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零九章 反差
    天天退出最终考核比赛,但是对考核的进行没有影响。天天位居第三名,剩下于飞和龙阳参加第一名的争夺。

    于飞是这次考核比赛中的黑马,而目前龙阳更是黑马中的黑马。刚开始时,龙阳脏兮兮的外表并没有引起大家太多的注意,因为天天的原因,他才吸引了众多的目光。

    一归一二归二,这并不能代表他有多大的实力。直到龙阳参加了比赛,连续拿了两个第一,才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

    还有的是,其他参赛的学员比赛之后都气喘如牛,疲惫不堪。而龙阳,就像没事人一样,第一名信手拈来,毫无困难。他的表现不但让观战的学员目瞪口呆,也让裁判老师另眼相看。

    对于一般学生来讲,这样的比赛已经是高难度的了。而对于龙阳来讲,真是小菜一碟,他经过的事不是一般人可能遇到的,他的能力比学员们高出不止一点半点。

    龙阳自小跟从靳山训练,不但有体能上的,还有其他各个方面的。比如接下来的身体对抗,比起龙阳遭遇的追杀,简直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终极考核,现在开始,于飞对龙阳!”裁判下达指令,全部的目光聚集在赛场上的两个人身上,他们将决出本年度新生的最终冠军。

    “开始!”裁判员挥动手中的小旗子。

    “慢!”只见赛场上的于飞举起右手,向裁判示意。

    “于飞,什么事?”裁判员没想到刚宣布比赛开始,于飞就举手示意。

    “我放弃比赛!”于飞的话刚说完,赛场上一片安静,继而嘈杂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裁判员也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放弃比赛。”于飞再次重复说道,他的脸上看不出作秀的样子。

    于飞放弃比赛?他刚刚还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突然说放弃比赛。这样的反差,让裁判与学员都一时接受不了。

    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天天放弃比赛,于飞也放弃比赛?

    那龙阳到底是谁?为何会让两人接连放弃比赛?

    一时间,赛场上充满无限的疑问,无人可以解答。

    “于飞,龙阳已经进入前三名,他可以就读于学校,你不用再谦让。”裁判老师的话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于飞故意放水,让龙阳过关。

    “老师,我看过天天的对抗比赛,我对她自认弗如。既然天天放弃比赛,我就更无可能赢得胜利,还不如就此放弃。”于飞说明原因。

    万米长跑与障碍跑拼的是体力,男生的体力一般优越于女生,这是常规的事实。可身体对抗,拼的是技巧与实战经验,不是体力就能解决的问题。

    于飞不是傻瓜,他也不是一般的聪明,他看过各场比赛,发觉自己在身体对抗一项竟然连天天都不如。此时见好就收,不外乎是明智之举。

    “我是第三名。”于飞向裁判致意。

    “你是第二名,因为天天先于你放弃比赛。”裁判老师给出结论。

    本来期望有一场实战可以观看,如今两人弃权,所有人失望至极。

    “于飞真笨,要我怎么也比完再说,孰弱孰强,手底下看真章。”

    “我以为于飞聪明,可以说是古灵精怪的。如果他有必胜把握,他会主动投降?”

    “对,你看他前两场比赛都拿了第二名,而且是从第三名的比赛角逐中晋级上来的,他会轻易放弃比赛?”

    学员们的议论并不是没有道理,其实观看的老师们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们更多的疑问在龙阳身上,这小子到底是谁?什么来历?

    议论归议论,反差归反差,事实归事实,虽然有点小插曲,但不影响主旋律,龙阳确确实实拿了第一。

    经过裁判组紧张的讨论,宣布龙阳为本年度新生终极考核的第一名,将免去他在东岩市警校三年的学习费用。

    当于飞宣布自己放弃比赛时,天天也惊疑的看着本队名叫于飞的同学,有点摸不清头脑。

    “啊哈,你终于注意到我啦!”于飞见天天在疑惑的看着自己,心中不由得一阵欣喜。反正比赛也是输,还不如这样,还能引起你对我的注意。

    原来于飞还存了这份心思,真是有点死皮不要脸的味道。换做其他人,比赛都进行到这个份上,无论如何也要拼一把,哪怕输了,也努力过了。可于飞,他是明知道自己会输,还学乖卖了一个人情,一般人真做不到。只能用古灵精怪这四个字来形容他了,如果还要强加一个词,那就是死皮不要脸啦!

    “龙阳,祝贺你!”天天第一时间跑到龙阳身边,比自己拿了最终冠军还要高兴。

    “呵呵,天天,谢谢你!”龙阳的话包含了多层的意思。有回谢天天的祝贺,有回谢天天对自己的帮助,还有从心底滋生的最真挚的谢意与感情。

    “咱俩谁跟谁啊,你还是我师父呢!”天天大方的拍拍龙阳肩膀。

    “原来你还是天天的师父,老大,你太伟大了!”突然的一句话,惊住了龙阳。不知什么时候,于飞竟然来到两人的身后。

    “老大?”龙阳挠挠脑袋,根本不知道于飞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对啊,你不就是老大!终极考核的冠军,我的老大。”于飞笑着拉住龙阳的胳膊。

    “哎,哎,哎!我说,我啥时候成了你的老大?”于飞的表现反差太大了。刚刚才放弃比赛,给所有人一个意想不到。现在又来认老大,真是,真是,龙阳再也想不出一个词来准确形容身边的同学了。

    “去,去,去!”一旁的天天挥着手,赶着于飞离开。

    “怎么了,我来认老大还不行?”于飞笑着说。

    “你认老大经过我同意吗?”天天双臂环抱于胸,一副比老大还老大的样子。

    “还要经过你同意?”

    “当然了。他虽然是我的师父,可我也是他的老大。你要拜龙阳为老大,先经过大老大的同意!~”

    “啊!原来你是老大妈?”

    “找死!”听到于飞的话,天天飞踢过去,将于飞踢一个狗吃屎。

    “老大,救命啊!”于飞爬起来就跑在龙阳的身后,躲避着天天的追打。

    比赛的时候还一本正经,比赛之后立马变成泼皮无赖,于飞的变化太他妈大了。龙阳愕然,一旁观看的学员更加无法理解。哎!老于家家门不幸啊!

    不过,从于飞的表现可以看出,他不是一个怀有坏心机的人。嬉笑怒骂皆由心的人,可相处。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可交心。

    于飞刚开始做的一切,无非是爱慕天天,让天天有好感。现在他做的,是他的本心,他是真的愿意和龙阳交往,虽然龙阳对他来说是一个神秘的同学,一个有故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