灵魂!龙阳好像抓住一丝线索,但转眼即逝。像快要掌握到事情的本质,又脱手而过。

    哎!龙阳叹了口气。本想着深入村庄,能够掌握更多的情报,能够为以后的行动提供更多的帮助,谁知迎面而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他为了能够孤身深入村庄,撒了一生第一个谎言,骗过了于飞,骗过了天天,不知他们会不会和自己找后账。

    “哥们!想我了吗?”正当龙阳出神想问题的时候,一声突兀的声音传来,吓得龙阳差从树上掉下来。

    “狗娃,我靠,你终于出现了。”龙阳激动的挥手冲着狗娃就拍过去,只从他的身体中间穿过,并没有打到他。

    “老大,我终于看见你了。”狗娃想来一个熊抱,他抱过去,却从龙阳的身体穿透过。也算抱过了,两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互相相见。

    当看见鬼娃的一刹那,龙阳内心满满的激动。回过神想来,他终于证实自己已经恢复了鬼眼,又可以见到自己的兄弟。

    “你怎么现在才出来。当初我将你收入右手之内,我以为我能再次将你释放出来,可我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再见到你。”龙阳想起以前,唏嘘不已。

    “幸亏你把我收起来,不然我现在不知会到哪里了。”狗娃做个鬼脸,笑着和龙阳道。

    “怎么回事?”龙阳不禁问道。

    “不知道,自从你打破结界,破坏了两个世界的平衡之后,那里就发生了变化。像是能量失衡了,再之后又趋于平衡。暗黑世界内的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改变,但你没有觉察到。”狗娃回忆着在未知世界一年来的感受,和龙阳着。

    “是吗?”龙阳听到狗娃的话,陷入沉思。看来未知世界鬼魂的消失真的与自己有关,不知道那些鬼魂最终去了哪里。“那你怎么突然可以自己出现?”龙阳对未知的世界一片迷茫,无从查询,他还是关心眼前的兄弟要紧。

    “还不是因为你!”狗娃傻乐着。

    “我?”

    “对呀!你干了什么?”狗娃歪着脑袋,看着龙阳的手,故意问道。

    “我的右手?”龙阳抬起自己的右手,记起刚刚收入一个鬼魂的事情。对于这个事,龙阳一直无法解释,难道狗娃知道其中的秘密?

    “对啦!就是那个鬼魂,它进去后就把我替出来了。”狗娃高兴的笑着。他被龙阳收入右手之后,一直呆在黑石头的空间,换句话,就停留在龙阳右手的空间内,一直无法出来。谁知道突然闯入一个男子的鬼魂,他就被排斥出来。他刚出来,就看到自己的兄弟龙阳。嘿嘿,他现在还处在兴奋之中。

    “你是他进去之后,你就出来了?”龙阳非常疑惑,期望得到狗娃的回答。

    “对!就是这样!”狗娃在空中飘飞着身体,快乐的道。

    “换句话,我这只右手只可以容纳一个鬼魂?”龙阳还在端详着自己的右手,翻过来看,掉过来看。

    “怎么?你要那么多鬼魂干嘛!你有我这个兄弟还不够啊?”狗娃明着挖苦,暗地高兴。他和龙阳一样,没有父亲母亲,他最亲的亲人就是龙阳。如今又可以和龙阳在一起,他激动的心情无法平复。

    “够!够!你是我最亲的兄弟!”龙阳开怀大笑,忘却了之前的凶险。

    “对了,你怎么混那么惨?没见过你躲在树上的时候,是什么鬼让你受委屈了,我来为你报仇!”狗娃拍拍虚幻的胸脯,决定为兄弟找面子。

    “狗娃,这事你不了解,我从头和你起。”龙阳将方寸镇的遭遇向狗娃叙述了一遍,特别是那些行尸走肉,还有诡异的黑袍人,龙阳毫无保留的都告诉了狗娃。狗娃是鬼魂,不存在特别的危险,不需要特别的顾虑,因而龙阳没有必要隐瞒他。

    “我去,还有这种东西?!”狗娃听到龙阳的讲述后,久久没有合上嘴巴。他虽是一鬼魂,他知道鬼上身的法,但真没听鬼上死人身的。

    “有,我刚击碎了一个,上他身的鬼魂就是替你的人。”龙阳向狗娃晃晃右手。

    “老大,我太崇拜你了!”狗娃靠近龙阳,伸出双手不断的抚摸着龙阳的右手。虽然是虚幻的手,没有感觉,但龙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咋变成这样,恶心死我。”龙阳将自己的右手背到身后,躲着身前的狗娃。

    “你以为我稀罕!那黑袍人不是被杀死了吗?怎么又会出现?”狗娃一脸的不屑,转而问起黑袍人的问题。

    “当初你帮我的时候,不过是黑袍队伍其中的一支,他们有众多这样的分支,每支队伍的分工不同。目前我只了解这么多,至于村庄内的黑袍人,我还没有查清。”龙阳已经找到对付村庄行尸的办法,至于黑袍人,他还没有接触到。

    “我来,我帮你查。”狗娃跃跃欲试。

    “不行!这里面有古怪,而且有更大的阴谋,我们不可妄动。”龙阳赶紧制止狗娃的行动,他刚见到狗娃,不希望他为了自己冒险。

    “那怎么办?”狗娃双手一摊,表示除了这样,自己无能为力。

    “我来,你只能晚上出现,有用到你的时候。”龙阳坚定自己的信心,他就是要等到天亮,白天再去收拾那些不人不鬼的东西。

    “好吧!那现在我该到哪里栖身?”狗娃从融入黑石头的右手出来,如今不能再回去。天快亮了,他要寻觅躲避阳光的地方。

    “这里啊!”龙阳扬起自己的左手。对了,龙阳的左手融入玉手杖,狗娃以前就在玉手杖内来去自如,是他的天然去处。

    “好嘞!我来喽!”狗娃立刻往龙阳的左手冲去,消失在龙阳的视线之内。“我又出来喽!”狗娃消失之后,再次出现。“我又走喽!”他再次消失。“我又来喽!”狗娃本来就可以自由出入玉手杖,现在他如鱼得水,来回穿梭于龙阳的左手。

    “真是太好了!”龙阳不由得鼓起掌来。

    “噗!”狗娃吐出一口虚幻的血雾。“老大,你要害死我啊!”

    “狗娃,你怎么了?”龙阳着急的伸手去拉狗娃,伸到近处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拉不起来自己的兄弟。

    “你不知道吗?”狗娃伸手指指龙阳的左手,又指指右手。

    龙阳一拍脑袋,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自己的双手是一阴一阳,不是随便乱拍的,特别是里面还储存了另外一个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