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月圆之夜
    十天,整整十天,龙阳几乎没有离开过刑警大队,甚至是物证室内。只有一次,他出来了,去了一次医院,他是去看天天,一次,仅仅一次而已。

    这十天里,龙阳除了观察血红色的棺材,就是揣摩血红色的丝带。他想了很多,从靳村开始,到目前的情形。这其中似有联系,又无法确定。

    靳村大山失去生机,五指山峰崩塌,这与佘镇阵法之间的关系;佘章家墙上的图案与何惠棺材盖上图案的关系;山洞壁画中的祭祀场面与李村祭祀场面的关系;甚至老槐树上红布带与红丝带图案的关系。

    还有龙氏与靳氏的关系;靳氏、龙氏与神秘组织的关系;玉手杖与黑石头的关系。太多的线索,太多的信息,看似很有联系,却找不到关键的联系点。

    这里边到底是什么关系?

    龙阳虽然在头脑中尽量的梳理开这些关系,却没有得到任何结果。目前,他的重要使命是解救天天与何惠,可他一点头绪都没有。

    十天了,龙阳不只身体疲惫,精神也十分疲乏。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棺材,然后进入棺材中,自然的躺入中间。

    外面的月亮真圆,难道今天是十五?

    十五,月圆之夜。正是这个月圆之夜,龙阳失去了父亲;正是月圆之夜,龙阳失去了母亲与义父;正是月圆之夜,龙阳见到了狗娃;正是月圆之夜,龙阳发现靳村墓地的秘密;也正是月圆之夜,神秘的人带走老族长的尸体。

    如今又是月圆之夜。哎!龙阳长叹一口气,安静的躺在棺材中,看着窗外的月光。

    龙阳从怀中掏出黑石头与玉手杖,放置于身边,然后他推上棺材盖,遮盖住自己,挡住穿窗而入的月光。他两只手同时抓住身侧的圣物,等待奇迹的发生。

    此时,棺材盖上的图案再次发出红光,逐渐包裹住棺材,团团包住,诡异的再次发出血红色的光芒。龙阳突然看到自己手中的两件圣物发出灼热而奇异的光芒,一种黑色,一种白色。两种颜色的光芒互相吸引,慢慢融合,逐渐成为太极的图案,印在龙阳的身上。

    “黑”与“白”代表的是一阴一阳,也就是说,黑代表的是阴性体,白代表的是阳性体。一阴一阳相互交融,转化为太极图案。难道说阴间的黑白无常也是此中道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无常”之说也是离不开太极图的,“无常”的理论基础便是阴阳学说。

    其实黑白无常确有说法。传说中白无常名叫谢必安,黑无常名叫范无救,也称七爷、八爷。据说,谢范二人自幼结义,情同手足。有一天,两人相偕走至南台桥下,天将下雨,七爷要八爷稍待,回家拿伞,岂料七爷走后,雷雨倾盆,河水暴涨,八爷不愿失约,竟因身材矮小,被水淹死,不久七爷取伞赶来,八爷已失踪,七爷痛不欲生,吊死在桥柱(所以很多白无常的形象是伸著长长的红舌)。阎王爷感念其信义深重,命他们在城隍爷前捉拿不法之徒。

    龙阳此时已经想不到那么多,他闭上眼睛,仔细感受身体出现的异状。他感觉自己离开了自己,是!真的是!他感觉自己离开了躺在棺材内的身体,进入一个未知的世界。

    这个世界很黑,纯净的黑,黑的透彻,黑的明亮,因为龙阳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遥远的一切,哪怕一切人与物都没有看到。

    也许是物极必反,黑到极限就是白吧!

    这里究竟是哪里?为什么没有人?或者说没有任何东西。

    龙阳走起来,他忽然感觉自己不是在走,而是飘着前进。我?我成了鬼魂?在龙阳的印象里,他接触过的鬼魂都是飘着走的,现在自己也是。

    我死了?

    龙阳抬起手,他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如狗娃一样的灵魂体,因为他以前具有鬼眼能力,看见过鬼魂。

    咦?没有手!龙阳再次看向视线范围内的身体部位,什么都没有。那自己到底是灵魂还是什么?

    龙阳静立在原处,仔细思考。难怪自己看不到此处的任何东西,连自己的身体都看不到,还能看到什么。

    正当龙阳疑惑时,一道血红色的亮光如从亿万里外射来,注入龙阳透明的身体之内,让龙阳有了身体的形状。接着,那血红的颜色从龙阳身体辐射开来,涂抹了整个未知的世界。

    原来这里有山有水,有树有花草。唯一让人不舒服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血红色。血山、血水、血树、血草,一切都是血红色,连龙阳的身体都是血红色。

    龙阳移动着,不,他是在行走着,当血红的颜色到来,他能走了,而不是飘着。龙阳惊讶的看着自己的脚,脚下也是血红色。而脚下的地面如血红色的玻璃,或者说是透彻明亮的血红色冰面。

    龙阳能够清楚的看到,脚底下还有一个世界。下面的世界是黑色的世界,黑色的山与水,黑色的花草与树木。但是,下面的世界有人,到处飘荡着的人。

    “喂!你们是谁?”龙阳敲打着血红色的地面,努力呼喊着,希望能引起他们的注意。

    而下面的人根本听不到龙阳的声音,还如往常一样,到处飘荡。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还是不是一个位面的人?还是说根本就不是人?

    龙阳想到自己此时也可能不是人,不禁坐在血红色的地面上,怅然若失。自己是用这种方法来寻找天天、拯救天天,如果自己沉沦于此,又有何希望来拯救别人。

    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就不信我找不到出口!龙阳起身,向着前方走去,一直走着,走着。

    直到他走不动,眼前的景象还如刚来时的一样,没有任何变化。难道我一直没有移动过?龙阳看向周围,周围的环境还如刚来时的一样。看底下,下面的世界如初见,一切也没有变化。

    “天天,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办法来救你了?”一切都努力过,龙阳现在觉得很无助,也很无力。

    啊!底下那人影?像是自己熟悉的人。龙阳趴在地面,仔细的辨认。是!天哪!是天天!是何惠!是她们!她们怎么到了自己脚下的世界?

    真的是她们!她们如无意识的灵魂体,在随意的飘飞,忽上忽下。

    龙阳双手赶紧敲打着血红色的地面,传来“砰砰”的声音。这?龙阳看向自己的双手,自己的双手里不知何时已经抓住黑石头与玉手杖。是它们能够接触到这个世界的地面,是它们能够在这个世界能够以实物的形式出现。

    好了,只要打通这个隔阂的东西,我就能够将天天与何惠拯救出来。龙阳不顾一切,双手拼命的狂砸着地面,血红色的隔层出现细细的裂痕,看来真有希望。

    “龙阳!龙阳!”龙阳的头顶传来呼唤声,一声大过一声。

    龙阳抬头望去,头顶发出刺眼的光芒。两双手伸到他的身边,将他从未知的世界拉了出来。

    龙阳被亮光刺痛双眼,赶紧闭上眼睛。

    待到他慢慢睁开眼,他看到了朱宏远与凌峰站在自己的身边。他们站在棺材的两边,棺材盖被拖开,立于棺材的一侧。

    “龙阳,你怎么睡到棺材里?”

    “你们,你们可恶!”龙阳恼怒的吼道。

    “我们?”朱宏远与凌峰不禁互相看了看,非常不理解龙阳的话。

    “对!就是你们,刚才我就能救出天天,被你们打断了!”龙阳的声音越来越大,近乎咆哮。他的脸充满愤怒,如魔怔了一般。

    “快!快把他拉出去,这个孩子疯了!”

    龙阳很无助,他疯了似的求收藏!大侠们帮助龙阳吧!收藏!收藏!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