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十四章 小镇小民警
    天天强求到镇派出所工作,肯定是因为龙阳的原因,她想和龙阳在一起,哪怕吃苦受难都愿意。没想到于飞竟然也放弃市里优越的工作环境,情愿和龙阳一起到派出所工作。

    朱宏远本是来做龙阳工作的,没想到龙阳没有任何犹豫,一口答应愿意到小镇工作。朱宏远很满意,也很佩服这个不平凡的孩子。特别是天天与于飞,他们对龙阳的感情非比寻常,排除其中的特殊感情,一样让人感动。天天对龙阳的感情,不是简单的同学、同事的感情,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朱宏远和龙阳交代完事情,他放心的回去了,接下来就是安排具体的工作事宜。还有,他要向天都两口子负荆请罪,他没有制止住天天,让天天自己做主到派出所工作。这本来怨不到他的,谁让他是天天在这里最亲最近的人呢!

    “大哥,你看这事?”朱宏远顶住心理压力来到平县,他是准备来接受批判的。

    “来,老朱,这事你办的好,天天就是要经受磨练才能成长。”天都乐呵呵的拉着朱宏远的胳膊,将他按在餐桌旁边。

    “这?”朱宏远不知道天都在打什么主意,心里七上八下的。

    “你嫂子特意做了几个好菜,犒劳犒劳你。”天都笑着说道。

    “犒劳我?”朱宏远愣愣的看着天都以及忙里忙外的嫂子,他如坠云雾里。

    “嗯,真的。”天都认真的点头,诚恳的向朱宏远表示谢意。

    “我说,你们这是唱的哪出?当初天天强烈要求到派出所工作的时候,你们可不是这样的表现。如今你们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是不是拿我做戏?”朱宏远一时接受不了天都的态度。况且他这次是来认罪的,他没有阻止住天天的决定,没想到享受贵宾的待遇。

    “老弟,你真的帮了我和你嫂子的大忙,我们也是真心真意的想谢谢你。等会凌峰也来,我在和你详细的说说。”天都讳莫如深,不讲出实情。

    其实话说到这份,朱宏远也能猜出一二。天都是不是为了未来的女婿做打算的?可事实并非如此,等凌峰到场,朱宏远才知道事情的真正原因。

    “老朱,这次天哥真的要谢谢你啦!”凌峰一进门,就开始打哈哈。接着就开始动筷子,这么丰盛的饭菜岂能放过!

    “小凌子,你话说清楚,饭菜也要分清楚。今天是天哥两口子请我的,我还没有吃,你倒吃起来了。”朱宏远探出身子,一把夺过凌峰手中的碗筷,重重的放在桌上。

    “你?我容易嘛!这顿饭不只是请你,也是请我的。你想想,我编了多少瞎话,都够我一辈子用的!”凌峰一脸委屈。他真的不容易,编瞎话将靳村人骗回家,再编瞎话安抚好靳村人,让一个老实人做这些事情,真的难为他了。

    “好,好,我认输,我没那么多瞎话!”朱宏远一边将筷子递给凌峰,一边挖苦他。

    “去!”凌峰接过筷子,继续开吃。单位的饭菜哪能比上家里的好吃,特别是嫂子做的。

    “说吧!”朱宏远没有动筷,向天都问道。

    “说啥?”天都饶有兴趣的回答道。

    “凌峰编瞎话有功劳,你们请他吃饭,我是来请罪的,为什么要请我吃饭?而且是这么丰盛的饭菜,让我毛骨悚然啊!”

    听朱宏远这样说话,天都与凌峰都笑了起来。看来朱宏远真不知道天都为什么感谢他,他猜的一二都是错的。

    “你以为我是在设鸿门宴,准备杀猪哪!哈哈!”天都捂嘴大笑。凌峰趴在桌子上,刚吃进嘴里的菜都喷出来,连鼻孔里都是。

    “你们怎么了?”朱宏远一脸茫然。

    “好了,你也是当爹的人了,有些道理你还不懂?也难怪,你一心扑在工作上,难得与妻儿相聚。这样给你说吧,你了解天天,她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我和你嫂子商量过,就是想让她多磨练,多历练,好好去掉她刁蛮的脾气。”

    经过天都的一番解释,朱宏远终于知道其中的原因,可怜天下父母心,原来是他自己多想了。还有他想多了,他本以为会遭到天都两口子的埋怨,后来不是。他本以为天都是为了龙阳,后来也不是。

    “哎呀,原来是这样,这让我担心的,有句话咋说,叫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啊!嫂子上酒!”朱宏远抓起桌子上的筷子,夹了一块猪蹄就往口里送。

    “哎!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凌峰晃晃脑袋,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他说的是朱宏远姓朱,姓朱的吃猪蹄,猪猪相残的意思。

    “你咋说的,我和你是兄弟,何来的自相残杀?”

    “这?”凌峰本来想戏谑一下朱宏远,没想到这个大老粗反应那么快,把凌峰反套进来。

    天都哈哈大笑,凌峰满脸通红,朱宏远拼命的吃,放心的吃,开心的吃。

    龙阳、天天、于飞三人在朱宏远的贸易公司相见,他们将一起分配到小镇的派出所工作。因为龙阳身份的原因,选择在这里会面。

    “天天,你为什么不回到平县去,那里是你适合工作的地方。”龙阳的问话不是没有原因的。之前他都为天天考虑过,天天的父亲是平县的局长,天天回到平县是有优势的。另外,天天是个女孩,离家近点自然少些危险,少些顾虑。这种顾虑有天天父母的,也有龙阳的。

    “怎么了,我就不回去!我要和你们一样,要从基层做起。况且我们三人是铁三角,不分不离,不离不弃!”天天说的理直气壮,其实龙阳与于飞都清楚,她是为了龙阳而来的。

    “那你呢?”天天这边已经问无所问,龙阳转头询问于飞。

    “天天不是说了嘛!我们是铁三角,分无可分!”于飞说的更加无可辩驳,让龙阳非常感动。他知道于飞之前分到市局机关,但是他放弃机关的工作,坚持到基层锻炼。于飞是宁愿不毕业也要下基层的,而且坚持与龙阳在一起,同到小镇派出所工作的。

    “你们这是何苦?”龙阳心里暖暖的,但他还是想表达出来。

    “我们不苦,说实话,苦着的是领导,高兴的也是领导。你想想,全校前三名都去一个地方,领导能不为难?我们去全市第一个镇的试点派出所,领导能不高兴?”于飞脑筋转的快,分析透彻,一语中的。

    “怪不得?”龙阳恍然大悟,手指点着两人。难怪天天与于飞能顺利的和他一起到小镇的派出所工作,还是有内幕的。

    “嗯!”于飞点点头。

    “嗯!”天天随即点头。

    龙阳明白,他们不只是想和他在一起工作,他们是想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还有,他们想和龙阳一起迎接挑战,尝试新的课题,为全市的公安工作探路。

    “我听老朱说过,这个小镇是三个市的交界处,治安形势复杂,工作中存在危险。另外,小镇不小,辖区较大,情况错综复杂。”既然他们已经下定决心,已经既成事实,龙阳该说的话还是要说。毕竟于飞、天天和自己不一样,他要提醒二人。

    “老大,安了,以后我们三人就是小镇小民警,一切听党指挥,跟党走。”于飞非常高兴,三人以后将在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和学校时一样。

    “对,小镇小民警!”天天挥舞着拳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是啊,小镇小民警,让我们三人一起努力。龙阳心里想着,一番感动,一番激动,还有一丝担心,一丝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