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二十六章 熟人来、烦事多
    龙阳等三人已经清醒过来,他们是因为劳累过度而晕倒的,恢复一两天即可。︽,而三位侦查员的情况非常不理想,镇里根本没有办法为他们医治,因而要尽快转到市里的大医院去。龙阳、于飞、天天三人心里有数,就是转到市里医院也没有办法医治这类病状。

    于飞和天天二人看向龙阳,他们的意思就是询问龙阳有没有办法,龙阳只是让等等再说。什么意思?如果连龙阳都没有办法,三个侦查员就没救了。

    正当大家准备将三位侦查员转院的时候,一位熟人来到了他们这里。他就是市刑警大队大队长朱宏远,他是接到方寸镇的消息急忙赶来的,也是市里紧急将他派过来的。

    “朱队,你来了!”见到朱宏远匆匆赶到医院,龙阳迎面一个熊抱。

    “臭小子,担心死我了。看到你身体棒棒的,我放心了。”朱宏远拍着龙阳的后背,高兴的大声说道。

    “当初我答应过让你放心的,你尽管放心。”两人紧紧的用力抱了一下,龙阳回答说。

    “于飞、天天,你们都好吧?”朱宏远向站在身边的两人询问道。

    “朱队,我们都好了。可是三位侦查员的情况~”于飞回答着。

    “这些我都知道,我们稍后再谈。”朱宏远说完后,他和站在门前的张东方走出病房,边走边急切的商谈着。

    看来朱宏远这次的到来任务紧急,不然他不会那么着急的离开。他带来了市里的最新指示,要和张东方交代。两人紧张安排着三位侦查员的转院工作,直到晚饭时间才将具体的任务布置下去。张东方为朱宏远安排晚饭,被朱宏远拒绝了。他来可不是为了张东方,而是为了龙阳等人。

    龙阳狭小的房间内,四人分别坐在小方桌的四周。桌上摆着临时买来的地方小吃,四个人四只碗,碗里装着当地的小烧。这小烧不一般,龙阳试过,度数贼拉大,一口灼喉,两口上头,三口四口麻了口,五口六口不觉人生愁。

    “朱队,所内安排了那么好的饭菜,为何敲我们的竹杠?”天天笑嘻嘻的问道。

    还没喝酒,朱宏远就觉得头皮木麻,他就怕天天,还有她的公主脾气。这不,还没喝呢,天天话就先来了,让朱宏远头大。

    “哦,这个,这个嘛!你们三个人刚来这里,我是要来慰问慰问的嘛!”堂堂一个市里刑警大队的大队长,此时竟然结巴了。

    “朱队来是有要事处理的,顺便来看看我们,我们为朱队接风。”龙阳赶紧为朱宏远解围,端起酒碗,示意三人一起敬朱宏远一口。

    “要得,要得!”朱宏远学着四川的口音,立刻端碗喝了一口。“咳咳!我的天!你们太坏了!咳咳!”朱宏远光顾着避开天天的问话,下了一大口,被呛得眼泪直流。

    “哈哈!朱队慢点,这酒我都降不了!”龙阳看着朱宏远的模样,哈哈大笑。其余二人被逗得直乐,特别是天天,她的阴谋得逞,这酒可是她买来的。

    一阵嬉笑过后,气氛再次回到从前,四人无拘无束,痛快的吃喝。玩笑归玩笑,事归事。此次朱宏远远道而来并不是简单的处理转院工作,他有重大的任务前来交付。

    “你们三人的表现不错,特别是龙阳,冒险救出三位侦查员,市里要为你记功。但是,你擅自行动,违反纪律是不对的,所以这次功过相抵。”朱宏远边端起碗边说道。

    “为什么!”天天听到朱宏远的话,立刻从朱宏远手中夺下酒碗,重重的放在桌上,酒在碗中晃动,洒出不少。

    “你看你!你也是擅自行动,没处分你就已经不错了!”朱宏远不会因为天天的举动生气,他掏出一根烟,悠然点上。本来就受不了这酒,能洒出才高兴呢。

    “处分我可以,但是你们不能处分龙阳,是他救出了三个侦查员,是他一个人拼命的带出两个人,你们太不讲理了!”天天赌气的说。

    “你们?现在应该说是我们了。天天,你已经参加工作,是我们的同事与同志,怎么还你们我们的?如果说我们不讲理,那你也不讲理。”朱宏远学聪明了,一番话说得头头是道。

    “这?这?”不知是酒的作用还是朱宏远的话,天天的小脸通红。

    “你要不服气,你问问龙阳有没有意见?”朱宏远的接着说,故意将话题引导到龙阳身上,他知道天天对龙阳的话言听计从,这才是对症下药。

    “我没有意见,功与过对我来说无所谓。”龙阳随意的说道。他说完对着桌底下踢了一脚,本来这一脚是踢朱宏远的,谁知踢到天天的脚上。

    “干嘛!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天天被踢得更加上火,端起酒碗一气干了小半碗,小脸更红了。

    “我,我。”踢错人了,龙阳挠着脑袋,还没喝多少,脸也红了。

    看到龙阳与天天的样子,朱宏远和于飞别提多开心,两人特意碰了一个,畅快的喝着。

    刚刚气氛还挺好的,这又开始尴尬起来。天天不理三人,只顾着自己吃菜。龙阳不敢抬头看天天,闷闷的喝酒。

    “小屁孩!喝那么多干嘛!”天天从龙阳手中夺下酒碗,夹了菜放在龙阳面前。

    “哎呦!”

    “来多吃点,少喝酒!”

    朱宏远和于飞不嫌事大,故意学着天天的腔调,连连逗笑。他们让气氛更加尴尬,尴尬极了。

    “朱队,你这次来的任务是什么?”龙阳不能让这尴尬的气氛继续下去,不然天天真的坐不住了。

    “哦,市里知道这里的情况后非常重视,而且立刻让我来调查原因。我知道只有你龙阳才能知道详细的状况,所以向你请教来了。”听到龙阳的问话,朱宏远立刻止住笑声,一脸严肃的说道。

    “朱队,这里的情况很复杂。三位侦查员的病状你已经看见了,他们与天天、何惠当时的状况相仿,都变成活死人。他们有生命体征而无意识,但到底是不是一样,我还要有待证实。”龙阳眉头紧锁,慢慢的分析给朱宏远听。

    “还有,我现在还没有侦查到村庄内的真实情况,以前的都是我的推测,也没有得到证实。如果与我猜测的一样,这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办理的案件。”龙阳再次向朱宏远抛出一个信息,他相信朱宏远能够明白他说的话。

    朱宏远边听边拿出一个本子记录,如一个新同志般,认真仔细的听讲。于飞和天天不再打岔,他们知道龙阳说的都是实情,而且非常重要。但是他们并不知道龙阳所说的猜测是什么,只能等会再问。

    “还有呢?”朱宏远记录完抬头问道。

    “哦,没有了。”龙阳抬头与朱宏远对视了一眼,回答道。

    “好,那我们就继续喝酒吃饭。”朱宏远收起本子,端起碗笑着说道。

    这顿饭吃了不短的时间,朱宏远和龙阳将于飞、天天二人送回派出所。朱宏远再次拒绝了张东方的住宿安排,他坚持要和龙阳住在一起。因为他知道龙阳的话还没有说尽,留在二人单独的时候才能说。

    回来的路上,朱宏远再次点上一根烟,深深的吸上一口,吐出长长的烟雾。

    “你问吧!”龙阳与朱宏远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知道朱宏远有问题要问自己。憋了一晚,总要有一个人先问,有一个人先说。

    况且,朱宏远从凌峰、天都处了解到龙阳的一些事情,知道龙阳不是简单的孩子,他有他的特殊能力,他有他的特殊经历。他要问的,可能会牵扯到龙阳一些秘密,所以他在犹豫。听到龙阳的问话,朱宏远长舒了一口气,这口气带着烟雾,烟雾中充满浓浓的情意。烟雾没有散,围绕在二人的身边,情意更没有散,在二人的心里。

    “你的猜测?”朱宏远问道。

    “坟中人已死,死的人不可能复活。”龙阳的回答非常简短。

    “那?”朱宏远问的也简短,可意思很明显,因为龙阳懂得。

    “借尸还魂。”龙阳回答了四个字。

    “啊?”四个字如四把重锤捶在朱宏远的心坎,让他震惊不已,久久不能平静。“那村内的那些人?”

    “不是人!”龙阳回答的字数越来越少,表述越来越简单。

    “他们是什么?”朱宏远听到龙阳的这些回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的身体稍微有些颤抖,但他还是要接着问。

    “尸体!”两个字。龙阳从四个字的回答到三个字,从三个字到两个字的回答。字数一直在减少,但意思越来越明显,表达的越来越清楚,形势也越来越严峻。

    “村庄内的村民有没有危险?”朱宏远考虑的问题比较细致,与这次来的任务息息相关,他在担心村民们的安全。已经死去十七人,如果再有不干净的东西作怪,村民们岂不是要遭殃?

    “朱队,他们暂时没有危险。有些事情我不能胡诌,等等再说。”龙阳不再几个字的往外说,涉及到村民,他在不能确定的情况下不能够乱猜测。

    龙阳在村庄后的坟地内见到黑袍人,他不知道黑袍人的目的,他更不能把这个事情莽撞的告诉朱宏远。这涉及到靳村,涉及到靳村的秘密,他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核实。

    熟人来了,龙阳有了可以说话的人,可麻烦的事情也越来越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