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章 追查
    天天苏醒了,何惠苏醒了。

    她们从活死人成为活人,龙阳由活人变为活死人。

    病床边,天天紧握住龙阳的手,在不住诉说着。她想用过去的记忆来唤醒病床上的龙阳,正如当初龙阳做的一样,用两人的经历来唤醒病床上天天。

    “龙阳,你醒醒,你醒醒!”病床边的天天每天都在重复这几句话,每句话都为了能让龙阳清醒。她知道龙阳听不见,正如以前的她一样,但她是还要说。她不只每天在说,而是每时每刻都在说。

    大家都在想办法,各种办法,任何能拯救龙阳的办法。尤其是天天,也像龙阳当时那样,疯魔一般,想着各种各样的办法。

    “爸爸,你们到底研究的怎么样!”天天已经和她爸爸天都翻了脸,天天逼问,天天逼问。

    “我,我们还在想办法。”天都无法回答女儿的问题,只能支支吾吾的应付。

    “朱叔,凌叔,您们呢?”天天向朱宏远和凌峰问道。

    “我们,我们也还在想办法。”朱宏远回答后,转过身,向凌峰投去救援的眼神。

    “你们一点都不关心龙阳!”天天撂下一句话,哭着跑了出去。

    “天哥,怎么办?”朱宏远无奈的和天都说道。

    “怎么办?我要知道怎么办早就办了。不要提龙阳救了我女儿,哪怕不是这事,能办我早就办了。”天都知道女儿清醒后,早前就赶到东岩市。再知道龙阳变成活死人,他一直没有离开。龙阳为了救天天成为活死人,但龙阳到底是怎么救的天天,谁知道呢?

    “也是,我们这不是没有办法才问你的,谁让你是我们的大哥,又是我们的老师,见多识广嘛!”朱宏远说着,自己走到窗前,竟然抹着眼泪。

    “哥几个,说实话,我真没有你们熟悉龙阳,而且他有些神神鬼鬼的事情,你们懂。现在你问我,我问谁!凌峰,你说!”三个大老爷们为龙阳着急,也犯了小孩子毛病,在互相找不愉快。他们都知道自己没有办法,都知道互相没有办法,可没有办法也要想办法。

    “大哥,别问我。虽然我和龙阳最早接触,但是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再说,龙阳是在东岩市出的事情,你要问也问老朱,问我干啥?”凌峰的话不是推卸责任,他真的想不出办法,无可奈何。在平县,龙阳和他最亲近,感情至深。他比任何人都着急,要问,他什么都不知道,要问,问老朱。

    三把椅子,三个人,三个愁容满面的老男人。

    “天哥,喝一杯?”朱宏远壮着胆子提议道。

    “天哥,喝一杯?”凌峰也站起来,怅然说道。

    “喝一杯?可以,但是你们要给我交代,最起码给天天一个交代。龙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走,喝一杯!”天都说了那么多,也避不开龙阳的事情。龙阳的事情压在兄弟三人的心头,压得透不过气来。坐着也是坐着,愁着也是愁着,喝一杯吧!

    朱宏远与凌峰就是0想岔开话题,打破这个沉闷的气氛,给三人发泄的空间。到底是兄弟,一句话,一个意思,互相理解。他们都为一个目的,为一个人。

    龙阳,你到底怎么了?

    于飞在想,在没人的时候痛哭。他没有在医院,他在单位,拼命的找线索,找信息,找这种的类似数据。其实他早已经找过,因为天天当时就是这种情况,一直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能找到的都已经找到,能查找的都已经查找,能收集的都已经收集。本来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让大家如何找到答案。

    如果能解决,朱宏远、凌峰、天都三个刑侦专业的佼佼者不会无计可施,不会互相埋怨,互相指责。他们在寻找答案,寻找解决的办法。

    凌峰,最了解龙阳的人,他没有办法。朱宏远,龙阳在东岩最好的人,他没有办法。他们都没有办法,谁有办法?

    于飞?同学,最好的同学。兄弟,也是最好的兄弟。他也没有办法,他在想尽办法。

    于飞再次去常胜村,找到何惠,希望在她身上找到答案。“我是龙阳的同学,龙阳是因为救你变成这样,希望你能提供点什么?”

    “我也想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真的想不起来。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在那里存在了多长时间。那里是一片黑暗的世界,人都在飘飞。直到龙阳到来,他带来血红色的光芒,我们得救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他发生什么。”何惠一直重复着这些话,无论于飞怎样询问,都是同样的回答。

    龙阳到底到了怎样的地方,怎样的世界!于飞离开常胜村后,瘫坐在村后的地上,欲哭无泪。

    “悔儿,悔儿慢走!”

    一个衣衫破旧的老年人,一个八九岁的孩子,从村后走了过来。

    “何常胜!靳悔!”

    于飞惊喜的从地上爬起来,叫喊着他们的名字。一老一少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喊叫,从村后一步一步的走着,向着村内走去,脚步越来越快。

    “爸,悔儿。”不知什么时候,何惠来到此地。她伸手搀住何常胜,伸手揽着靳悔,自顾自的往家中走去。

    龙阳,你眼瞎啊!你看你救的啥人!你刚救了她,可她却把你抛在一边,只顾着一家团聚。

    于飞的心里无法比喻眼前的人,只一句都是草泥马!

    这地方得不到答案,于飞无奈离开。

    当于飞回去后,他猛然反应过来。他被龙阳变成活死人的事情懵住了。何常胜、靳悔回来了!为何没有拦住他们,问清楚事情的仔细。

    于飞立刻找到朱宏远,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

    “你说何常胜与靳悔回来了?”朱宏远惊讶的问道。

    “对,我在常胜村见到他们,他们从村后回来,而且是何惠将他们接回家的。”于飞肯定的说。

    “那你为什么没有拦住他们!快!快去常胜村!”朱宏远立即召集人员,准备前往常胜村。

    “朱叔,我?”于飞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他突然后悔,为什么没有拦住何常胜与靳悔,问清楚他们为什么突然消失的事情。还有,他们为什么又突然回来。还有,何常胜不是痴呆吗,为何又会正常说话?

    “快上车,带路!”朱宏远不由分说,将于飞拉上车。

    何惠已经清醒,而且她坚持回到常胜村。何常胜与靳悔已经失踪,现在突然回来,难道她还有什么隐藏的秘密?

    “孩子,你想想,最早成为活死人的是谁?谁成为活死人两年多没有事?我们去常胜村为什么没找到何常胜与靳悔?为什么何常胜与靳悔会突然出现?”凌峰边开车边和身边的于飞分析,句句扎在于飞的心中。

    哎!我真笨!真笨!怎么会忘了这些!于飞捶打着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