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九章 复活
    暗黑的世界一如往常的黑暗,没有任何方法能看清这个世界,极少有人能够来到这个世界,若说有,也许是很久很久以前。

    龙阳立在黑暗的虚空,原先零星的血红色与黑色已经不存在他的身体上。他的血管变成血红色,他的骨骼变为黑色,他的内脏成为明亮耀眼的白色,他成为一个颜色的复合体,明明不相符,明明不相容,却在他的身体中一并呈现。

    龙阳不知道这些内在的变化,他身边的狗娃更不知道。狗娃的鬼魂是在黑石头消失的一刹那出现的,他以前突破过无数次这种桎梏,无数次的失败,在他灰心丧气之时,他却突兀的出现在黑暗的世界。当他反应过来,他看到身边的龙阳。

    狗娃出现后,他发现一个怪异的事情。他的身体是鬼魂,附近所有人的身体都是灵魂体,而龙阳的身体近乎实质。换句话而言,龙阳的身体近乎肉体!这根本不可能!

    看到眼前的一切,狗娃无法抑制心中的激动,他围着龙阳的身体,时刻不敢放松,生怕身边的鬼魂会对龙阳带来不利。

    狗娃的担心有点多余,身边飘飞的身影并没有针对龙阳展开行动,他们还如往常一样,无意识的飘荡。唯一有变化的,就是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消失一部分,而后再增加一部分。

    黑色的世界仿佛出现了些许波动,层层的涟漪泛出,犹如波浪涌动,不断的冲击着未知的边际。波动的中心来自龙阳,龙阳就是波动的中心。

    四周泛起黑色的浪花,不是真实的浪花,是无形的浪花,是时间的浪花,是空间的浪花。

    浪花溅起,飞扑向四周的身影,掩盖住他们。浪花过后,空无一人,空无一物,黑色的浪花吞噬着它能覆盖的一切。

    浪花在吞噬着一切,它能接触到的一切。狗娃躲避着,他来到龙阳的身体前,躲靠在龙阳的身边。黑色的浪花变成波涛,汹涌着向四周的身影卷去,吞吐着所有的黑色,扫平它经过的一切。连龙阳身边的狗娃都受到冲击,全身变得虚幻,渐趋透明。

    黑色的浪涛向四周汹涌的冲击着,它并没有放过上面血红色的世界,不断的冲击,不断的侵蚀。两个层面的结界非常坚实,但经不过大浪淘沙,经不过水滴石穿,经不过浪涛的冲击。终一刻,黑色的浪涛打破隔离层,冲进血红色的世界,与血红色融在一起。

    此时,龙阳睁开了眼睛,一束白光从龙阳的眉眼之间射出,照亮了整个黑暗的世界。龙阳静静的站立,如山峰上的古装男子,庄严而肃穆。

    良久,龙阳伸出右手,瞬间将狗娃收起。他腾身而起,穿越黑暗与血红色的界限,伫立在血红色的层面之中。

    “原来是这样!”龙阳默念了一句。他双手合十后,白光泛出,血红色的地面马上恢复,再次形成结界,隔离着两个全然不同的层面。隔离了黑色与血红色,再次让它们归属到原来的层面,恢复到以往的状态。

    龙阳没有立刻离开,他静静的立于血红色世界的虚空中,仔细的感悟与体会。他像在思索着什么,也许在适应这个血红色的世界,也许与血红色的图案有关。

    当龙阳苏醒的那一刻,东岩市医院的太平间内,他的肉身突然消失,化作无名的物质,漫无踪迹。

    龙阳的尸体确确实实的消失了,消失于这个世界,归于这个世界。如今的他,拥有了另外一具肉体,黑石头与玉手杖共同铸造的身体。他的灵魂没有变化,还是他的魂,还是原来的龙阳,只是他还没有回到现实的世界之中。

    黑石头融入龙阳的右手中,玉手杖融入龙阳的左手中,一手阴一手阳,顺着龙阳的双手进入他的魂体内,帮龙阳重新锻造出一具新的肉体。

    “龙阳?龙阳!”

    当龙阳静立的时候,一声声熟悉的声音唤醒了龙阳。

    “周老师?!”

    龙阳睁开双眼,四顾查找。他听到的声音是他老师的声音,是周兰老师的声音。她是龙阳小时候的老师,因为坠落山崖而死。当时龙阳恳请义父靳山与自己一起追查,知晓周兰是被人故意害死,但是一直没有查找到结果。

    龙阳没有想到自己能在这里再次听到周兰的声音,他寻找周兰的身影。龙阳早前失去了鬼眼的能力,此时他不知自己已经恢复了鬼眼,而且还具备了另一样神奇的能力。

    “老师!”龙阳见到了,他看到了周兰的身影,她依然在黑色的世界里,但是他能够听到周兰的声音。

    “记住,黑色的石头非常重要,这块石头你已经用了,但是你要找到你的父母,你还需要它们。”周兰的声音非常虚弱,越来越低。

    “老师,你是怎么死的,我要为你报仇。”龙阳从虚空中走下来,向黑暗的层面走过去。

    “慢!你现在还不能过来。当你完全适应这具身体,你再来。我等你!”周兰说完,消失在黑暗的世界里。

    龙阳不听,他要重回黑暗的世界,找回自己的老师。当他要越过那道结界时,他被弹了回来。怎么回事?刚才明明是自己恢复结界的,自己怎么不能再回去?

    龙阳不相信,再次冲击着结界,一次又一次,他都被反弹回来,而且反弹力一次比一次厉害。

    “龙阳,记住,你一个月只能来一次,这是你的能力。记住!”黑暗中再次闪现出周兰的身影,但只说了一句话就立刻消失。

    这?难道自己这次蜕变与周兰老师有关?当龙阳再也无力爬起时,他停下了,不再莽撞的冲击这个似有似无的结界。

    靳村周围的五指山峰失去生机,被五条支脉引去东南方向,只能查找到东南山峰那里。而东南山峰就是周兰老师坠崖之处,这里面是否有联系,与周兰老师又有什么联系?

    一个月只能来一次,那下个月就再来这里,查一查其中的原因。龙阳决定下来,静静的审视着自己的身体。他感觉自己在这里特别舒服,不断有血红色的光芒融入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立刻恢复如初,生机勃勃,精力充足。

    龙阳看一眼身下的世界,迈步走了出去,眼前一片光明,他回到现实的世界之中。

    棺材?

    当龙阳走出的一瞬间,他再次看到血红色的棺材,当初他躺进去的那具棺材。去!以后用不到你了。

    怎么又回到这里?龙阳看着熟悉的环境,知道自己回到了物证室,东岩市刑警大队的物证室。一道熟悉的身影在物证室内,她在仔细的工作着。自天天成为活死人后,她就没有安心过。龙阳变成活死人,她对自己更加怨恨,一直认为是自己害了他们二人。

    “张姐,你好。”龙阳和身在物证室工作的小张打声招呼后,走了出去。

    他?龙阳?小张立在当场,拼命的揉搓着眼睛,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紧接着,她追了出去,跟着熟悉的身影。

    “大家好!”径直来到朱宏远的办公室,龙阳和办公室内的人热情的打着招呼。

    “龙阳!”朱宏远的声音,但已经变了声调。

    “龙阳!”凌峰的声音。他编了那么多天的瞎话,终于瞎话成真。

    “龙阳!”天都的声音。他坐在椅子上,愣住了,但双手紧紧抓住扶手,嘎嘎作响。

    “龙阳!”随着叫声,一个孱弱的身影扑入龙阳的怀里,紧紧抱住他,生怕他会立刻消失。是天天,她也在朱宏远的办公室。她是来询问是否有龙阳消息的,她没想到,龙阳会突然进入到办公室,来到了她的身边。

    天天没有想太多,当她看到龙阳,她不顾一切的扑向龙阳,抓住他、抱住他,再也不让他离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