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棺材内的女人
    第一百一十五章棺材内的女人

    东里屋内一览无余,没什么可阻挡视线,哪怕有老鼠洞也不会遗漏。大家要找的是希望,希望从中找出原因与线索,找到天天不省人事的原因。龙阳心里清楚,这不是一般的原因,也许有其他的人参与其中。这其他的人,只有自己以前接触过。

    “龙阳,我想这里面会不会有差错?”朱宏远仔细找了几遍,试着劝说龙阳。

    “你说张姐因惊吓会记错事情?不可能!”龙阳直接否定。因为他心里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这不是简单的人口失踪,而是一个诡异的事情,算案件,也许并不是案件。

    “好吧,如果再找不到线索,我就出去找村民,一定要找到其中的原因。”朱宏远也不会放弃,此处无痕迹,他处找出口,这是一贯的侦查思路。

    一张床,一张桌,一把椅子一座佛,屋里就那么多东西。

    “龙阳,我还是出去问问吧!”朱宏远说道。

    “好,你和派出所的同志一起,一定要调查清楚他家的情况。另外,把何常胜找到,他虽然是一个痴傻的人,我们也不妨问问。万一有点用呢?”龙阳考虑的很周全。其实不用他说,朱宏远定会做到。

    朱宏远和派出所的同志走了,他们要查的东西非常重要。只有调查清楚何常胜家的底细,才能摸清差错出在哪里,才能找到天天成为活死人的原因。还有,何家应该还有一个活死人,就是躺在棺材内的女人。

    一个赌徒家里要供着佛像?后悔了?忏悔了?改过了?如果那样,他就不应该变成痴呆的人。龙阳突然对屋里的佛像产生怀疑。

    佛像放置在条桌上,顶北墙。一般人家的床铺都是东西放置,因太阳从东方升起,西方落下,取上位。而供佛像,放于北墙,面南背北,取供奉恭敬之意。

    佛像前无佛龛,不似常上香的情形。而且这佛像?龙阳的脑海里想不出佛像的由来。古代的装扮,现代人的容貌,不伦不类,难道是赌神?龙阳挠挠头,实在无法解释。对于这尊佛像,龙阳恍惚有种熟悉的感觉,只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东西摆放的床,最起码靠北墙,为何留出一个空间供奉佛像?

    最起码说明这个佛像在主人的心里很重要,而且很隐私。还有,应该是有不让人发现的原因,龙阳是这样推断的。

    从屋内的情况看,这应该是一个女性的房间,比较整洁,有条理,还残留着淡淡的清香。而且,这个女人应该很封闭,很自闭。因为房间内没有可供消遣娱乐的东西,连一样涂抹化妆的东西都没有。更不可能是赌鬼的房间,哪怕这是一个赌博成风的村子。房间的主人到底是谁?难道是棺材内的女人的?

    龙阳看着,心里想着,不断的推理着。

    这佛像?龙阳注视着眼前的佛像,不知不觉被佛像吸引住眼睛,不能移开。而且,龙阳不由自主的走近佛像,伸出手触摸佛像,仿佛佛像就是他目前最想要的、最需要的。

    龙阳双手抱住佛像,旋转佛像。

    “咔!咔!”

    随着佛像的移动,地面裂开一道缺口,一具棺材从地底升上来,血红色的棺材。

    “原来机关在这里。”刚开始时,龙阳精神一阵模糊,但他很快清醒过来。他并没有因为佛像的吸引失去理智,他是为了查清原因而故意伪装下去的。龙阳已经不是以前的龙阳,而且他的体魄与神魂经过玉手杖的温润,已今非昔比。

    龙阳更加清醒,自己是在常胜村,在何常胜的家里,在调查天天的事情,不是调查一个佛像和一具棺材。

    这就是那具棺材!

    血红色的棺材!

    “龙阳,龙阳!我们回来了!”屋外传来朱宏远的声音。

    朱宏远与派出所的同志走了进来,当他们看到血红色的棺材时,立刻停住了脚步与说话,他们被惊住了。因为他们刚才在屋内寻找过,并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更何况一具棺材,那么大的物件。

    龙阳像是没有听见朱宏远的话,他谨慎的靠近身前的棺材,伸手慢慢的抬起棺材盖,缓慢的移动,一点一点,打开血红色的棺材盖。

    这?她?

    龙阳不禁为眼前的一幕而震惊。

    棺材内的女人,苍白的脸,头发披散而凌乱。但这是一张熟悉的脸,龙阳见过这张脸,和靳村人有关的脸。

    何惠!靳海的女人!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到了这里?

    龙阳一时反应不过来,千想万想也想不到是何惠,怎么会是她?龙阳震惊了。想当初,龙阳考上大学之前回到靳村,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来到靳村的祖坟处,给靳海上坟,此时历历在目。

    她难道就是何常胜的女儿?真是这么凑巧?她居然就是这里的人?

    龙阳想到了一件事情,何惠的父亲好赌,赌输了自己的老婆。还有,何惠当初离开后,说是要回到自己的家乡,抚养靳悔长大。龙阳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她!~”

    “老大哥,你怎么也结巴了?”朱宏远扶住派出所的同志,稳住他的身体。

    “你看,你看棺材里的人。”派出所的同志惊恐的指着棺材内的人,仿佛看的不是棺材,而是鬼怪。

    朱宏远看向棺材,棺材内躺着一个女人,脸虽苍白,并不吓人。“一个女人,也许是一具尸体。”朱宏远回答。

    “是,是一个女人,但是她就是报案的那个女人!”

    “什么?她是报案的女人?”

    “是,棺材内的女人就是那晚到我们所报案的女人!”

    “你说什么?她就是到你们派出所报案的女人?”龙阳惊讶的问道。

    “是她,真的是她。我当时值班,是我接的报案。当时是半夜,一个女人到值班处报案,说是常胜村何常胜的女儿失踪了,让我们查找。我正要详细询问呢,那个女人就不见了。”

    “还有呢?”朱宏远赶紧追问。

    “哦,还有说是已经失踪两年多了,一直找不到家。我当时还以为是假的,而后经过调查还真有那么回事。因为找不到线索,所以上报,让全市的单位一起协查。”

    派出所的同志一番战战兢兢的叙述,总算给这个事情有个全面的解释。三方认证,是有人报案,报案人在棺材内躺着;是按程序上报,下发各单位,刑警大队接到了;是在工作查找,天天去了;是有人出现意外,天天出现意外了;是有意外之外的事情,就是眼前棺材内的女人;是棺材内的女人,还是与靳村有关的女人。

    龙阳更加确定自己心中所想,这确实不是一般的人口失踪。更何况,这里面还牵扯到何惠,靳海的女人,到过靳村的女人,来过靳村祖坟的女人,养育着靳家血脉的女人。

    龙阳走近棺材,伸手试试棺材内何惠的鼻息,有呼吸。棺材内的女人是何惠,也是活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