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九十四章 没有了
    龙阳走下山,快离开的时候,他回头看向小山峰,隐隐的似乎还能看到山腰处的一座石头垒成的坟墓。那是两个人的坟墓,一对夫妻的坟墓,女的枉死,男的妄死。

    两条生命没有了,丈夫没有了妻子,妻子没有了丈夫,孩子没有了爸爸,没有了妈妈,他们都互相失去了最亲的亲人。佘章内心充满了贪欲,没有了最本质的良心。为了恢复自己的青春,不顾及朝夕相处的妻子,没有了夫妻的情分。为了拿到黑石头,不把掳走的儿子放在心上,没有了父子亲情。为了独自占有黑石头,多次对龙阳设下圈套,没有了做人的底线。

    山腰处的石洞倒塌,埋葬了一切,什么线索都没有了。龙阳唯一的收获,就是怀里的黑石头,但是又不知道它具体的使用方法,有和没有一样。

    龙阳走到佘镇处,佘镇受到迷魂阵法的影响,没有了生机和活力。房屋破败,街道萧条,人烟稀少,再没有了小镇往日的模样。

    这里一切都没有了,哎!连盘踞在这里多年的神秘组织都撤的没有了。

    徐所长前去解救儿童,目前还没有传来消息。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龙阳决定离开佘镇,前往徐所长处。

    第一次龙阳前去报案,心急火燎,日夜兼程,跑了近一天一夜才赶到派出所。现在,龙阳虽然没有了第一次的紧张与着急,但是也不能耗费太多的时日。因为佘镇的事情,龙阳已经耽搁了不少的时间,他的时间有限,不允许过多的浪费。

    龙阳匆忙赶到了派出所,见到了徐所长。营救儿童的行动早已经结束,孩子们都解救出来,已经开始护送回家。佘章的儿子通儿,也联系到他的亲戚,找到安置的地方。

    “龙阳,你终于来啦!”徐所长热情的招呼着龙阳,将龙阳让进他的办公室。

    “来了,佘镇那边的事情已经安顿好,我就赶了过来。”龙阳向徐所长简单说了一下佘镇以及镇上人们的情况。

    “我们一回来就开始营救孩子,孩子救出来后,就开始分头行动。一方面继续追捕残余的犯罪分子,一方面落实儿童的身份,尽快的将他们安置回家。这一忙就忙的没个日夜,倒把你忽略了。”徐所长歉意的说道。

    “没事,我那边没什么凶险,已经处理完了。”龙阳连忙解释,一带而过。

    “那个老佘呢?”徐所长想到当时将老佘交给龙阳看管,这次只看到龙阳只身前来,没见到老佘的身影。

    “老佘死了,我把他们夫妻二人葬在了一起。”龙阳回答道。

    “死了?”

    “死了!”

    “当时看他的情况应该没有生命危险,怎么会死了呢?”徐所长带着疑问说道。

    “所长,其实你只看到了事情的表象,那老佘原名佘章,三十岁的年纪,老人的身体,我也不清楚里面的种种原因,他的寿命已然耗尽,所以死了。”龙阳隐瞒了黑石头的事情,不是他对于黑石头有占有的贪念,而是这块黑石头与拐卖儿童的案件无关,更妨碍不到派出所办案,因而龙阳隐下不说。另外,这块黑石头与阵法有关,与吸取生机有关,似乎与李村有关,也许与靳村有关,龙阳决定留下来,方便以后一探究竟。

    “年轻人的年龄,老人的身体,怎么回事?”徐所长像是问龙阳,也像是自言自语,暗自思索。

    龙阳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还有什么情况?”徐所长接着说道。

    “没有了。”龙阳回答。

    “没有了?”

    “没有了。”

    龙阳听得出徐所长问话的意思,他有两个意思,龙阳也回答了两种答案,不过都是用三个字代替了而已。

    徐所长要询问的一个是佘章还有什么情况,第二是佘镇的迷魂阵法有什么情况。龙阳回答没有了,因为佘章已经死去,人没有了;因为神秘组织已经撤走,迷魂阵法已经消散,山洞已经坍塌,线索断了,一点头绪都没有了。

    “所长,你这边还有发现吗?”龙阳问这句话的用意很清楚,因为他们两个人对这件事情最清楚,知道里面隐藏了太多的诡异。

    “没有了。”

    “没有了?”

    “没有了。”

    龙阳的意思清楚,徐所长的意思也很明显。此次解救被拐儿童,没有发现神秘组织的人员,没有发现可疑的线索,所以他回答两个“没有了”。控制儿童的人员都是县城内的人员,只有贩卖的时候才与外地人员联系,但是这些人都不是神秘组织的成员。另外,这些人员并不知晓神秘人的身份,更没有过多的接触,只知道是蒙罩黑袍的人,连脸都没见过,更别提认识了。

    算起来,龙阳有几次仿佛都要接近谜底,可关键的时候掉链子,一无所获,全部没有了结果。一次是遇见狗娃,知晓五座山峰被五条支脉链接,抽取生机,一直追查到东南山峰处,失去了踪迹。一次是在李村,发现神秘人进李村的痕迹,追踪到老槐树处,失去了踪影。还有这次,发现山洞内的壁画,发现类似李村的祭祀场景,可惜壁画被销毁,失去了线索。

    其他的没有了,有的就是怀中的玉手杖和黑石头,偏偏又不知晓这两件东西的运用方法,掌握不了它们的用途。

    玉手杖来自于靳村,来自于靳仁的托付;黑石头来自于佘镇,来自于佘章的遗留;它们都是不平凡的物品,有着神奇的能力,不知未来会给龙阳带来怎样的作用,是惊喜还是噩梦?

    龙阳与徐所长的对话,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领会,如果有外人在场,肯定会被迷惑住。两个人也不是小孩子,还玩学话的游戏!

    此事话已说尽,无需再说。两个人转移话题,谈到了龙阳的身份。

    “没想到你小子真的是警校的学生,不过是一个还未报到的学生啊!”徐所长若有所思,若有所指。

    “请假,嘿嘿,我是请假的学生。”龙阳不好意思,一边回答,一边不住的挠着自己的脑袋。

    “你真是好大的面子,在那里还能请到三个月的假期。据我所知,东岩市警校自建校以来,你是第一个!”徐所长冲着龙阳竖起大拇指,不知道是真佩服还是假佩服。

    “你也知道东岩警校?”听到徐所长所说,龙阳立刻问道。

    “怎么不知道,算起来你还算我的小师弟,不过你还没入学拜师,我可不承认哦。”听徐所长的话音,他也是东岩市警校毕业的。

    “啊?相距那么远,你也到东岩上学?”

    “远吗?你没听说过千里求学的故事嘛!来来,如今好歹腾出手来,让我这个做师哥的好好招待招待你。”徐所长心情很高兴,一是解救了那么多的孩子,二是遇见来自同一学校的小师弟。

    各地的美食各有不同,各有风味,龙阳美美的大吃了一顿。还和徐所长二人推杯换盏,痛快的畅饮了一番。吃饭中间,龙阳提出了辞行。

    “再在这里待个一两天,我带你逛逛。”徐所长听到龙阳要离开,百般挽留。

    “我真的不能再停留了,否则,我就会成不了你的师弟了。”

    “哦,你的假期有限,那就算了,以后有时间一定要再来我这里!”听到龙阳的话,徐所长不再勉强龙阳。他端起酒杯,和龙阳对干了三个,结束了饭局。

    徐所长坚持为龙阳安排了住宿,并要求第二天亲自相送,龙阳只好嘴上先答应下来。等徐所长离开之后,龙阳连夜离开了这里,他不想再打扰徐所长,踏上了前往武威市的征途。

    第二日清晨,当徐所长来到龙阳住宿的地方,龙阳已经没有了人影,只在床上留了一张字条,表达着自己的谢意。

    “这小子!”徐所长笑着说道。

    龙阳此时已经走出很远,他不惧路途遥远,不惧风餐露宿,不惧困难艰险,只为到达武威市,找到父亲当兵的地方,感受父亲留下的气息。父亲已经消失十年,离开部队十多年,真正的气息已经不会存在,存在的是那种感受,那种感受就是父亲留下的气息。

    父亲没有了,母亲没有了,义父没有了,他们都在自己的身旁消失。龙阳不是没有了父亲,没有了母亲,没有了义父,因为他们可能都还存在着,只是他们在另外的一个地方存在,龙阳需要将他们找回。

    此时的龙阳,近一米八的身高,俊逸的面容,浑身充满着力量感,没有了年少时的青涩。此时的龙阳,性格坚毅,内心坚强,没有了往日的忧虑与恐慌。此时的龙阳,变得越发成熟与冷静,没有了依靠,他照样强大。

    随着龙阳一天天成长,他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他心中的目标更加明确,那就是找回亲人,保护亲人,保护靳村的人。

    没有了心里负担,心情自然愉悦,路途不显的枯燥无味,也不感觉到辛苦。因为在佘镇耽搁了时日,龙阳总共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终于来到了武威市,来到了他心中的地方,父亲曾经工作生活的地方。

    本章没有了,下一章继续,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