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活死人
    “砰!”急救室的红灯应声而灭,随后白色的门被打开,一名医生随之走了出来。没等朱宏远相问,龙阳已经跑过去,紧紧抓住医生的两只胳膊,疼的医生直咧嘴。

    “医生,天天怎么样了?”

    “小同志,你先放开手,先放开手。”

    “哦,哦。”此时龙阳才注意到医生的表情,好哭就哭了。

    “女孩的生命特征都正常。”医生揉着胳膊,向门外的众人说道。

    “好,好了。”朱宏远终于插上嘴,暗自长吁了一口气。

    “但是”医生欲言又止。怎么都这样,说话留半截,关键时刻大喘气。

    “医生,怎么样?”龙阳刚落地的心又提起来,紧张的追问。

    “人没有意识,说好听点像是睡着了,怎么都不醒;说不好听点像植物人一样。”医生说出天天目前的情况,说完还不住的摇头。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龙阳看医生不住的摇头,以为天天没救了。

    “哎!我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一般来说人的头部受到重击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可这个女孩没有任何外伤,我难以理解。”医生说完,离开急救室的门口。

    天天被推了出来,送到了病房。她躺在病床上,真如睡着的人一样。无论龙阳怎么呼喊,怎么摇晃,天天没有任何反应。

    “这,这。”一旁的小张张大嘴巴,指着天天说不出话来。

    其实当医生说完天天的状况,小张就愣在当场。当她看见天天被推出来的状况时,她瞪大眼睛,惶恐的看着天天。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天天身上,没有看见小张的表情。直到她说话,龙阳与朱宏远才注意到她的异常。

    “小张,你怎么了?”朱宏远拉拉小张的衣服。

    “天天她,她和那个女人一样!”小张的表情充满惊恐,手一直指着床上的天天。小张平时不这样,她是刑警队员,胆量远超常人。让她如此恐惧,定然是不寻常的事情。

    “天天和哪个女人一样?”龙阳察觉此事不那么简单,立刻问道。

    “和那个失踪的女人!”小张的回答匪夷所思。失踪女人不就是失踪的女人嘛!既然失踪了,她还如何看得见。没有看见过那个女人,如何说天天和她一样。

    朱宏远看出小张可能是过于紧张,赶紧将她拉到排椅上坐下,给她倒杯水,让她先稳定下来。此时继续追问,问不出什么结果。

    天天的状况非常不好,说她活着,她没有正常的反应,说她死了,可她的生命特征都正常,如活死人一般。要想知道天天为何变成这样,只有小张能解开谜团。

    天天出现意外,不是小事,来到医院的人越来越多,有刑警队的队员、市局的领导、学校的领导。而且局里已经通知天天的父母,他们也会很快赶到。

    龙阳站在天天的床前,心急如焚,站立不安。他突然有点想哭,有着急的,有心痛的,还有他曾经说过的诺言。他要保护好天天的,如今天天却人事不知,躺在病床。

    不,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龙阳来到朱宏远面前。朱宏远知道龙阳心中所想,立刻和龙阳带着小张来到另外的地方,他们要找出天天出现意外的根源所在,小张是关键。

    此时,小张渐渐稳定下来,和两人讲述着她与天天的经历。

    “张姐,你的驾驶技术真好。”坐在副驾驶的天天和小张说着话。

    “我这技术还是朱队教的呢,听说你们学校下半年也要学习驾驶吧。”

    “嗯。到时候我也可以开车了。”

    小张与天天通过协查通报上的内容了解到,失踪女人生活在一个偏远的村子,距离市区较远,因而两人开车前往。

    “常胜村?”天天一边看着资料,一边和小张说话。

    “对,就是常胜村。”小张驾驶着汽车,驶往的方向就是常胜村。

    “村名那么奇怪,难道他们村就是常胜将军的故乡?”天天说着笑话。

    “你怎么知道,还真有这个典故。也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事情了,这个村子还真出过一个将军,据说百战百胜,目前也无法考据了。”小张解释道。

    “张姐,你知道这个村子?”天天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戏言,还真引出这个村子的来历。

    “知道,现在这个村子也出名了。”

    “也出个常胜将军?”

    “对,不过不是打仗时候的常胜将军,而是赌博的常胜将军。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村子赌博蔚然成风,甚至开始赌家产、赌妻儿。哎!派出所集中打击清理,现在好许多。”

    “哦。”天天点着头。“张姐,看来我们来对了。你看这协查通报上的内容,什么何常胜的女儿,不就是赌鬼的女儿。没有照片,没有具体的信息,怎么查找。”

    “是的,我之所以同意和你一起来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我当时在派出所工作,我来过这个村里,这个村的女人是很悲惨,有时候就是赌博的筹码。”小张开着车,也在回忆以前工作时在常胜村遇到的事情。女人娶回家是妻子,是要保护和疼爱的人,是一生相依相伴的人,不是赌博的筹码,不是商品。可在常胜村,她们有时候就成了筹码。

    “何常胜?这个村名是为他起的?”天天疑惑的问道。

    “不是,估计是个赌鬼,为了自己在赌场上赢钱给自己起的名字吧。”

    车内陷入沉静,两人都在思考其中的事情,有对常胜村女人的同情,有对赌鬼的痛恨。

    龙阳不知晓常胜村的事情,不然他也痛恨。想当初,靳村的靳海就是因为赌博而陷入别人的圈套,直至丧失自己儿子的性命。靳海的儿子就是狗娃,龙阳童年的朋友,现在的兄弟。

    狗娃已经两年多没有和龙阳联系,他的鬼魂被黑石头吸入,再没有出现过。直到现在,龙阳还以为他在玉手杖之内,在温养鬼魂。

    车辆经过两个小时的颠簸,终于来到常胜村五里之外。前面都是崎岖的小路,车辆已经无法驶入,小张与天天步行进入村庄。

    “大爷,我们要找何常胜家,请问他家住什么地方?”两人进入村庄后,小张向坐在村头的一位村民问道。

    这位村民有五六十岁的样子,衣衫陈旧破烂,目光有点呆滞,看向村外的远处,根本没理睬小张的问话。

    “大爷,您怎么了?”天天有样学样,客气的询问。

    “姑娘,你们干什么的?”此时,旁边走过来一位妇女,小心的问道。

    “哦,大娘,我们是市~”天天顺口回答,刚说话就被旁边的小张拉住。“大娘,我们来找一个人家,就是你们村的何常胜家。”

    “他就是何常胜,他现在痴呆了,他家住在村东头第一家。你们是他什么人,你们不认识他?”两个姑娘的问话引起大娘的怀疑,谨慎的问道。

    “哦,他家的闺女不是失踪了嘛!我们是他闺女的同事,是他闺女让我们捎话来,说她没事,通知他一声。”小张解释道。

    “是嘛?不过老何没用喽,你还是到他家去看看,看看就明白了。”中年妇女说完,急匆匆的离开。

    “原来他就是何常胜?怎么是个傻子?张姐你刚才为什么撒谎?”天天初涉社会,才参加实习,不理解其中的道理。

    常胜村的村民远离市区,又因赌博成风被打击过,他们惧怕市区来的人,更惧怕公安局的人。如果说她们是刑警队的,还不吓死他们。村里至今还有赌博的,越穷越赌,越赌越穷。

    哎!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天天通过小张的解释,懂得了其中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