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九十章 山洞壁画
    龙阳出了洞外,来不及与他人多说,立刻又进入洞中。山洞内的壁画是重要线索,如果全部脱落,就失去追查的重要线索。

    毕竟,迷魂阵法所利用的能量原理与靳村大山失去生机的原理近似,也许从中能查出阵法的来源,对大山失去生机的原因能了解一二。

    进入山洞,龙阳率先看向第一幅壁画,壁画正在脱落消失,仿佛受到其他物质的渗透与破坏,已经模糊不清,看不出原来的内容。

    第二幅呢?

    想到这里,龙阳立刻又来到第二幅壁画前,第二幅壁画也已经开始脱落消失,但是还能看出大致的内容。

    第一幅是最先发现的,也是点亮油灯后最先发现的壁画,接着是第二幅,所以第二幅脱落的轻,难道是?龙阳快速找到第三盏油灯处,先不点燃油灯,而是用照明工具在洞壁上寻找,希望能顺利找到壁画。

    第三盏油灯处没有壁画,不可能!龙阳再次回到第二盏油灯处,看着油灯思考。难道是?嗯,就应该是这样。心中有了决断,龙阳快步跑出洞外,换气后又跑入洞中。山洞外的众人看着龙阳一趟一趟的进进出出,心中十分纳闷。见龙阳完好无损,虽有疑惑,还是耐心等待。

    龙阳进来后,第一幅壁画已经消失,第二幅已经模糊不清,那就验证第三幅吧!

    龙阳点燃第三盏油灯,随着灯光渐亮,香味散开,第三幅壁画也呈现出来。原来只有点亮油灯后,壁画才会出现,壁画出现后受到油灯内物质的侵入,又会被破坏消失。油灯不单单起到迷晕人的作用,还起到破坏壁画的作用。看来,这些都是有人事先安排好的,既要进入山洞人的性命,也要破坏遗留的线索。

    龙阳快速浏览第三幅壁画,第三幅上描绘的是一群人迁离的场景,远离家乡与故土。人物的面貌栩栩如生,可以看出神情悲戚。这种情形与金姓远离家乡、逃避追杀有相似之处,难道这里也是古时人的避世之地?龙阳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不可能有人一直居住在山洞内。况且这些人与失踪的儿童有关,不似古时避世之人所为。若是避世之人,应该与靳村人相仿,于世隔绝,不问世间繁杂之事。

    龙阳接着点亮第四盏油灯,当壁画出现时,龙阳愣在当场。第四幅壁画呈现的竟然是此种场景,龙阳头脑发麻,十分震惊。壁画中的情形在头脑浮现,一群人,跪在树前,手捧红布条,贴于额头前,虔诚祈祷,树上系满红布条。

    这应该是李村举行的祭祀仪式,他们与李村有联系?或者说他们本来就是李姓之人?

    龙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对自己的想法妄下结论,因为眼前的壁画确实超出他的想象之外。

    龙阳在靳村被大山掩埋后回去过两次,两次都去了李村所在之地。第一次,龙阳发现李村人迹全无,已经搬离多时。第二次,龙阳与凌峰去的李村,意外发现有人进入过李村,但是没有找到神秘人的踪影。而此时,再次出现李村祭祀时的场景,不得不让龙阳感到惊讶。

    眼见壁画逐渐脱落,龙阳没有办法制止,此时的龙阳也不得不再次出去换气。山洞外的众人之前看到龙阳来去匆忙,而此次出来却紧皱眉头,苦苦思索,不禁不解。待要问话时,龙阳又掉头回到山洞中。

    “徐所长,我们这样在外苦等也不是办法,反正里面已经没有意外的危险,不如我们二人再进去看看。”小王与小孙再次要求进入山洞。

    “你们二人才恢复清醒,还是我去吧。”徐所长说完后,立刻进入山洞之中。

    借着洞壁的油灯之光,徐所长发现龙阳正呆呆的站在第四盏油灯前,紧盯着洞内的石壁。徐所长快步来到龙阳面前,发现龙阳盯着的石壁上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内容。

    “龙阳,你看什么呢?”

    “哦,没什么。”

    鉴于此壁画与李村相关,龙阳决定隐瞒下来,暗自调查。

    徐所长看向洞内,他也发现出此山洞的不同之处。看洞内的布置与结构,此山洞绝不是近期完成的,而是存在年代久远的。看洞内的陈设,这里应该有主事之人,也有议事之人,只是此时已经不知躲在何处。

    四盏油灯渐渐暗淡,随时都要熄灭。两人只好快步出去,等灯熄香散后再组织人进来仔细检查。当徐所长与龙阳走出山洞时,四盏油灯忽闪着熄灭了。

    “轰!轰!轰!”

    三声巨响从山洞内传来,如三声惊雷,振聋发聩。突然,山体开始颤抖,山顶的石块开始滚落,树木与杂草也瑟瑟作响。

    “不好!大家快撤!”

    众人立刻往山下冲去,等到跑至山下,山顶再次发出一声巨响,山洞倒塌,将洞内的一切埋于山间。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心中暗想,幸亏离开的快,不然大家也被埋入山中。

    龙阳有此想法,但他想的更多的是,这伙人心思缜密,设置巧妙,险恶歹毒。

    开启山洞石门时,设置机关暗器;进入山洞之内时,设置迷烟,取人性命;油灯点燃时,毁掉洞内壁画,销毁线索;油灯熄灭时,山洞倒塌,毁尸灭迹。此事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任人找不到丝毫破绽与痕迹。如果他们是自己的敌人,就必须小心谨慎的对待。从山洞中的壁画可以看出,即使现在不确定他们的身份,也是与靳村的事情有所关联。

    现如今,只发现他们与失踪儿童有关,定然是不好的事情,至于他们找儿童的用意,还不甚了解。这事要及时告知徐所长,让他们也要小心,注意安全。

    当众人从震惊中平复下来,龙阳找到徐所长。

    “我们要想知道他们掳走儿童的用意,只能依靠佘老头,但是不知佘老头何时能够醒来。”失踪的儿童与这伙人都没有去向,龙阳十分着急。既然佘老头最后留在山洞内,那他定然知道一些事情。

    另外,佘老头并不是寻常之人,这是龙阳所知晓的。当初龙阳跟踪他时,他就显出不凡之处,只是平常善于伪装,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而已。换而言之,如果佘老头是平常之人,他不可能在山洞内存活下来,等待着别人搭救。

    佘老头平躺在简易的担架上,嘴角以及胸前留有血迹,看似被打吐血造成的,但他此时体态特征平稳,应该没有大碍。反观其妻的尸体,从外部看没有任何伤痕,只是衣衫有些许凌乱,应该是刚才匆忙下山所致。

    龙阳感觉这尸体状若无骨,非常怪异,就顺手抓向胳膊。入手时,龙阳才知道自己为何有这种感觉,原来尸体胳膊上的骨头已碎,纵查全身,大部份皆是如此。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这有点像逼问的手段,他们到底要从一个年老女人身上知道什么事情?

    不对,他们不是要问她事情,而是要问佘老头事情,拿他老伴相逼才对。那就说明佘老头确实知道不少的秘密,不然这伙人不会采取如此极端的手段来逼问。佘老头面对自己的老伴受到如此残忍的折磨,面对自己也同样会丢掉性命,一直坚持不说,看来此事非同小可。

    龙阳再次回到佘老头身前,就坐在旁边,等待他的清醒。无意之间,龙阳发现佘老头的手指动了一下,很细微,轻易不会发觉。这让龙阳产生怀疑,是不是佘老头早已清醒过来,他决定暂时不惊动他。

    也许佘老头知晓龙阳已经发现了自己,他悄然塞给龙阳一张纸条。龙阳偷偷打开,发现上面写着孩子的去处。

    大体的意思就是这伙人是人贩子,掳走儿童后,残害身体,输送到大城市充当乞讨者。残疾的小孩最能引起他人的怜悯,能讨来更多的钱财。同时,纸条上还标注着地址,是藏匿孩子的地址。可恨!他们竟然是如此残忍可恶之人!

    龙阳迅速将这一情况通报给徐所长,让他安排人员进行营救。

    “这里就交给我吧,由我留守这里。”龙阳知道佘老头给自己的消息不会有假,但是佘老头不会只知道这些简单的事情,他还有更大的秘密没有说出。从他清醒之后不愿现身的表现就可以看出,龙阳只有留下来,才能得知更多的隐秘。

    “好,多保重!”徐所长带领人员迅速离开,布置各种任务,准备直捣黄龙,营救小孩。

    待徐所长等人走远,龙阳走到佘老头身边。

    “咳咳,人都走了,醒过来吧。”龙阳故意咳嗽一下,提醒佘老头不用再伪装了。

    “哎,瞒得了别人瞒不了你。”佘老头从担架上爬起来,颤颤巍巍的走到老伴的身边,双眼泪水滚落而下。

    “孩他妈,是我对不起你啊!我混蛋,都怪我!”凄惨的哭声终于爆发出来,龙阳听到也感觉心酸。是啊,被打成这样都不屈服,都不哭,此时应该是哭的时候了。

    咦?佘老头刚才哭什么?

    孩他妈!

    这应该是孩子他奶奶才对!

    难道是佘老头悲伤的糊涂了?还是我听错了?龙阳无奈的摇摇头。

    “孩他妈,通儿有派出所的同志相救,应该没有问题,你放心归去吧。”佘老头的哭声再次传来,龙阳确定这次听的真切,佘老头是在哭孩他妈来着。