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九十七章 反追踪
    惧怕只会让人退步,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面对困难与险境,龙阳没有畏缩与退却,只有勇敢的直面应对。

    如今,龙阳失去所有的外界助力,连自身具有的鬼眼能力亦莫名消失。他,只有靠自己,靠自身的能力与本领度过所有的关卡,转危为安。

    龙阳已经不是以前的龙阳,他经历家庭的变故,经历山村的巨变,经历世事的磨难,越来越坚毅与坚强,成熟与冷静。

    他在观察着,注视着,警惕着,仿佛蛰伏的狩猎者,等待着他的猎物。

    龙阳调匀自己的呼吸节奏,一呼一吸极有规律,很缓,很慢,近乎冬眠的状态。他与树木融在一起,浑然一体,分不清彼此。龙阳为了隐藏自己,方便察觉暗处的追踪之人。因为他不知道对方的实力,不知道对方能不能提前发现自己。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全力伪装自己,尽量先发现对方。

    夜风吹来,枯黄的树叶飘荡落下,在地面上形成一层厚厚的树叶毯,给大地轻轻盖上。秋风吹,夜微凉,龙阳感觉不到,他专注的是夜里非自然的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四周始终没有出现声响。正当龙阳准备换个方位的时候,异常的情况发生了。

    “咔嚓!”

    一声轻微的声音从来路传来,像秋天树木枯枝的断裂声。

    不过,龙阳听到的不一样,他听出来是有人踏断地面树枝的声音。

    果然不出所料,确实有人在追踪自己。

    到底是什么人?

    龙阳将注意力集中到声音传来的方向,希望看清来人。夜色已深,树林里越发漆黑,别说看到来人,稍远点的距离都看不清四周树木的形状。饶是龙阳的视力,看的也十分吃力。

    咔嚓声之后,再无声息。许是来人觉察到自己暴露行迹,暂时隐藏起来。来人不动,龙阳无法移动,生恐惊动来人。

    敌不动,我不动。龙阳打定主意,始终隐藏。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依然没有动静。

    真的是错觉?还是双方在较量着忍耐力?

    “咔嚓!”

    又一声树枝断裂的声音传来。这次不是从地面上传来的声音,而是从远处的树上传来。

    有人在树上!

    龙阳断定。

    “咔嚓!”

    又一声,不过变换了方位,在身后的树木上。

    来人不是一个人,至少两到三个!

    怎么会那么多人?是一个组织?龙阳头脑快速运转,考虑来考虑去,没想到合适的目标。

    至少现在他们没有发现龙阳,龙阳还是安全的。

    声音越来越近,有地面行走的声音,有树上跳跃腾挪的声音,他们在靠近龙阳消失的地方。他们在寻找,因为龙阳就是在这附近消失的。

    好一会,四道人影模糊出现在龙阳视线内,他们身穿黑色长袍,与夜色融在一起。

    原来是他们!

    在佘镇外遇见的四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他们互相称作老大、老二、老三、老四。当时是佘章舍身引走他们,给龙阳创造离开的机会,龙阳得以前往派出所报案。

    当时,佘镇迷魂阵被破,山洞内的人全部撤离,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跟上了龙阳,并且跟到了这里。

    他们是如何跟上了自己?龙阳心中纳闷。

    难道说自己最后和佘章在一起时被他们发现?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为什么一直到现在才现身?

    重重谜团出现在龙阳脑海,无法得到答案。

    “老大,没有发现。”三个人同时给出答案。

    “奇怪!我们跟的隐秘,是怎么给发现的?”说话的人转过脸来。龙阳看不清具体的面貌,但是能看到此人留着一把白胡子,正是四个人中的老大。此人也正是在佘镇时潜入佘章家中,将通儿掳走的人。

    其他三人纷纷摇头,表示不知。

    “此子不会偏离前进的方向,我们向前追,定要找到圣物的踪迹。”老大说完手一挥,四人快速向前掠去,继续向前追去。

    原来他们是在找他们的圣物,难道是黑石头?龙阳摸摸怀中的匣子,依然安在。

    “也许是他们离开时留下眼线,发现佘章将黑石头交给自己或者是怀疑与自己有关,因而追查。哼!既然你们追踪我,轮到我反过来追踪你们了。反正我现在在暗处,呵呵!”龙阳心中盘算之后,从树后闪身而出,跟随着神秘人身后,追踪而去。

    他们不是平常人,异于平常人。看他们的行动,应该是经过多年训练过的。无论是追踪,还是行动,都是配合严密、分工明确。

    这个组织神秘异常,他们在寻找着什么?据龙阳目前了解,他们现在在寻找着一个孩子,因为他们通过黑石头测试着孩子,所以黑石头是关键之物。

    前方的四人,一人为探路,两人为策应,一人为后卫,有条不紊,迅速前进。龙阳跟在后面不禁暗暗叹服,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如此做到,而且如此完美。

    不过,他们的对手是龙阳,要稍逊一筹,至少目前是这样。

    “老大,我们已经追出三四里路,还没有发现那个小子,是不是我们追错了路线?”其中一个黑袍人问道。

    “不会,方向不会有错,老三侦查的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错误。”老大抚摸了下自己的白胡子,非常自信。

    “老大,老三不过是看见那个小子埋葬了佘章,并没有看见他拿走了圣物,他怎么能认定?万一耽误了主上的计划,我们担当不了。”

    “老四,你怎能如此说。老大怎么说,我们怎么办。况且我老三一直负责侦查,不会有错,放心吧!”

    “好了,再追三里,如果没有发现,就地等候。”老大一句话制止了其他人的争论,四人继续在夜幕的掩护下前行。

    原来真是这样!他们真的留下眼线,留下人观察佘镇后续的事情,看到了龙阳将佘章与他妻子合葬在一起的事情。目前可以得出结论,他们没有看见龙阳与佘章最后的接触与谈话,不知道黑石头在龙阳身上。

    不管了,先跟上去再说!

    龙阳放松了不少,因为现在他在暗,别人在明。不管怎样,目前不允许他放松警惕,他紧跟四人不放松,时刻警惕着意外的发生。

    天亮了。

    四个人不再行动,蛰伏起来。他们的每一步仿佛都经过详细的计划,连休息的地方都非常隐秘。天亮以后,这四人没有寻找过食物,没有吃喝拉撒,分别窝在四个方位,各自隐蔽,互相守护。

    他们不吃不喝吗?不尿不拉吗?

    龙阳暗自笑笑“你们为了我也花太多的功夫了吧!你们不吃,我吃!”

    龙阳后撤了些距离,从包裹中拿出团长给他准备的食物,津津有味的吃起来。当然,他不敢吃太香甜,防止有狗鼻子能够嗅到,他不敢小瞧这些人。

    龙阳摸摸自己鼓鼓的肚子,心中一阵得意。哼!追踪我!老子追踪你们才对,看我不找到你们的老家!

    话虽如此说,龙阳依旧谨慎小心,悄悄的靠近四人隐藏的地方。

    “老大,咱哥四个什么时候受过这个罪!”

    “对!老大,我们都跟了这么长的路,该吃点东西了。”

    “是啊,老大,你赶紧给个主意。”

    “少废话!你们难道忘记我们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嘛!主上知道我们的一切行动,只要我们有一丝懈怠,回去比死还难过!”老大训斥着另外的三个人,他回想起以前的事情,至今还毛骨悚然。他摸着自己的白胡子,以前可是黑色的,人也是年轻的。

    “老大,我有句话想说。”老三犹豫的说道。

    “老三,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老四不耐烦的回应。

    “我们哥四个来自不同的地方,身份也不同,但是我们都是一方的强者。可受命于主上以后,他从来没有把我们当过人来看,我们为什么还要为他卖命?况且,我们被他剥夺了生命,还要为他卖命?”老三一拳打在地上,尘土四溅。

    “屁话!你难道没有见过主上的神通!还有,哎!只有找到圣物才能恢复我们的青春与生机。我们现在就是行尸走肉,活着与死了一样!”老大低头沉声回答。

    “老三,别再说了,老大更不容易,为了我们哥三付出了太多,我们兄弟四个都被控制住了,谁叫我们当初太贪心!”另外一个人回答。

    “二哥,我最小,但是我知道三个哥哥不容易。哼!若是我抓到这个小子,我将他挫骨扬灰!”老四个子最矮,双手抓住一截树枝,双手轻微一挫,化为木屑。

    他们都身穿黑色长袍,龙阳只能从些许的差别辨认出这些人的大小。白胡子的是老大,最矮的是老四,话最多的是老三,话最少的是老二。

    “老四,目前只是老三探来的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圣物到底在什么地方,找到圣物就找到我们兄弟四人的生机。至于其他,我们不关心。”老二再次开口说道。

    “老二说的对!老三、老四,我们兄弟在一起这么多年,都知道主上一直拿我们当外人,但是我们要争取活着。等找到圣物,我会求主上将大家恢复身体与生机,到时候我们兄弟四人远离这个他妈的组织,找一个平静的地方,安宁的过一辈子!”

    “老大,我们相信你!”哥三个来到老大的地方,激动的看着对方。

    他们激动,龙阳郁闷。原来他们也是受胁迫的一批人,那幕后的还有人,是谁?

    没等到龙阳多想,他们又传来说话声。

    “老大,别再等了,拿出来感应一下不就可以了。”老二说道。

    “不行!这个东西虽是一点,也是圣物脱落下的。我打算给我们兄弟四个人留个后路,不能这样浪费。”老大回答。

    “大哥,别的不说,如果找不到圣物,我们回去也是掉层皮。用吧!”老二又一次建议。

    “你们看?”老大看向其余二人。

    “用吧!”

    得到兄弟三人的支持,老大从黑袍的深处口袋掏出一个东西,紧握在手中,仿佛生命一样。当他摊开手的时候,龙阳感觉自己怀中的匣子出现异常,黑石头仿佛有了感应,咚咚的在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