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棺材盖上的图案
    龙阳万万没有想到,棺材内的女人竟然是何惠,事隔两年之后的何惠。更没有想到的是,报案人居然也是何惠。既然何惠躺在棺材中间,她又是如何到派出所报案呢?

    何惠当初因为父亲赌输母亲离开家,辗转来到平县,被靳海聘用。两人日久生情,何惠与靳海生活在一起。而靳海因为赌博,打跑了何惠。直到龙阳考入大学重回靳村时,何惠带着与靳海的孩子回到靳村,给靳海上坟。

    何惠的老家竟然是常胜村,何常胜居然是她的父亲。

    不管怎样,何惠都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女人,她怎么会突然成为活死人呢?还有,天天究竟与何惠之间发生了什么,让天天也成为她一样的活死人。

    一时之间,太多的疑问充斥着龙阳的头脑,让他迷惑不已。

    抬眼间,龙阳再次看到北墙的佛像,龙阳突然知道佛像是谁,这分明就是靳海的相貌。这根本就不是佛像,是靳海的塑像,怪不得龙阳刚开始有种熟悉的感觉。看来何惠对靳海是又爱又恨,但她对靳海一直念念不忘。把靳海的雕像放在这里,为了她自己能够看见,也为了她的孩子吧。

    何惠将靳海的雕像伪装过,只要她自己知道是谁就行,她不想让别人认出,哪怕她的家人。她将之放于床内,日日夜夜可以看见,有无限的哀思,也有怨恨忧愁。

    对了,靳悔,靳悔呢?

    “老朱,你们查出什么结果?”龙阳向身旁的朱宏远问道。

    “哦,是这样,我们找到村内的负责人,根据他的说法,何常胜的女儿两年前从外地回的家,后来突然消失。因为他女儿一直在外地打工,村内的村民没有过多在意。而且,村内一直没有人到派出所报过案。这说明报案的人还真是~”靳海一直扶着身边派出所的老同志,此时才将调查的情况告诉龙阳。

    根据朱宏远调查的情况,可以确定报案人真是棺材内的人,也是朱宏远没有说出的后半段话。

    “这个女人是自己回来的吗?”龙阳想问靳悔的下落。

    “据说还有个孩子,当时六七岁的模样。”朱宏远补充说。

    “现在那个孩子呢?”龙阳赶紧追问。靳悔,就是那个未出生就失去父亲的可怜孩子,他就是狗娃同父异母的弟弟。

    “前几天还看到,如今没有踪迹。”朱宏远摇摇头,表示没有找到靳悔的下落。

    何惠回家之后出事了,而靳悔没有事,前几天还在村内出现,这就说明只是何惠出现了问题。天天出现状况的原因肯定与何惠有关系,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何常胜呢?”

    朱宏远没有回答龙阳的问话,只是无奈的摇摇头。看来何常胜也失踪了,那就是小张与天天离开后的这段时间内发生的。

    “老朱,既然这个女人还有呼吸,就说明她还有生命,我们应该把她送到医院。”龙阳向朱宏远提议。

    龙阳没有告诉朱宏远,他认识棺材内的女人,而且这女人和他、和靳村有莫大的关系。他不想将太多的人牵扯进来,因为步步有危险。

    根据时间来推算,何惠是从靳村回来后出现问题的。她在靳村只去了靳村的墓地,那就只有和靳村有关系,和到靳村墓地有关系。龙阳有种感觉,这些事情都和靳村息息相关。如果他知道黑袍老三与老四都去过靳村,那他就不是有感觉了,就是确定的事实。

    “对,我们要把她送到医院,只有治好她,我们才能知道天天怎么了。”朱宏远点头。目前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不能轻易动棺材内的人,需要调集人手来到这里,协调行动。

    “老朱,你们先回去,我在这里守着。”龙阳向朱宏远递了一个眼神。要有人回去调集人马,派出所的老同志要回去,龙阳的意思非常明显。

    “保重!”朱宏远立刻和派出所的同志离开,走之前他回头看看龙阳。龙阳知道他的意思,他要自己注意安全。

    天色渐渐黑上来,显得房间更加诡异难测。况且还有一具棺材,棺材内还躺着一个人,一个只有呼吸没有意识的女人。

    龙阳点上蜡烛,坐在房间唯一的一张椅子上,注视着棺材,他的脑袋在飞速运转,因为他要理清这其中的关键点。

    烛火微微跳动,火光黄亮,只照映出眼前的距离。血红色的棺材近在眼前,在烛光的闪动下,忽明忽暗。

    到底是什么作祟,有本事冲我来,别找我身边的人。龙阳此时如是想,因为天天是自己身边的人,何惠是与靳村有关的人,只有这样的解释才合理。

    突然,棺材盖的位置闪烁了一下,像似红色的血光出现。

    棺材盖?龙阳记得推开时并没有发现异常,难道它上面有东西?

    龙阳起身,闪开烛光的映射空间,让自己能够充分的看清棺材盖上的情况。眼花了?没有什么,只是棺材盖,血红色而已,与棺材通身相符。

    龙阳重新坐回椅子,又一道红光闪现。龙阳清楚的看到。不是自己眼花,棺材盖上确实有东西在发光,血红色的光芒。

    龙阳再次起身,用力将棺材盖移动到烛光近处,他要仔细看看它,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发出诡异的红光。

    红光再次出现,龙阳终于看到它的形状。是丝带,一条丝带的图案。

    真是这样!真的是!

    佘章的家中墙上也曾经出现这样的图案,一条丝带的图案,由淡红变为红色,直至血红色。当时迷阵被破,龙阳与派出所的同志来到佘章的家中,他家的北墙出现的图案。现在,这图案竟然再次出现,而且出现在何惠的棺材盖上。

    与神秘的组织有关!龙阳心中立刻腾出一个想法,而且心中立马确定。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何惠回靳村上坟时被神秘组织跟上的。那就是说神秘组织一直在监视着靳村,靳村一直是他们盯着的对象。

    龙阳恍然大悟,黑袍四人紧盯着自己,不只是因为黑色石头,也许因为自己是从靳村出来的人。龙阳的想法是对的,但是神秘组织还不知道他是从靳村出来的,这也许是他目前安全的原因。

    何惠成为活死人与神秘组织有关,那天天?不用多说,天天也应该与他们有关!那么多的信息一齐涌向龙阳的头脑,他要慢慢理顺,慢慢消化。

    历任族长,终身诅咒;与靳村有关的人频频出事;丝带图案,两次出现;神秘组织,时刻伴随身边。这一切都与靳村有关,确切的说,与自己怀中的两件圣物有撇不开的关系。

    神秘组织,你们到底是谁?你们与靳村有什么仇怨?还有,你们到过靳村,是否与靳村的山峰崩塌有关系?

    你们到过靳村,是否到过李村?

    对!李村!龙阳突然想到,他当时和凌峰去李村的时候,曾今发现过神秘人的踪迹,后来在老槐树的附近消失。

    事情似乎越来越清楚,也似乎越来越迷茫。龙阳感觉靳村越来越成谜,对自己的身世越来越迷惑,自己身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

    丝带图案,到底代表着什么?

    求收藏!收藏!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