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八章 猜测死亡
    东岩市医院几乎被刨地三尺,只要能存住一个尸体的地方全部被检查过。不仅如此,凡是在此时间段内进入或者出去的人一律见面,进行甄别。

    同样的事情反反复复做了三遍,三遍的结果都一样,没有发现龙阳的任何踪迹。准确的说,没有发现任何尸体出入。太平间内所有的尸体都在,无论是屈死的还是枉死的,无论是老死的还是病死的,独独缺了龙阳的尸体。

    事情变得扑朔迷离,到底是一宗盗窃尸体案件还是诡异的尸体失踪案,谁也无法下决定。人员已经陆续撤走,走时和来的时候一样快速,怕引起人们的恐慌与骚动。

    领导的会议照常开着,这次朱宏远没有再去参加,他和凌峰、天都在一起,躲避了会议。他们找了个理由,就是靳村街的人需要陪护和安抚。

    “邪门,真邪门!”朱宏远连声说道。

    “邪门吗?”凌峰歪着头说道,像是回答朱宏远的问题,也像自言自语。

    “哦。”朱宏远只说了一个字。他现在知道龙阳的些许事情,该到了见怪不怪的时候了。“那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只有一个人能告诉你答案喽!”凌峰躺到身后的两张凳子上,双手枕在头后。他今天才从瞎话的苦海中脱离出来,实在没心思和朱宏远作过多的解释。

    “谁?天天?”朱宏远随口说出天天的名字,说完后他才后悔。他看向天都,迎接他的是鄙视的眼神。都是多年的老刑警,连这点默契都没有,看来朱宏远是急红了眼,也会有他迷糊的时候。

    “你们说的那个人就是龙阳自己?!”朱宏远左看看右看看,小声的问道。

    凌峰与天都暗暗的点点头,认可朱宏远的说法,同时也是发表了各自的意见。

    “那就是龙阳没死?!”朱宏远欣喜的蹲在两人身边,笑嘻嘻的说道。

    “老朱,你变了。”凌峰撇撇嘴,表示不能理解。

    “赞同。”坐在一旁的天都立刻说道。

    “奇了怪了,我天天在这里,你们俩一来怎么就认定龙阳没死呢?你们哪来的信心?”朱宏远站起身来,卷起袖管。他其实心里很高兴,看来这两个人和自己想到一块了。刚开始时他还怕他们不理解自己,到底是志同道合的人,啥心思都瞒不过他们。

    “你不也是这样想的嘛!”天都说话了,这句话就点到朱宏远的心里。那怪抢老婆也抢不过天都,看来真是差了太多了。

    “你们,你们太龌龊了!”朱宏远才明白过来,他被凌峰与天都蒙住了。原来他们二人根本不相信龙阳能轻易的死去,直到不见龙阳的尸体后,他们才彻底爆发出来。见不到龙阳的尸体,医院找不到龙阳的尸体,说明龙阳很有可能就是没有死,这是他们共同的答案。

    “话说回来了,龙阳出现意外本身就是诡异的事情,现在尸体突然消失也是个谜,我们三人一定要坚持住。一方面让靳村街的人放下心,另一方面要赶快找到解决的办法。毕竟纸包不住火,领导要说法的。”天都此刻发挥领导的作用,句句都是目前工作的重点。他本来就是朱宏远与凌峰的老师,三人之间有重大的事情,最后决定的都是天都。

    “怎么办?”凌峰问道。

    “嘿嘿!”朱宏远与天都看向凌峰,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不会吧,又是我?”凌峰后撤了几步,无奈的笑笑。

    凌峰还要接着编瞎话,这瞎话要担责任的。责任就在于他要瞒住龙阳尸体消失的事情,他要面对靳村街的靳二和靳河,还要面对东岩市的所有人。

    “你们不是害我吗?”凌峰无助的看向身边的两位兄弟。

    “你觉得呢?”朱宏远学聪明了,故意逗自己的兄弟。

    “为了龙阳,我认了。”凌峰决定了,他现在开始就是瞎话大王。哪怕多大的责任,为了龙阳,他认了。

    “别大义凛然、慷慨就义的样子,谁让你一个人担担子了,所有的责任我们三个人承担。嘿嘿!”朱宏远笑着说,旁边的天都一块看着凌峰在笑。三人不是一天的兄弟,不是一时的情义,所有的事情有人来承担,那就是他们三个人。

    接着,三人用尽所有的能力终于让事情告一个段落。三人都在心虚,生怕有人戳穿他们的谎言。靳二与靳河回去了,东岩市的领导消停了,这就是三人努力的结果。

    “爸爸,龙阳的尸体已经失踪了,你们为何撒谎。”天天站在医院的病房内嚷嚷,吓得天都赶紧关上了房门。

    “我的姑奶奶,你可不能再添乱了!”凌峰心里最没底,谎都是他撒的,瞎话都是他编的,最怕出事的就是他。

    “哦,你们说龙阳的尸体被靳村人带走,为的是瞒住东岩市的人。你们说龙阳没死,在执行特殊的任务,他需要靳村人配合。你们这是在骗靳村人!骗龙阳的亲人!你们脸红不脸红!”天天生气了,把自己的父亲也骂在其中。

    “天天,别没大没小!”天都生气了。

    “本来就是!”天天丝毫没有让步,哪怕对已经气恼的父亲。

    “天天,龙阳也许没有死。”朱宏远憋不住了,他不愿意看见天天与天都父女俩闹僵,赶紧说出三人猜测的结果。

    “啊?”天天直愣愣的看着朱宏远,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时,天都走到女儿的旁边,轻轻的扶着天天坐下,详细的说出三人推断的结果。这虽然是三人的推断,但是有很大的可能。不然,他们三人不会给所有人撒谎,给所有人编一个莫须有的瞎话。

    “相信爸爸,相信你朱叔,相信你凌叔。还有,你要相信龙阳!”天都给女儿的话就是几个相信,没有过多的语言。天天听的明白,爸爸从不给她空头的支票,从不给她不能兑现的诺言。她相信爸爸,更愿意相信龙阳没死,龙阳能够安然无恙的回来。

    事情好像告一段路,但事情不会轻易结束。

    “爸爸,你们说龙阳没有死,龙阳会回来,龙阳在哪?”起初,天天听了天都的话,心情逐渐好了起来。但是已经过去一个星期,莫说龙阳回来,哪怕与龙阳有关的消息都没有。

    “这个要问你凌叔。”天都无法回答女儿的问话,把问题抛给凌峰。凌峰是目前三人中间最能编瞎话的人,不找他找谁。

    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凌峰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自己怎么会成了瞎话大王,自己是多么实在的人啊!真是交友不慎,害人害己啊!

    “龙阳应该很快会回来,只是时间问题。”凌峰说的话连自己都不信。谁知道天天竟然信了,而且高兴的离开了。

    “老凌,可以啊!”朱宏远不忘在一旁打击凌峰,呵呵的笑着说。

    “去!滚!如果龙阳不能回来,我扒了你的皮!”凌峰气不打一处来,气愤的走出朱宏远的办公室。

    此时的龙阳没有清醒,他还处在黑暗中。但他的双手已经空无一物,他无意识的伫立在陌生的世界,他已经不是一个人,身旁有一个身影在陪伴着他,一直不离不弃。

    谢谢大家对清风的不离不弃,对龙阳的不离不弃!清风在努力的码文。清风没有吧,没有贴,只是实实在在的码字,希望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