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五章 死亡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龙阳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他留在黑暗世界内的身体并不是真实的肉体,而是血红色图案与玉手杖、黑石头共同作用的结果,确切的说是它们让龙阳灵魂出窍,来到了这里。

    龙阳手中的黑石头与玉手杖消失了不少,至少有四分之一了。它们虽然缩小,但是一直保留着原来的形状。

    龙阳拥有自己的意识,可是他在昏迷着。狗娃有意识,可他在黑石头内呆着,无法出来。如果再存在有意识的人存在,他就可以看到龙阳发生了变化。龙阳的身体染上了颜色,有血红色,有黑色,斑驳离奇,如孩子涂鸦一般,没有次序,没有美感,但确确实实的存在。

    如果龙阳清醒,他会立刻感受到他的身体发生了变化,而且与这个黑暗的世界逐渐亲近,产生舒适的感觉。

    时间已经过去两个月,天天已经不能天天呆在医院了,她要完成实习任务。学校与东岩市刑警大队排了班,有人轮流到医院照顾龙阳。但是天天、于飞、朱宏远等人只要有时间就会去医院,特别是天天,只要有闲下来就会去。

    这些日子,天天已经忘记自己是一个女孩子,不再刻意的梳洗打扮,不再逛街,连她喜爱的零食都没有购买过。她有三件事情要做,一是照顾龙阳,二是找到何惠,寻找救龙阳的办法,第三才是完成实习任务。

    大家都劝过天天,天天一直没有理睬,再以后,大家都没再劝过。他们都理解天天的心情,也理解她的做法。这期间,天天的母亲来过三四次,她刚开始时劝天天,后来也不再说什么。作为母亲,她理解与心疼自己的女儿,再担心也没有办法。

    大家心照不宣,都刻意的回避着。只有龙阳清醒,天天才会变成原来的她。

    天天过段日子就会给龙阳更换被褥,隔几天就会给龙阳换洗衣服。她完全忘记了自己,忘记了身份,不顾忌男女有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她只管做她自己想做的,什么都不顾。

    天气逐渐热了起来,天天来的更勤了。特别是晚上,天天每晚必到,驱赶着病房内的蚊虫,清洗龙阳的手脚与脸庞。每到此时此刻,值班的人都会回避,噙着眼泪在病房外等候。

    时间过的很快,还有十天就到了毕业的时间。但是对于天天来说,每一天都是难熬的,没一时每一刻都是煎熬的。

    “朱叔,还没有找到何惠吗?”天天情绪低沉,麻木的问着朱宏远。

    朱宏远几乎每天都可以听到这句问话,耳朵被问的几乎起了老茧,但每一次听到这句问话,他的心就仿佛被针扎了一下。

    朱宏远与龙阳的关系莫逆,他既担心龙阳又关心天天,他受着双重的折磨。还有,他惭愧,至今还没有寻找到何惠,没有找到拯救龙阳的办法。何惠已经被黑袍人抓走,送到神秘组织内部,任朱宏远想尽办法,却无从查找。

    朱宏远尝试过无数的办法,他甚至学习龙阳的办法,他躺在血红色的棺材内,希望去到龙阳的地方。他躺了一夜,除了紧张之外,什么也没有得到。更惭愧的是,他躺的次数多了,有一次竟然在棺材内睡了一觉,竟然睡的很舒服。

    “天天,我知道你担心龙阳,可,可现在能想的办法我们都想过了。”朱宏远狠吸了一口烟,长叹了一口气。

    “还有十天我们就毕业了,可龙阳?”天天没有再逼着朱宏远,她心里非常清楚朱宏远与龙阳的感情,她只是由不住的要问。

    “是啊,还有十天!”朱宏远感叹着。

    快一年了,龙阳躺在病床上快一年的时间,马上临近毕业的时间,可他还没有醒。

    “龙阳怎么办?”天天问道。她担心龙阳因为变成活死人而耽误毕业,龙阳是为了救她和何惠而无法实习,无论龙阳怎么样,她都要等。

    “你不用担心这个。学校领导知道龙阳是为了救人才变成这样的,所以决定无论他何时醒来,他都按照现在的时间毕业。也就是说,他和你们一起毕业。”朱宏远是最近才得到这个消息的,他马上告诉天天。其实这是他去找学校领导商讨的,谁知学校领导一口答应,不要任何理由的赞成。龙阳又开了东岩市警校的第二个先例,他是没有实习完成,没有实习报告,没有实习结论而毕业的第一个学生。

    “那就好。”天天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太多的高兴,只是应了一声后离开朱宏远的办公室。

    看着天天离去的身影,朱宏远在烟灰缸内按熄手上的半根烟,茫然的又掏出一根,点上。点上后,没有抽,直到烧到他的手指,他才惊觉。

    “天天,明天就毕业典礼了,你回去休息一下,今晚就交给我了。”于飞站在病床旁对天天说道。

    “我没事,我再陪陪他。”天天抓住龙阳的手,冰冷的手。

    “天天,你别太担心。既然你都能回来,龙阳肯定也会回来的。你别忘了,是他去到那个世界将你救回来的。”于飞接着劝道。

    “我知道,我要陪他。明天我们都毕业了,可龙阳还躺在病床上。”说到这,天天的声音逐渐哽咽。她已经流不出眼泪,眼泪流的太多,近乎流干。

    “你不是说学校答应龙阳与我们一起毕业吗?”于飞转移话题,他实在没有勇气看到天天伤心,他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去劝说天天。

    “那又怎么样,如果龙阳能够醒来,不毕业又如何?”天天注视着龙阳的脸,如此温柔,如此怜人。

    “话不能这样说。如果龙阳醒来,他不会愿意看见你这样的。”于飞知道自己无法劝动天天,他说完后准备转身离开。

    “滴-滴--滴-----------------。”病床边的仪器传来声音,令人揪心而可怕的声音。

    “龙阳!龙阳!”天天拼命摇晃着龙阳的身体,疯狂的叫喊。

    于飞的头像炸了一样,一时间楞在当场。听到天天的哭喊,他恍然反应过来,也如疯狂了一般冲出病房,边跑边喊着医生。

    医院的值班领导与医生全部赶到病房,经过紧张的急救,他们无奈的立在当场,颓然的看着病房中的天天与于飞。

    “病人~,龙阳走了,你们准备一下吧。”说完,他们离开病房。

    “回来,你们回来,龙阳没死,龙阳还没死!”天天冲出病房,紧紧抓住医生,撕扯着让他们回来,让他们继续拯救龙阳。

    医生们都知道天天与龙阳的身份,他们更感动的是天天与龙阳的感情,他们站立当场,任天天疯狂的拽扯,只是不动。

    于飞拉着天天,其实他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无力的拉着天天,眼睛没有离开病床上的龙阳,再没有呼吸与心跳的龙阳。

    “龙阳!龙阳!”朱宏远冲入病房,当他来到病床的一刹那,他瞪住了双眼,没有再说过话。眼泪顺着双眼滚滚而下,没有停过。

    “朱叔!”天天放开医生,跑到朱宏远身边,早已哭不出的眼泪再次奔涌而出。

    天天晕了过去,晕倒前她抓住龙阳的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众人掰不开天天的手,她紧紧的抓住龙阳,任何人不能让龙阳离开她,她也离不开龙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