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二十九章 归来
    天天和于飞赶到龙阳的居住处,眼前大门紧闭,从内拴死。天天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响应。龙阳为了防止有人打扰到他救人,昨晚就已经将大门拴上,至今没有打开。

    “起来!”于飞将天天往后推了一下,自己同时后退,他要将大门踢开。事情从急,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于飞冲到门前,抬腿踢门,大门此时却被轻松踹开。于飞收不住身形,一下子冲了进去,摔倒在地上。“我去!”于飞吐出嘴中的泥土,连忙爬起来回头看。

    龙阳正倚在门框处,脸色苍白,满脸大汗,双手无力的耷拉在身侧。他是听到叫门声后,强撑着走到大门处,拉开了门栓。

    “老大!你怎么了?”于飞顾不上拍打身上的泥土,赶紧扶住龙阳的身体。

    “龙阳!”看到龙阳的样子,天天心疼的流出眼泪。

    龙阳看到天天流出眼泪,他想伸手去擦,却突然缓慢的闭上眼睛,双脚支撑不住身体,晕了过去。龙阳为了寻找到三位侦查员,在未知世界内耗损了太多的灵魂,此时的他虚弱不堪。而且他又将他们的魂送回到现实的世界,不知耗费了多少的力气。

    不知是否与未知世界的变化有关,龙阳此次能回来,已经不易,实属万幸。

    天天和于飞二人将龙阳抬回屋内,心的搁置于床上。天天已经止住泪水,她一哭,龙阳晕了,所以她没敢再哭。龙阳这次不但回来了,而且不是活死人的状态,天天心里踏实不少。

    “于飞,热水、毛巾!”还是天天反应的快,服侍人的活不学也会,支配人的事与生俱来。

    “哦,哦。这就来!”于飞跑去找热水,水壶空空。他只有出去先借,临时应急。

    天天不会离开龙阳的身边,她忙着将龙阳脸上的汗水抹去,将龙阳湿漉漉的衣服解开脱下,为他盖上薄被。

    当于飞回来后,天天洗了毛巾,为龙阳仔细的蘸去脸庞的汗渍。紧接着,天天掀开了被子,为龙阳擦拭着身体。

    ●●●●,m.+.c▼om  “我靠!你竟然扒了老大的衣服,你可要对老大负责!”于飞看到眼前的状况,瞪大了眼睛道。

    “谁让你负责的!我负责就我负责!快,换水!”天天向于飞翻个白眼,继续手中的工作。照顾龙阳就是她的工作,目前最重要的工作。

    “好,好,我服了。”于飞举手投降,走近床边,端盆换水。

    龙阳一直没有清醒,如一个玩累的孩子,睡的昏天暗地,人事不知。天天一直坐在床边,看着龙阳,任何事情也不能让她转移目光。

    “天天,我回去请个假,晚上来换你。”于飞靠也靠不上,无聊的坐在远处。

    “不用,你回去帮我请个假。”天天没有回头,她话的时候也在盯着龙阳,期待他的醒来。

    “这样你的身体吃不消,还是我们轮流着来吧。”于飞坚持着。

    “我行就行,你回去吧!”天天比于飞更坚持,更坚定,她要让龙阳醒来时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她。“还有,请假时要编一个理由,不要把龙阳的情况出来。”天天补充道。

    “这我懂!”于飞回答完,立刻返回所内。

    于飞走后,天天一直没有离开过龙阳的身边,他注视着床上的龙阳,这个她相识了几年的少年。不知不觉,已经相处了那么长的时间,少女的心全部放在了他的身上,再也不能移开。

    临近傍晚的时候,于飞再次赶了回来。他已经和张东方请了假,并承诺绝对没有什么特殊行动,也不会擅自离开镇区。于飞编的理由既合理又合情,什么最近的工作重在镇区,他们还是和龙阳在一起比较方便等等。张东方居然相信了,也许是因为侦查员的消息转移了他的注意力,爽快的批准了。

    “天天歇会吧,来吃东西。”于飞拿出带来的食物,放在屋内仅有的一张方桌上。

    天天没有回答,轻轻的摇摇头。她要等龙阳清醒,和龙阳一起吃。

    一天、两天、三天,又是三天,当天天快支撑不下去的时候,龙阳才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好饿!”龙阳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他饿了。

    “龙阳,你醒啦!”天天赶紧将龙阳扶着坐起来,她转身去取食物给龙阳。当她站起来时,一阵虚弱疲乏的感觉涌了上来,随即晕倒在床边。

    “天天!天天!”龙阳立刻下床,将天天抱上了床。

    “你们在干嘛!”于飞此时走进屋内,正瞧见龙阳穿着短裤抱着天天上床。

    “天天晕倒了!”龙阳没有意识到于飞问话的意思,他着急的回答道。

    “啊!又晕了一个!你们两个真是,一个晕完另一个晕,晕来晕去晕个没完。”于飞晃着脑袋,边边叹气。天天只是劳累过度,缓缓就好,因而于飞没有过于紧张。

    “我昏迷了几天?”将天天安置好之后,龙阳转身问道。

    “三天!三天的时间啊!天天一直坐在你的床边,不吃不喝。你是天天不醒,她是天天不睡,哎!一对苦命鸳鸯!快把衣服穿上吧,老大!”

    “哦!”龙阳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光着身子,赶紧将床头的衣服套在身上。

    “吃东西吧!”于飞将新带来的食物递给龙阳。

    “不,我等天天醒来,我们一起吃。”龙阳摇了摇头,没有接于飞递过来的食物。

    “那你不能再饿晕了,我这几天都在撒谎请假,实在也受不了了。如果你再不清醒,我也晕了。”于飞完,猛然趴在桌上,这才叫装晕。

    一个时之后,天天嘴里喊着龙阳的名字,从昏迷中惊醒。总算醒过来了,龙阳和于飞松了一口气。现在好了,终于可以吃饭了。命苦的还是于飞,他总不能让两个病人出门吧,放下简单的食物,出去购买丰盛的饭菜,顺带买一瓶烧。

    天天吃的不多,细嚼慢咽的吃了素菜。龙阳不同,边喝边吃,不一会就将一只手撕烧鹅进了肚。

    “我老大,你慢,心撑坏了你的胃。”于飞伸手抓起盘里剩下的零星残肉,挖苦的道。

    “去你的,你这些天顿顿不差,龙阳三天没吃饭了,他吃有什么!”还没等到龙阳话,天天就抢先道。

    于飞将手中的肉送入口中,不住的和龙阳递着眼色。“是啊,我看你也三天没吃饭,为什么只吃素,不吃肉啊!”

    “我在减肥!”天天立马变成咆哮女,对着于飞喊道。

    从于飞的话中可以看出,天天不是不吃肉,她是想让龙阳尽量多吃,自己受委屈没有什么。这女人心海底针,捉摸不透。对自己喜欢的人,受多大委屈都可以。对于飞,一都不让步。

    “好,好,减肥,越减越肥!”于飞低声咕嘟着。

    “你什么!”天天拿起筷子,作势要打。

    “没,我的是减肥很好,你越减越漂亮。”于飞矢口否认自己的话,偷偷的向龙阳伸了伸舌头。

    吃过饭后,天天和于飞向龙阳询问拯救侦查员的经历。龙阳将经过简单的向他们了一遍,隐去了许多事情。自己已经完好回来,他们应该不会过多追查自己,龙阳心里这样想。

    正如龙阳所料,天天和于飞并没有过多的追问,他们等到龙阳平安的归来,已经心满意足。在龙阳归来之后,方寸镇的工作难得的平静,一切都在等待市里的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