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十九章 孤身探案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于飞和天天来找龙阳的用意很明朗,就是给他提个醒,注yì自身的安全。他们不知道有何具体行动,不过从张所长讳莫如深的样子,他们能猜出几分。定是有大行动!肯定有危险!因此二人才想法设法的找到龙阳居住的地方,见一见龙阳。

    天天最后看了龙阳一眼,其中包含着多重的意思。但是最明显的就是让龙阳小心,保护好自己。她知道劝不住龙阳,只有用最后的目光叮嘱他。龙阳知道于飞、天天对自己的好意,但他不会停止行动。今晚,他就会展开调查,孤身探案。

    今晚好像比以前冷了不少,龙阳拉拉自己的衣服。照理说九月份的天气还比较炎热,夜晚也不应该如此,今天却奇怪了。

    龙阳走出租住的房子,关上门,悄悄的向镇外走去。在他的身后,一个黑影一直在跟着,不远不近,一直吊在后面。

    “什么鬼?还有人跟踪我,难怪张所长说这个地方不平凡!我才刚入住这里,竟然就有人跟踪。就凭这水平也想跟踪我?太小看我了。”龙阳停顿一下身子,故意站立不动。当后面的人慌于遮掩自己的行踪时,龙阳立刻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

    不管有多大的险阻,也不能让龙阳停止行动。目前要查清方寸镇17条人命的死亡原因,只能从下面的小村落着手。龙阳决定就从他遇见的第一个村子开始查,慢慢向镇区靠拢,算是以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主意打定,龙阳毫不犹豫的向镇外疾行而去。

    当龙阳离开方寸镇镇区的时候,一个乞丐敲开了派出所的大门。

    “你找谁?”开门的是于飞,他刚好洗刷完毕,就听到门外的敲门声。

    “这里是派出所吗?”乞丐的头发蓬乱,看不清他的面目,但是声音很苍老,背驼着。

    “是,你有事情吗?”于飞看着眼前的老乞丐,和声的问道。

    “你们所长在吗?我有事情反映。”老乞丐再次说道。

    “好,你在此稍等。”于飞赶紧找到张东方,告知有人找他,而且是个老乞丐。

    当张东方出来时,老乞丐已经坐在派出所的大门处,低着头,面朝着院内。他像是站久了,在自己的膝盖处捶了三下,深深的叹了口气。

    “哦,这个人我认识。于飞,你先去睡吧,我来处理。”张所长看到老乞丐后,立刻安排于飞先去休息,自己来处理事情。

    “哦,那,所长有事喊我。”于飞回去宿shè。

    当于飞走后,张所长将老乞丐拉起来,迅速的关上派出所的大门,两人进入到办公室。“有什么紧急情况?你们不是不会随意暴露行踪的吗?”张东方连续问出了两个问题,看来他知道这个老乞丐的身份。

    进到屋内后,老乞丐直起了身子,他一点都不驼。而且在办公室灯光的映射之下,露出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他的脸并不苍老,只是被污泥遮掩而已。

    “张所,你们所内有特别的安排?”老乞丐,不,这个神秘的人问道。

    “没有啊?我是看见你的暗号才认出你是我们的同志,你的身份?”张东方惊yà的问道。

    “我是县里刑警大队抽调过来的,我姓李,也是这次的便衣。这次市里有规定,不遇到特殊情况我们是不允许暴露身份的。我这次伪装成一个乞丐,具体负责镇区的侦查。”李姓便衣向张东方解释道。

    “你好,同志。我们所内现在一直在等你们侦查的结果,等市里的命令。”张东方很激动,他是第一次接触到秘密安排的同志,希望得到市里的指示。

    “市里没有命令下来,我还以为你们得到特殊的指令呢!”

    “我们?”

    “对啊,你们所里安排的暗桩出镇了!”

    “龙阳?!”张东方听到暗桩的说法,立刻想到龙阳。方寸镇派出所只有一个便衣,只有一个人处于暗处,那就是龙阳。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zì,年龄不大,素质不错。”李侦查员说道。

    “你没有拦住他?”

    “我本来想跟着他,看他想干什么。谁知,这个小子不一般,竟然连我都甩了。不过可以确定一个事情,他肯定是出镇了。”

    “哎!臭猪!看你给我安排的什么人?!”张东方一拍大腿,怨声载道的说着。

    “臭猪?”李姓侦查员疑惑的问道。

    “哦,就是市刑警大队的朱大队长!”

    “我师父?”

    “你师父?”

    “对呀!你说的是朱宏远吧!我就是他一把手带出来的,他是我师父,你怎么能叫他臭猪呢!”侦查员不愿yì了。咋能叫自己的师父臭猪呢!他要是臭猪,你就是臭章鱼!

    “哦,对不起,我习惯了。”张东方不好意思的说。

    “习惯了?”叫一次臭猪就算了,还说叫习惯了,谁能受得了。侦查员有些生qì,从破烂的口袋内掏出一根不值钱的烂烟,吧唧吧唧的抽起来。

    “兄弟,你误会了,来抽我的。”张东方立刻从口袋内掏出烟来,递给侦查员一根,接着把剩下的大半盒塞进他的口袋。

    “你瞧我的身份,如果抽这好烟,不是暴露自己嘛!”侦查员从口袋内掏出烟,扔给了张东方。

    “好吧!老朱带出的徒弟真不错,我佩服!我和你师父是警校的同学,那时候就叫他臭猪,叫习惯了,你别在意。”张东方呵呵的解释道。

    “那,那你不就是师叔!误会了!”侦查员不好意思,他没想到师父的名头那么响,猪就算了,还是一头臭猪,叫八戒多好听,徒弟们都叫他八戒。

    “没什么,你说龙阳去哪里了?”

    “去镇外了,这小子很怪。我学跟踪学了那么多年,工作了那么多年,他竟然一转眼就把我甩了。真他妈的厉害!”

    “他也是你师父推荐的!”张东方气不打一处来,朱宏远推荐的都是奇才。

    “我师父推荐的?”

    “对啊,他说什么沉稳可靠、经验老道、业务精通、能力非凡,这些我听了。后面还有呢!擅长独立办案,方式特殊。我这才理解,这不就是擅自行动嘛!”张东方和龙阳没有全部说完,他留了后两句。这独立办案、方式特殊,不是好话,他怕骄纵了新同志。原想抽个机huì和龙阳详谈的,还没找到机huì,掏心说话,人就飞了。

    “张所,放心!我师父的眼光不会错的。我在这里已经呆的时间长了,我走了。”侦查员说完,立刻驼下背来,颤颤巍巍的往门外走去。“师叔,再见!”

    “奇葩!都是奇葩!”张东方看着侦查员的身影,说着气话。其实他很羡慕他的同学,能有这么优秀的徒弟,羡慕嫉妒恨啊。

    “让你们的人多照看着他点!”张东方追到院子内,和驼背的老乞丐说道。

    “好,好!咳咳!~”老乞丐走出大门,立刻消失在黑暗之中。

    “所长!”于飞放开宿shè的门,走到张东方的面前。

    “有事?”张东方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

    “这不像个老乞丐啊!”于飞回答道。

    “怎么说?”

    “感觉。”于飞说完,笑着回去自己的宿shè。

    “又是一个奇葩!现在的学生怎么了?难道我们上学的时候都是愣子?还是现在的孩子智力成倍的增长?”张东方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回到办公室工作。但他静不下来,他在担心龙阳,怕他擅自行动,遇到危险。

    自从离开了方寸镇,龙阳不用再担心有人发现他的身份,他可以尽情的发挥他的能力,飞速的前进。刚才若不是因为在镇区,侦查员连他的身影都不会看到。

    一般人夜晚进入野外,心情肯定不会轻松。但龙阳不一样,他如鱼入水中,鸟飞高空,自由的奔跑在无人的夜色之中。正当龙阳自由的呼吸,享shòu着夜晚气息的时候,他嘎然止步。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他是喜欢自由、喜欢夜晚,但今晚不同,他对黑夜有种亲近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只是身体的感受,还有心理上的切合。龙阳的身体不是原来的肉身,他的这具身体是在暗黑世界里重铸的,他的灵魂当时也在那个世界,难道是这个原因?

    算了,还是放下吧!早已决定放下以前的疑虑,那就暂且放下。龙阳放缓了脚步,他目视前方,前方的任何物体都收入眼中,他看的很远,很清楚。

    今晚不是十五吗?十五的月亮呢?龙阳才意识到自己所处的环境。他抬起头来,天空已经没有月亮存在,整个世界都是黑色的,没有一丁点的亮光,但他还是看的那么清楚。

    空中有人影出现,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很多,如阴间释放出的鬼魂,四处飘散。这里不是未知的世界,龙阳无法升到空中,他只能看着,无法与他们接触。

    不会吧!不会是未知世界的鬼魂被释放出来,肆虐人间吧!如果真是那样!龙阳感觉自己的头大了。他之前还在寻思着,是什么原因能让未知世界的鬼魂消失,现在就能看见如此多飘飞的身影。

    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龙阳不敢再耽搁一刻时间,他用足了力气,飞快的向目标村落奔去。只要赶得及,只要查的快,应该还有挽救的办法。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