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活死人 续
    天天与小张看着眼前的人,一个痴呆的人,他是因为女儿的失踪而精神失常吗?不得而知,既然从他身上问不出什么,得不到答案,还是去他家看看为好。

    村东头第一家,何常胜的家。天天与小张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六间大瓦房,村里少有的富有人家。与其他人的茅草房相比,它显得特别扎眼。

    不像穷苦人家,为何落得如此下场?这是天天与小张同时想到的问题。

    “张姐,你以前来过,你知道这家人吗?”天天看向身边的张姐,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我当时也就是来配合工作的,而且是夜里来紧急行动的,没注意这么多。”小张看着眼前的房子,也感到非常惊诧。常胜村的人不至于那么富裕,能盖起这样的房子。不是十赌九输嘛!难道是赢的?就那个痴痴傻傻的人能赢钱吗?

    房门紧闭,虽有六间大瓦房,却毫无生气。

    “梆!梆!梆!”小张率先走过去敲门。“有人吗?”小张敲了几次,没有人应声。

    “我来!”天天没有顾忌,直接推开门。

    进门后,里面是个院子,早已荒废。堂屋的门没有关,里面不见人影。天天与小张走进屋内,屋内还算整洁,家庭用具一应俱全,不落俗套。

    “有人吗?”小张再次问道。因为还有两个里屋,不知是否有人在家。

    还是没有人回答,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决定分开进去查看。

    “张姐,没人。”

    “我这边也没人。我去找个人问问,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小张说道。

    “好。”

    “我没回来之前你不要乱跑,毕竟我们对这里不熟悉。还有,安全第一,安全第一。”小张离开前再三交代。

    “安了,别忘了我也是警校的学生。”

    小张讲到这里,喝了一口水。她基本稳定下来,接着的就是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讲给朱宏远与龙阳听,让他们了解事情的始末。可当小张想到以后的事情,她的神情又起了变化。她想不通,想不透,自己就离开一会,为何天天会出了事情。

    “张姐,你慢慢说。你只有说清楚了,我们才好想办法救天天。”龙阳不敢过多的逼问小张,生怕她一个紧张,忘记她要说什么。

    看到龙阳如此冷静,朱宏远放下心来。别说龙阳,他的脑袋里也是一团浆糊,他还要等着天都,他该如何向两口子交代啊。天天来东岩市学习,他有照顾的责任。还有凌峰,他当时是答应照顾好龙阳与天天的,可天天出事了,天哪~!

    朱宏远挠着脑袋,不知何时,他和龙阳学会了挠脑袋,可能就从此刻开始的吧。

    “我当时就到村里去打听这家人的情况、、、”随着小张的叙述,朱宏远与龙阳渐渐接近当时的情形。

    小张经过打听,知晓何常胜就是个赌鬼,还把自己的老婆赌输了。何常胜就一个女儿,因为他将老婆赌输了,没有人再愿意嫁给他。而且自从他女儿出事以后,他就痴呆了,他常做在村口,痴痴的看向村外,不知是等他的老婆,还是等他的女儿。

    等小张打听完村内的情况之后,就立马回到何常胜的家里,她担心天天,毕竟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她首先要保证的是天天的安全。

    当小张来到何常胜家时,屋里屋外没有天天的身影。

    “啊!”正当小张寻找时,她听到何常胜堂屋内传出一声惊叫。天天!小张头皮麻木,第一感觉就是天天出事了。

    她立刻跑进何常胜家的堂屋,没有发现天天。声音,声音应该是从东里屋传来的。小张立刻跑入,她至今才回忆起来眼前的一幕,不能再忘记。

    天天躺在地上,像是昏迷过去。而天天的身边居然有一具棺材,血红色的棺材。

    是小张检查这个屋子的,就是东里屋,刚才并没有所谓的棺材。棺材出现在屋内,棺材盖已经打开,里面像是躺着一个人。

    小张慢慢的靠近天天,她要观察天天的状况,还要时刻注意棺材内的状况。棺材出现的突然,小张没有心理准备。

    “天天,天天!”小张试着呼唤,天天没有反应。

    小张来到天天身边,用手指试试天天的鼻息。还好,天天的呼吸正常,小张略微宽心。棺材内呢?小张没有忘记未知的危险,暂时放下天天,小心的靠近棺材。

    天哪!棺材内躺着一个女人,苍白的脸,披散的头发。小张仗着胆子慢慢靠近,试着将手指再次放在棺材里的女人鼻子前。

    “有呼吸?”小张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有呼吸的人躺在棺材内?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

    小张顾不得许多,立刻扶起天天,离开这里。她是匆忙的背起天天离开的,背了五里崎岖的小路,开了两个小时的车将天天送的医院的。当将天天送到医院,小张整个人都瘫了。一直到现在,小张才算缓过神来。

    综合股的女队员也要经常参加实战,哪能见到一个棺材就软蛋了!这是朱宏远一转而瞬的想法,以后再安排吧。

    “你说棺材里的女人就是失踪人员?”龙阳没像朱宏远想的那么多,他关心的是天天,一切与天天有关的事情才是他关注的重点。

    “我猜是的。”小张抬起头,茫然的说道。

    “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亏你还和我一起行动过。”朱宏远气不打一处来,厉声说道。

    “老朱!”龙阳低声提醒。

    “哦,好的。”朱宏远回答后立刻离开。他是去安排人员再去常胜村的,龙阳要去,一定要去的,只有那里才能找到原因。还有,他在,小张有压力,就不能正常整理思路,讲出在常胜村发生的事情。

    一辆车,三个人,龙阳、朱宏远,还有当初派出所接报案件的同志。

    “龙阳,你确定?”朱宏远说完,眼睛向后排的座位瞟了一下。

    “嗯。只有他认识报案的人,他还了解常胜村的具体情况。而且他是老同志,非常负责,不然协查通报到不了我们这里。”龙阳的回答没有顾及朱宏远的眼神,没有顾忌身后的同志,他说的相当公正。

    “谢谢!”身后伸来一只手,拍在龙阳的肩头。

    朱宏远开车很疯狂,此时更疯狂。车辆用很短的时间就到达常胜村村外,当然也是五里之外。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何常胜家,因为小张背着天天跑的很突然,至今还有人议论纷纷。

    “东里屋!”三人迅速进入何常胜家,直奔东里屋。

    “咦?没有!没有棺材!”这是龙阳与朱宏远共同的想法。

    “再找找。”三人立刻在东里屋仔细查找,希望能找到那具突然出现的血红色棺材。

    还有,那具棺材内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