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零四章 才出虎口,又遇狼群
    幸运的是,龙阳得到狗娃的帮助,成功的摆脱了黑袍四人的围堵截杀。不幸的是,龙阳没有从黑袍老大那里得到有关主上的信息以及有关于靳村的情况。

    有一得就有一失,至少保住了性命,以后再查就是了。

    龙阳没有坐下休息,他在狗娃的扶持下回到了放置黑石头的地方,收回了它。此时,龙阳再也坚持不住,晕倒过去。

    龙阳不知道之后的事情,其实就在刚才他清醒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身旁的狗娃已经有了变化。

    当狗娃看见黑石头时,整个人都惊呆住了。那块黑石头让他产生浓重的亲切感,仿佛有家的感觉。

    狗娃以前生活在玉手杖之中,玉手杖能让他恢复灵魂力量。正因为玉手杖,狗娃才得以有能力帮助龙阳打败黑袍老大。

    而黑石头不一样,狗娃第一眼看见它就想融入进去,它对狗娃产生致命的吸引力。

    龙阳此时已经昏迷过去,狗娃无法与龙阳交流。况且就算龙阳清醒,他也看不见狗娃,也无法对话。

    狗娃不知道龙阳捡回的是什么东西,既然龙阳坚持着收回来,定然非常重要。他想问龙阳,但是没有办法。

    龙阳已经将黑石头揣入怀中,可手还没有拿出来。狗娃伸出手,拉开龙阳的手臂,黑石头还在龙阳的手中。

    黑石头闪烁着黝黑的光芒,引诱着狗娃的鬼魂。

    虽然在漆黑的夜里,可在狗娃的眼中,它是如此的明亮,如此的光艳,如此的吸引人,如此的诱人。

    狗娃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慢慢的靠近黑色的石头,直到接触到它。

    “啊!”

    一道红光闪过,狗娃霍然消失,黑石头也敛去亮光,就此沉寂下去。

    记得当时,狗娃也是被玉手杖吸走的,但是他还能找到出来的路,后来竟然可以出入自由。可如今,狗娃进去后,就没有出来。

    当第二天清晨来临,龙阳悠悠转醒。

    “狗娃!狗娃!”龙阳刚一醒来,立刻喊叫好兄弟的名字。

    哎!天亮了,狗娃已经回到玉手杖了吧。龙阳不知道狗娃已经在夜里被黑石头吸走的事情,只当狗娃回去了。

    什么时候才能恢复鬼眼,就又能看见狗娃了。想完之后,龙阳撑扶着身边粗壮的树枝,慢慢的站起身来。几天紧张的厮杀终于停止,加之身体被重伤,龙阳感觉身体很虚弱。

    半夜的时间当然还恢复不了。其实他还不知道,若不是玉手杖不时的恢复他的身体,他现在想站也站不起来。

    龙阳看看手中的黑石头,不禁一阵头疼。他仿佛和黑石头产生了一丝联系,仔细感应,又没有什么。

    不想了!按照现今的身体,不知道能不能及时赶到警校去,那里可有一场考核在等待着自己呢。

    龙阳看看四周,蹒跚着离开了荒草丛生的地方,向着东岩市的方向前进。

    三日过去了,龙阳才走了十几里的路程。他的身体没有像期望的那样慢慢恢复,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刚刚,龙阳还吐出一大口黑血。

    难道我中毒了吗?黑袍老二才是用毒的高手,可与黑袍老大战斗的时候,老二已经死去,自己当时没有中毒,为何三日过去,自己反而有中毒迹象?

    龙阳百思不得其解,幸好当时与靳山学艺时学过识别药草,只好采些平时能解毒的药草试试。

    五日过去了,龙阳身上的伤势更加严重,走几步就会吐出血来。而且,血更加黑,带着一股浓浓的腥臭味。

    龙阳头脑很清楚,自己定是中毒。中毒的几率只有一个,那就是与黑袍老大战斗的时候不小心沾染的。也许是自己击打黑袍老大的时候,也许是黑袍老大重击自己的时候。仔细想想,最有可能的就是自己双拳攻击黑袍老大左肋的时间,当时双拳如打钢铁,双拳立马刺痛酸麻。对了,黑袍老大左臂已废,如不做防备绝无可能。看来还真是少吃几十年饭的缘故,龙阳太轻敌了。

    此时说什么已晚,治好身上的伤势重要。可如此的荒山野岭,哪来解毒的药草?

    龙阳已经吃了两日的平常草药,根本无用,难道要葬身此处?

    不行!要活着,还没有找到父亲母亲,还没有找到义父,还没有解开靳村千百年来的谜团,我不能死。龙阳咬破嘴唇,提提精神,坚持着向前走去。

    坚持!坚持!龙阳一遍一遍的在心中提醒自己,决不能就此倒下。如果在这里倒下,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沦为野兽的免费一餐。

    此时也不能有野兽出现,龙阳已经手无缚鸡之力,别说野兽,一阵风也可将其吹倒。

    都说人要往好处想,往坏处打算。可龙阳刚一想到野兽,就有野兽出现。

    “呜呜!呜呜!”

    狼!

    一个字眼蹦出龙阳的脑海。

    还让不让人活,老子就是想想,你就来了!

    龙阳无奈的笑笑,早知这样,我就想来个神仙,一下就帮我救了。要不然来个美女,呸!老子不是如此下作之人。龙阳赶紧晃晃脑袋,此时不是胡思乱想之时,应付当下的局面再说。

    一头,两头,三头,四头,五头!

    还不是一头,是一群!

    五头狼围绕着龙阳,露出凶狠的獠牙。

    你们饿了吧?!我也饿!龙阳对着狼群咆哮着。他已经努力了,他只还剩下咆哮的力气。

    狼群似乎并不着急攻击,只是围着龙阳不住的转着。

    哼!看来你们连攻击的力气都不想出,是看出我快不行了吧,想免费的饱餐一顿!龙阳心想。

    群狼的表现正如龙阳想的一样,围着就是不攻击,看着摇摇欲坠的龙阳,低声的吼叫。

    不可能!老子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不能就这么死了!来,上来一个解决一个,上来两个我杀掉一双!

    无论龙阳如何说,狼群就是不予理睬,还有两只竟然在原地追逐打闹起来。

    龙阳突然产生一种绝望的感觉,没理由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当这种想法刚出现时,龙阳有点想哭。但当它想到自己的父母,想到靳村,他立刻将这种想法扼杀。

    不行!我不能死!就是死也不能哭着死!

    龙阳四下寻找着战斗的武器,四下只有荒草,荒草,还是荒草!

    龙阳摸向自己的怀里,还有黑石头与玉手杖!生死之间,这些都不是宝贝,也是战斗的武器。龙阳一手玉手杖,一手黑石头。

    来!只要你们上来,看我如何打死你们这群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