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二十一章 危急时刻
    龙阳与侦查员分别以后,立刻动身返回方寸镇,他要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告知张东方所长。【,另外,龙阳已经推测出部分端倪,它们将给侦查员带来危险,必须及时汇报。

    这些村庄距离镇区太过偏远,无论龙阳如何着急,还是花费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与来时一样。龙阳到达方寸镇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可方寸镇派出所内却灯火通明。所内来了几个身穿便衣的陌生人,在紧张的讨论着什么,其余的人也在忙碌的工作。应该是市县里的领导,龙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肯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这个行动一直非常保密,让领导大张旗鼓的来到所内,不会有小事情发生。而且从他们的语气和神态上来看,他们非常着急,在担心着什么事或者什么人。

    不会是自己闯祸了吧!这次没有汇报就擅自行动,不服从命令,目无纪律,看起来是小事,上报到领导那里就是大事了。

    “报告!”龙阳进入到办公室内。

    “龙阳,你回来啦!”张东方率先一把拉住龙阳,在他的胳膊上捏了一下。

    “回来了。”龙阳得到张东方的示意,没敢乱说话。于飞和天天在一侧向他眨着眼睛,传递着情报与信息。

    “局长,这是我们所刚来的龙阳,我派他外出执行任务。这不,刚回来。”张东方一边介绍龙阳,一边再次在龙阳胳膊上用力捏了捏。他将龙阳擅自行动的事情隐瞒下来,并且揽到自己身上,说是他派龙阳外出执行任务的。

    “局长好!”龙阳听到张东方的话立即会意,马上向局长敬礼。

    “嗯,不错。”局长向龙阳点点头,转过身继续和张东方讲话。“你快把上报来的资料整理好,我们到你的办公室研究一下。”

    “是!”张东方收集着桌上的资料,和局长一起离开了公共办公室。

    “龙阳,你终于回来啦!真是担心死我们!”眼看着领导都出去了,天天立马跑到龙阳身边,埋怨的说道。

    “没事,我不是好好的。发生了什么事情?”龙阳着急想知道情况,没和天天多说。

    “不知道,你这个便衣都不知道,我们哪有资格知道。”看到龙阳冷落了自己,天天生气的回答。

    “好了,好了。我真的有重要的情况汇报,你赶紧说吧,别耍公主脾气。”龙阳好言相商,他现在心急如焚,根本顾不得儿女私情。

    听到龙阳敷衍的话,天天生气的走到一边,不再理睬龙阳。

    “我们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县里分管刑侦的局长是今天下午才到的,好像很着急,但是没有公布什么事情。”于飞看到这种情况,赶紧过来解释说。

    分管刑侦的副局长?身穿便衣急匆匆的赶来,不会简简单单的为了桌上的资料。并且依然十分保密,肯定与村庄的异常情况有关。龙阳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将自己侦查的情况汇报给领导,所以他立刻往办公室外走去。

    “龙阳,你去哪里?”看到龙阳往外走,天天立刻没了脾气,追上龙阳问道。

    “我找领导汇报情况。”龙阳直接说道。

    “你现在去不是找事吗?张所刚刚把你擅自行动的事情揽下来,你此时去不是自找不痛快?”于飞也走上前,准备拦住龙阳。

    “你们不知道,这些情况非常重要,就是处分我,我也要汇报。”龙阳态度非常坚决,他绕过两人,向张东方的办公室走去。

    人刚走近办公室,就可以听见里面焦急的讨论声。事出突然,任何人都没有思想准备,不论是领导还是一线的同志。

    “砰砰!”龙阳敲响办公室的门。

    “我不是吩咐过任何人都不要过来打扰嘛!”屋内传来张东方气愤的声音。他在着急上火,接着打开了办公室的门,看到门前的龙阳。

    “是龙阳?你赶紧去和于飞、天天他们聚聚,有事等会再说。”张东方说完就准备转身关门。

    “慢,我有事汇报。”龙阳伸手顶住门,直接走进办公室。

    “你有啥事?!”张东方故意斥责着龙阳,他怕龙阳的莽撞激怒了局长,这一屋子的人都在着急上火,谁在乎一个小民警的汇报。

    “龙阳,你说。”局长坐在椅子上,招手让龙阳来到他的身边。

    张东方愣住了,他没想到局长竟然愿意听龙阳的汇报,而且没有了刚才的怒气。龙阳同样不理解,但是他还是随手将门关上,走到局长的近处。

    “局长,你能不能先把你们得到的情况告诉我,我也是此次行动的一员,我想知道目前的情况。”龙阳不怯场,他没有先回答局长的问话,而是要求知道行动的近况。

    “东方,你先介绍一下。”

    听到局长的话,张所长从愣神中反应过来。他不解的看着龙阳,他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龙阳是朱宏远推荐过来的不错,但是为何县里的局长如此重视龙阳,还要专门听取龙阳的意见。不但如此,龙阳看似僭越的要求反而被答应,还是由他做介绍。

    “现在的事态比较复杂,超乎我们所有人的预料。第一,根据侦查员提供的情报,各个村庄死亡人的坟墓全部被清平;第二,二十个村庄几乎全部恢复平静,像以前并没有发生过死亡事件;第三,我们的侦查员中有几个至今没有与指挥部联系,就是说他们与我们失联了。咳咳!”张东方说完,咳嗽了一下。这些就是他们目前掌握的情况,特别是最后那一条,有便衣的同志与组织失去联系。

    “那他们在哪里?到底有几人?”龙阳本没提起前面的两条情报,因为他知道这些,他在关心着自己同志的安危。

    “最严重的是东面,有两位同志,东南方有一位同志。”张东方接着说道。

    “东南方的同志是不是化妆为一个村民,扛锄头的?”龙阳思索片刻后,紧接着问道。

    “是,你怎么知道?”听见龙阳的问话,局长坐不住了,站起身来问话。

    “我之前遇见过他,不过是一天一夜之前的事情了,我不知道他目前的状况。”当时龙阳从第一个村庄出来之后,就去往现在位置的东南方,他遇见了和他对暗号的同志,那个扛锄头的村民。

    “嗯,我们掌握的基本就这些,你汇报的内容呢?”局长听完龙阳的话,他坐了下来。既然龙阳遇见过,现在应该没有问题吧。他稍微安心,又能坐下来了。

    “我掌握的情况就是你们前面说的两条,没有多大差别。”龙阳回答。

    “哦,那你出去吧,我们要接着商量点事情。”局长稳定下情绪,挥手让龙阳暂且离开。

    龙阳知道他们都在殚精竭虑的商讨着行动计划,以及便衣同志的安全,他犹豫着迈开脚步,走向办公室的房门。

    “局长,我有个猜测,不知你们愿不愿意听?”龙阳像决定了某件事情,毅然回头对局长说道。

    “尽管说。”局长的眼睛一亮,他好似等到盼望的消息,立刻坐直了身子。

    “这些村庄的变化定然与村内的人有关系,而且,而且应该是与死去的人有关系。”龙阳组织着语言,不知用那种说法能让屋内的人相信自己的话。

    “龙阳,这不是你的性格,你放心大胆的说。”局长仿佛非常了解龙阳,鼓励龙阳畅所欲言。此时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既然有人愿意听,愿意相信,龙阳就敢说出心中的猜测。

    “这样说吧,村内的人平掉坟墓,是因为死去的人都回来了!”说出心中的话,龙阳长舒了一口气。

    “啊?”屋内的其他人包括局长都立刻惊立当场,惊诧的看着龙阳。他们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互相看了看。

    “龙阳,你说什么?”张东方碰碰龙阳,提醒龙阳小心说话。他是好意,毕竟这地方不是说胡话的场合。

    “你们都出去!”局长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将其他人都赶了出去,唯独留下龙阳。

    “你会奇怪我为何如此了解你吧,因为之前我接到市局局长的一个传话,他竟然说到了特殊情况的时候听听你的意见。直到今天晚上,我才理解市局领导的用意。”等其他人都出去后,县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才讲出实情。“你再接着和我说说其中的原因,我洗耳恭听。”

    “村庄的人为何恢复往日的平静,就是因为他们失去的人回来了。为什么平掉坟墓,因为里面没有死人了。这里面很诡异,可能有些既陌生又可怕的东西参与进来。当然,这目前只是我的一个猜测。”局长已经开诚布公,龙阳也不再隐瞒心中的想法。

    “还有吗?”

    “让我们的便衣立即从村庄附近回来,先蛰伏在镇区,有安排再继续行动。如果他们还呆在下面,可能~”龙阳没有把话说全,但意思很清楚。

    “我们已经意识到了,基本都在往回撤。就还剩下三个,至今联系不上。”局长没有避讳,将目前的危急情况告知龙阳。

    “如果您相信我,让我再回去寻找他们,如何?”龙阳沉吟之后,主动提出要求,要肩负寻找同志的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