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二十四章 坟中人
    龙阳挖开了一座坟,而且扛着坟中的人在狂奔。…≦,于飞和天天在后面紧紧的跟随着,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些黑影急速的追赶着。如今已经顾不及太多,只能跟着龙阳急速的奔跑,天天更没有多问,她也来不及问话。天天和于飞相信龙阳,龙阳做的事定然有原因,一切只能等着,等着龙阳的解释。

    “他妈的,还没完了!”于飞向身后看了一眼,身后的身影并没有停止追赶,而且越来越近。

    “天快亮了,天亮就好,快点!”龙阳没有停顿,在前面不断的催促着于飞和天天。他回手拉了天天一把,将天天拉到了自己的前面。

    在天天掠过龙阳身侧的时候,她撇了一眼龙阳肩上的人,那人软绵绵的靠在龙阳的身上,看不出任何状况。这人是男是女?龙阳为何要从坟墓中挖出来?这不过是天天心中一转而逝的想法,她还要奔跑着,甩掉身后恐怖的追赶。

    时间过的快吗?真的太快,一转眼已成过眼云烟。时间过的慢吗?真的太慢,正如眼前的时刻。当于飞和天天感到精疲力尽的时候,东方终于露出了一丝光亮。那一丝光亮瞬间变为一抹红,扩散为一片映射大地的光芒,照在了三人的身上。

    只能是三人,因为龙阳的身上应该是一具死尸,一具从坟墓里面挖出来的死尸。

    天天用手遮挡住刺目的晨光,伏倒在路旁的草丛中。因为她看到前方的龙阳停下了脚步,小心的放下肩上的人,他相信龙阳,此时已经没有危险存在。

    于飞回头看向身后,后面没有追赶的身影,一切都已经消失。他累倒在路上,再无心查看龙阳扛在身上的人,他只想休息一下,喘口气。

    正当天天和于飞大口喘息的时候,龙阳并没有停下来休息,他在查看着自己扛来的人。他小心的清理着那人身上的泥土,从头开始,仔细的清除着。龙阳非常认真,没有放过任何的地方,一直到那人的脚上。

    龙阳用头贴在那人的胸前,默默的倾听;用手放于那人的颈侧,闭眼感触;用食指横于那人的唇上,感受他的鼻息。天天和于飞看着龙阳,十分不解。难道这人是龙阳认识的人?已经是从坟墓中挖出的人,还要测生死?

    龙阳的这些动作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就是在检查一个人是否死亡。警校里学过,这是检查的基本手段。不知龙阳是否因为着急,乱了检查的顺序。

    而且龙阳刚开始时并没有检查那人的生死,而是在清理着他身上的东西。直到清理完,他才试心跳,测脉动,再测呼吸。

    于飞率先挣扎着起身来到龙阳的身前,当他看到地上人的一刻,他呆立在原地。他没有问龙阳为什么,而是转头看向身后的天天。他的眼神很明确,就是让天天赶快过来,看看地上的人。

    “谁啊?”天天从地上起身,晃晃悠悠的走近二人。“啊!”天天发出一声惊讶的叫声。

    他们都从龙阳口中得知,这次来的主要任务就是为了找到三位失联的侦查员。而他们优先选择东南方向,是因为这个方位只有一位侦查员,他的危险系数更高。龙阳跟他们描述过侦查员的装扮与相貌,而摆在他们面前的,仿佛就是那一个落单的侦查员。

    “他死了吗?”天天蹲下身子,眼睛看着龙阳,期望得到否定的答案。

    “你来检查一下。”龙阳没有给天天明确的回答,他向后撤开,给天天腾出空来。

    听到龙阳的话,于飞和天天赶紧扑到侦查员的身边,开始分别动手检查。当两人最后抓住侦查员的手腕后,他们抬起头,看向站在附近的龙阳。

    “他和那时的我一样?”天天满含眼泪,伤心的问道。

    “是!”龙阳回答了一个字,但这个字给予了天天肯定的回答。天天那时是什么样子,这个侦查员就是什么样子。天天是活死人,他也是。

    不用多说,于飞清楚此时的状况,他亲眼看见过天天成为活死人的样子。还有何惠,当时也是如此。若非龙阳,天天与何惠不会醒来,龙阳几乎付出生命的代价才救回两人。一年,龙阳整整一年没能清醒过来,他如地上的人一样,如天天与何惠一样,变成活死人。可如今,往日的情形再次出现,如何解决?

    “老大,对不起,若非我和天天耽误你的行程,我们的侦查员不会这样!”于飞看着龙阳紧锁的眉头,歉意的说道。

    “怪我,都怪我!不是我这么任性,非要跟着你们来,就不会拖延时间,我们的侦查员就、就~”天天说着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哎呀,我说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龙阳被天天的哭声惊醒,他在思考着事情,并不是在埋怨天天和于飞。

    “什么?”天天抹着眼泪,急忙问道。

    “这里面的事情太复杂了,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我在想事情,让你们误解了。”龙阳看着天天和于飞在不断的怪罪自己,立刻开导二人。

    “老大,这~”于飞没有放手,他一直抓着侦查员的手腕,疑惑的问道。

    “你们抓紧将我们的同志送回去,记得,要快!”

    “那你呢?”

    “别管我,你们还要跟着?”

    “不是,你最起码要告诉我们你接下来的行动,我们回去好向领导汇报。再者说,也可以根据目前的情况做下一步的计划安排,不是吗?”于飞清醒过来,和龙阳说道。他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要掌握龙阳接下来的行踪,时刻关心龙阳的安危。

    “我们再和你一起行动,定然会影响你,我和于飞带侦查员回去!”天天听到龙阳和于飞的交谈,她清楚孰重孰轻。“但是我们要知道你接下来的计划!”天天接着说。

    “看!我在担心另两位!”龙阳走近侦查员的身旁,眼睛盯着地上的人,话却说给身边的两个人听。

    “懂了。”于飞回答后,伸手将侦查员身子拉起,背在自己的身上,向着方寸镇的方向走去。天天跟在身后,用手扶着身体,她不断的回头看着站立原地的龙阳,她还想再说一句,可此时一句话都显得多余。

    当于飞再转身看去时,龙阳已经消失在站立的地方。

    “天天,我们也要快!”于飞和身后的天天说道。

    “我知道,我们快一点到达,龙阳就会早一步得到支援,少一点危险。”天天咬着牙,托着于飞身上侦查员的身体,尽量减轻于飞的负重。

    他们的目的不只一个,要将侦查员快速的送回方寸镇得到救治,还要将龙阳的行动计划汇报给领导,二者同样重要。

    “十七人的死亡情况送过来了没有!”方寸镇派出所传来张东方愤怒的咆哮声。这些日子,他过的真不是人过的日子。三个侦查员,三个刚参加工作的人,一点消息都没有,还让不让人活。

    “我们的工作一直是在秘密进行,统计工作还没有汇总过来。”一旁的刘卫国同样着急,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张东方在着急上火,他能理解。刘卫国是近期才知道此次行动的目的,他清楚领导的安排,知道此次行动的重要性与危险性。

    “你说就十七个人,二十个村落,难道连死亡名单都搞不来,县里干什么吃的!”张东方气了,连县里的领导都骂上了。

    “这是谁在骂娘?”正当张东方跳脚骂娘的时候,办公室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好了,有人来做主了!”张东方立刻跑出屋外,将人引到自己的办公室。“局长,你可终于来了!你说咱们两眼一抹黑,接下来的工作怎么干?”看到娘家来人,张东方发起牢骚。

    “难道我还不理解你,你在担心龙阳他们,还有我们的三个同志。我能不担心,我比你更着急。这不是,我刚回去汇报完就赶回来嘛!”来的是分管刑侦的副局长,他马不停蹄的赶回去汇报,紧接着再次返回。

    “哎!”张东方没了脾气,无奈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按照龙阳的说法,如果十七个死人都回到村子,我们怎么可能搞到他们的名单?老张,等等,等龙阳的消息再说。”局长的话说明他很相信龙阳,而且在担心着龙阳。谁不是在等消息,就你张东方一个?市里、县里都在等消息,消息来了才能决定是否冒险行动。局长相信龙阳能够胜任这项工作,他的信心来源于他回去了一趟,他听到了朱宏远的话,很有信心的话。

    于飞和天天带着侦查员拼命的往回赶,他们不顾饥饿与困乏,只为早一时赶回方寸镇。他们能早一点,龙阳的安全就会多一点,另外两位侦查员就会多一点希望。他们也有信心,信心来源于龙阳,还有对龙阳能力的完全信任。

    没有于飞和天天,龙阳的速度提到最高,他向着另一个村庄前进。那个村庄就是当初他遇到的第一个村子,村后的新坟最多,危险也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