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零六章 时间不等人
    龙阳如今恢复了伤势,可以说比以前的身体更加强壮,他喜不自禁。况且到学校的时间还有一段,那就不急不忙吧!好好领略一下沿途的风景,不错!

    不错?

    如果龙阳知道自己去神秘世界的一会,现实中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他还能高兴的起来?目前他还不知道,如果知道,肠子应该悔青了。

    路上的景色不错,没有人追杀的日子太好过了。

    到了晚上,龙阳还拿出玉手杖,喊着狗娃。“兄弟,出来嘛!哪怕我看不见你,你也出来一下,兄弟俩看看夜色也好。很长时间没有和你一起观赏月色,畅谈人生啦!”

    龙阳如是说,可狗娃并不在玉手杖之内,他被黑石头吸入,至今生死未卜。不能说是生死,因为他本来就是死了,是他的鬼魂还是否安在。

    九月开学,三个月的假期,算算现在也是十一月份多,快到十二月了。龙阳进入莫名之地虽然一时,可现实中已经过去一个月,他也就还剩十几天的时间。现在路上不自觉的又浪费几天,现在有感觉,也晚了三春。

    龙阳不知,直到他回过神来,感觉天气的不对,才觉得神经大条了。

    怎么天气不对,好像要下雪了?

    出了荒草之地,离了深山老林,临近人烟的地方,终于走出了心里与地域的误区,龙阳觉得自己差了时间。

    “奶奶,现在啥时候了?”龙阳走进一个小镇,找一个卖菜的奶奶问道。

    “快入冬了,孩子,你要买菜?”老奶奶抬头问道。

    是我的错,我应该找个年轻点的明白人问去,龙阳笑着辞别。

    “大叔,现在是啥时候了?”龙阳凑近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跟前问道。

    “孩子,你怎么了?”那个大叔伸手摸摸龙阳的脑袋,又摸摸自己,纳闷的问道。

    “我,我没什么,我问问时间。”龙阳后退,搞不清眼前的大叔有何用意。

    “孩子,你没毛病吧?现在是早上啊,我刚出门就遇到你,你还问我啥时间,啥时间,大清早呗!”原来大叔误会了龙阳的意思,也怪龙阳,没有问清楚。

    龙阳于荒山野岭中走出,也没有太适应目前的人间生活。

    “大叔,你误会了,我是问现在是几月几号了?”龙阳羞涩的笑着说。

    “今天几号来着?反正是十一月,几号记不清了。”大叔说完,直接走掉,没有理睬愕然呆在原地的龙阳。

    “十一月?”

    “十一月!”

    “还几号!”

    就是满打满算,九月一日开学,请假三个月,十二月一日到期,十一月?!

    龙阳感觉自己的头都大了!

    朱宏远别怪我啊!天天,别怪我啊!

    龙阳再也顾不及欣赏什么路上的风景,再也不看什么风土人情了,直往东岩市的方向飞奔。

    君子一诺,重于千斤。

    况且他的假期还是天都、凌峰、朱宏远三人联保的,如果错过,龙阳想都不敢想。自己是小事,不是让他们三人也失信于人。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目前,时间就是龙阳最重要的承诺。他们三人承诺于学校,龙阳承诺于三人。

    “朱叔,明天就是考核的时候了,龙阳一点消息都没有,你到底有没有想办法联系啊?”天天围着朱宏远转,不停的问着同样的话题。

    “我的姑奶奶,你别烦我好吗?我的头都要炸了!”朱宏远抱着头,坐在办公桌前焦急的说道。

    “前几天我都已经问你了,你怎么还没有想出办法来?”天天不依不饶,继续追问。

    “前几天,前几天,你啥时候停止过啊!现在不只有你问,还有你凌叔,还有你爸爸,都在问我,我哪知道那个臭小子在哪里!”

    “不许说他臭小子!”

    “好,好,我不说,那你让我怎么办?!”朱宏远实在没有办法,双手一举,我投降还不行吗?

    “朱叔,我的好朱叔,帮帮忙嘛!”天天抓住朱宏远的胳膊,不住的摇晃。

    “好了,好了,真拿你没有办法。但是我们说好了,我只能尽力。”朱宏远无奈的说道。听到朱宏远的话,天天在一旁轻松不少。因为她一个在外的女孩子确实没有办法,只能依靠朱宏远多打听,何况朱宏远不是外人。

    其实朱宏远也非常着急,非常想念龙阳。他能想的办法都想了。他和部队联系过,人家说龙阳都离开有一个多月了。

    他还要承受凌峰以及天都的催促,还有天天的软泡硬磨,整个人都崩溃了。

    还有什么办法?难道发通缉令?肯定不行!这不是违反纪律嘛!

    “苦啊!龙阳,你到底在哪里?”朱宏远说完后,整个人倒在椅子上,无可奈何。

    “一年一度的新生考核马上开始,考核分为三个部分,一个是体能考核,二是笔试考核,三是现场面试。请新生们注意,按照事先分组进入各自考核地点。另外,各组考核的前三名进行最后的终极考核,决出本年度最佳新生,学校将给予奖励。”

    随着校长的宣布,学校考核开始了。

    “朱叔,你昨天想到办法吗?”天天来到朱宏远身边,急的双脚跺地。

    “天天,如果龙阳信守承诺,他会回来的。而且我们大家都相信他,他会回来的。”朱宏远坚信龙阳会到来,虽然他心里也没底,虽然他也没有想到好办法,但是他就是坚信,坚信龙阳会如期到来。

    “怎么办呢?”天天已经哭出声来,她是真的着急,真的担心龙阳错失上学的好机会。

    “天天,你放心去考核。这个臭小子如果不及时赶来,看我不揍死他!”

    “不许揍他!”

    “哦,哦,看我骂不死他,谁让他让我们的小公举都气哭了!”朱宏远打趣说道。

    “朱叔,你太坏了!”天天羞涩的跑离朱宏远。

    龙阳啊,快来!我顶不住了!

    朱宏远着急,龙阳此时更着急,他已经临近东岩市了,而且上气不接下气的赶来。他真的是用出所有的本领,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东西,没有睡觉了。

    “东岩市,我来了!咳咳!”龙阳能说出一句话已经不错了,嘴里的泥土让他发不出过多的声音。还有身上的,比当时离开佘镇去报案的时候还惨,还不如一个叫花子呢!

    “哎呦,这才到市郊都已经中午了,我赶不上了吧?”龙阳心里想着,可还是要赶路,无论如何要到达学校。

    “上午的考核结束,下午我校将决出最终的优秀学生!”随着校长的宣布,上午的考核终于告一段落。

    “朱叔,龙阳呢?”天天来到朱宏远身边,她今天拿到她那组的第一名,但是她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因为她没有看见龙阳的到来。

    “可能下午吧?”朱宏远说完,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下午龙阳不来,我和你没完!”天天说完,气呼呼的离开。

    “这关我啥事,他不来,又不是我逼的,干嘛逼我啊。”朱宏远那叫一个冤啊,比窦娥还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