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十八章 未知与现实都是问题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于飞与天天将留在派出所参加日常的工作,他们根本不知道到这里来的最终任务,甚至连副所长刘卫国都不知晓。市县两级下如此大的决心与功夫,为的就是破获死亡的案件,追查百姓的离奇死因。方寸镇内,表面上风平浪静,内地里风起云涌。

    龙阳独自躺在租住的房间里,只有他自己,两间房,一间睡觉,一间吃饭待客。换句话说,就如两间房屋大的巷道,堵死两头开个门。这样也好,无人打扰,自由工作,龙阳喜欢这样的生活环境。

    难道今天十五?龙阳顺着房间的窗户,应该是比窟窿大点的圆孔向外望去,一轮圆月挂于空中,银白色的月光中闪现缕缕血红色的光芒。今晚又是进入未知世界的机huì,定要查出个水落石出。

    龙阳盘坐于床上,双目闭合,双手放置于双膝之上。身影稍微晃动,人已从床上消失。

    这是?当龙阳进入未知世界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异常,仅仅过去一个月的时间,世界已经发生巨变。血红色的世界与暗黑的世界已经趋于融合,壁垒不攻自破,血红色与暗黑色互相侵入,慢慢的相融。

    可能变化刚刚开始,极多地方的颜色只是在交叉,并没有完全融合在一起。一黑一红,一红一黑,相间相合,相合相斥。它们在争夺着主dòng权,迟早有一天,强的一方会吞噬弱的一方,它们会混为一体,不分彼此。但是最终会变为何种颜色,还要拭目以待。

    还有,以前血红色的世界里有山有水,如今一切都不存在。

    龙阳飞身进入暗黑世界。咦?!当龙阳进入暗黑世界时,他发现里面的鬼魂已经全部消失,连一道身影都不存在。记得当时那么多,随处飘飞,这世界究jìng发生了什么?只有混沌的黑色,如墨汁一般,在涌动。

    鬼魂存在于暗黑世界,会有减少,也会有增长,但他们一直存在着。如今,他们凭空消失,彻底的不存在于目前奇异的世界。是因为界面的平衡遭到破坏的原因吗?还是有人将他们转移到别处?如果有,到底是哪一种?是什么破除了两个世界的结界,是什么改biàn了它们的现状,是自己吗?龙阳伫立在未知的世界当中,久久难以平静。

    鬼魂呢?周兰老师去哪里了?一切无从得知。

    龙阳无助的离开这个未知的世界,他很迷惘,无法解释自己所看到的景象。对于龙阳,他并不熟悉这个世界,但是他从这个世界复生,从这个世界崛起。他的身体是从这个世界重铸的,换言之,他是从这个世界重生的。也许他以后就会与这个世界紧紧相连,想分也分不开。

    谜团越解越多,再也无法连续起来,龙阳只能暂且搁下以前的一段记忆,从目前的线索开始整理。

    靳氏与龙氏、靳村的谜团、诡异的两件圣物、神秘的组织、未知的世界等等等等,龙阳目前无法让他们联系到一起,只有放在心底。他现在的任务是探索方寸镇的死亡事件,那就从方寸镇的事情开始。

    查方寸镇,应该从偏远的小村落着手,只有那里有死人,毕竟是二十个村子死十七个人。正当龙阳犹豫着的时候,门口响起敲门声。

    “我靠!你的地方那么隐秘,要不是我逼着刘所,上哪找到你!”龙阳刚打开门,于飞大呼小叫着冲进来。

    “嘘!你忘记刘所的交代了。”天天悄悄的跟在后面,轻手轻脚的进到院子内。

    “哦,哦,哦。我差点忘记了。我们的老大现在是便衣警察,不能暴露身份,我们进屋说。”于飞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脸,蹑手蹑脚的往屋内走去。

    这个家伙永yuǎn没有正经的时候,如果有,那就是当时龙阳死去的时候,他认真了。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拼命的查找着各种资料,希冀找到救龙阳的方法。

    “快!”天天耐不住性子,从背后给了他一脚。

    “哎呦!我的妈!不,我的姑奶奶,我是为了你好,我看看龙阳有没有金屋藏娇,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于飞一边揉着自己的屁股,一边夸大其张的嚷道。

    “你不长记性嘛!让你小点声,你还大呼小叫的,活该!龙阳,我们走。”天天踩着于飞的屁股一步跨过,紧紧揽住龙阳的胳膊。

    “我去!半夜拉我作伴,我还以为我是个电灯泡,原来是个出气筒。”于飞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跟进屋内。

    “好了,你们别闹了。我这地方十分保密,你们怎么知道的?”龙阳拉住于飞,用力捏捏他的胳膊,以示感激和歉意。

    “龙阳,我们走吧!你看都是什么人,连你的住处都不告诉我们!要不是我们一起演了一个苦情的双簧,就不能从刘所那里套出你的行踪。”天天说道这里,气不打一处来。今天晚上她装作生病,于飞从中作梗,为了套出龙阳的住处煞费苦心。好歹刘所心软,告诉了他们,不然还要硬装到半夜。

    “哈哈,你们误会张所和刘所。不是刘所心软、不忍心,他们要告诉你们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们的。”龙阳晒然一笑。他心里清楚,刘所透露自己的住所必然是经过张所同意的,张东方知晓三人的感情,故意徇私放过的。

    “还误会,你知道我装肚子疼装了一个多小时,害的我肚子真的疼了。还有于飞个笨蛋,也不知道让我歇歇,一劲的让我喊,喊的我嗓子冒烟。”说到着,天天到处找水喝。谁知道这里空无一物,唯有一张床。

    “龙阳,这里怎么能住人,连口水都没有!”天天的眼睛红了,她在心疼龙阳。

    “这有什么,我在外面有吃有喝,回来不用喝水,你想多了。”龙阳说完,抬起手想帮天天擦去泪水,手抬到一半,陡然落下。

    “我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都没有看见,老大,你继续。”于飞倚在房门处,嘴里说着,没有避开的迹象。

    “你们吆吆喝喝的来看我,带吃的来没有。”龙阳为了防止天天与于飞继续闹别扭,赶紧转移话题。

    “有!有!于飞快!”天天立刻破涕为笑,将门口的于飞推出去。

    “老大,这真的有。就在外面,本来想逗逗你的,全给姑奶奶搅乱了。”于飞立刻跑到大门外,从犄角旮旯里提出一大包东西。

    于飞和天天准备的太充分了,有荤有素,有酒有肉,有碗有筷。三人酒菜摆开,话题就此扯开。

    “老大,你不地道。”于飞抿了一口酒,摇头说道。

    “天天,于飞喊你呢!”龙阳碰了碰身边的天天。

    “啥事?”天天一头雾水,茫然问道。

    “你们俩啊!真是天上一对,地上一双,都会演戏!老大,我喊你,你叫天天干嘛?”于飞喝到嘴里的酒差点喷出来,呛得直打喷嚏,眼泪直流。

    “你当初不是说过,天天是你的老大,我是天天的老大,你喊老大不就是喊天天吗?”龙阳狡黠的笑着。

    “好,好,你们真是一对狗男女!”于飞被酒呛昏了头,竟然冒出这样一句话。“哎呦!我错了!我是狗!”

    于飞的耳朵被天天抓住,狠命的扭曲着。疼的于飞眼泪直流,这不是酒呛出来的,是真实疼出来的眼泪。

    “天天。”龙阳喊了一声,天天立刻松开手。

    “要不是龙阳,今天你的耳朵就是下酒菜!”天天说完,夹起一块猪耳朵,送入口中。

    于飞倒吸一口凉气,他今天才真正领悟到男人的魅力。天天这样的刁蛮公主竟然对龙阳言听计从,老大的老大真是老大!

    “你问!”天天用手中的筷子点在于飞的碗口。

    “好嘞!”于飞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立刻恢复以前的模yàng。

    “严肃点!”天天板着脸,手上做着拧耳朵的姿势。

    “好!奉老大上谕,龙阳老实交代你的问题!”于飞学着戏曲里的场景,动作一板一眼。

    于飞不是懦弱的人,不是虚假的人,更不是没有能力的人,他已经和龙阳、天天成为一个整体,他习惯于他在三人之中的角色。如果换做与其他人在一起,于飞就会成为另外一个人,一个让他人瞩目的佼佼者。

    龙阳心里非常清楚,于飞与天天是因为担心自己才想方设法来到这里。张所长让二人来见自己,也是因为相信自己的原因。“便衣警察就要隐秘,所以我才住到这里。既然你们知道我在这里,你们以后就可以经常来了,有什么问题需要交代。”

    “龙阳,你应该知道我们担心你。你把事情说出来,我们会与你一起承担。哪怕有再多的困难,有多么的危险,我们三人一起面对。”说到正事,天天和于飞不再打闹,一齐向龙阳投去真诚的目光。

    “真的没有什么?”龙阳躲闪着他们的目光,他不想隐瞒着他们,不想背叛兄弟的情义。但因为此次行动的特殊性,他没法如实相告。

    “你们想多了,真的没什么!”龙阳端起酒碗,喝了一口。他用酒碗遮挡住自己的脸,面对于飞和天天,他真的不愿撒谎。

    “好!我们走!”天天竟然将面前酒碗里的酒一饮而尽,摔下酒碗后扭头就走。

    “走!”于飞附和着,紧跟着天天走到大门口。看到天天蹲在门口独自哭泣,他再次回到了屋内。

    “老大,你实话实说,到底有没有危险?”于飞扭过头,不看龙阳。

    “有,但是有我们很多的同志。你们要相信我,如果有什么问题,你们直接找张所长。记住,只能找张所长!”龙阳把责任推到张东方身上,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于飞和天天二人放心。

    “好!”于飞没有二话,立刻扭头就走。

    天天站起身来,看了一眼龙阳,随着于飞离开了龙阳的住处。天天的一眼,深深印在龙阳的心里,让他忍不住留下眼泪。眼泪,情到深处方才有。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