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第三年
    和朱宏远交谈之后,龙阳暂时放下心中的负担与压力,彻底融入学校的学习生活之中。当他正视现在的学习之后,他才真正理解朱宏远的话以及学习理论知识的意义。

    以前的龙阳,是具有特殊的能力,但他已经失去了鬼眼。他是接触过别人没有接触的世界,但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平凡的人。他是接触过几个诡异的案件,但他没有系统的理论来指导,只能通过简单的推断来分析案件,而不是真正的推理。他是具有强健的体魄与熟练的技能,但他现在必须从头学起。

    在学习与生活之中,龙阳、天天与于飞的友谊日益加深。通过接触,他们才知道于飞本来就是个古灵精怪的人,鬼点子特别多,但没有坏心机,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通过交往,于飞也看出天天一直对龙阳有好感,而且好感中早已产生更特别的东西,所以他主动放弃追求天天,剩下的就是最纯洁的友谊。他们三人的友谊日益稳固,每天都可以看见三人在一起钻研知识、切磋技能,几乎形影不离。他们是刑事侦查专业里的前三名,也是本年度本年级的前三名。

    两年的学习转眼而过,龙阳比以前更加内敛、成熟、坚韧与果敢。当然,与天天、于飞在一起时,他很随意,因为他们不是外人。

    两年的时间,龙阳没有与别人过多的接触,不参加学校内的比赛活动,几乎把时间都用到学习知识之中。他白天孜孜不倦的学习理论知识,晚上独自研究《探案纪要》上下两卷的内容。可以说他的眼界开阔了,知识丰富了,缺的只是实践的检验。

    《探案纪要》上卷记录的内容与学校学习的知识可以互相认证,龙阳结合学习的知识去验证记录的案件,再用记录的案件理解学习的理论,两者相得益彰,龙阳获益良多。

    而《探案纪要》记录的下卷内容却无从考证,书本上的知识无法解释各个离奇诡异的案件,比如鬼魂、比如诅咒、再比如控意潜梦。正规的学校学习无法涉及到这一个层面,龙阳只能留在以后,另想他法。

    两年内,龙阳只回了靳村街一次。靳村的人们已经彻底融入城市的生活,无须担心。靳仁已经去世,龙阳心中的牵挂并没有减少,靳村街一直平静,再没有发生过离奇诡异的事情,因而龙阳只回去一次。他还担心一件事情,就是自己回去次数多了,怕再给靳村街带来厄难。自己怀揣着两个圣物,牵连太大,越低调越好。

    还有一个事情让龙阳不解,那就是两年中间再没有和狗娃联系过。虽然龙阳失去鬼眼能力,无法看到狗娃的鬼魂,但是不至于什么暗示也没有。狗娃,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好多事情,龙阳只能埋在心底,无法与天天、于飞交流。让他们过早接触到这些,不是好事,所以龙阳瞒着他们,独自探索与解答。

    朱宏远了解龙阳的一些秘密,他只能聊以安慰,没有办法解决。两年来,龙阳没有少麻烦朱宏远,每次老朱都有求必应,时刻采集有关信息转交龙阳。其中有靳村的,有佘镇的,还有一些离奇案件的情况。

    凌峰在这期间也来了两三次,是因为案件出差的,有路过,有特意绕路而来的。总之,他们都给龙阳以无私的关怀与照顾,希望他可以无忧无虑的学习与成长。龙阳心中有数,嘴上没说,内心十分感谢他们。

    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它也许是人生中一个片段,也许是记忆中的一个恍惚。对于龙阳来说,却是他生活中最平静的一段时间,也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学习时间。他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但该发生的总会发生,你不找它,它会来找你。

    第三年,所有的人都将面临着一个事情,那就是实习。每个人将选择或者被分配到一个单位,在单位的安排之下,初步接触现实的工作,为以后走上工作岗位做准备。

    “龙阳,你会选择什么?”天天仰着小脸,等待着龙阳的回答。

    “学什么专业就干什么,我决定到老朱的刑警队去。”龙阳回答道。

    “那好,我也去!”天天笑着说。其实她问不问龙阳都无所谓,反正龙阳去哪她去哪,这是不争的事实。

    “我说你们俩天天腻在一块也不烦,真是!”一旁的于飞撇撇嘴,一副不满的神情。

    “滚一边去,关你什么事,是不是又要找打!”天天从来没有给过于飞好脸色,奇怪的是,两年了,于飞竟然坚持下来,而且不生气,也不敢生气。

    “呵呵,是,是不关我事,好吧?”于飞陪着笑脸,赶紧服输。“不过,我也和你们一起,让我们三个永远腻在一起。”

    天天听到于飞的话,立刻抓住喉咙,作呕吐状。就知道于飞肯定会和他们一样的选择,问都不用问。

    决定之后,他们三人一起找到班主任老师,表达了自己的意愿。这让老师非常为难,无法做决定。怎么回事?这个还不简单,不就是学校一句话就可以决定的事情吗?

    经过老师的解释,三人才知晓,还有公安局一方面的原因。你要去实习单位,实习单位需要接收你才行。早说嘛!这还不简单。三人偷笑,赶紧跑去找朱宏远帮忙。

    “这个嘛,我要考虑考虑。”朱宏远等三个人说明来意,背着手看向窗外。

    “朱叔,这个还要考虑?”天天着急的问道。

    只有天天着急,龙阳与于飞两个人已经看出朱宏远是故意的。他们倒好安排,主要是天天,朱宏远还真有点发怵,把这个刁蛮公主招到身边,不是自找不愉快嘛!

    “要考虑,我们这里都是男同志一起工作的,不好招女的。”朱宏远一本正经的说。

    “啊?原来是我的原因。”天天指着自己,惊讶的问道。

    龙阳与于飞终于憋不住,呵呵的笑起来。天天明白过来,是朱宏远故意刁难自己,还把事情说的那么严重。

    “朱叔,你!太气人了!”天天跺着脚就要过去和朱宏远纠缠。

    “哎,哎!说好了,如果你来就不许耍大小姐脾气,不然我真个不同意了。”朱宏远一句话立刻止住天天的行动,天天熄火了。看来这招真的管用,把天天的大小姐脾气治好了。

    “好,我以后不对你发脾气,还不行吗?”天天告饶,破天荒的头一次。

    “这还不错嘛!”朱宏远阴谋得逞,得意的笑着。就他的表现,真像找揍的样子。

    天天很无语,她没想到朱宏远竟然拿实习的机会给自己下套,以后一定要把面子找回来。想到这里,天天心里好受许多。女孩子就是这样,自己给自己找面子,一会就好了。

    事情很顺利,龙阳、天天、于飞三人全部进入东阳市刑警大队实习。龙阳跟随朱宏远,于飞和另外的刑警队员实习,而天天被安排在刑警综合股坐办公室。

    为此,天天不停的和朱宏远抗议,然而抗议无效。朱宏远将解释抛到平县天都那里“有意见找你爸去,是你爸的主意。不然,你就别在刑警队呆了。”

    当天天听到这句话,完全无语了,憋屈的直掉眼泪。

    “哎!我也没有办法。”朱宏远做无奈状。

    不过龙阳看出,这可能是朱宏远的计谋,和天都联合起来给天天上的枷锁。女孩子嘛!还是呆在办公室好一点。

    “老朱,这、、、”

    龙阳刚一张嘴就被朱宏远用手势止住,他背对着天天,向龙阳挤了挤眼睛。所料不差!天天,你就自认倒霉吧!谁让你掉进朱宏远的手心,老老实实呆在办公室吧!

    于飞看到朱宏远的动作,他个机灵鬼立刻明白朱宏远的用意,转过头窃喜。幸亏天天没有看见,不然又有人要挨踢了。

    目前没有重大案件发生,龙阳跟在朱宏远身边熟悉基本的业务,翻阅以前的卷宗,试着用学来的知识剖析案件,推理案件成因、过程与结果,收获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