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六章 噩耗
    医院里,刑警的法医与医院的医生再三检查确认,龙阳已经死亡,无任何生命特征存在。龙阳死亡的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炸在每一个与他息息相关的人的心里。

    学校领导与市局领导连夜召开紧急会议,会议只有一个议题,龙阳的死因。先是医院方面给出诊断与救治结论,而后法医给出同样的检验结果,这证实龙阳死亡的事实,也仅仅证实这一点而已。

    至于龙阳的死因,不得而知。龙阳不存在任何外伤,头部不存在任何挫伤,如果要做进一步的检查,那就需要解剖尸体才可以做到。会议进行到这步议程后,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没人可以做这个主。

    “不行!”朱宏远匆忙从医院赶到会议室,没做任何考虑直接提出否决的意见。他因为照顾晕倒的天天,迟来了一步。

    “说说。”市局领导说道。

    “龙阳身份特殊,这是在座都知道的事情。他身上发生过很多匪夷所思的事,不是我们常人可以理解的,我们不能妄下结论。”自从龙阳成为活死人之后,朱宏远从凌峰处得知龙阳不少的秘密,具体来说就是诡异的遭遇,但是他在会议上不能明说。

    “那你说怎么办?”

    “让我说,我们先把龙阳的尸体保存起来,等以后再说。”朱宏远一时没了计策,先拖下来再想办法。

    “如果龙阳的亲人来要说法,我们怎么面对他们。”领导不是有意推脱责任,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孩子在东岩市警察学校上学,在东岩市公安局的单位实习,无缘无故的死去,任谁都要说法。而且,龙阳成为活死人的事情,他们一直在保密,没有告诉龙阳的亲人。

    “我来!”朱宏远挺身而出。“大家知道,龙阳成为活死人之后,他一直没有家人来过,因为他算是一个孤儿。他生活在平县的靳村街,我和平县的凌峰来做工作。”

    “既然这样,朱宏远来全权处理这件事情,有任何困难随时和市局提,我们和学校全力支持。一定让孩子不能白死,一定要查清死因,一定让家人或者亲人没有意见。”市局领导和学校领导商议后,决定让朱宏远处理龙阳的后事。

    紧急会议紧急召开,散会散的无可奈何。只有最后的决定是一个好消息,相对而言也是一个重担,朱宏远肩头重重的担子。

    在朱宏远的心里,他一直不相信一件事情,那就是龙阳会死,龙阳会死吗?就因为是这个想法,他才会毫不犹豫的冲到会议室,才会揽下龙阳的后事。

    朱宏远立刻联系凌峰与天都,让他们立刻赶到东岩市,需要他们一起来商量事情,一起决议。还有,要不要通知靳村街的人,怎么通知,通知谁。

    “什么?你说什么!”凌峰接到朱宏远的通知愣是没有反应过来,他还以为朱宏远和他开玩笑的。直到最后确认,凌峰才确认龙阳死亡的事实。

    “真的,龙阳的尸体在市医院的太平间。”朱宏远没有多说,他怕说多了自己控制不住情绪。

    “到底怎么回事!”凌峰的说话已经变了腔调,他是急的,痛的。整个平县刑警队都可以听到他悲痛的喊叫声。

    “目前查不出任何原因,所以我要找你和天都商量。还有,我们要不要通知靳村街的人。龙阳成为活死人时,我们瞒着他们,只为了龙阳哪天能够复活。现在龙阳死了,我们,我们怎么办?”其实朱宏远知道答案,那就是肯定要通知的,只是去靳村街通知消息的人是凌峰,他在替凌峰为难。

    “我知道了。”凌峰缓慢的坐了下来,泪水在眼眶内打转,一不小心滚落下来,湿透了桌上的笔录。

    “你说什么!”天都听到凌峰的话,同样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消息。

    “天局,真的。”凌峰难得正经的叫了一声天局,可天都再没有高兴的心情。

    “现在需要我们做什么?”天都问道。

    “我们要先通知靳村街的人,然后一起去东岩市。宏远负责处理龙阳的后事,他需要我们。”凌峰说道。

    “好,我和你一去去靳村街,我们是要给他们一个交代。”天都二话没说,立刻和凌峰驱车赶往靳村街。

    靳村目前已经没有族长,几个与靳仁年纪相仿的老人共同掌管着大家的事务。其实他们不用管理什么,靳村的人一直团结互助,他们清闲的很。

    “你说什么?”年龄大的人耳朵都不好使,凑近凌峰再次询问。自从龙阳上大学后,凌峰经常到靳村街,慰问村内的老人,帮助村里人找工作,他对这里已经太熟悉了。靳村街的人没把凌峰当外人,如自家人一般。

    凌峰刚刚寒暄后,鼓足勇气说出龙阳死亡的消息,可几个老人并没有听清楚。也许他们根本想不到这是个噩耗,所以没有往上想。

    “你说龙阳哥死了?”一旁的娜娜惊声叫到。娜娜已经长大,她此时正好星期在家,看到凌峰到来,她跟到了这里。

    “什么,龙阳死了?!”几个老人颤抖着问道。

    凌峰无言以对,默默的点点头。

    “龙阳死了!”四个字证实龙阳死亡的消息,立刻传遍了靳村街,所有的人围住了凌峰与天都,哭的哭,喊的喊。

    “龙阳死了?龙阳死了?”老人呆坐在椅子上,泪花翻动,瘪皱的嘴里重复着四个字。

    “龙阳哥哥死了!龙阳哥哥!”娜娜痛哭着。娜娜是龙阳从女鬼红袖手中救出来的,自此后她时常跟着龙阳,有事没事叫着哥哥。她喜欢这个哥哥,更崇拜龙阳哥哥。

    “什么!龙阳死了?我不相信,龙阳不会死的!他爸龙少云是我亲眼看着飞升的,他更不会死。”靳二听到龙阳死亡的消息,拼命的摇头,他根本就不信,打死他他就不会信。

    “我也不信!”靳河从工作单位跑回来,他也不相信龙阳会死。

    “老少爷们,我说的是真的,龙阳现在在东岩市医院太平间里。我今天来是想和大家商量一件事情,就是派谁和我们一起去看他最后一面。”凌峰忍住眼泪,和靳村街的人说着。

    “我要去!”

    “我也要去!”

    “我肯定去!”

    “我们都要去!”

    听到龙阳死亡的消息,有相信的,有不相信的,大家都要去看看。哪怕真的死了,也要见最后一面。

    凌峰与天都看到目前的情况,既感动又为难。最后,凌峰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是与靳村街最亲近的人,他的话管点用。“我也是刚听到东岩市那里传来的消息。要不这样,你们选个代表和我一起去确定一下,看看真假如何?”

    凌峰与靳村街走到一起,是因为龙阳,所以大家信任他。听到凌峰的提议,靳村街的人终于安静下来。经过一番商讨,由靳河与靳二一起前往东岩市,确认龙阳是否死亡的消息。

    靳二早已经不是以前的靳二,他在龙阳的劝说下,早已经洗心革面,成为靳村街乃至县城西郊响当当的人物。他见过山顶出现红光,见到龙少云在山顶消失,他是最不相信龙阳死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