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七章 不翼而飞的尸体
    天天醒了,也病倒了,她独自躲在病房内,锁上门,任大家如何敲打房门,她不再理睬。无论如何,她都无法接受龙阳死亡的事实,她用双手捂住耳朵,任眼泪流淌。

    天天没有参加学校的毕业典礼,而且今年东岩市警校的毕业典礼没有了往年的喜庆,只是增加了一个内容,默哀一分钟,为龙阳。于飞同样没有参加典礼,他在医院的太平间外,守着里面的兄弟。

    对于龙阳死亡的消息,学校没有格外保密。===『斗罗大陆漫画http://www.jide.tv/jd55/』===。学生们都知道有个叫龙阳的同学因为救人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他们敬佩龙阳,并以龙阳为榜样,激励自己努力工作。

    市里传来一个消息,他们要以龙阳为典型搞一个学习龙阳的活动,征求公安局的意见。当朱宏远听到这个消息,他非常为难,难以决定。朱宏远是处理龙阳后事的总负责,公安局需要他的意见。这时,他的意见就代表公安局的意见。可凌峰、天都与靳村街的人还没有到来,他不能就此答应。

    “不行!”凌峰坚决的给出回答。

    不理解!这是市里与局里领导的疑问与回答。龙阳已经死亡,而且是为了救人而死,他就是典型,就是模范,就是要宣传的对象,为什么不同意?!朱宏远顶住了压力,顶住了好意,顶住了对他的非议。他坚持住了,他在等,等人的到来。

    等到凌峰、天都与靳村来人后,朱宏远终于顶不住了,累瘫在椅子上。他不是身体累,是心里太累。他甚至来不及伤心,来不及再去看龙阳一眼。

    靳二与靳河非常理解凌峰等人,他们知道凌峰等人与龙阳的关系,是关心与照顾龙阳的人。所以,当他们看到朱宏远的时候,充满了感激与感动。

    “龙阳在哪里?”靳二问道。

    “在医院!”朱宏远答道。

    “我们先去看看。”靳河上前说道。

    “好。”几人没有通知其他人,直接赶往医院。

    此时,他们不想惊动领导,不想惊动更多的人,他们想安静的看看龙阳。靳二与靳河想的不是这些,他们根本就不相信龙阳会死,他们去医院为了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死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龙阳?

    路上,朱宏远与凌峰表露出一个意思,那就是为了确定龙阳的死因可能需要解剖龙阳的尸体。但他们的话说了等于没说,靳二与靳河根本没有听进去,他们就是不相信龙阳已经死亡。其实靳二、靳河心里的想法也是朱宏远等人希望的,只是朱宏远等人已经确认了龙阳死亡的消息。

    “朱叔!”于飞依然守在太平间外,看到朱宏远带了一些人过来,赶紧迎了上去。

    “他们是龙阳的亲人,要看龙阳最后一面。走,我们一起进去。”朱宏远招呼于飞前面带路。

    “哦。”于飞答应着。他看着跟在朱宏远身后的两个人,觉得非常奇怪,他们并没有悲伤的表情,还说是龙阳的亲人。

    太平间的门砰然打开,冷气袭面而来。三面墙都是柜子,冰冻的尸柜,每个如抽屉般的盒子内都有一具尸体。有自然死亡的,有意外死亡的,有被人杀死的等等。

    “就在那里。”于飞的手指向停在太平间中间的条桌。

    那里有一张长长的条桌,桌上铺着一块白布,龙阳应该就在白布的下面。

    “于飞?”朱宏远惊讶的看着于飞。

    “嗯?”于飞看着朱宏远,发觉他的眼珠要瞪出来。

    “龙阳呢?”朱宏远把于飞的头拨向太平间内,让他看清楚里面的状况。

    当于飞看向里面时,只见一张长条的桌子,桌子上铺着一方白布,犹如一张写字台,整洁、整齐。

    “你们搞什么鬼?!”靳二向朱宏远和于飞问道。

    “我们,我们,龙阳明明---”朱宏远说不出话来,于飞在一旁也瞠目结舌。

    “我就说嘛!你们是不是和龙阳联合起来逗我们的?龙阳是不是想我们了,他在哪里?”靳二在天平间内一边走一边找。他以前就是蹭这行饭吃的,没觉得一点害怕。

    “我说也是,这小子越来越过分,我本来还真有点担心害怕,哎!快出来!”靳河也在找龙阳,一边找,一边喊着龙阳的名字。“龙阳!哪里不好藏,藏死人堆里!臭小子,看我不打你屁股!”

    此时,凌峰与天都带着怀疑的眼神看向朱宏远,他们也有点相信了。“老朱,你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大了!”

    “小子,龙阳的尸体呢!”朱宏远被看的脊背发寒,冲着于飞扇了一巴掌,将愣住的于飞扇的一个激灵。

    “朱叔,我上午还进去过的,他还躺在那里。况且我还掀开白布,看见龙阳的脸,他脸煞白煞白的。”于飞慌了,赶紧解释道。

    “这!这!”朱宏远无法解释目前的一切,无法回应凌峰与天都的眼神,更没法回答靳二与靳河的问话,脸上五彩缤纷。

    “难道是天天?”于飞自言自语道。

    “你说什么?”天都紧张的问道。

    “哦,上午的时候天天来过,她说她和龙阳要生死在一起。会不会是她?”于飞说完,眼睛看向条桌。他的意思很明显,是不是天天搬走了龙阳的尸体。

    “天天呢?”

    “在前楼的病房!”

    “快!”几人顾不得太多,飞奔向天天的病房,将靳二与靳河晾在了太平间。

    “龙阳,你一定要活过来!”当他们跑到天天病房的时候,天天正坐在床上自然自语。而她的病床上并没有龙阳的尸体,病房内也没有。

    “爸爸,你来了!”看到天都出现在病房,天天立刻从病床上跳下来,扑在天都的怀里,再次哭泣起来。

    “天天,你受苦了。”天都轻拍着天天,稳住她的情绪。目前最着急的是找到龙阳尸体的下落,天都快速安抚天天,立刻开始轻声询问。

    “什么!你们说龙阳的尸体没有了!”天天被问懵了。她清醒后没敢去看龙阳的尸体,因为她不愿意直面这样的事实。今天上午,她终于打开病房,鼓足勇气来到太平间,她去看了龙阳。又是哭的死去活来,她想过,她要陪龙阳一起去死。这才刚到下午,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龙阳的尸体又没了!

    “天天,你见到龙阳的尸体吗?”天都小心的问道。

    “见到过。”

    “在哪里?”

    “今天上午在太平间内见过。”

    “那现在呢?”

    “没有,我真的没有。你们快去找!”天天立马明白父亲的意思,催促着大家赶快去寻找。

    事情已经明了,龙阳的尸体不翼而飞,消失不见。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众人已经摸不清头脑,更无法解释了。

    靳二与靳河被安排离开医院,由凌峰陪伴,也由他负责解释这一切。凌峰向来不会编瞎话,这次,他用了浑身解数,编了够他一辈子的瞎话来搪塞两个靳村街的人。

    东岩市医院全部戒严,进驻了东岩市刑警大队的全体人员。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一定要找到龙阳的尸体!这是命令,也是所有人心中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