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与棺材相伴的少年
    龙阳抓着棺材盖,却始终没有理清楚其中的关系。再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其实龙阳盼望着有些事情发生,那样自己就可以接触到事情的本质,知道何惠与天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事与愿违,龙阳只有呆在这里,等待朱宏远带人到来。

    当蜡烛要燃尽的时候,朱宏远和其他同志终于来到,同行的还有医院的医生。经过检查,何惠的状况与天天一样,生命特征正常,只是没有意识。

    如果说何惠回来后就变成活死人,那她变成这样应该已经两年了。两年时间,她除了没有意识,身体没有出现任何问题。难道是因为棺材盖上的图案?

    何惠已经被运送到车上,将马上送到医院。

    “老朱,把这具棺材也带走。”龙阳依然坐在椅子上,没有离开。

    “棺材?”

    “嗯!”

    “好的。”

    两个人没有过多的语言交流,只是简单的一问一答就达成共识。此时,龙阳才从椅子上站起来,茫然的走向屋外。

    天天,你到底怎么了?你能和我说说话吗?

    龙阳坐在天天的病床边,看着昔日活蹦乱跳的刁蛮小公主,如今变成活死人,心痛如刀绞。

    难道你要变成白雪公主?你在等待王子的吻才能苏醒吗?

    此时说什么都不管用,如果天天真如白雪公主那样吃了毒苹果,龙阳心甘情愿做路过的王子,把天天唤醒。

    白天遏止的眼泪,终于滚落。

    “龙阳,别难过,我们会与你一起想办法的。”一旁的朱宏远与于飞劝慰着龙阳,他们的心里也非常难过,却无计可施。

    “你们先回去吧,我想陪陪天天。”龙阳紧抓住天天的小手,哽咽着说道。

    “好吧!我们明天一早再过来。”朱宏远向于飞摆了一下头,示意他和自己一起离开,不打扰龙阳,让他和天天单独相处。

    “龙阳,我们先走了。”于飞说完,率先离开了病房。

    “龙阳,天天的父母明天就到。哎!”朱宏远说完,叹了一口气,随后也离开了病房。

    虽然龙阳平时和天天经常在一起,但是他从没有说过多的话。但是这一夜,龙阳说了好多,从他和天天认识的第一天开始说起,一直说到实习的时候。说着说着,他笑了,说着说着,他哭了。然后再重复,再说一遍。

    不知说了多少遍,一直在重复着,重复着两人经历的点点滴滴,直到天亮尤不自知。

    天都与妻子是在中午时分赶到的,他们在病房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天天。天都看过后没有说话,他和朱宏远走了出去。天天的母亲扑倒在病床上,哭了好久。

    下午的时候,凌峰也赶到,他和天都、朱宏远在一起,一直在分析讨论着天天的情况。他们都不知道天天此时此刻的真正原因,他们只是在猜测。

    天都与凌峰都询问过龙阳,因为他们知道龙阳以前具有鬼眼的能力,希望从他那里能够得到答案。龙阳知道其中的大概情况,但是他不知道解决的办法,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

    龙阳再次来到何惠的病房,何惠孤身躺在病房,没有任何的亲人在身边,龙阳默默的坐下了。天天的病因与何惠有关,可何惠躺在病床,也是活死人,究竟要怎么解决,龙阳不得而知。

    最后,龙阳再次回到天天的病房,他无法直视天天母亲哭红的双眼,无法再看天天苍白的脸。该说的话,龙阳昨晚都和天天说了,他相信天天能够理解。

    最后,龙阳离开了医院。

    “龙阳呢?”一天没有看见龙阳,朱宏远有点担心,他问身边的于飞。

    “不知道,我也一天没有看见他。”于飞双手一摊,表示自己不知道。

    “这小子,关键时刻不在医院陪着,跑到哪里去了!”朱宏远有点生气。天都两口子都来了,凌峰来了,龙阳却不见人影。

    难道这小子躲起来了?天天出事也不是因为他,他怕个鸟!

    “我好像看见他一眼,今天我来的时候好像看见他进了物证室。”一旁的小张轻声说道。

    “物证室?”朱宏远惊讶的看着小张问道。

    “是。”

    “这小子,物证室能查到天天出事的原因?物证室有啥,啥也没有!”朱宏远的火气更大,声音也渐渐提高。他和龙阳亦师亦友,平常兄弟相称,从来没有发过火,生过气。但是龙阳离开医院,离开天天的身边,他生气了。

    “物证室好像放着带来的棺材。”小张是综合股的,对物证室里保存的东西了如指掌。

    “棺材?”朱宏远再次发出疑问。

    “对,就是常胜村带回来的那具棺材。”

    “原来如此,我错怪他了。希望他能找到点线索。”朱宏远知道事情原委,终于放下心来。

    这还差不多,才是我老朱的兄弟。你放心的查,这边我顶着。其实天天的父母没有一句怨言,只是凌峰埋怨了朱宏远几句,朱宏远只能受着。谁叫天天是在自己手里出事了呢?

    “大哥、嫂子,龙阳一直在外面查天天出事的原因,这边有任何事情尽管吩咐,这些人尽管安排,有需要尽管说话。”朱宏远扭捏的和天都两口子说道。

    “老朱,我们不是外人,你们都去忙吧,能早一日治好天天就行。”天都、凌峰、朱宏远三人关系特殊,也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废话不用多说,点到为止刚刚好。

    “老朱,我也请了假,需要人手尽管说。”凌峰仗义的说道。其实他也不想呆在病房内,难过不说,大老爷们确实受不了女人的眼泪。

    “好,那我们一起回队里去工作。队里已经成立专案组,你也帮忙参谋参谋。”朱宏远一拉凌峰,示意两人离开。

    “大哥、大嫂,我们走了。”凌峰打了声招呼,和朱宏远匆忙离开。

    他们回到了东岩市刑警大队,在物证室找到了龙阳。当看到龙阳那一刻,他们愣住了。龙阳仿佛变了一个人,两只眼睛通红,只盯着眼前的血红色棺材,对进来的人不闻不问。

    “龙阳,龙阳!”

    任朱宏远与凌峰怎么呼喊,龙阳一直不理不睬,眼前的棺材就是最吸引他的东西。

    “哎!老凌,我们先走吧!”朱宏远与凌峰相继向外走去。

    “凌叔,老朱,我没事,你们放心。”龙阳没有抬头,嘶哑的说了一句。

    朱宏远与凌峰无奈的摇摇头,离开了物证室。

    自此之后,龙阳除了吃喝拉撒就再没有离开过物证室,时刻与棺材相伴。全刑警大队的人都知道,物证室里有一个与棺材相伴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