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九十一章 佘老头的身份
    佘老头在哭孩他妈,龙阳确信自己这次没有听错。人皆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可事实摆在面前,这还是龙阳身在现场亲耳听见的,不会有错。

    不过话说回来,佘老头哭孩他妈也对,他们也有孩子,躺在地上的就应该是孩他妈。如果没有儿子,哪来的孙子?

    不过转念一想,道理也不通。

    通儿?派出所的同志已经前去相救?

    为何称自己的孙子为通儿?还有孩他妈?这两点放在一起说不通。

    龙阳诧异佘老头的话语,更怀疑佘老头的身份。不过眼前是一个悲伤的人,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他都有伤心痛苦的理由,龙阳不忍心打断他。

    佘老头很悲伤,痛哭流涕,心痛不已。他只是在嘴里念叨着“孩他妈”、“都怪我”之类的话,懊悔之情溢出不止,他在后悔,在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也许是后悔他为虎作伥,帮助那伙人掳走人家的孩子;也许是后悔将自己的孩子也牵扯进来,至今等待营救;也许是后悔没能相救自己的妻子,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去。不管哪条,都有足够的理由让他后悔与懊恼终生。

    看着老佘一直在痛哭,不断的捶胸顿足,龙阳想劝劝。

    “老佘,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应该想想怎么为死去的人报仇才对。”龙阳试探着安慰佘老头。因为眼前的还是个老人,在龙阳的印象里也一直是个老人。如此年纪,不可能会有通儿那样小的孩子,龙阳琢磨不透佘老头的年龄。目前,龙阳好像只能改口为老佘。

    佘老头好像没有听见龙阳的话,不过他的哭声渐渐低沉,情绪却变得越来越激动。

    “狗日的,老子让你们不得好死!”佘老头再次高声吼道,发泄着心中的不满。他是真正的歇斯底里的吼叫,无法再压制心中的愤恨。

    佘老头佝偻着身子,低头看向妻子的尸体,泪水已经流尽,流不尽的是痛苦与悲伤。他伸手抱起自己的妻子,慢慢的向小山上走去。

    龙阳不知他要做什么,只有跟在后面,一起走向坍塌的山洞位置。佘老头来到山洞处,搬开石块,收拾出一个简单的坑穴,将妻子的尸体放入其中。然后,他跪在坑前,默默不作声。一刻钟以后,他开始搬石头,将妻子用碎石头掩埋。

    龙阳不能理解,这里是别人害死佘老头妻子的地方,为何他还要将她掩埋此处。既然佘老头如此做,肯定有他的用意,龙阳决定稍后再详细询问。

    直到佘老头做完一切,龙阳开始逐一问出心中的疑问。当然,先从眼前的状况开始问起。

    “你为何要将自己的妻子埋在敌人的地方?”

    “胡说,这里本来就是我们的地方!”佘老头愤怒的回答。当然他不是针对龙阳,他是针对以前居住在此山洞内的那些人。

    “你们的地方?”龙阳问出这句话还有另外一个用意,那就是山洞内壁画的来源。既然佘老头说是他的地方,那壁画是本来就有的,还是后来绘画的。

    “对,这个山洞是我最先发现的,也是我和我妻子的定情之地。”佘老头嘴里说着,心中充满回忆。

    据佘老头叙述,他是土生土长的佘镇人,自小在此地长大。在他七、八岁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个山洞。当然,那时是无意之中发现的。后来,他遇见他的妻子,他们回到佘镇,就在此处激情相处,直至被人占据。

    佘老头讲的模糊,跳跃性太大,龙阳还不清楚其中的事情。

    “什么你和你妻子的定情之地,那要多少年以前,最起码也要四五十年了吧?”龙阳有意无意的问道。

    “四五十年以前,呵呵!呵呵!”佘老头重复着龙阳的问话,忽然神情暗淡,不住的冷笑,表情狰狞。

    “你怎么了?”龙阳稍作戒备,继续问道。

    “我有那么大吗?!”佘老头猛然回头,盯着龙阳说道。

    “你看你的样子,你不是吗?”

    这样的事情龙阳遇过,想当初在平县的时候,吴老头也是这种样子,还威胁过龙阳,但是龙阳并没有害怕,何况是现在?!

    “哎!是啊!”佘老头的神情突变,不再恶狠狠的模样,又变化成古稀老人,仿佛在回忆着往年的记忆。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龙阳继续追问,他要知道最终的结果,必须突破佘老头的心理防线,让他讲出实情。

    “什么怎么回事?”佘老头心里还是有些顾忌,有些犹豫。龙阳不知道他在考虑什么,只管追问到底。看佘老头的样子,应该很快会说出心底的秘密。目前,他似乎在考察着龙阳,也似乎在忧虑着什么。

    “这里埋着的是你的老伴,是你的妻子不错。但是,你为何唤她为孩他妈?”

    “我的妻子,我喊她孩他妈不对吗?”

    “但通儿是你的孙子!”

    “通儿?”佘老头听到龙阳说出通儿两个字后,神情再次发生巨变,变成充满怜爱、关爱与疼爱的神情。

    佘老头嘴里念叨着“通儿”两个字,久久不停,神情木然。茫然中,他抬起头看向龙阳,眼睛直直的。

    “孩子,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佘老头像是放下什么,面向龙阳问道。

    “那要看什么事?”

    “帮我们报仇,你答应了,我就告诉你全部的事情。你若不答应,我无话可说。”佘老头像是恢复过来,神情坚定的说。

    “报仇?好的,这些坏人应该得到惩治,我答应你。”龙阳表情也很坚定,毕竟这些人与靳村有关联,他定然要查出个水落石出。况且他们用残忍的手段对待儿童,必遭报应。

    “好,那---”

    “慢!”

    正当佘老头说话的时候,龙阳制止了他。

    “我要补充一句,我现在不一定能帮你们报仇,但我答应帮就会帮,毕竟我现在还没有可能或者说有能力帮你们报仇。”龙阳把话说到前面,他可不想说出违心的话,或者是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

    “这不是问题,只要你答应就可以,我相信你。”佘老头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是相信的笑容,也是自信的笑容。

    “那好,我答应你。”

    “好,那我就告诉你一些我知道的事情。”

    佘老头得到龙阳的肯定回答,放心的坐了下来,就坐在他妻子坟墓的旁边。龙阳毫不犹豫,径自走到佘老头的身边,坦然坐下。龙阳的动作让佘老头更加肯定了龙阳,他更加放心坦诚自己,说出自己的心底话。

    原来佘老头自幼从师习武,逐渐小有所成。在年轻的时候外出,他憧憬着闯荡江湖,打出一片天地,为家里带来富裕充足的生活。可现实残酷,事与愿违,刚到外一两个月,他就居无定所,食不果腹。穷苦与悲催的往事不堪回首,不再一一叙述。之后,无奈的佘老头混入了黑暗之道,干起了为人所不齿的偷鸡摸狗、打家劫舍的事情。

    直至有一日,一个身披黑袍的男子找到他,说是看上他少有的身手,有大生意与之合作。经过了解,就是偷小孩,贩卖给外地的买家,伤残身体后以充作乞丐乞讨。

    佘老头知晓事实真相之后,死活不同意,起了回家的念头。当时,佘老头中意一个对象,是一个做豆腐生意老板的女儿,此女也对佘老头有意。不知怎的,那人知晓这个事情,竟然绑架了佘老头的对象,以此要挟。

    当时佘老头也问过,世道上那么多的人,为何非要与他为难。谁料那人回答,因为他是佘镇的人,也许知道一个地方。当佘老头询问什么地方时,对方就说出是一个山洞。

    事有凑巧,佘老头小时候确实在小山上发现一个山洞,他还经常去玩。里面没有什么宝贝或者稀奇的地方,无非就是一个年代久远的山洞。佘老头心想,告诉你们也无所谓,反正能换回自己的爱人。因而,佘老头就如实告诉了那人,此人也不反悔,释放了佘老头的对象。

    两人安全之后,决定返回佘镇,本本分分过日子。谁知,那人居然真的找到佘老头所说的山洞,并且盘踞多年,一直没有离开。

    还有,山洞中的人不在少数,有数十人之多。同时,他们还再次找到佘老头,要求佘老头帮助他们拐卖小孩。任佘老头苦苦哀求也无用,这些人已经找到他的老家,再躲也躲不过去,终于和他们走在了一起。

    虽然是在一起,但是佘老头并没有知晓多少事情。他不能主动联系他们,只有他们联系佘老头的份,所以他们到底是在干什么,佘老头并不知道。

    人都有好奇之心,佘老头也有,所以他在暗自观察。经过几年的接触,佘老头琢磨到一件事情,就是这些人的本意并非是拐卖儿童,还有更深层的用意。至于是什么,并不知道。还有,他们这些人行踪诡秘,夜间来往于佘镇与小山周围,似乎在秘密布置着什么。

    通过佘老头目前的讲述,龙阳大略知道,他们就是在佘镇周围布置阵法的人。

    “哎!都怪我!”讲了一段时间,佘老头再次自怨自艾起来。

    “你这叫引狼入室,咎由自取,活该!”龙阳说的是实话,佘老头如今的处境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怨不得别人。

    “我是活该,活该!”佘老头说着,对着自己狠狠的扇了几个耳光。

    “好了,事情已经过去,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你说他们本意不是拐卖儿童,他们到底是要干什么?”龙阳专捡关键的问,这些都是解开秘密的钥匙。

    “很奇怪,他们找来些儿童后都非常失望,本来这应该是高兴的事情,毕竟是有买卖的收入,可他们测试后都一一贱卖出去。”

    “测试?如何测试?”

    “他们有一个领头之人,他们都叫主上,我至今没有见过他的容貌,他一直有黑袍遮身,斗篷盖面。他有一块鸡蛋大的黑色石头,就是用这块石头来测试孩子的。”

    “你快说,到底是如何测试?”

    “就是将黑鸡蛋石头放在孩子的额头,看石头有没有反应。”佘老头终于说出黑鸡蛋石头的测试作用。虽然说出来了,但是龙阳也不明白其中有何特殊的猫腻。

    两个人陷入沉默之中,佘老头想的是他和妻子、儿子的生死离别,龙阳想的是这些事情中丝丝缕缕的联系。

    “你到底多大了?”龙阳冷不丁的问出一句话。

    清风求收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