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九十六章 追踪
    此后时间,龙阳不知厌倦,总是徘徊在龙少云训练与生活的地方,日复一日,从不间断。之前,孙参谋还跟着龙阳一起,后来他也懒得一起跟来。本来就是在部队里,这里又是部队平日里天天训练的地方,每天都去一个地方看,也看厌了。况且团里很有许多事务需要参谋处理,干脆就让龙阳一个人去,也没有危险可说与防范。

    龙阳已经熟悉部队的环境,连战士们都知道龙阳的事情,和他打成一片。战士们训练之余,就喜欢和龙阳在一起,讲述着训练和生活的点点滴滴。他们不知道龙少云的身份,不能讲出龙少云的事情,但是龙阳愿意和他们在一起,喜欢听他们讲述部队的故事。

    一晃半个月过去,龙阳觉得到了离开的时间。

    “叔叔,这些日子谢谢您,我该走了。”龙阳来到团长办公室,对团长说道。

    “再留下些日子,我这段时间太忙,等我忙完带你再转转。”团长放下手头的工作,和龙阳说道。

    “不了,我真的要回去了。”龙阳决心已定,急忙婉拒道。

    “你都看完了?还是看了这些日子,倦了?”

    “都看过了,而且看了很多次。我一直没有厌倦,只是时间有限,我该返回学校了。”

    “我还知道少云的一些事情,我讲给你听。”团长笑着和龙阳说。

    “叔叔,我知道您想让我留下来才这样说的。我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天,我感受很多,了解了部队的精神,我很满足。”

    “你了解部队的精神?”

    “对!”

    “你说。”

    “奉献!”龙阳坚定的回答。

    “嗯,不错,真不愧是少云的儿子!你爸是优秀的战士,勇敢的战士,无私奉献的战士,看来你这次真的没有白来!”团长高兴的拍着龙阳的肩膀,神情激动。他是真的很激动,他没有想到短短的十几天内,龙阳能感受如此之深。

    团长拍着龙阳的肩膀,可龙阳此时又走神了。“凌叔这样,朱宏远这样,现在团长也这样,你们都是一个老师教的嘛!咋都一激动就拍人肩膀?!”

    “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我也不再留你。你记住,这里永远是你的家,想来就来!”团长不再强留龙阳,希望龙阳能够常来。

    “好的,谢谢叔叔。”龙阳回过神来。

    “好了,我安排车辆送你去车站,好让你早点赶回学校学习。”团长说完就要孙参谋安排车辆,要将龙阳送到车站。

    “别,别。我不用坐车,我走回去。”龙阳赶紧拦住孙参谋,他来时是走来的,回去还要走回去。

    “别瞎说,千里迢迢怎么能够走回去。”

    “我来就是走着来的。”

    “什么?”团长与参谋四目相对,他们起初并不知道龙阳是从平县走到武威市的,现在听来,非常震惊与疑惑。

    “我说我是从平县走来的,现在还要走到东岩市,去学校。”龙阳平静的说着,这对于他来说很平常。

    “乖乖,我还真小看了你。”团长用手摸了龙阳一下头,佩服的说道。

    团长又改了动作,不再拍肩膀,改成摸头了,还不如拍肩膀呢。

    “你为什么要步行,不是有车嘛?”孙参谋还是不理解,有车不坐,自找罪受。

    “我以前没有离开过自己生活的地方,正好用这三个月的假期,我出来看看。一是看看外面的世界,二是磨练我的意志。”龙阳向孙参谋解释道。

    “不错,如此年纪竟然有如此韧性和恒心,真的不错。”孙参谋冲着龙阳竖起大拇指。

    “那再见了。”龙阳冲着团长与孙参谋挥了挥手,背起行囊,辞别了部队与部队内的人。

    找到部队,进入部队,这已经完成了龙阳的心愿。如今在部队逗留如此长的时间,使他追逐到父亲的脚步,感受到父亲在部队的气息,龙阳心满意足。

    包裹内鼓鼓的,是团长为龙阳准备路上的食物,也有些小玩意,都是当地的特产。

    谢谢!龙阳心中想道。

    出了部队的大门,龙阳对照地图,确定了东岩市的具体方向,向着自己的学校前进。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东岩市警察学校,龙阳来了!

    话虽如此,路确实漫漫,不是一天两天的路程,但是龙阳不惧怕,来都能来了,走还怕什么!不就是走路嘛!本来这次就是为了历练自己,何来愁苦?

    其实还有一方面,龙阳此次外出,也是为了把危险留给自己,把安全放在靳村街。有人追查玉手杖的下落,有人紧盯着靳村不放,到底是什么人在暗地里操作,目的是什么,龙阳迫切想知道。

    敌在暗,我在明。既然搞不清楚,不如把水搅浑,浑水才好摸鱼。龙阳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但是一路到现在,除了无名镇出现的意外,至今一点作用也没有。

    事不随所愿,人也无法改变,龙阳只有尽心赶路。可是自从出了武威市以后,龙阳就有种莫名的感觉,非常不舒服,有种被人窥探的感觉。

    难道说被人跟踪了?龙阳几次故意改变路线,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不会是自己神经过敏吧?龙阳问自己。问过之后,他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么多年的训练,龙阳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特别是危险来临时的警觉。

    不是错觉,肯定有问题,龙阳心中有了主意。

    以前的努力不是白费的,以前的功夫不是虚晃的,真正到用到的时候,龙阳不会客气,更不会对未知的危险让步。

    之前,龙阳不是没有注意过,不是没有变换过自己的行踪,但是此时,他认真了,决不能把危险带在身边,也不能把它带到自己的学校去。

    打定主意之后,龙阳似以前一样,走山野道路,穿山林草地,只等夜幕降临,再探究竟。

    夕阳西下,满山彩霞;只人孤影,红叶似花。

    好一番景象,好一幅图画。

    如不是危险在旁,若有闲暇,龙阳必然好好欣赏,流连忘返。如今,他不允许自己掉以轻心,他要时时刻刻保持警惕,并筹划着如何引出身边潜在的危险。

    龙阳表面上若无其事,其实头脑在急速的运转,思考着各种的方法。

    真的有人跟踪我?

    是谁?

    有何用意?

    为什么一直没有对我采取行动?

    有什么目的?

    一切的一切都是谜团,龙阳无从得知。

    当夜色弥漫大地时,龙阳从行走的山林间瞬间消失。龙阳没有离开多远,还在原地附近,只是他隐藏了起来。他如变色龙一般,融入了周围的环境;如风一般,吹入了山林;如空气一般,遁入无形。

    这些能力,都是在靳村时和靳山学习的本领。在山村时,靳山让龙阳在大山之中把他找出来,龙阳始终找不到,可靳山明明就隐藏在龙阳的眼皮底下。龙阳找不到靳山,还认为靳山会像往常一样藏在枯叶之下。可春天呢,夏天呢?通过学习,龙阳才知道这是伪装与隐藏的技巧。

    记得又一次,靳山竟然只给自己划出直径百米的范围,让龙阳放开手脚来找自己。百米有多大,有多远?一目了然的距离,龙阳竟然找了一个下午,无法找到靳山。最后,龙阳伸手示意自己无法寻找,靳山才从一棵树上显露出自己的身形。他是将自己与树木化作了一体,换句话说,就是与树木成了一个颜色与形状。

    “无论是树木还是山石,都是伪装与隐藏自己的掩体。”靳山教育龙阳如是说。

    “还有很多,只要是你身边的事物,都是你所能利用的一切。”靳山还教导说。

    靳山说的话,教的本领,龙阳没有忘记。他不但没有忘记,而且一直坚持学习与锻炼。几年下来,龙阳对于这些技能虽不算炉火纯青,但也得心应手。

    世界,原本不属于人类。夜,也是。当人类休息时,就是动物的天下。

    小动物出来了,食肉的大型动物出来了,它们在树林间、草丛中奔走,享受黑夜带来的空间,捕捉着食物。它们也在时刻警惕着,防备天敌的袭击。

    一只田鼠,从树根处钻出,利用树根的交错,掩护着自己的行踪。

    一条蛇,盘踞远处,一动不动,如枯掉的树枝一般,等待着猎物的来临。

    当田鼠临近蛇时,蛇如闪电般出动,一击命中,收获了自己夜行的猎物。

    一只蚱蜢,快速闪动着翅膀,欢快的鸣叫,它也许在呼唤伴侣,也许在感叹自己的生命无多。

    一只青蛙,在附近紧瞪着双眼,等待着蚱蜢的临近。

    当蚱蜢后腿蹬地,在空中扇动着翅膀降临青蛙时,它成了青蛙口中的猎物。

    这些昆虫与动物,它们有自己的生活本领,这些是自然环境中优胜劣汰的结果。是规律,也是生命使然。

    这一切,都被隐藏在暗处的龙阳收入眼底。难怪义父让自己时刻观察自然环境,说它们就是我的老师,原来是这样。龙阳看到这些,对于靳山教授的知识又有新的认识。

    不过现在不是他学习的时候,也不是他发表感慨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目前是田鼠还是蛇,是蚱蜢还是青蛙?

    田鼠有田鼠的本领,蛇有蛇的本领;蚱蜢有蚱蜢的本领,青蛙有青蛙的本领。还有很多很多的动物,它们都有自己的生存本领,是龙阳以前学习过的知识,也是以后要学习的技能。大山出生与生活的孩子,从动物身上来学习,再正常不过。

    可如今,龙阳已经从山村走出来,他不但要继续自己原先的学习,他还要从社会,从他人身上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汲取知识,以此来丰富自己,强大自己。

    要寻找父母,要保护靳村人,要实现自己的目标与志向,龙阳需要不断的强大,而且刻不容缓。

    现在,无论如何,无论是谁,龙阳不想害人,也不想被人所害,更不愿意牵扯到身边的亲人。因为他确信他已经被人跟踪,他要找出暗处的人,追踪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