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一十章 理想与现实
    于飞赛前、赛中、赛后的表现让人惊掉一地眼球,而龙阳表现更让人匪夷所思。三个月的特批假期,终极考核的冠军,这些都是出人意料的。

    这事对于两个人来说并不奇怪,那就是朱宏远与天天,因为他们与龙阳早已接触,知晓龙阳的能力。此时朱宏远来到龙阳身边,一是祝贺他,二是要赶快找个地方让龙阳清洗清洗,他太脏了!

    “老大!你报什么专业?”此时于飞还跟在身后,快步走到龙阳身边问道。

    “专业?”龙阳一时摸不清头脑。

    “你别管,我们商量以后再说。”天天打断两人的对话,拉着龙阳就往校外走,剩下于飞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老朱,什么专业?”龙阳疑惑的看向身边的朱宏远,不解的问道

    “兄弟,回去我慢慢和你讲。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洗澡,洗澡,洗澡!”洗澡是龙阳当前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再不洗澡,朱宏远要呕吐三遍了。

    “朱叔,你说啥?兄弟?”天天瞪着眼睛问道。

    “啊,是啊!”朱宏远不容置疑的回答道。

    “不行!那我不是比龙阳低一辈!”天天恼怒的看着朱宏远,大声的抗议。

    “哦,哦。各亲各论,一家门口十样亲,别太认真。”朱宏远解释后,快步走开。哎!离这个刁蛮公主越远越好,一不注意就倒霉。

    “这还差不多。”天天听到回答,还算满意。她也不管龙阳身上脏不脏,直接挽住龙阳的臂膀,一脸满足。

    还没有走出校园好不好,天天的举动给龙阳惹了大麻烦,男生们都是仇视他的眼神。龙阳故作看不见,理所当然的和天天慢慢离开。

    离开就离开,还慢慢?龙阳的形象大为折损,本来是新生的冠军,崇拜的对象。现在?嫉妒的对象,恶心的代名词。

    龙阳美美的洗了一把澡,洗去连日来的疲惫与困乏,也冲刷去多日的压力。

    朱宏远给龙阳接了个小风,请他吃当地的热锅。热锅就和小火锅差不多,无非是将水烧开后,涮着肉与菜,蘸着调料吃。论味道还不如凌峰请的火锅,论做法就有点讲究。热水稍过,不流失营养;调料微蘸,不失原味。不似火锅,无论是肉还是青菜,涮过之后都是底料的味道。

    老朱对吃还蛮讲究的嘛!

    那不是,我姓啥?不会吃!白费我的这个姓!

    朱宏远的回答既没有架子,又幽默可趣。他是太高兴了,这些日子他不但急死了,也被烦死了。现在好,龙阳如期回来了,还拿了个新生第一,他高兴,从心底高兴。

    “你们给我解释解释吧,学校到底还分什么专业,怎么回事?”龙阳在吃饭过程中,提出心中的疑问。在这方面,他确实缺乏了解。

    “哦,学校里分不同的专业,有刑事侦查、治安管理、文秘管理,还有警犬训练等等。”朱宏远对这些了如指掌,毕竟他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学生。

    “原来还有那么多的专业,我以为大家一起学习就好。”龙阳挠挠脑袋,这对于他来讲真是新认知,以前根本接触不到。

    “龙阳,你学什么专业?”天天更关心龙阳学习的专业,因为她肯定和龙阳的选择一样。

    “我想学习侦查破案的。”龙阳当然要学习,因为他一直都在与侦查破案有关的事情接触,他肩头的责任也与侦查息息相关。

    “那就学刑事侦查!”朱宏远筷头一点,给出答案。

    “好,我就学习刑事侦查!”龙阳点头说道。

    “好,我也学习刑事侦查!”天天跟着说道。

    “你一个女孩子学什么刑事侦查,学个文秘管理多好。”朱宏远小酒微醺,摇头否决天天的决定。

    “怎么不行!你、凌叔、我爸都是学习刑事侦查出身的嘛!要你管,我决定了。”天天斩钉截铁的说道。她才不管别人怎么决定,龙阳学什么,她就学什么。

    “好,好,算我错了。”朱宏远立刻举手投降。他好不容易从天天的魔掌脱身,才不愿意再次惹恼她,得罪不起啊。

    从决定的那一刻,龙阳就想着如何学习本领,如何找到父母,如何找到义父,如何解开靳村之谜。他在憧憬,他学习到本领之后的事情,可理想往往与现实差距太大。

    “现在分班开始!”校主任拿着学员的名单开始宣读。各个专业大多数都是各人意愿,也有些是学校调节的。学有专攻,但不能让有些专业荒废掉。

    “刑事侦查的人员有:龙阳、天天、、、、、、、于飞。”

    这于飞竟然和他俩分到一个专业里,排在最后一个。

    于飞是临时改的专业,他以为天天肯定报的文秘管理。当他拿着报表交上去的时候,看到天天竟然不是学习文秘管理,立马改了专业,学习侦查管理。

    紧接而来的就是知识学习,龙阳每天被灌输着各种理论知识,这与他以前的学习并不相同。他以往接受的是靳山的实战训练,每天都在摸爬滚打中度过。而如今,他坐在教室,学着枯燥的理论,龙阳一时接受不了。

    难道学校的学习是这样的吗?这与龙阳想象的不一样。

    但是,龙阳还是努力的学习,不管怎样,他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龙阳,这段时间你好像不怎么高兴?”放学后,天天邀龙阳走出校门。

    她和龙阳之前接触的时间里,知道龙阳心中有太多的压力,身上有太多的责任,但是龙阳坚强的担当,勇敢接受。天天的印象里,龙阳不失风趣幽默,不失男人的魅力。可如今,龙阳似乎变了,沉默寡言,不拘言笑。

    “我,我。”龙阳一时语塞,回答不出来。

    “龙阳,你到底怎么了,能和我说说吗?”天天越来越感觉龙阳不对头,轻言相问。

    “嗯,直说吧。学校的学习和我想的不一样。”龙阳说出心中的郁闷,心里舒服不少。

    “怎么不一样?”

    “这可能与我的经历有关。我刚开始以为在学校可以学到很多本领,就是克敌制胜、推理破案之类的。可如今都学习些理论性的东西,我一时适应不了。”

    “我明白了。”天天似有所思,她想到一个主意。要想解开龙阳的心结,还要麻烦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朱宏远。他也是学习刑事侦查出身,而后参加工作完成任务的,他的经历肯定会对龙阳有帮助。

    天天将龙阳的情况和朱宏远说了。朱宏远渐渐想透了其中的原因,让天天将龙阳找到他的办公室。

    “龙阳,你的事情我知道了。你和我们不同,我们都是先学习理论知识,而后参加实践,将知识运用到工作之中。而你,一直与现实接触,根本没有学习过系统的理论知识,一时难以接受。但是,龙阳你想过没有,我、凌峰、天天的父亲,我们都是从一无所知到现在,我们不都工作的很好。要想干好一件事情,就要伏倒身子去学习,从最基本的学起。贸贸然去干事,是莽夫;有计划、有安排去工作,那才是智者。”朱宏远以自身出发,对龙阳循循善诱,帮龙阳理清思路。

    是啊,理想与现实确实有差距,但有理想,就要通过现实去实现。只有面对现实,才能实现理想。

    “谢谢。”龙阳由衷的对朱宏远表示感谢。

    旁边的天天终于放下心来,她的苦心没有白费,龙阳定然会重新振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