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九十五章 寻找
    来到武威市后,龙阳经过多方查询,终于找到了8121314部队的地址,还在原来的地方,一直没有搬离。可当龙阳走近大门时,被门口的哨兵阻拦住,让龙阳出示身份证明,并讲清到底来找谁的,以方便联系通知。

    身份证明?

    没有。龙阳没有到学校报到,是朱队长帮助他报的名,他没有学生证来证明自己的身份,更没有其他的身份证明来出示。

    来到部队找谁?

    找谁?找自己父亲的部队。

    父亲叫什么?

    龙少云。

    人呢?

    十多年前就退伍了,早已经离开了部队。别说龙少云,就是以前部队的战友,也极少有人还在部队服役。

    这种回答根本说不通,说了也没有人会信。龙阳支支吾吾的,没法回答哨兵的问题。部队的管理定是严格,出示身份证明与说出联系人是最基本的手续。龙阳连这些都无法证明,别说进入部队,就是呆在门口都不可能了。

    “同志,请你离开。”哨兵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后,伸手示意龙阳离开门卫的位置。

    昼夜兼程来到目的地,吃了个闭门羹。不过,这个闭门羹吃的也不冤,谁让龙阳自己不具备这些常识,事先准备好自己的身份证明呢。

    龙阳离开大门,放下身上的包裹,坐到马路的路牙石上。不进入部队内,龙阳心里不情愿,更不愿意就此离开。

    从上午坐到中午,龙阳简单吃了点干粮,继续坐在那里。又从中午坐到下午,直至黄昏。门卫室的值班战士已经换了人,但他们知道外面坐着的人的情况,还被提醒注意龙阳的举止,防止发生安全保卫事件。

    “你都坐在这里一天了,你到底要找谁?”值班战士终于出来,再次询问龙阳。

    “这个部队是我父亲当兵的老部队,我就是来看看他当兵的地方。”龙阳说出了到部队的原因,他不知道这样说管不管用,能不能进入部队之中。

    “你父亲是什么时间在这里当兵的,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龙少云,十多年前在这里当兵的。”

    “十多年前,我个老天,这都过去多少年了!我才到这里一年多,肯定不认识你父亲。”值班的战士惊疑的看着龙阳,观察龙阳是否在说谎话。

    “我说的是真的,我就是来看看。”龙阳诚恳的说。

    “你家在哪里?”

    “平县。”

    “平县?没听说过。这样吧,你看天快黑了,你先找个地方住下,明天再过来吧。”

    “我是从千里之外来的,到这里人生地不熟,没有地方可住。”

    龙阳在武威市没有熟人、亲人,口袋里也没有钱,无法找到可以住宿的地方。如果让他找,肯定在野外窝一夜。

    “那这样吧,你和我到值班室,我帮你打个电话,联系一下。如果没人知道,你必须离开这里。”值班战士的话非常坚决,不容商量。不是他没有人情味,关键是龙阳的身份不清,不允许他进入部队内,否则是违反纪律的。

    “好吧。”龙阳只好答应,目前为止没有更好的办法,先试试再说。

    “您好,请接团部。”

    “我是团部,有事请讲。”

    “报告,我是门卫值班,有个人来找他的父亲。”

    “他父亲叫什么名字,哪个单位的,你可以直接联系。”

    “报告,我没办法联系,他父亲是十多年前在我们部队当兵的,我无法联系。”

    “十多年前在我们部队当兵,你不是扯淡嘛!十多年前怎么寻找!”

    值班战士将电话打到了团部,这是他最大的权力,也尽了最大的努力。他将龙阳的情况如实上报,看看团部有没有办法。另外,团一级的干部也许对十多年前的部队有记忆,他也是抱着试试的心理。

    当团部参谋与值班战士对话时,一个伏案办公的人抬起了头。

    “十多年前?”

    “是的,团长!”

    “问问名字,十多年前我也在这里当兵。”

    “是,团长。”

    团参谋立刻抄起电话,继续与门卫战士通话。

    “你问问叫什么名字,立刻告诉我。”

    “我问过了,这个孩子的父亲叫龙少云。”

    “龙少云,是吗?”

    当团参谋重复这个名字的时候,坐在办公桌旁办公的团长立刻站了起来,眼神中充满震惊。“确定是龙少云?”

    “确定!”

    “快,快把人带到这里来。”

    “是!”

    团参谋挂上电话,立刻亲自前往门卫值班处,将龙阳带到了团部办公室内。

    “你是龙少云什么人?”当龙阳走进办公室的那一刻,一个胖乎乎的、个子不高的军装男人问道。

    “这是我们团长,你要如实回答。”团参谋一旁插口说道。他刚一说话,立刻就被那位团长用手势制止,不让他打断龙阳的回答。

    “我是他儿子,我叫龙阳。”

    “乖乖,少云的儿子都这么大了。”被称作团长的人一把抓住龙阳的胳膊,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嗯,有龙少云的模样,好样的!”

    “您是?”龙阳对这位团长的身份产生了兴趣,照他的说法,他肯定见过自己的父亲,而且好像很熟的样子。

    “我,呵呵,我和你父亲是老朋友啦!来,来,来!快坐下,和我说说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团长兴奋的东一句西一句,一会说和龙少云的关系如何如何,一会询问龙阳来的目的。

    龙阳将自己来到武威市的目的和团长大略的讲了一遍,同时他将父亲龙少云消失的事情也讲了。听到龙少云无端消失的消息后,团长长叹一声,无奈的沉默不语,怜爱的看着龙阳。

    “父亲已经离开我十年了,我习惯了。”龙阳懂得团长的意思,反倒宽慰起团长来。

    “不错,挺坚强的。我说什么来着,就是和少云一个样子,犟!”团长欣慰的说道。

    “你到底和我父亲什么关系?”龙阳问道。

    “我和你父亲是一起进入部队当兵的,后来他当上了排长,我在营部当参谋。想当年,你父亲执意离开部队时,我们留也留不下,劝也劝不住。当时部队领导还专门帮他写了推荐信,以方便安排工作,听说也被他推辞掉了。”团长一边回忆一边讲着。

    “您再讲讲我父亲的事情。”对于父亲龙少云的事情,龙阳怎么也听不够,不断的催促着团长讲下去。

    “那事情多了去了,我们吃点饭,好不好?边吃边聊。”团长笑着吩咐准备饭菜,说了那么多,都过了吃晚饭的时间。

    “好。”龙阳心中非常高兴。这次终于如愿以偿的进入了部队,奇迹般的遇到父亲的老战友,真是太开心了。

    没有其他人,就团长和龙阳二人,边吃边聊,边聊边吃。团长将他和龙少云一起进入部队时的事情一一讲述,其中有艰苦的训练,有快意的生活,仿佛画面一般,展现在龙阳的面前。一夜,团长沉浸在部队的回忆之中,龙阳沉迷于父亲的故事里。两人毫无困意,一讲一听,直至天亮。

    “咳咳,咳咳!我这个嗓子,一夜没停,现在才觉得。”团长端起茶杯,一口气喝干,还直捋着喉咙。

    “报告团长,你们一夜没睡?”团参谋刚一进来,就发现屋内的状况。这么多年,团长可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哈哈,痛快!很长时间没有这么畅快过!”团长哈哈大笑,一点倦意都没有。

    “是,我也是。”龙阳说完,感觉自己说的过了,不符合自己的年纪,再次习惯性的挠挠头。

    “孙参谋,你带着龙阳到以前龙排长所在的排参观参观,让这小子看看我们部队的训练与生活。”

    “是!”

    龙阳跟着孙参谋走出了办公室,来到了父亲以前训练与生活的地方。有训练的基地,有宿舍,有食堂,所有的一切,龙阳都走了一遍。他抚摸着,观察着,感受着。这里就是父亲当兵多年的地方!

    “忠于祖国、忠于人民、艰苦训练、保家卫国”

    墙上的标语、战士的口号,随地可以看到,随时可以听到,龙阳受到极大的鼓舞与感染。

    “龙阳,你感觉部队是一个什么地方?”孙参谋边走边问道。

    “部队就是一个大家庭!”龙阳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对!还有呢?”

    “部队是锻炼人的地方。”

    “也对。还有吗?”

    “还有,还有?”龙阳对于部队有很多的感触与印象,还有很多难以表述的感情,但是此时不知用何种词汇与语言来表达。

    “你以上说的很对。部队就是一个大家庭,也是一个锻炼人的地方。还有更重要的是信仰、忠诚、奉献、荣誉、纪律等等,你还需要仔细的体会。”孙参谋没有过多的和龙阳解释,毕竟龙阳才接触到部队,没有经过部队的培养与锻炼。不到部队过一遍,不会轻易理解什么叫军人的情怀。

    “哦。部队很重视纪律,对吗?”龙阳似懂非懂的点头,转而又问出问题。

    “当然,部队打造的是钢铁的队伍,是铁的纪律。我听团长说,你已经考入警校,警校也讲纪律,我们都是纪律的部队。”孙参谋解释道。

    此时,龙阳才明白,自己未参加报到与请了三个月的假是多么的不容易,天都、凌峰和朱宏远是费了多么大的劲。龙阳暗自下决心,自己以后无论如何都要遵守纪律,努力学习与工作,这样才能不辜负关心与帮助过他的人。

    龙阳来到部队,为的是寻找父亲的足迹,寻找父亲留下的身影。现在,他又有新的感觉,他感觉到寻找到了新的东西。这种感觉无法表达,但是深深烙印在龙阳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